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鎮待了一天眾人又再度出發,越接近帝都城鎮間的距離也越會縮短,所以一行人不用擔心會晚上找不到可以住宿的城鎮。可是自從中午時份他們抵達另一個小鎮時,村民和警備隊的怪疑神色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雖然在關卡那邊還是放行了,但一路上他們都被鎮民注意著,直到他們找到一間飯館用餐坐定了之後。他們除了亞穆塔斯不加入討論之外,六個人不停的交換意見,而當飯館主人上菜時,身負打探情報責任的藍青就湊了到老闆的身邊,打聽一下這鎮子的怪異。

飯館老闆臉色好像有點戒備,但看到芙莉娜和蘭爾兩個魔法師打扮的人後又好像有點放心似的把自己知的傳聞告訴了藍青。

「今天大早就有一位風塵僕僕的騎士大人路過,和警備隊那邊說有一個三人組的劍士窮兇極惡,要鎮裡的警備隊好好留意,那位騎士大人正趕回去請騎士團去追捕呀!」

聽完飯館老闆的話,那三名九成是傳言中窮兇極惡的劍士其中兩人不由自主地交換了一下視線。

「不知道那三個人做了什麼無法無天的事呢?」白月裝出一臉驚慌的樣子問著,老闆看到一個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和自己說話,自然連最後的抗拒都立即消失掉了。

「聽說他們放火,搶劫,強搶少女,好像還和盜賊團有關係似的。」

聽到那些罪狀,除了亞穆塔斯皺了皺眉之外其他人都忍不住嘴角微揚。飯館老闆忍不住懷疑自己是不是說了什麼好笑的話讓他們想笑又不敢笑的樣子。

「不過看你們又有女人又有小孩子,雖然有三個帶劍的男人,不過應該不會是………」老闆的話還沒說完,他的飯館大門就被警備隊打開了。

「那群可疑者就在這裡嗎?」為首的警備隊隊長直直的走到古斯希特的這一桌,沒辦法目標太過明顯了。

「請問可疑者的意思是那三個窮出極惡的劍士嗎?」藍青忍著笑意問著,見對方十分認真的點點頭,他開始盤算要如何解決現在的麻煩。

這麻煩不用說一定是那個該死的羅爾亞做的,他大概天還沒亮就起行,在逃回帝都的途中散發不實的謠言。好讓他們每經過一個城鎮都被人纏,這真的是很幼稚的報復手法,但也的確是羅爾亞做得出來的事。

「我們團隊一行七人,怎可能是呢?」

「我也是為安全計來查問一下,只要核對了身份………」警備隊的隊長還沒說完,蘭爾就在袍子下拿出兩樣東西,一個是他的家徽,半個手掌大的盾飾和一封有皇室封漆的文書。隊長看到這兩個貴族和皇族的信物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來了。

「他們正在護送我回去,絕不是什麼可疑份子。」蘭爾揚起一個親切的笑容,加上他的家徽立即就讓警備隊隊長退卻了。象徵性地查看過那兩類東西之後,隊長十分恭敬的把東西還了給蘭爾。

「大人,抱歉打擾了。」以隊長為首一行五人的警備隊敬了個禮後就離開了。得知自己飯館中坐了個貴族,老闆好像受寵若驚似的免費奉上啤酒和幾盤下酒菜。

「蘭爾,這次怎麼這麼機警?」藍青讚賞似的看著蘭爾,雖然只要他們報上名字也會沒事,但亞穆塔斯在帝國可是沒有戶籍的,難不成要告訴別人那是頭龍?

「哼!你們不是不想別人知道你們的身份嗎?還不多謝我!」

「你這小子,我對你好一點就得吋進尺呀!」藍青額頭彈出了一條青筋,然後就開始和蘭爾兩人在打鬧了。

幸好這張大圓桌子很寬大,蘭爾和藍青的打鬧沒有波及其他人。坐在亞穆塔斯和古斯希特中間的安娜伸手拿了麵包籃子打算分給旁邊的兩人,但沒想到亞穆塔斯說不需要。

「亞穆塔斯不喜歡麵包?我見你之前也不太吃這個的。」安娜拿了自己的份後把籃子放回桌子中央,然後又接過古斯希特分給她嘗的烤肉串。

「我不喜歡這種太乾的食物。」亞穆塔斯對著安娜微微一笑,拿起自己的啤酒一口氣喝了一半。這和他的形象不太搭調,這麼高雅的打扮不是拿著水晶酒杯細嚐名酒而是拿著啤酒杯大口大口的喝。

「那這個給你,肉類會比較好吧?」安娜切了好一大塊烤肉放到亞穆塔斯的盤子。龍是肉食生物,肉絕對會吃吧!

「謝謝。」亞穆塔斯笑得更深了,其實人類的食物他們都吃,只是他個人不喜歡太乾的東西,正高興著安娜的貼心的同時,亞穆塔斯看到在一邊的古斯希特正忙碌地和在不同的盤子中分食物到安娜那邊。

「他對妳好像還不錯。」亞穆塔斯沒來由的一句,令還在忙於分食物的古斯希特紅了臉變得十分尷尬。

「亞穆塔斯你又在亂說什麼?」沒好氣的把一堆菜扔到亞穆塔斯的盤子中,古斯希特不太自在的坐回位子,藉故拿起杯子喝了起來。還好蘭爾和藍青加上白月還在一邊吵鬧,沒太多人留意到他的不自然。

「你要是有一丁點對安娜不好就要做好覺悟。」亞穆塔斯手上的刀叉正把烤肉切成小塊,說到覺悟一詞時手上的力度還明顯的很重。

「古斯希特不會欺負我的。」安娜拉了拉亞穆塔斯的衣袖,亞穆塔斯現在就像是個過份寵溺妹妹的哥哥一樣,那天在小屋中他和茵格蘭姆也是這樣對古斯希特作了一番訓話。

「人類的情侶會像你們這樣的嗎?」亞穆塔斯輕嘆了口氣,又看了看兩個老是只會臉紅的當事人。

「亞穆塔斯是怎樣認為的?」一直自成一國的芙莉娜一直留意兩邊的話題,明顯地亞穆塔斯的提問比較吸引她的興趣。

「既然是喜歡著,愛著對方,自然會想要碰觸對方,愛意會由身體接觸表達出來。」亞穆塔斯即使嘴上說著這麼大膽的話,但表情還是一樣的高雅認真。

「如果照亞穆塔斯的做法,古斯希特得現在就娶安娜了。恐怕多碰幾下就會出事。」芙莉娜也不是簡單角色,聽到亞穆塔斯那番好像叫古斯希特吃掉安娜的話,臉也不紅的接了下去。

「龍族之間不像人類需要顧及世俗眼光吧?」

「不需要。」亞穆塔斯的語氣有點輕蔑,他不屑人類的世俗眼光。

「可是他們兩個是在這種世俗眼光下長大,而且還是年青人中的異類,害羞得不可思議的稀有人種呀!不過亞穆塔斯的話反而令我有點驚訝,你好像都不反對古斯希特碰安娜似的?」無視當事人的悲鳴和反抗,龍族和魔女對別人的感情關係大肆表達意見。

「如我所說,我龍族表達愛意的方法很直接,他會想抱安娜貝勒我不覺得意外,當然我也很清楚人類有婚姻這個契約存在。」

「夠了!不要說這個話題了!」安娜漲紅著臉重重的把手上的刀叉放到桌子上。說什麼抱不抱的,這兩人不害羞她可是羞得想死了!

想不到亞穆塔斯這麼大膽開放的!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