月見封 1 月見封 2 

秋風開始吹起,大地的南方有一片過去曾經淹沒在水底的土地仍舊保持它的肥沃,受到神明加護保祐的泥土和岩山中蘊藏著各式各樣的自然珍寶讓生活在此處的人生活過得優渥無憂。

即使季節已經開始轉變,可是溫暖的南方仍是陽光明媚,人們在耀目的陽光下依然活力十足地揮灑著汗水,努力在收割著正值秋收期的稻子。沿岸的漁師們則開始出海捕捉因為準備過冬而變得額外肥美的海產。說到海水中帶給他們的財富實在不能不提及其中高價的珍珠和珊瑚。

南方的大地和海洋是屬於青一族的。他們的祭神水凌之天被譽為掌管生命和豐收的祭神,雖然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但到了現在人們只會記得衪所司職的皆為祥瑞,是神方中數一數二是大神。

如衪的稱謂一樣,水凌之天是位司掌水的祭神,所有水脈﹑降雨都是衪的管轄範圍。祭神退回神方之地後她的神力就委託給巫女一族掌管,只是有身附神力的巫女或是巫子坐鎮一族之中,青一族就可以長久享受著和現在一樣的安穩和富庶。

所以比起其他族群,青一族更加小心的保護他們的巫女,甚至是可以的話巫女都不會換人,因為他們承受不起交接的時間有可能發生的任何閃失,也因為他們基本上沒嘗過喚神失敗,也令他們更加冒不得隨便換人的風險。

一族的神居位於一座岩山之中,這座山上有一個領地內最大的鐘雨岩洞,而廣大的洞內有著一個終年都湧著地下水泉水的洞中湖。

神居就坐落在這洞中湖的旁邊。

四周都是岩壁和鐘雨石筍,建在水邊的建築物上也少不免沾著水氣,整個岩洞也只有在岩縫中透下有限度的陽光。所以神居的四周一天不論是什麼時間都必須點起火把或是燭台才有足夠的照明。

廣大的湖面上平靜如鏡,定睛細看好像會看到一條條藍色的幼細光線繞著湖的中心在游走。這一幅光景既詭異但又非常美麗,那不知由什麼構成的光線從不間斷地存在,只有他們一族的巫女知道,那是祭神在地上留下的一項玩笑而已。

漂亮的光線唯一的用途就是安慰得待在這個神居中足不出戶的巫女﹑巫子們。沒有藍天,沒有耀眼的陽光,柔和的風﹑聞不到隨風而來的花香﹑聽不見鳥叫和蟲鳴。感受到的永遠只有四周的寂靜。

穿著黑底藍紋長裙裝的少女靜靜的如同石像一樣站在祭台最邊緣的位置看著水面遊動的光線,她站在這裡已經很久,眼裡映著的不是只反映著些微月亮的幽暗水光。而是不同的色彩和風景,那是一幅幅她沒有親眼見過,卻會在她眼裡映出真實風景的水波。

一族的巫女除了可以利用得到的神力維持領地內必須的風調雨順之外,她還可以利用水做出很多常人做不到的事。就像紅羅的巫女能使用神焰一樣,她也可以利用無處不在的水窺看這個自己觸及不到的世界。

「今天也找不到呢……」臉色呈現不健康的蒼白,唇上也沒有血色,雖然她看起來不瘦,但整個人給人的觀感就是一整個病弱。這是長年沒有曬到陽光而造成的羸弱。

白得嚇人的手由黑色的衣袖中伸出輕輕一點那片無波的池面,隨即呈現在她眼中的畫面全轉了一個樣。這樣的動作不斷的重覆又重覆,直到站在她身後的女侍提著燈來通傳是用餐時間了女少才稍微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她幽幽的轉過頭看了自己的侍女一眼,被她這樣看著讓侍女渾身不自在,那雙冰藍的薄色眸子配襯著蒼白的膚色,偏偏還要包裹在一身的黑衣中站在昏暗的山洞內。她如女鬼般的身影侍女已經看了好幾年,但每一次看到幽暗中的巫女時侍女心裡還是禁不住泛起一陣雞皮疙瘩。

「把東西放在那邊就退下去吧。」和她羸弱沒生氣的外表相反,巫女的聲音精神奕奕,冰藍眼眸也意外的炯炯有神。

「但是巫女殿下…」

「我餓了就會吃。」簡單的說完巫女就把頭轉回去重新專注在因為分心而散開的景象之中。

知道巫女不會再理會自己,侍女無奈地下去把精美的飯菜放到巫女說的角落然後和附近的侍女一同退下去了。

待身後已經完全沒有任何聲響,巫女把左手伸出向上一揚,平靜如鏡的湖面立即泛起一陣陣的聳動,原本在水中的藍色光流隨著她手上的動作化成水珠由湖中躍起在空中化成一面由水形成的水鏡。水鏡的尺寸有半身大,由水構成的鏡框仍有著藍光流竄形成一個美麗又神秘的裝飾。而平滑沒有任何瑕疵的鏡面則反映著水邊的巫女。

鏡面反映出來的容顏沒有特別的表情,薄色的眸子看著的不是鏡面上的映像,像是沒有焦點似的,只是看著某個方向。

良久,抬起頭看了看岩縫中的透下來的月光後她撩起黑藍色的裙襬露出白色的小腿,她坐在木構祭台的邊緣,讓自己的腳尖沒入了冷涼的湖水之中。

長度過腰的一頭藏青色長髮沒有拘束地披散在地板上,被撩起的裙擺隨便的擱到一旁。篤定不會有異性進入神居,巫女也不介意間中享受一下無拘無束的感覺。

水鏡隨著她坐下的動作下降到適當的位置,巫女再次把手伸出去,長指輕輕點上了水鏡無痕的表面讓鏡面變成一片波紋。同時由她接下祭神神力那天開始就存在的刻印流過一道淺藍色的亮光。

額上的藍光令她面前的鏡面也一同映照著這神秘的顏色,巫女用手指點了自己額心一下然後再次點向水鏡的表面。

「蒼嵐.百風。」她輕輕的向著水鏡一喚,鏡面隨即起了變化。

原本只有波紋的鏡面放出一道藍光之後呈現出一個和這岩間神居完全不相干的地方。而一個同樣有著藏青色頭髮的人微笑著向她打了個招呼。

 

拿在手上的水杯突然震了震,百風立即會意的摒退了所有人,然後把茶杯放回手邊的矮几之上。

手才剛收回去茶杯中的水已經濺了出來飄浮在茶杯主人的面前。他失笑的看著那片水鏡,翠綠色的眼睛滿是笑意。

「沐姬。妳老是這麼突然找我,我會很為難的。」水鏡的鏡面慢慢的呈現出一張他已經很熟悉的臉,蒼白與一系列的藍,還有那個永遠都讓人覺得太過幽暗的背景。

和青的巫女身處之地相距隔了天南地北的距離,但是水鏡仍是清晰的把映像顯示出來了。

同樣藏青色的頭髮,可是鑲在白裡透紅的臉上是紅潤的嘴唇和一雙翠綠的眼眸,而那長長的睫毛更讓那雙綠眸顯得楚楚可憐。和沐姬的淡藍冰眸相反,綠色的眸子很容易就給人一種溫和的感覺。

即使這雙美眸的主人是位男性。

「是這樣嗎?不過我這次沒有用掉你的洗澡水。你身上的衣服也穿得好好的。為難什麼?」鏡的另一面,和百風的外型形成強烈對比的的沐姬呵呵地笑了起來。

「可是妳用掉了我正想喝的茶呢!而且都什麼時候了,侍女沒看著妳乖乖用餐嗎?」百風無奈的搖了搖頭。

「想吃的時候自然會吃。不說這個…我還是找不到……仲夏那個晚上的異動留下來的痕跡,明明還感覺得到祭神力量的聳動,但竟然沒有任何的線索了。」沐姬根本不覺得餓,待在那個不見天日的地方除了例行的神事和儀式她什麼事都不用幹,沒有消耗哪來覺得飯是會香的?

「我也是…冽嵐之天的神氣在地上消失了。從風中吹過的氣息已經沒辦法找到。雖然我們的祭神同時行動是不太尋常,但妳為什麼這麼在意呢?」

「百風你看得到天空吧?星星有什麼異動嗎?」

「沒有。」

「但是我總是有些不好的預感。」

「但妳已經找了兩個月有多了,不是什麼都找不到嗎?」

「流竄的神氣突然在出現的幾天後消失了,不奇怪嗎?身為巫女的我和巫子的你都沒有用過神力,不只是那一天,之後也不只一次感覺到微弱的神氣。這太過奇怪了!而且偏偏最後感覺到神氣的地方是紅羅一族的領地內呀!時間點很有問題,他們剛剛成功把荒炎之天喚出來了,不會有什麼關係吧?」

「喚神儀式每個族群都會做,不是什麼需要擔心的事吧?」百風嘗試安撫開始皺眉的沐姬。

「百風你不要瞞我,你的腳是不是出事了!」有點惱的大力踢了水面一下,濺起的水花濺到水鏡之上,讓影像搖動了一下。

「為什麼突然提到我的腳了?」百風不解的歪了歪頭,但是水鏡中沐姬那張擔心的臉卻不像是在開玩笑。

「走幾步給我看。」

「好…都依妳的。」被沐姬冰色的眸子狠盯讓百風產生了巨大的壓迫感,雖然水鏡的尺寸有限制照不到全身,但他還是離開了舒適的椅子在鏡子照到的地方走了幾步。

「……」沐姬沈默的看著行動自如的百風,心裡納悶的回想自己剛剛聽到沒多久的流言。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回到剛才的位置,百風認真的要沐姬把事情說清楚。

「怎麼當事人都不知道?難道蒼嵐一族裡面沒有這樣的流言嗎?」

「什麼流言?」原本一直帶著微笑的百風終於把笑容收了起來,神色變得異常凝重。

「遠在南方岩山中的我也都聽到傳言說蒼嵐巫子的你取得了祭神的神器,不過代價是你的一雙腳。」沐姬看到友人平安無事自然高興,可是他既然不像傳言一樣以自己的身體換來了神器,那為什麼現在會有這樣的流言傳篇大地?

「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事!傳言是什麼時候出現的!」百風臉色大變,血色頓時由他的臉上褪了下去。

自己的一族中傳出這樣的事,他作為當事人竟然到現在還不知道,還要由遠在南方的沐姬告訴他才第一次聽到,到底問題是出於那裡而讓身為巫子的他什麼都不知道?

「今早族中的長老跑來神居查典藉了。但你知道的,消息要傳到我這裡要經過多少時間。」沐姬無奈的向百風指了指自己身後的居處,住在沒有天空的山洞,隱居的修行者也沒她住的隱密,消息要一層層過濾才來得到,得到的永遠不會是第一手資料。

拜這所賜,她原本應該是有著健康膚色的少女,現在弄得白慘慘的,不需等到半夜自己淺色系的眼睛和膚色已經嚇壞過不少侍女。還好她還可以用神力造一面水鏡看看外邊的世界,也因此意外結識到同為侍神巫子的百風。

「這就奇怪了。」百風用手托著下巴,他緊鎖著眉頭陷入了沈思之中。

「本來我打算去請紅羅一族的巫女問一下她有沒有覺得異樣的。但是他們剛剛成功得到祭神的加護,作為青一族巫女的我這麼關心的話,想必對方一定會非常反感吧?」

「由沐姬去問的確不太合適,青和紅羅的交情由上一代族長開始就不太好。」

「都不只上一代了。」沐姬嘆了口氣。

「可是我也不認識紅羅的巫女呀?」

「基本上我們之間本來也不應該認識的。蒼嵐一族會有什麼藉口和紅羅一族通信嗎?」

「說到機會的話也不是沒有。沐姬不知道嗎?紅羅一族的族長退位了,現在由他的獨子繼承,祝文或是賀禮總會要準備好在交接的儀式前送去吧?」

「我連這個都不知道。」沐姬額角冒出了一個青筋,賀禮是不干她的事,但是祝文可是她的工作範疇,而且別的族群換族長這麼重要的事怎可能不對她說一聲的!

「不要太介意了。對族長或是長老們來說我們巫女或是巫子都是維持一族繁榮的道具而已。和紅羅一族巫女聯絡的事就交給我好了。」

「不這樣也不行呢!不知道是不是紅羅一族的巫女現在得到了荒炎之天的神力,我的水鏡沒辦法在他們的領地內維持太久。」

「放心吧!聯絡上就可以問清楚了。」百風重新向沐姬笑了一個。臉上是寬容的笑了,可是他心裡還是對那個流言十分介懷,到底為什麼會傳出這樣的流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竹某人 (竹子) 的頭像
竹某人 (竹子)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