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出版書目~
幻小說 - 東立出版社
《僕傭物語》第三集將於2017年4月下旬上市!

捕夢網 - 普天出版家族
《夜族繪卷》全四冊!

《皇家儀仗團》全四卷!

紀念本《帝都瀾漫.純雪》於月見草仍有少量寄售!
購書詳情請點右邊欄的連結喔!>3<
作品感想區!點撃各作品圖片連結直接進入表單!

目前分類:龍.騎士.命運之輪 (12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城市郊外大約兩公里的城方,幾個人冒著北方漸冷的風決定露宿。明明城市就在近在咫尺的地方,雖然要花費但是那邊有舒適的旅館也有更可口的食物,比起現在咬著乾糧吹著北風要好得多。

不過一想到他們一行人後面吊了算不上是同伴的危險人物他們寧願捱冷也決定不再進城了,而且連小鎮都直接略過。

「我出來還沒有幾天現在又要回去,我不甘心呀!」遠離營火一點的地方,精靈菲宇大字型的躺在地上已經不夠嫩綠的草地上,看著晚空上的星海感嘆的唸了好一大串精靈語的詩篇,在場的人類根本有聽沒有懂。

唯一感受到的就是聽得明白精靈語的兩名龍族。菲宇跑出來想要逛遍達特山脈尋找亞德黑恩的計畫觸礁要提早回沉默森林所以他十分鬱悶,悶得已經往回走第二天了他還沒認命。

同樣的古斯希特現在的心情也十分鬱悶,他現在渾身上下都還仍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芙莉娜紅眸瞇了瞇,心裡在想茵格蘭姆這次來的用意,既不是亞德里恩讓他來,那是誰讓他來?世上還有誰指使得動他?還有他故意拿在手上的銀色沙漏芙莉娜也看見了,看到那已經開始計時的沙漏她心裡的不祥預感越發加深了。

「請恕我插話,是因為之前騎士團追捕竊賊時焚毀了部份森林嗎?」洛昂小心翼翼的上前一步,位置有點微妙的站在芙莉娜的稍後方營造出一種他不是用皇親的名份開口,而是魔法師芙莉娜的後輩身份。

「不愧是帝國聰明的親王殿下。」洛昂的主意茵格蘭姆一下就看穿了。他嘴角牽了個像是笑的孤度,冷色的眸子似有若無的掃了洛昂一眼。「裝傻不是你應該做的吧?親王殿下?」

從茵格蘭姆口中吐出的『親王殿下』四個字就像從天而降的冰凌一樣砸得人又痛又冷。有著學者氣質又帶了點神秒感的茵格蘭姆換了一個坐姿,來自他身上的威壓在沒了壓制後很快就襲到洛昂身上。

芙莉娜難得有點擔心的看了洛昂一眼,她現在絕不能出手幫洛昂一把,茵格蘭姆願不願意賣她面子還不知道,但如果是現在她所知的三位龍族中,茵格蘭姆是她認為最難觸摸的。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接到消息立即把會議告一段落再出來已經了十幾二十分鐘後的事了,洛昂知道等會見到芙莉娜時恐怕少不了幾句諷刺,不過那位大魔法師嘴惡心善的他的老師也已經一早說話了洛昂也不太擔心。

在長廊上快步走著時洛昂思索著芙莉娜這麼急趕來皇宮找他的原因,他猜應該不會是什麼好消息了,只希望不要是他認為最壞的那種就好。

這道皇宮中最長的走廊這是把皇宮東西兩翼連接的一個建築物的走廊,立於宴會大廳之外這長廊的裝飾也是美輪美奐,天花吊下的是一盞盞華美的水晶燈,而牆上的壁畫和飾花都是巧匠的精心傑作。舉行有宮廷宴會時這長廊上就會聚集與會貴族男女,而從走廊的落地窗看出去就是裝飾仔細的花園。

現在只有三兩宮廷書記和侍女走著,他們見了洛昂恭敬的行禮,而洛昂大部份都會微笑示意,正因為視線有跟著走廊上的他才意外的看到落地大窗之外有一個不像在宮廷出入的人在花園中走過,然後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坐了下來。

那角落剛好被一列紅楓樹的樹幹遮著,要不是洛昂剛剛看到他走過一定發現不到花園多了個可疑的人。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房間中陷入一片靜默,芙莉娜的話令尤里和薇薇安兩人都沒辦法立即找出適當的回應。大家心裡都明白小皇子在這件事中也是處於完全被動的位置,他也只是皇后手中的一顆棋子般,要走的棋步是將來的帝王之路,或許這條路對一個小孩來說還長遠了些,但對皇后來說現在還不準備恐怕將來就沒機會了。

孩子一天一天的長大,他的缺陷瞞得了一時但當他適齡就學就再也瞞不下去,到時間她的家族再厲害也無法改變眾多貴族們的想法,沒有一個貴族會想給一個有智力有缺憾的皇帝統治的。

皇子不行?不要緊,還有一位聽明漂亮的公主,女王即位覺得不妥當嗎?馬爾科姆四世還有一個風評良好的弟弟。薇薇安公主是知道這些的,她的親母早逝,現在的皇后和她不親,在這位少女心裡面即使她的弟弟一點缺憾都沒有恐怕他們姐弟也難以在皇后攔在中間的情況下有多深厚的感情。

不過薇薇安唯一沒有就皇位問題深思的原因是她不認為自己的父親會在短期內退位,他的身體健康沒大病痛,現在國內無戰事也不會有皇帝親征陣亡的危險,下任皇帝是誰對現在的她來說太過遙遠,可說是無法觸及的事。

「已經沒有時間了。」芙莉娜嘆了口氣,她是不喜歡貴族和皇室,但她也不是個冷血的人,就算是人稱魔女的她也是認為孩子天生是純如白紙的,要是染黑了那是大人的問題。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出了公會來到有陽光曬著的地方雷鷹叫了一聲隨即飛離芙莉娜的肩膀,展開各長一米多的大翅膀飛上了天空,一聲鷹嘯後雷鷹已經化成一道銀藍光芒向北一閃而過。

看著明明一星期前仍是烏雲密佈現在卻陽光普照的天空,芙莉娜輕輕嘆了口氣。

黑龍又好,藍龍也好,兩條世上最強種族的威嚇竟然也動搖不了那個女人的野心,想到那天在皇宮花園時見了一面的碧琳達皇后芙莉娜不禁勾起了一個冷酷的笑。

芙莉娜習慣了別人放在她身上的注目禮,從公會所在的街道走出了廣場,她這一身比高級魔法師還要華麗的黑袍在廣場上更加惹眼,一如以往斗蓬的兜帽遮了她大半張臉,但袍袖下的手一伸出來立即有幾輪經營出租馬車的車伕爭先恐後的湊過來,為了不只是一頓生意的錢,更多的可能是對魔法師的好奇和崇拜。

很少高級魔法師出門會自己找車的,誰不知道大部份的高級魔法師都有貴族在背後供用供吃的嗎?現在難得有一個例外跑了出來他們誰都想沾點光。以後也有幾分本錢跟別人吹噓自己載過大魔法師了。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切維尼大人不用這樣悲觀吧?」格達拉羅斯心裡其實也同意切維尼的想法,但考慮到他們已經沒有足夠時間搬,而且萬一要搬時勞心勞力的也肯定是自己後他決定口頭上絕不會主動同意。

「天知道偉大的黑龍對帝國有多大的怨恨,我們這些人類魔法師在龍語魔法前擋得了多久?」帝都負責人瞪起了眼睛吹著鬍子看著格達拉羅斯這個書記,兩人在帝都合作也夠久了,很多事情都會照直的說出來,不需要隱悔的拐圈子,他當然知道格達拉羅斯心裡到底在想什麼了。

「這個嘛…大師說了她會第一時間離開或是倒戈。」格達拉羅斯面有難色,視線有點心虛的移了開去,如果問他自己的想法,他絕對贊成離開也不願意倒戈呀!上次硬著頭皮陪著大師在柏烈家的別邸鬧了一場他已經有麻煩纏身的感覺,倒戈什麼的不是他這種中級魔法師兼公會書記要做的事呀!

「……」切維尼整個人因為格達拉羅斯的回答呆住了,然後下意識的按住胃部,大概這陣子芙莉娜帶來的壓力已經在這個中年人身上帶來壓力性的病痛了。

要是他們兩個人的對話給在公會大堂聚集的魔法師聽到了,恐怕在帝都人民發生恐慌前魔法師們已經率先暴動了。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公會會長的批文不難拿到手,只是接下來的安排她可不能當甩手掌櫃了。公會需要她的身份用來當號召,也需要她坐鎮來壓下反對的聲音。這個基本上沒有在公會待過多少日子的甩手委員在動員公會的影響力之前要做的是處理一堆她最討厭的雜務。

魔女坐鎮在帝都的消息一傳出在帝都中生活的魔法師全都打了個發自心底的冷顫,就連帝都公會原本最大負責人切維尼大魔法師也鐵青著臉色的天天在芙莉娜的辦公室外小心等候,等的就是魔女一個召喚,然後他大概會拚著死命去完成。

除了因為他們所有的人從心裡都有點怕這位有著異常外表的女性外更重要的是他們全都知道魔女的實力很強,連公會會長也說自己的實力沒有芙莉娜高。

雖然會長這樣說,但其實沒有人見過芙莉娜和會長決鬥,他們兩人之間到底誰強誰弱沒有人知道,這也不重要。只要大家都知道會長年輕的時間受過芙莉娜.委律烈拉大師的指導就成了,雖然不是正式的學生但這也很有份量了。

魔法師是個師徒制的職業,正式拜師的作為學生自然要尊敬自己的老師,但即使沒有正式的師徒關係也好魔法師也習慣把在自己學習的路途上給予自己指導的長輩視作自己半個老師。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帝都的魔法公會會址事實上是一個分部般的存在,位處一個帝國的帝都這個公部自己有它重要的價值,公會中大部份的行政工作也確是在這個像是旅館的建築物內處理,但事實上公會的高層們像是那些委員或執事還有一些被人戲稱為老不死的魔法師卻是聚集在一處一般人或許不知道的『總部』。

那個總部的位置是在一個海島之上,就像哈姆雷島是公認的魔法師之島一樣,魔法公會真正總部所在的海島可說是魔法師的國家。

位於帝國向東的海上邊境,是帝國所在的艾姆斯大陸與位於東北方的畢菲爾大陸的海上交界。

擁有畢菲爾大陸上一小部份領土的帝國聲稱魔法師公會所在的海島是帝國領土範圍,那裡也有派駐總督管理著海島上的人口,但是那裡的住民八成都是魔法師,所謂的總督在那裡的地位比較像是這些魔法師們的管家。而且這位總督也沒有能叫得動或是干涉這些魔法師的權利和實力。

至於畢菲爾大陸上中部以東的王國也完全沒有意圖爭論這個海島的所有權,反正魔法師這特殊職業的人對國家意識一向都比較弱,比起聽國家的命令魔法師們更願意聽公會的指揮。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亞德里恩。這次總算是見到你了。」亞穆塔斯一個人上前,走到旅館前大約三十步左右的距離他就停下來了,視線看著前方。

『我本來也還沒有意思要和你見面的,你見了我只會勸我放過帝都裡那些可恨的罪人。我來只是我好奇那個女孩手上的東西而已。』無人的街上傳來一道冷硬的聲音,但這聲音卻是在四周擴散一樣令人找不到源頭,沒法循聲音找出發話者。

「別動她,不然你去帝都之前要先打敗我。」亞穆塔斯皺了皺眉,沒想到自己替安娜做的那個祝福會引來亞德里恩這麼大的興趣。

聽到兩條龍的對話古斯希特更是把安娜拉到自己身後,雖然這樣做不一定就能阻止亞德里恩,但亞穆塔斯看在心裡還是有點欣慰的。

作為男人就是要保護自己的另一半,就算另一半有自保能力也好這也是不得不做的事。這是一種表態,古斯希特在這方面亞穆塔斯還是滿意的,從以前他還是見習騎士時已經挺身擋在安娜前面一樣。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更改了符文排列的自然魔法……就是因為研究這種東西所以你才變成一副小孩的模樣嗎?」亞穆塔斯冷眼的看著警備隊和薩芬羅爭論,他們正在吵那棟詭異荳芽的處理問題。而弄出這棵大荳芽的人現在一臉天真無邪的坐回自己那一桌,很安逸的在吃他還沒吃完的晚餐。

「也不算是啦……」被亞穆塔斯這樣問起菲宇一臉的尷尬,大眼睛轉了轉把一團炸雜菜塞進嘴巴直接堵住自己的嘴巴結束話題。

「精靈有天賦的魔法偏要研究上古法陣……」亞穆塔斯哪會看不出來菲宇不再說下去的意圖,所以他很識趣的打住,不過仍是一臉的不同意。

菲宇知道亞穆塔斯不會說下去後大大鬆了口氣,嘴裡咀嚼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

「要是每到一處也發生這樣的事我們的時間就越來越緊張了。」相比可以閒聊打發時間的同伴,雖然要分神留意薩芬羅那邊的情況,但是古斯希特仍得拿出地圖煩惱,左看右看他都想不出前進方向的頭緒後他把希望的目光放到亞穆塔斯身上。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薩芬羅的宣告一出圍觀的人再一次驚呼,這一次連剛才好熱鬧不願走的人的也小心翼翼的再退開一點了,他們跑生意還是做傭兵的沒有人想落得違反騎士執行任務的罪名被抓起來慢慢問話,而且這位凶神惡剎的女騎士說了,現在要執行帝國法令更是令有打算勸架的旅館老闆無奈的縮在一旁,他只能希望等會店裡的東西被打壞能得到賠償。

皇后派來的幾個殺手面色非常難看,他們或是平時都是各自各的行動,現在先機因為同伴之一對精靈的突撃失手而變得處於下風令他們當中有人心生不滿,但幸好他們之間本來就沒有多少合作意識,能大家集中在一起行動已經是很大的讓步了。

即使如此他們仍不約而同的動手,他們其一個已經被菲宇纏著,薩芬羅對上了一個,而剩下的四個男人圍在了古斯希特和安娜面前。

他們看似十分忌憚在安娜身邊的亞克斯,他們心裡想什麼古斯希特和安娜大概猜得到,皇后派出這些人之前或許不知道亞克斯這個人物的存在,所以交代下去的命令並沒有針對亞克斯的安排,要是一開始他們得到的命令是把古斯希特一行人攔下,就算目標有傷亡出現也不要緊皇后會擺平,但多了一個祭司處理手法就變得不同了。

祭司的戰爭力有限很多人都知道,但是制服一名祭司也絕對不是易事,他們擁有的光系魔法有很多自保的手段,而且在不能殺傷他的前提下殺手這邊可沒有多餘的人手和祭司慢慢磨。快刀斬亂麻嗎?要是明目張膽的斬殺神殿祭司就算只是一個神殿的見習祭司也會是一件大事,就算這個祭司在神殿本身一點份量都沒有,但是動他們就等於刮神殿一巴掌,就算九成的神殿成員都是和平愛好者,但也不要少看那一成的好戰份子,派出幾個神殿騎士搜捕兇手也夠他們受的了。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個人身材瘦削,臉色有點黝黑,一頭削得很短的頭髮配上銳利的眼神一看就知道這個人是傭兵的可能性很高。見到對方也是一副不好惹的樣子菲宇沒有擺出精靈一貫驕傲超然的態度,很和氣的朝那個人點了點頭說了聲抱歉,要是普通人看到一個孩子這麼認真的道歉了自然也不好意思追究。

但如果那個人原本就不懷好意的呢?

這個男人沒有說話,看著菲宇的眼神連變動也沒有,當菲宇察覺到身邊的空氣流動變快了時男人已經出手,他的動作很快地從衣袖滑出一柄匕首,菲宇完全來不及反應對方手上的利器已經朝他的頸邊劃過去。

精靈的反應是很敏捷但是菲宇和那個男人的距離太近,身後又有桌子擋著他來不及完全避開,眼看就算沒割斷脖子臉上或是肩膀都不得不掛點彩。幸好坐在菲宇身邊的薩芬羅反應也沒有慢,雖然不是第一時間但她還是來得及把菲宇撲到一邊剛好躲過了突襲的一刀。

愛好和平的祭司亞克斯驚叫起來,而像是連鎖反應一樣餐廳中一些無關的客人也紛紛驚呼著避了出去,旅館的這個小餐廳立即陷入一陣混亂之中。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結果安娜那隻被亞穆塔斯拉住的手多了一個淺淺的像是紋身一樣的圖騰,以安娜現在的魔法水平就算有芙莉娜給的黑書她也沒能看出這個圖騰當中是有什麼功用,不過菲宇倒是興致十足的湊過去想要拉過安娜的手研究,但換來的不只是古斯希特的怒叫還有亞穆塔斯的瞪視。

不過菲宇最後也是問到了那個圖騰的用處,他還有膽去纏亞穆塔斯讓他在自己身上也畫一個。

除了對安娜之外大都有冷淡的藍龍沒有拒絕,不過卻提出用刀子刻魔法陣上去的方法。還一臉認真的說龍族的祝福用血淋淋的方法刻上去最有效。

解決了所有鎖事後原本一行五人,現在再加上一個精靈的隊伍從森林中重新出發,一隊人由精靈帶路重新繞到希斯瑪路菲特湖邊再沿著湖邊往北走。

即使由菲宇帶著一路無阻的穿過沉默森林也花了一行人五天左右的時間,當他們離開森林的範圍看到北方那一列高聳山脈時他們已經花了大概三分一的時間。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皇子的消息大部份都是封鎖的。」沈默了一會兒,薩芬羅有點擔憂似的看了亞穆塔斯一眼,然後很難啟齒的繼續說下去。「雖然我沒見過,但是有傳言小皇子的智力有點問題……」

她說的話沒說完亞穆塔斯已經黑著一張臉站了起來,整個房間都像在震動一樣,屋主米可瑞斯也連忙站起身安撫處於暴怒狀態中的藍龍。

「這次不用等亞德里恩大人的限期來到,要是我們沒辦法壓下亞穆塔斯大人的怒氣那帝都明天恐怕就會被轟成一片頹垣敗瓦了。」即使現在氣氛很不對勁,但是菲宇還是不客氣的抱著自己的盤子,一口一口的吃著難得人類風味食物。

「就算眼前有人類的客人我還是那一句,就算有那樣的結果也是人類的自作自受。」

「小伊妳就不要這麼嚴厲了。」菲宇伸手拍了拍伊麗達的肩膀,對排坐著的話身高差倒是縮小很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身上的……」

「不愧是祭司呀!竟然看得出來?」菲宇有點驚訝的打量了一下亞克斯,然後孩子氣的表情瞬即收歛,更散發出和之前不同的氣質。

「沒用的。就算你的神聖魔法到了致極也不一定解決得到我的問題。」橙紅色的眼睛笑瞇著,嘴色噙著一抹成熟優雅的微笑,和他現在的外表真的有超大的違和感。「吃水果吧!」

伊麗達皺起眉的看了菲宇一眼,不過身高差的聯係菲宇不抬頭的話只看得到她的胸口,這一記視線白瞪了。不過菲宇看不到不代表別的人沒看到,雖然在廚房忙著,但薩芬羅卻看到了伊麗達那有點複雜的神情。

伊麗達也察覺得到薩芬羅注視著自己,眉頭輕輕一皺她不太熟練的把話題轉開了。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古斯希特還在苦惱的時候在他們身處的涼亭更高的地方,就是這一棵大樹的樹頂位置,一道有點嫩的聲音興致勃勃的插嘴,然後人影隨聲音之後落下,那個有著十二﹑三歲少年外表的精靈用優美的姿勢從樹頂跳下,在空中還要翻起筋斗,動作之驚險差點嚇得古斯希特大叫要精靈醫師準備出診了。

好像一早就知道樹頂上還有一名少年的亞穆塔斯連眉頭都沒有動一下,他手上仍優雅地搖了搖酒杯,把當中琥珀色的液體喝下去才慢條斯理的說。

「菲宇你說真的?」

「是喔!」即使是深夜,應該是小孩子睡覺的時候仍是表現得精神滿滿的少年精靈一邊從衣服下摸出一個和剛才亞穆塔斯給古斯希特一樣的果子咬了一口,雖然嘴裡滿是果肉兩頰也漲鼓鼓的但他還打算落力的說明。

只是在沒有人聽得明白的情況下他只好等東西都吞下去了再說一次。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回到精靈的聚居地,安娜和亞克斯兩個醉酒的人很快就被安排了休息的地方,經過精靈中的醫師看過之後,他們兩人遠還沒到醉死的程度,睡個一天自然就會醒過來了。

一天也正好一直擔心著的另外幾人一個休息的時間。古斯希特和亞穆塔斯也不可能為了帝國的事硬是給兩人灌草藥讓他們快醒。

是夜,亞穆塔斯仍是守在安娜房間裡,坐在床邊,一雙金眼微垂的看著臉色因為醉酒微紅的少女的睡顏,月光早已經高高掛在天空,時間也早已經是正常人入睡的時間,不過他還是坐在安娜的床邊沒有離去,目光也始終沒有移開。

要是湖底中待著的不是洛倫會發生怎樣的事?

亞穆塔斯有一種不敢想下去的感覺,湖底由黑龍守護一事他雖說略知一二,但以黑龍一向的脾氣要不是洛倫那樣小孩心性的守護者,換了個有著亞德里恩一半個性的黑龍,或許不至於會殺了闖進湖底的兩人,但也肯定不會像洛倫這麼好心把他們帶到法陣旁邊去等。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湖底之中沒有明顯的晝夜之分,舉頭往上看去都是一樣泛著光的水面,單憑眼前一成不變的光景安娜和亞克斯沒有辦法分辨得出自己被關在湖底已經有多少小時。

不過他們的身體卻很清楚,強撐著不睡覺的精神疲憊還只是小事,他們兩快要餓扁的肚子才是最大的問題。

被洛倫扔在魔法陣的旁邊應有大半天了吧?還是已經有一天了呢?

安娜有點難受的看著同樣不太精神的祭司。相比她沒試過這樣捱餓,亞克斯除了臉上有睡眠不足的痕跡之外,餓肚子好像對他影響不大似的。

是不是神職人員都是這樣的呢?過的是經常得餓肚子的生活嗎?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菲宇和米可瑞斯關起了密室的大門,兩個精靈就埋首在卷軸的海洋中對比著各式的魔法圖騰。

而在房間外的三名非精靈種族則佔據了別人房子一角,古斯希特攤著地圖看似正在研究著接下來的行進路線,薩芬羅拿著布來回的擦拭自己已經閃閃發亮的配劍,他們兩個都心不在焉但又礙於目前什麼都做不到而十分鬱悶。

亞穆塔斯也沒有要人搬出烈酒給他,他就像不存在一樣坐在一旁像是在沉思。

在夕陽完全沒入了那綠色的地平線後,森林中只有一片漆黑,擁有超人視力的精靈並不太需要用到燈,所以這個森林城市點起的燈光和人類聚集的城市相比簡直少得可憐。一條路上大概就只有三﹑四盞燈,再不是就是某些必須點燈來看書的家庭才會有耀眼的燈光流出。

異族的三人看著自己所待的房子慢慢的變得一片漆黑,古斯希特和薩芬羅兩個都停下了原本做著的動作看向唯一可以做點亮光出來的同行者。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請妳等等!」薩芬羅從那個密室跑了出來追著伊麗達來到了屋子的外面,她朝著那個急步離開的身影大叫,精靈是個喜愛恬靜的種族,很少會有精靈大吵大嚷的,所以薩芬羅一喊完就惹來了不少好奇的眼光。

「妳叫住我有什麼事?」伊麗達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冷漠的雙眼盯著薩芬羅看。

「我明白妳擔心妹妹格蕾拉小姐的心情,可是我們也是一樣的!」薩芬羅就是為了說這句話而追著伊麗達出去。她原本個性有很烈,不是她不理解伊麗達會用這樣的態度對待他們的原因,可是在她的立場,自己也有同伴下落不明,有沒有危險也是未知之數,她自己的心情也好不到哪裡去。

「妳追著出來就是為了說這樣的話?」

「安娜和那個祭司是我的同行伙伴,就算妳因為妳妹妹的事對人類有任何不滿,也不要說出剛才那種不負責任的話!他們也是為了想把被偷的東西找回來才旅行的!」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