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箱箱物品被人們送到山腰一座建築物內,除了在戶外負責勞動的男人,在建築物裡走動的婦女們都換穿了一身素白衣裙忙碌的清掃四周。有的忙著洗擦地板,有的忙著在四周佈置起各樣裝飾品。直到夕陽西下人們的工作都還沒停下來,他們點起了火把照明,繼續趕著在明天天亮之前把要辦的事情辦妥。

「呀!大門那邊的東西快點搬到一旁去,不然明早巫女大人的車子來到才搬就太慢了!」

「那得多幾人才搬得動,找人來幫幫忙吧!」就在那邊的男人們忙著搬動阻礙大門的障礙物時,一人一騎選了在這個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到訪。來人在來到門前早早已經下了馬,很熟門路的牽著自己的坐騎走到大門前喚了負責守門的人。

「這不是天火大人嗎?這個時間你怎麼一個人來的?」守門的中年男人在哨崗看到來人時驚訝的邊叫邊走下去打開大門,然後接過了名為天火的青年手中的韁繩。

「巫女殿下想知道現在準備得怎麼樣所以命我走一趟,等會就要趕回去的了。」名為天火的青年人揚起一個燦爛的笑容,雖然他臉上有著不難看出的倦意,可是他的笑容卻輕易的感染別人讓人跟著他一起笑。

「等會還要回去?天色都已經黑了一半,就算是天火大人也太勉強了,黑夜的山路太危險了!巫女殿下到底在想什麼呀……」

「巫女殿下只是太著緊儀式的準備而已。她知道大家都辛苦的。」天火拍了拍身邊大叔的肩膀鼓勵大家一起努力,大叔也只能苦笑的搖搖頭,他才不是自己覺得辛苦才這樣說的呀!比起他們只是輪流站哨和勞動一下的程度相比,天火這個年輕人被巫女殿下的任意使喚才令他們看得心痛。

就算巫女殿下再關心儀式的準備,也不用要人夜裡這樣趕路來看一看又趕回去報告吧!

「我先去看看情況,牠就拜託你給一點糧草和水了。」天火看了看天色也覺得還是早點把事情辦妥早點回去比較好,和守門的大叔簡單的交帶過之後他就接過一名婦女遞上來的素白袍子直接穿在衣服最上面後才走到建築物中。

沿途看到他的人不論男女都上前打招呼,一些看不過去的大媽已經去張羅簡單的食物決定一定要讓他吃飽了才趕路回巫女的隊伍中。

「不知道祭台那邊的設置如何了?」天火謝過大媽之後又問著身邊的另外一人。

「這天火大人得問一問長老那邊的人才行呢!」

「基本的已經做好了,祭物會在儀式前才搬出去。天火,到底是什麼特別事要你親自過來了?巫女殿下又有什麼任性的要求了嗎?」聽到青年的聲音,一個穿著一身素白衣服的駝背老人緩緩的走到天火身邊,而工作中的各人看到老人出現都紛紛退下去繼續忙了。

「辛苦你了,炫勾大人。大概是我又惹巫女殿下不高興所以她不想見到我吧!」看到過來的是負責這次神事的長老炫勾,天火慌忙向他行了個躬身禮。

「我那個孫女真不懂事。你就不用趕回去了,今晚乾脆住在這裡,反正她明天也會到埗的了,沒必要每次都順她的意。」

「這樣……我始終是巫女殿下的護衛,巫女殿下的命令不得不從,長老的心意天火心領了。」天火疲憊的臉上露出了一抹苦笑,他是覺得很累的,連夜趕回去恐怕也沒有足夠時間讓他休息吧!不過沒辦法巫女的命令對他來說可是一切。

「你這樣不行呀!天火…早晚有一天你會被蓮目累壞的。算了,現在我先和你去看一看祭台那邊吧!」炫勾不著痕跡的示意退在遠一點的人退下去。

這座在山腰沿山而建的神居除了現在他們所在所處的主殿閣之外還有幾個規模較小的側殿,最重要的祭台就是在最深處的一個舞台建築,神事都會在這祭台上舉行,也是這次巫女將要舉行五年一次的喚神儀式的場所。

「祭台前的神泉今年泉水很豐足呢!我記得之前來的時候連一半也沒儲滿的呀!」透過四周火把的光線天火隱約看得到祭台前的天然水池水面的反光。

「我們也覺得這是吉兆呀!難得這個從來不滿的水池在舉行喚神儀式的這一年儲得滿滿的。」

「這樣的話我就可以回去告訴巫女殿下什麼都不用擔心了。」

「哼!蓮目那丫頭連爺爺負責的工作都有膽子質疑了囉!都不把我這個老人放在眼內了。」

「請別這樣說了!長老大人,你知道巫女殿下沒這個意思的不是嗎?」

炫勾無奈的看著天火的笑臉後搖了搖頭,他就是拿這個認真的年輕人沒辦法。他孫女蓮目都明著這次是戲弄天火的了,這年輕伙子竟還處處幫那不懂事的丫頭說話。

「算了算了。你就隨便吃了東西後趕回去吧!」炫勾和天火隨著原路回到主殿那邊,之前準備食物的大媽看到他們兩人回來後立即就把準備好的麵條端了上來。

「要妳特地去準備真不好意思…」天火來到殿閣的居住區,這裡不算是神事用的範圍他也安心的坐下來端起熱騰騰的麵條。

「天火大人還要和大媽客氣嗎?快點趁熱吃吧!吃完的碗放在這裡就可以了,大媽等會再來收。」

「謝謝!」天火說完後像是很感動似的吹了吹挾起了的麵條,然後急不及待的吃下去而弄得自己哀哀叫。燙過一次之後他放慢了吃麵的速度以免自己最後會燙得自己短時間說不出話來。

滿足的把碗內的湯汁都喝下去之後天火小心翼翼的把碗筷放回餐盤上,雖然大媽說過放下就可以,不過一向認真的天火仍是覺得不應該再麻煩別人,要自己把碗筷還回去才行。

可是他才走了幾步就覺得不對勁,視線中的建築物好像有點扭曲似的,未幾他就雙膝一軟跪了下去。手上原本拿著的餐盤也掉到地上去弄出了不小的聲響。

「發生什麼事了?天火大人?咦!天火大人……人來呀!不好了!快點找藥師來呀!」聽到聲音前來察看的大媽本來以為聲音只是因為天火弄翻了湯碗而已,誰知天火卻倒下了,而且喚也沒有反應。

大媽慌張的叫人幫忙,可是藥師沒叫得來,卻來了他們的長老。

「不用叫藥師,是我叫人偷偷下了點藥到麵條中的。找個人鋪床讓這小子休息一晚吧!要是現在讓他趕著回去實在令人於心不忍。他累壞了天火父親那裡我也很難交代下去。」炫勾走到天火身邊撫了撫睡著了的天火的頭,看到這孩子總是笑得很燦爛的臉在成為他孫女的護衛後疲憊的痕跡有增無減,看得他這個老人心都痛了。

「我立即去辦…不過明天巫女大人來到的時候天火大人不就……」幾個婦人也因為剛才的聲音前來察看,炫勾的命令她們當然十分樂意去辦,畢竟天火在眾人當中人緣極佳。

「巫女那邊有我擔當。我這老人大不了被孫女討厭而已,不過這樣可以幫天火賺到一晚休息時間也算值得囉!」

 

猛然的睜開眼,天火發現自己竟然在神居中的一個房間睡得舒舒服服,身上的衣服都被人換過了,床鋪旁邊還放著一套特地準備的素白衣飾,四周都飄盪著微微的薰香味,那是專門在祭祀場所點燃的薰香。天火立即由床鋪上彈起揉了揉眼看清了房間四周,然後大驚失色的衝到窗邊掀開竹簾,果然看到一堆人向他打著招呼,而這些人正正是應該和他一起護送巫女前來的人!

他的心頓時涼了一半,看地上的影子他是睡到日上三竿,而且巫女殿下恐怕早已經來到這裡了。想到自己的失職失態天火只能以僵硬的笑容回應一下向他打招呼的人,放下簾子他飛也似的梳洗更衣,離開之前還不忘把床鋪都收拾好。

誰知他才剛衝出房間打算向巫女謝罪時四個孔武有力的大媽恩威並施的把他押回了房內監視著他要把早膳吃下去。

「我得先去向巫女殿下請罪…我竟然睡死沒有回去…現在真的不是我舒服的吃早膳的時候呀!」天火無力看向四位大媽,面對這些像是自己母親那樣的長輩,天火就算多焦急也不敢有什麼不敬,只是一直請求著她們讓自己去向巫女謝罪,竟然也沒有去懷疑自己為什麼會睡得這麼死。他認真地在自責的樣子讓大媽們好不心痛,不過她們也不至於這樣就心軟了,她們可是知道天火的弱點。

「天火大人就不用說了。這是炫勾長老的命令呀!你也不要讓大媽們難為,吃點東西之後你要謝罪什麼都好我們都依你的!」大媽們把炫勾的命令搬了出來後信心十足的看著天火不知所措的表情,就知道他絕不會讓他人因為他自己的原故受罪,所以就算他再沒胃口,心思早就去了謝罪千遍萬遍都好,這份早膳他還是會吃下去。

滿意的看到早膳被吃得乾乾淨淨,大媽們也沒再攔阻他去找巫女。天火心情沈重的走在神居的渡廊上,沿途的人向他打招呼都只得到了他一個帶點苦意的笑容作回應。而天火問到了現在巫女所在之地後更是臉色沈重了幾倍。

站在拉門前天火深呼吸了幾口氣然後半跪到地上。「巫女殿下…天火請求拜見。」

「進來吧!」回答的不是巫女的聲音,而是炫勾。天火愣了愣後仍是恭敬的打開了木拉門然後低著頭進了房間。

「我們剛剛提起你呢!天火,過來吧!昨晚的事我已經向巫女解釋得很清楚的了。」炫勾笑得很仁慈和藹的朝天火招手,天火遲疑了一會,又看了看坐在老人對面主位的巫女兩眼,見對方什麼表示也沒有之後才順意的走過去,坐到炫勾稍後一點的位置。

「昨晚沒有回去向巫女殿下覆命,天火…」

「我本就不期望你會趕得及回來。」在主位上的少女半閤著她棕金色的美眸,沒有正眼去看跪坐在她面前的天火。她長長的深蜜色頭髮一絲不苟的束成髮辮垂在腦後,少女身上的衣服也和神居內的其他人不一樣,在清一色素白打扮的眾人之中,身為巫女的她穿著一身黑色衣裙,在裙擺上有著紅色的刺繡圖騰,令她在一片白色之中特別顯眼。

「巫女殿下……」

「天火。祭台的準備我已經和巫女交代過了。要你留下來休息一個晚上也是我的主意。所以你不用太介意。」炫勾看到自己孫女兒的態度後實在沒辦法不嘆氣,這丫頭就不能好好的和天火說句話嗎?

「但是…我是巫女殿下的護衛,保護殿下替殿下辦事是我的責任。可是我連殿下下達的命令我沒能完成!這是我的失職……」天火雙手放在地板上低著頭堅持著要為自己的失職請罪。

「責任…責任。在你眼中我就只是一個責任!」美得像個娃娃般的少女睜大看著在她面前青年,她的眼睛帶著一層霧氣,纖弱的聲音多了一份顫抖。然後過了一陣挪動衣服的聲音之後,一襲黑紅色的裙擺出現在天火看著地板的視線之中。

「巫女殿下?」天火吃驚的抬起頭,對於巫女竟然親自走到他的面前令他感到叮扭,不過他很快就重整了姿態重新退開三步,頭重新垂下沒敢多看蓮目一眼。

天火的舉動看在蓮目眼中就像是一道鴻溝般的拒絕,她不死心的又走上前,而她每向前一步天火就跪著向後退一步,直到天火退到這房間的牆壁前。

「蓮目。夠了。」一直沒辦法插話進去的炫勾走上前拉住他在鬧脾氣的孫女兒。

「……笨蛋!」少女生氣的跺了跺腳,臉蛋漲得紅通通的掙開炫勾的手衝出了房間。

「咦!巫女殿下!」直到蓮目轉身衝出去時天火才敢抬起頭,不過看到的只有巫女奪門而出的背影。他下意識就是追上去,不能讓巫女自己一個人落單,即使是在神居這麼安全的地方。

「天火你現在過去那丫頭的心情只會更加差。」

「但是…儀式在即…由得巫女殿下一個人我怕會有什麼意外。」生性認真過頭的天火第一件事想的就是巫女的安全,而這個安全的憂慮是建立在巫女的任務所在,即使他的擔心是出自真心蓮目也不會滿意。

炫勾實在沒天火的辦法,作為蓮目的爺爺,那個丫頭到底在想什麼他又怎可能不知道,不過他那個孫女的個性又倔強又高傲愛面子,就算他幫忙向天火暗示,恐怕也只會落得天火聽不明白的狀況,只會讓蓮目更生天火的氣。

「這裡蓮目自小就常來,熟悉程度不會比天火你低,再說這神居在我們一族最深入的地方,還有什麼危險?」

「可是炫勾大人,今年不是一般的祭祀,而是五年一次的喚神儀式……」

「天火呀…我又問你好了。祭神們從這片大地離開那個時代開始,我們紅羅一族的喚神儀式有成功過嗎?就連其他小群族都有成功喚過他們的祭神了,唯獨我們紅羅一族到現在仍沒有成功過。即使巫女的血脈沒有斷,不過神力也十分有限,再這樣下去我們一族總有一天會被其他族群壓下吧…」說到最後,炫勾也忍不到心裡的遺憾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作為族中的長老之一,看著族裡的情況雖然還不算差,不過和其他得到祭神幫忙的族群相比,他們的領地雖大,但繼續這樣下去到底還可以自保多少年?總會有一天被強大的族群吞併吧!

「說不定今次可以……」

「你真的這樣想嗎?天火。」

「我是這樣想的。一定可以成功的!巫女大人可以的,再次得到祭神的賜予我族一定可以更加繁榮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竹某人 (竹子) 的頭像
竹某人 (竹子)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