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閣下,技術團的準備工作已經完成了。預定再十四小時就可以初步的打開那面鏡,打開之後得先觀察鏡的質量才可以確定需要多少時間才可以讓艦隊進去,大約的時間……還要一天。」朱利亞烈看著技術團提交上來的報告向長官報告著。

「比起之前這次的速度算是很快了不是嗎?我還以為起碼得花上三天才看得到成果呢!」馬格羅大提督看著自己面前小螢幕上技術團艦隻忙碌的情像笑著說,現在他指揮的雲尼魯那卡斯艦隊抱持著觀望態度集結在技術團後方零點五宇宙公里,只要那面鏡一天不能打開他們就不能撤退。

「相比陛下的怒氣,幾天通宵只是閒事吧!尤其是涅羅沃斯那邊,聽說當米拉奇大提督收到陛下的抗議聲明和警告時差點得讓人扶著才站得穩。」朱利亞烈回想那時卡斯哈羅陛下強行切入通訊回路時自己也嚇得出了一身冷汗,那時還好陛下的怒氣是指向馬格羅的,自己並不是目標之一,但當時的壓迫感還真強,所以他能想像到米拉奇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反應。

「別說得陛下好像這麼恐怖,他還能這麼冷靜處理已經很難得,別忘了這已經是第二次他最親的人出事,他要橫蠻無理也奈何不了吧!對了,朱利亞烈,你們參謀團已經安排好派什麼先頭部隊!」馬格羅伸手撥了撥擋著自己視線的頭髮,之後按了按電腦的鍵盤打開雲尼魯那卡斯的部隊分佈圖。

「我們先根據托泰斯提供的情報預定『鏡』裡面是有一支或以上分艦隊數量的敵軍在內,所以我們參謀團一致認為先頭部隊應該是以突擊艦隊為主力,如果立即開戰的話戰力是足夠的,再之後是護衛艦隊和打擊艦隊,派這兩支艦隊進去的時候應該已經掌握了局面,至於旗艦倒是沒有非進去不可的必要。」

「旗艦是必須進去吧!」馬格羅挑起眉,指了指螢光幕上位於後方的旗艦。

「但是對戰力來說多一艘旗艦也沒分別的。」

「朱利亞烈,現在我們得分清楚一件事,如果提米雷是當值時出意外的話我們的確可以這樣安排,但在出事之前提米雷已經被暫停職務和以客人的身份待在戰艦上,換句話說我們的『營救』對象的身份是很微妙的。所以我們艦隊司令部親自坐鎮指揮也是義務吧!」馬格羅越說表情越沉。

「這樣說的話……」

「很煩惱吧!不過說不定這次可以看得到提米雷落魄的樣子。」

「閣下,會不會是太樂觀了?羅米尼斯號很可能已經……」

「朱利亞烈,不可以再說下去了。」馬格羅做了個噤聲的動作。「那句說話是大忌,就算有那個可能,只要一天看不到真相也不能說。」

「參謀長閣下!技術團要求我們艦隊再向後移。」

「怎麼這麼多要求!」朱利亞烈托了托他的眼鏡說,看表情他好像有點不耐煩。

「你就和他們團長商量一下嘛!反正有時間,不過我覺得我們倒是沒必要再向後移了吧!難得我們的陣形排列得這麼井井有條。」馬格羅賊賊的笑了,他看著朱利亞烈平常冷靜的表情出現一道又一道的裂痕,他就覺得很有趣。

「閣下!請問那個團長是覺得技術團一時要求這樣一時要求那樣是很有趣的嗎?」氣憤的原因似乎是技術團的諸多要求令他的工作量大增吧!

「還是叫他們團長跟我說吧!通訊參謀,替我接去他們團長那裡吧!」馬格羅看著朱利亞烈笑著說,他也不是無情得看著自己部下忙得焦頭爛額也不幫一把的人。

「你就是技術團團長嗎?」馬格羅先聲奪人的搶在對方自我介紹之前說開場白,其目的是為了先來個下馬威還是替部下們報一箭之仇就不清楚了。

「是的。你們找我還有什麼事?我已經知會要你們退後的吧?」對方似乎也是個脾氣不好的人,一個穿著鬆散服裝披頭散髮一副十天沒睡飽樣子的男人沒好氣的說。和一身光鮮的馬格羅相比,這傢伙實在糟透了。

「知會?你以為自己是誰了?你憑什麼『知會』我?」馬格羅似乎也有點動怒了,他揚起一個邪惡的笑容死盯著螢幕上的男人,一副想上前把他綁起來毒打一頓的樣子。現在襯托在他背後的應該不是紅玫瑰而是黑玫瑰吧!「現在是我警告你!別一而再再而三干涉我雲尼魯那卡斯艦隊的事,技術團最好是專心辦妥自己的工作,別人的事你少理!」一口氣說完之後馬格羅看著對方呆呆的臉一會之後就掛線了。

「原來閣下也這麼壞心的嗎?」朱利亞烈小聲的說,他看見自己的長官高興的在笑著。

「技術團的混蛋一向都自視過高,也不想想現在的總指揮是誰,還敢命令我!」似乎這一點是他生氣的主要原因,不過又難怪他的,身為一個人人敬仰的大提督竟然被一個小小技術團團長無視再加上任意指使,這個程度的報復是可接受的吧!「他們再有什麼要求叫他們再直接和我說,還有得『督促』他們的進度!朱利亞烈,這點事你們參謀團很樂意吧!」

***

「集結工作進行得怎樣?」休息了好一會兒的西維爾回到艦橋上,他邊看著這段時間內亞米尼堅軍和獨立聯盟的佈陣圖一邊問,看著仍然打得如火如荼的雙方,自雙殘殺了超過四十小時以上,他覺得他們可以這麼悠閒地安定集合逃生艇真是一個奇蹟。

「已經完成了一半,幸好大部份的逃生艇都可以調校至外部操作。不過還沒找到司令閣下。」

「那就繼續找。」

「知道。」

「以時間計算,我們來到這裡已經踏入第四天了吧!」

「是的。真是不知不覺。希望馬格羅大提督能早日來到這裡。」哈夫拉曼嘆了口氣說,而坐在他身邊剛回來報到的芙斯曼也有點尷尬的垂下頭。因為他們都知道憑現在的人手沒有辦法進行搜索,如果馬格羅大提督可以打開那面『鏡』的話就可以借用雲尼魯那卡斯的力量了。

「哈夫拉曼,你的預想似乎要重新計算了,就在剛剛,亞米尼堅獨立聯盟艾倫上校的旗艦識別訊號消失了。」希夫洛一盤冷水潑過來,把大家原本小小的希望火苗潑熄了。「參謀長閣下……」

「希夫洛,艾倫上校陣亡的現在情況對我軍不利吧!」米卓爾立即整理出現在艦艇可使用炮彈的數量和物資配給情況。

「這是絕對的當然。沒有主持大局的人,部下會改變心意把槍頭指向我們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吧!更何況任誰也會選擇對自己比較有利的做法,把我們都了結後回去亞米尼堅說不定全都無罪釋放。」

「格雷威斯爾立即聯絡各單位安排逃生艇待在安全位置,各艦做好防禦工作。在司令還沒回來之前我們得守著這艘戰艦!。」沒有提米雷一向愛用的激昂語調,西維爾淡淡的說出這命令讓人覺得很悲壯,就好像各人都已經做好戰死的心理準備似的。

「參謀長!戰況似乎是偏向把我們一舉消滅似的。看他們現在重新整理隊形來看,在艾倫上校戰死的一刻開始已經有不少人重投亞米尼堅軍的懷抱了。」哈夫拉曼等人開始匯報各種情報,現在最吃緊的莫過於炮彈的數量不足,用光線炮不是不好,不過光線炮的準備時間較長,在準備期間大多會用各種炮彈來爭取時間。

「我很困擾。」米卓爾稍微表達出他的不滿。

「敵方艦隻數量仍推持在半分艦隊左右。」

「這場仗真是難打。」拉米拉斯在下層聽著上面的參謀團咕嚕咕嚕的討論著,他這個得親身指揮這艘艦戰鬥的艦長才是最困擾的吧!

「難打也沒辦法,我可不想這麼早死。不過當參謀也真辛苦,這種不利情況下還得想些解決辦法出來。」尼索普立即嘆著氣說。

「總監,打開粒子牆。」拉米拉斯才下達各種準備工作的指令後,雷達上就發現敵方發射出來的機雷陣,對方似乎也是元氣大傷所以放了機雷出來防止我們攻擊,但對方需要多少時間整合呢?

***

「第一至三突擊艦隊準備完畢。先發偵察小隊已經在『鏡』前待命。」

「很好,第二輪出發的打擊艦隊也開始準備。技術團那邊一有通知偵察小隊立即行動!」朱利亞烈埋首艦隊調配的工作而忙得不可開交。

「參謀長,司令閣下到底為什麼跑到下面搶通訊士的工作了?」通訊參謀額角冒汗的瞄了瞄還佔著一條通訊頻道在說過不停的馬格羅,他自己就表現得從容不迫,但他身邊的通訊士就顯得全身僵硬了。

「難得他有興緻找人『聊天』,我們就睜隻眼閉隻眼好了。等會他就回來的了。」朱利亞烈看都不看正和技術團團長『聊天』的馬格羅,反正等會他一下令各人就位的訊號之後那位長官也會自己乖乖回來的。

「那我們是要多謝那位團長嗎?」

「應該是替他感到悲哀吧!」朱利亞烈才說完,馬格羅就結束了和團長之間『友善』的交流回到司令艦橋。

「交談愉快嗎?閣下。」

「不錯,朱烈亞烈,我想這期間的準備不用我再費心了吧!」

「是的,只要技術團一通知我們的偵測艦隊就可以出發了。」

「很好,技術團也差不多了吧!剛才迫不得已中斷對話正是因為他們的船艦得開始向後撤退呀!」馬格羅看著大螢幕中滿佈著艦隻光點的星海,令人有種錯覺他會不會突然開始唸詩?

「司令閣下,技術團預定十五分鐘之後完成撤走。」通訊參謀報告。

「好,全軍第二臨戰狀態,先發部隊第一臨戰準備,一旦發現敵方部隊立即攻擊!偵測部隊第一時間找出羅米尼斯號所在!」馬格羅向整個雲尼魯那卡斯艦隊下令,隨即各艦都開盡了引擎進佔了技術團的位置。

「這個任務是成是敗現在就揭終了。」馬格羅小聲的說,運氣好的話他們找到沒遇上敵軍的羅米尼斯號,運氣差的話應該就是一艘戰艦殘骸吧!

「先發突擊艦隊準備完成,距離預定時間還有三分鐘。」

「叫技術團的人別慢吞吞的,這裡隨時是戰場!」通訊參謀催促著通訊士聯絡技術團,以免等會馬格羅一個心血來潮下令不理狀況向前衝。

「哎呀哎呀!西利文真了解我!向技術團多警告一次就命令突擊艦隊和偵察艦隊衝進去,我可沒時間等他們慢吞吞的浪費時間!」馬格羅左手手指輕輕的著司令座扶手,他的表情現在真的很壞心。

「閣下,太過份的話會被投訴的。」朱利亞烈故意的說。

「我等著呀!」他根本就不怕別人會投訴他,也可以說他也有點期待自己會被怎樣投訴。

艦橋回復一向的寧靜,各人都細心的留意著大平面螢幕上艦隊的分佈狀況,很明顯的屬於雲尼魯那卡斯艦隊旗下的突擊艦隊已經開始進入鏡中,而通訊參謀亦開始忙碌的整理著突擊分艦隊傳送回來的資料。

「突擊分艦隊已經完全進入鏡內,偵察艦艇亦開始進行偵察任務。」

「叫他們提高警覺,就算是多小的異狀也得報告。」馬格羅向通訊參謀西利文說。「朱利亞烈,立即著手安排下一步。打擊艦隊還要多久才可以?」

「閣下,最快也要差不多半個小時,大規模艦隊移動是需要多一點時間的,加上按偵察艦隊初步提供的資料,鏡內的宇宙空間很狹窄,我們也得等先發部隊在鏡內組織好陣勢後才可俐落的安排之後的行動,否則一下子太多的艦艇擠在一起萬一遇上敵人也只會變成箭靶。」

「你說的我當然明白……」

「閣下焦急了。」朱利亞烈小聲的說,剛好只讓馬格羅聽得到。

「還是被你察覺到了。所以說你總是最明白又清楚我的人。」

「閣下的心情屬下當然明白!我也相信閣下不會做出大錯特錯的命令,不過身為閣下的參謀長我自己有責任提醒一下。擔心在鏡內同胞的心情大家都一樣的,不過我們也得先讓自己站穩了才可伸手救人……」

「不可以一命換人命…你是想這樣說呢!」馬格羅換了換姿態托著頭,故意不看朱利亞烈的臉。

「是的,如果只是閣下一個人衝進去的話我是不會阻止的,但一艘艦上關係到的人命太多了。」朱利亞烈托了托眼鏡,像個老師似的在向學生說教。

「這句話對我個人來說真殘忍,只有我一個就讓我冒險嗎?」馬格羅苦笑的抬起臉,看著一臉冷靜正經的參謀長一成不變的表情。

「閣下應該是個能向自己的決定負責的人吧!」

「也是呢!總之你給我準備吧!」

「知道。」

「司令閣下﹑參謀長閣下,偵察艦隊在鏡內發現懷疑新的戰爭痕跡,不過暫時沒發現任何艦艇。」西利文各兩位上級在螢幕上展示一副粗略的宇宙平面圖,上面標示了數個光點,似乎是偵測艦艇判定曾發生戰爭的地點,不過光是找不到任何艦艇這點來看,就算曾有戰鬥也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

「連殘骸也沒有嗎?」朱利亞烈皺了皺眉,一艘宇宙船艦這麼大,不可能連一點殘體也沒有的。

「是的,似乎能讓人辨認的部份都已經被撤底破壞了。」

「真狠呢!這麼花氣力的工作一定不是帝國的所為呢!」馬格羅擺出了遺憾的表情。「另外和涅羅沃斯的聯絡如何?」

「已經通知了本艦隊他們已開始行動,鎮守府那邊應該也會加強戒備的。」

「原本的羅米尼斯艦隊怎麼了?」

「聽鎮守府的抱怨,那些分艦隊司令和各艦長們的投訴和怒氣快令他們招架不住了。而分艦隊的指揮更聯名投議,米拉奇大提督在離開鎮守府的時候可能得小心一點人身安全才行。」

「不愧為提米雷的下屬,似乎大家的脾氣都差不多。有空就向鎮守府表示同情和慰問吧!」馬格羅壞心的笑了笑。

「這是挑釁吧!閣下。」朱利亞烈完全無視這個提議。

「我真心的呀!」

***

時間再過去了八小時,佔整個雲尼魯那卡斯七成的戰力已經進入鏡內進行搜索,而在這八小時之間,在鏡外的世界也出現了一點改變,由和亞米尼堅鄰接的邊鏡再次傳來發生小規模戰鬥的消息,當然在那提維爾的重兵佈防下亞米尼堅軍一方並沒能對帝國做出什麼打擊,只是亞米尼堅的這次行動令那提維爾軍更確信在『鏡』內無疑是有亞米尼堅軍潛伏。

「在這種窄小的宇宙空間作戰真令人心情鬱悶,艦隊既不能展開包圍陣營,連戰術的運用也被局限……朱利亞烈,快點找出敵人早點完成任務回家吧!」馬格羅故意在朱利亞烈忙於和參謀團商量分艦隊部署時不停囉嗦。現在在鏡內的雲尼魯那卡斯艦隊大致上分成了三個部份,一個是在後方旗艦所在的主力艦隊,另外兩個分別是忙於收集這陌生宙域資料的先發突擊艦隊和打擊艦隊,但八小時下來除了零星發現一些戰鬥殘跡之外還沒發現到任何艦隻,而他們亦不敢謬然的發搜救通訊給羅米尼斯號,以免被亞米尼堅軍發現。

「如果閣下這麼閒的話,不妨試著用低波通訊聯絡一下羅米尼斯號吧!通訊士那邊一定很感激閣下幫忙的。」朱利亞烈客氣的吩咐馬格羅做事,從他額角的青筋來看,再任由馬格羅在身邊煩著他會先忍不住拿有塞住長官悠閒的嘴巴。

「明明我才是這艦隊的司令,為什麼總是在這種時候你老愛叫我做這種簡單的工作呢?」嘴上是在抱怨,不過人卻已經走到通訊士身邊。

「閣下也只是在這種情況下才會覺得空閒吧!因為閣下在期待戰鬥不是嗎?所以在那之前請給我們一點時間替閣下做好準備吧!」朱利亞烈一如往常般在同樣的狀況下說著同一番說話。參謀團的眾人也不禁微微一笑。老實說,在不是應付大規模戰鬥的情況下,司令官的工作真是少之又少,用腦的大部份已經被參謀團做了,艦內的事也有艦長等人負責,司令大概只能看著整個局勢,好好判斷參謀團商議出來的方案和下達分配任務的工作。加上旗艦的所在位置大都會是艦隊中後方,想參與戰鬥的機會也少,總之,好像很無聊似的……

「太明白我也是不好的。通訊士,替我聯絡羅米尼斯號,盡可能確定他們的地點。」

「遵命!」收訊不良的狀況不斷持續,畫面上也是一直佈滿雪花。通訊士的額角不禁流下冷汗,馬格羅好像等得有點不耐煩似的。

「以帝國的通訊技術來說,即使沒有任何訊號接駁點,在同一宙域內的通訊再差也不該是這樣的吧!加上明明確認了對方在收訊狀態中……通訊士,你說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呢?」

「這個…閣下,這大概是有人作出干擾行為,例如戰鬥時……」

「答對了!一般亞米尼堅宇宙軍的艦隻能發出多遠的干擾電波?」

「正常來說是十五宇宙公里左右。」

「那很近嘛……朱利亞烈!通知打擊和突擊艦隊加快搜索五宇宙公里內的範圍!很近了!」馬格羅拍了拍通訊士的肩膀,隨即腳步輕快的回到自己的座位去了。

「看樣子,情況還算樂觀的吧!」馬格羅笑說,他的心稍微定下來了,雖然不能和對方通訊,但雲尼魯那卡斯號仍然捕捉到羅米尼斯號的通訊和識別訊號,那艘艦還在!這個消息同時令眾人精神一振!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