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出版書目~
幻小說 - 東立出版社
《僕傭物語》第三集將於2017年4月下旬上市!

捕夢網 - 普天出版家族
《夜族繪卷》全四冊!

《皇家儀仗團》全四卷!

紀念本《帝都瀾漫.純雪》於月見草仍有少量寄售!
購書詳情請點右邊欄的連結喔!>3<
作品感想區!點撃各作品圖片連結直接進入表單!

目前分類:景國物語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涼亭中的真澄聚精會神的聽著寶釵說的往事,他一邊說她就一邊點頭好像很能體會寶釵的心情似的。

「娘娘,天冷,先用點熱茶。」隨侍在一旁的花月早已經為真澄再披了一件厚重的披風,而瞳箏則是再重沏了一杯熱茶,雖然今天沒起風,但外邊坐太久了還是會有著涼的可能。

「想不到虞大人和寶釵有著這樣的關係呢!」真澄捧著茶杯吹了吹,小心翼翼的喝了口。

「簡直就是孽緣!」寶釵聽到真澄像是支持自己的語氣立即喜上眉梢的點著頭,可是真澄接著說的話卻讓他的笑容硬生生的僵在臉上。

「不要緊,大家會支持你的。」真澄伸手拍了拍寶釵的肩膀替他打氣。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景國的隆冬總是在夜裡下雪,一早醒來就會看得到屋外一片白茫茫的雪景,呼吸著有點冷的空氣讓人精神一振。真澄一早就醒了過來但又懶懶的窩在厚厚的被子中還有身邊的男人的懷裡取暖。

「睡醒了?」輕摟著她的木映藍察覺到她的微動,輕聲的在她耳邊說。

「嗯。醒了…今天也好像很冷呢……」

「今天還好,昨晚下了雪,不過今早陽光很不錯。」見身邊的人兒都起來了,木映藍也就起來更衣梳洗了。

昕竹聽到寢殿內傳出的聲響,她立即就送來冒煙的熱水,還好寢殿內的小坑爐一整夜都有看著沒有熄滅,走出了被子披著厚披風也不會一下子覺得太冷。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處理完政事的木映藍在打算回到後宮去休息的時候收到了來自洵雲綾的邀請,說是有來自南旗的禮物要親自送給他。

這麼明顯的誘惑令他拿著信箋嘆了口氣。

「主上,要拒絕嗎?」

「如果可以不理我還沒這麼頭痛。偏偏她是公主…對方都來邀了今天不去明天也得去處理。還是早去早回吧!反正她現在不是霸佔了御花園旁邊的花殿嗎?聽說她天天都待在御花園那邊。」

「那我派人去通知一下凰榆大人。」風望點了點頭,隨即派了守在門外的侍從去通知凰榆。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樣說,還真的得多謝凰榆,要不是你細心預先要虞璣安排替身,就算有一早安插的暗衛恐怕也難以應付今次的事件。」聽過事情的大概,木映藍對凰榆和虞璣真摰的道謝。

「雖然有派人去追,但他不會有事嗎?」

「這個問題妳可以放心,對方一早就認定主上身邊的妳是個少年,既然抓去的是個貨真價實的男生,他們不會起疑的。」凰榆打量了一下女裝的真澄,果然女孩子就應該打扮得像個女孩子,這樣打扮好看得多了。之前知道她是女孩子但又老是看到她的男裝打扮早就覺得不順眼了。

「而且那孩子身手很好,可能是刺客遇上大麻煩才是。」虞璣在旁補充,那少年是他找來的人,實力如何他就最清楚了。

「那妳不用擔心。連堯卿親自去追了,沒事的。」木映藍握著真澄的手不願放。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送了木映藍上朝,真澄乖乖地留在正寢待那碗墨汁熬好,掐著鼻子一口氣把放涼了的藥汁灌到肚子裡,喝完之後留在口腔的那股藥味真的真她不好受,甚至想立即把藥都吐出來。看到她喝了藥比還沒喝還慘的樣子,昕竹很擔心似的多拿幾夥蜜餞給真澄。

「好難喝。」

「苦口良藥呀!」給真澄掃著背,昕竹看她似乎真的不太受得了那些藥味似的。

「嗚…好懷念藥片,我討厭漢藥呀!」

「別太在意去想那些味道,躺一下休息好不好?」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喂!放我出去呀!我可是光明正大的找你們的御史大人的!怎麼把我也當作刺客對待了!」南旗國的十五王子手腳被上了一個鐵鐐,打不過風望的他只有乖乖的被五花大綁上了回皇宮的馬車,一到埗先是被威嚇說出暗器上的毒的解毒方法後,他就被人鎖了在這個密不邊風的地牢了,這樣說有點不對,這牢房還算有個透光的天井。

他好歹也算是一國的王子,現在又不是戰亂時期,再悲慘也落不到成為階下囚吧?而且一來就來天牢了?他明明也是受害者,他可是被追殺的一方,又不是他叫人來殺自己的嘛!會傷到木凰榆也不是他可以控制的嘛!

天牢裡看守的士兵理也不理他,既然引不起別人的注意,他也省了口氣在牢房內的地上地著休息好了。

「王子!杞燕王子!」在斜對面牢房那邊有一名看來有點狼狽的女子緊抓著木欄叫著,由她的聲音中的焦急可見她的心情毫不冷靜,而剛坐到地上去的新犯人一聽到這個聲音也立即衝到木欄去,果然看到了來自同一國的同鄉。

「原來妳被抓在這裡呀?有沒有被人虐待?」被女子喚作杞燕的南旗王子看似安心的呼了口氣,這個被抓的女刺客雖然他之前在凰榆面前說殺了也無妨,但她可是自己和大哥派來的人,可以的話還是希望她能活得好好的。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風望。替我準備到太上皇的別苑一趟。」木映藍在御書房的宗卷堆後悶悶不樂的把已經批改好的宗卷扔到另一邊,已經三天沒看到真澄的臉,三天都只有自己一個吃飯,身邊也少了個人睡,讓他覺得很寂寞,如果不是那天木世麒不准他帶真澄走,他才不會由得自己一個寂寞了好幾天。

「主上…太上皇那邊不用先通傳一下嗎?」

「通傳了皇爺爺才不會讓我去。」木映藍不滿的說,他知道太上皇要凰榆這幾天快點處理一下刺客的事,也要求凰榆多點到他那邊走動。而他偏偏就只能待在皇宮,天天等堯天剛回報結果。如果能早點解決刺客的事他就可以早點由太上皇手中接回真澄了。

「那要和凰榆大人一起嗎?」風望看了看天色,這個時候凰榆大人也差不多退朝回去,如果要一起的話就得立即通知凰榆大人了。

「嗯。凰榆現在哪裡?」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真澄這一睡,醒過來時已經是傍晚時份,暈轎的不適已經退去很多,她坐起身在銅鏡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然後有點不安的打開了房間的門。雖然還有日落的暈暉,但別苑四周已經開始點燈,她一打開門就看到一個很漂亮的花園,剛剛的那個婦人正坐在花園中的涼亭,看到她出來後溫柔的朝她招了招手。

當真澄走到她身邊的時候,她伸手拉著她的手,讓她坐到她的身邊。

「嚇到妳了吧?突然派人來接妳。因為太上皇等到現在映藍還沒帶妳來,等得不耐煩了。」

真澄不知道怎樣回應,總不能說她真的是嚇到了,而且還緊張得要命吧!而且這個溫柔的婦人是什麼人呢?

「我是映藍的奶奶。跟映藍一樣喊奶奶就好了。」像是知道她心底在想什麼似的,婦人笑了笑。婦人笑得輕鬆,真澄卻差點嚇得就彈起身來了,怎麼一來就空接見到長輩了。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好。我是閃的納娜塔。」梳著兩條長長的麻花辮,身上穿著明顯異國風味的衣服,加上她的銀髮綠眸說明了她不是景國的人,因為真澄目前為止見過的景國人都是黑或是棕髮的,這麼特別的灰銀色頭髮在哪個世界也很少見的吧?

這兩個女孩子在準備回程的時候在走廊上相遇,鳳霜跟在真澄身後,而納娜塔身邊則跟了四﹑五個衛兵。納娜塔好像很高興似的在遠處就開始揮手,然後就似一支箭似的衝到了她的面前。她叉著小腰轉著大大的眼睛,給人的第一感覺是古靈精怪。

「泉真澄。」真澄有點納悶的回應,看她身後幾個面有難色的衛兵,還有這少女的和大家不一樣的外型,她完全摸不著頭緒。

「大人,這位是閃的納娜塔公主,昨天被當成刺客在林子中找到的。」鳳霜在真澄身邊補上一句,聽得納娜塔鼓著臉頰。

「都說我不是刺客。對了!我見到你掉下湖了!你沒事吧!」納娜塔湊到真澄身邊轉了一個圈,看到她真的沒事好像鬆了口氣。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位於城郊的皇家別苑建於一座湖泊旁邊,佔地廣闊,而且別苑的建築臨水而建,而現在因為花燈節的關係四周掛起了一個個造工精緻的彩燈,一幅幅彩紗繫在長廊和樓閣之上,彩紗隨著輕風微揚,加上現在日落的餘暉,令湖邊的建築營造出有點夢幻的氣氛。

和木映藍來到佈置得最華麗的一個臨水樓閣,看著一盞盞彩燈被女官們點上,原本已經令真澄十分喜歡的環境令她看得差點發出驚嘆,掛滿燈籠的祭典她不是沒看過,但是點亮之後會有映出七色彩光的花燈還是第一次見。

「喜歡嗎?」礙於百官陸續到埗入場,木映藍才沒能把真澄拉進懷中,真想摟著她呀!

「很漂亮呀!」坐在木映藍身邊,而另一邊的位置是凰榆,只見凰榆仍沒有坐下,正忙於穿梭在百官之間,真澄看到他令不少官員變了臉色。

「那就好。」木映藍滿意的笑了笑,這次的花燈節是他特地命人重新在別苑這邊舉行的,去年因為他的安全問題,只是在皇宮開了個宴會就算了。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真澄手上的傷都已經好了,御醫開了好些黏糊糊的東西讓她敷在剛痊癒的手上,手上本該有的疤痕不知是不是因為這些有點噁心的糊狀物而淡了很多。不過畢竟是刀傷,要完全沒有疤痕她可是想都沒想過,不過木映藍似乎不是這樣想。正式可以不用再包著手的那天,他就小心翼翼的捧著她的手,看著上面兩條現在呈淡粉紅的疤痕緊鎖著眉頭。

真澄也發現木映藍對她的接觸比之前大膽了很多,不過幸好他最多只是吻她,還沒有上下其手……。一切都是她在說明『男朋友』應該做什麼和可以做什麼之後,他就越來越習慣抱抱她﹑摟著她的腰,再來就親她。她是不拒絕啦!她也越來越喜歡這樣親密的接觸,女孩子還這樣想她真是不害羞的。

「泉公子也會去花燈節的晚宴嗎?」堯天剛和真澄在屋簷的陰影下稍作休息,因為堯天剛是個非常老實的人,也是個不錯的談話對像,加上他也是真心的在擔心真澄會被凰榆折磨,相處了這段時間之後他們差不多是無所不談了。

「是呀!主上說會帶我去的!」

「對呢!你是主上的近侍。」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錦芳待了三天,他們終於起程回去舜明,由虞璣和堯天剛親率的將兵的護送下眾人平安無事地回到皇宮,由車窗看出去,舜明的繁榮﹑皇城的華美都讓在車廂中的真澄目不轉睛的看著。

因為會直接回到皇宮之中,所以今天準備給真澄的服裝是目前為止最隆重和正式的。美其名為近侍的真澄在公文上已經算是個小小的官,所以這兩天真澄就有無形的壓力想要把禮儀方面記得多少就多少。雖說木映藍從頭到尾也叫她不需要在意。

「真澄,等會跟著我就可以的了。不用太緊張。」

「怎可能不緊張。雖然我有什麼失禮你不會斬了我,但是有什麼閃失的話是非常失禮的事吧!」

木映藍的保證沒能減少真澄的緊張,而當下了車,真澄看到在廣場上跪了一地穿著官服的人時差點緊張得腿軟,那一聲聲主上萬安的問候聲齊整得驚人,在場站立的就只有兩個人,一個是木映藍,他是皇帝站著是當然的事,而另外一個偏偏是她,剛從車上下來就遇上這種場面。絕對是她始料不及的事。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場的人全都傻了眼,包括真澄自己。她第一眼看到瑤瑾就聯想到那些愛切腹謝罪的古代人,她的不安也是因為這個聯想。看虞璣可以這麼放心讓瑤瑾面見木映藍,那代表瑤瑾並不是危險人物,既然他不會傷害木映藍就表示有什麼事發生的話就一定是他傷害自己!

切腹謝罪!

鮮血滴到光滑的地板上,瑤瑾不知所措的鬆開了握著匕首的手,他跌坐地上全身顫抖地看著越來越多的血嚇得什麼也說不出來。連他被堯天剛拖到一邊也都沒能令他回過神。

「叫大夫來!」虞璣立即到堂外調動下人,拿水拿布條叫大夫,府城一下子變得鬧哄哄的。

「真澄!」木映藍掙開風望的手上前看著身上染紅了的真澄。剛才瑤瑾推開他的一剎他看到了瑤瑾藏在衣袖中的小匕首,還以為自己會被刺殺時瑤瑾竟然把刀子刺向他自己,始料不及的他沒辦法阻止,風望也以他的安全為優先。在瑤瑾刺到自己的前一刻,真澄飛撲了出來阻止了慘劇發生。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木映藍……」

「真澄……」

兩個人在馬車的車廂中同一時間開口。木映藍笑了笑,他知道真澄想問什麼,早上在門外她和風望的對話他都聽得見。

「我說…你之前說過因為當家之位所以有人殺你。難道你死了你那個小叔就可以做當家了嗎?」

「理論上是的。」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既然對方大方地提供方便,他也算是多少知點內情,先跟著他學習這裡的事物是一個好提議,但同時她也有一個很大的疑問,那麼介意她是女孩子的他為什麼會留她在身邊,之後更會經常見面的吧?

「在你身邊當差要做些什麼?」

「待我在身邊當近侍,幫忙處理一些瑣事。」

「就這麼簡單?你不怕我又做出什麼奇怪的事害你丟臉嗎?」光是想像,真澄已經可以想出十多種會令他丟臉的事。

「我有責任照顧姑娘的。即使是只有妳知和我知的事也好。」木映藍稍微紅著臉說。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泉真澄,高中二年級學生。特別技能為劍道二段﹑空手道﹑居合道經驗者。現在正陷入人生十七年中的一個大危機。她發現上述的特別技能現在什麼用也沒有。因為她在深山迷路了。

昨天早上,參加劍道部集訓的他們來到了山上的一所寺廟中進行合宿訓練,過了一天之後教練突然就說要全部人上山露營,順便行山鍛鍊體力,所以她才會像現在這樣背上有個大背包,手上還有一個沉重的劍袋。幸好是山上,最多只有做一下素振練習,否則連護具也得背上山的話對她們女孩子來說也真是個大災難。

不過現在也是個災難了。路走到一半時突然開始起霧,她心想反正就是只有一條山徑,用不著太擔心時,她卻不知不覺的和前面的隊伍分散了。待霧漸漸散去後她發現只剩下她一個人!無論她怎樣叫都沒有人回應,四周只有蟲鳴聲什麼也沒有了。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