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是要培養的。藍青今天深切的感受到這大道理。

看到古斯希特和安娜腆的並肩走回來,那兩人發覺到自己被注視時,安娜有點慌張的想躲到古斯希特身後。

作為古斯希特的朋友藍青當然會為他們倆終於湊在一起而高興,但同時也感到會奈,以他們兩人那種性格,恐怕情話和一點親密點的動作也不會有膽去做。

不是他要損古斯希特,而是古斯希特真的是個太老實的男人,看到漂亮惹火的女人也可以目不斜視的,面對異性的示好也可以視而不見,藍青對他會不會懂得戀愛是需要適當的情調一事抱有很大的疑問。

「順其自然,他們倆有他們倆的相處方式。」芙莉娜玩味的看著古斯希特和安娜正遠遠走過來的身影。

「感情培養就有的了,我警告你呀!藍青!你可別開他們玩笑害他們尷尷尬尬的!」白月惡狠狠的敲了藍青的頭一下。

他們三人現在正在把行李中的東西重新整理一次,要曬的曬,不夠的東西就去向村民購買。他們早就打算等騎士團離開之後也緊接著出發,現在時間也差不多,也是時候要準備送蘭爾回去了。

「我什麼也還沒做呀!」藍青發出不滿的投訴,自從他身上的咀咒解除了之後,白月對他越來越不客氣了,嘴上不饒他也沒問題,但打在他身上的拳頭就越來越重了。

「我得提醒你別亂說話呀!你看,那邊正走過來的頭上好像有什麼烏雲似的。」白月悄悄地指了指由樹林方向回來的兩人。走在前方的蘭爾身上的灰色氛圍是怎樣來的他們當然清楚,但亞穆塔斯那陰沉的樣子又是怎麼回事?

「呀!你們已經開始準備了嗎?」安娜微紅著臉走到白月他們正在忙的地方,立即把自己的份也翻出來整理一下。

「也差不多得起行了,蘭爾的家人應該會擔心的,他也想回家去了吧!說到這,安娜妳臉蛋很紅喔…嗚呀!」藍青始終忍不住提起安娜和古斯希特的新進展,結果被白月扔了一夥拳頭般大的石頭擲中藍青的額頭。

「藍青你沒事吧!」安娜原本紅紅的臉一下子變白了,這麼大的石頭擲過去藍青很有可能已經頭破血流了。

「沒事……大概沒事……」藍青摀著被撃中的位置伏在地上,由聲音來推測他絕對是痛得要死。

「白月妳不要這樣對藍青啦,他很可憐似的。」安娜非常同情藍青的情況。

「哎呀!安娜妳不用同情他呀!我明明就叫他不要提妳和古斯的事,他偏要提!」

「那妳自己現在不是也提了嗎?」額角起了個腫包的藍青眼眶紅紅的指控,他這個樣子真的很可憐。

「那是我們女生才可以說的話題,你這個男人多嘴就是死罪!」白月一聲令下,藍青也只能噤聲,因為白月手中已經拿起另一夥更大的石頭了。安娜見狀立即抓著白月的手,深怕她真的扔出去。

「好了。先把行李整理好。」芙莉娜在這一小段時間中已經把她自己的行李都整理好了,她這個魔法師隨身的東西很少,但需要用時總是可以在不可思議的地方拿出來。

「藍青,傷藥。」安娜在翻行李時找到一瓶備用藥品,正好給他處理一下可憐的額頭。

「安娜,還是妳最好。妳看那個白月理都不理我呀!」藍青一臉感動似的接過安娜給你的小藥瓶,接著小聲的抱怨。

「你這樣說等會又會被打的了。」安娜也小聲的說,藍青的話被白月聽到一定會被白月追著教訓。

「她要打沒理由也會打的。別說我了,古斯希特沒事吧?他現在又被亞穆塔斯抓了進屋嗎?一個亞穆塔斯,再加一個茵格蘭姆,他是被吃了連骨頭也不會有剩哦!」藍青小心奕奕的把有點黏的傷藥塗到額頭,話中還夾雜幾聲痛呼。

「沒事吧…應該。」即使是安娜,也不敢肯定亞穆塔斯他們會對古斯希特說什麼。

「我還是去看看好了。」想著,還是不太放心,快速把東西收回行李袋子中後急急地走到小屋那邊去了。

「我回來了。」安娜才走開,蘭爾又由陰暗處飄出來了。

「快點整理自己的東西。」芙莉娜看蘭爾雖然有點消沈,但大概也算是想通了吧。看他乖巧的點點頭就開始動手了,他這麼聽話還真有點不習慣,平常一定會一邊抱怨一邊做的。

「蘭爾你沒事吧?」白月走到蘭爾身邊,有點擔心的看著這個失戀的孩子。

「沒事。」

見他這麼堅強的回答,白月讚賞似的拍了拍他的肩頭作鼓勵。就在大家都打算什麼都不提,以免說錯什麼刺激到蘭爾的時候,蘭爾竟然自己提起安娜和古斯希特的事。

「我很羨慕他。他是個騎士,看到他單膝跪下去的樣子,我真的好像看到了一個穿著整齊輕甲的高雅的騎士一樣,如果我也想有這樣的一天,我是不是也得去騎士學院才可以變成那樣?」先不理白月聽到古斯希特單膝跪地時那陶醉於浪漫的眼神,藍青和芙莉娜聽到蘭爾的問題時只是同時間地挑起眉。

藍青放下傷藥一臉認真的看著蘭爾。「如果你是想成為像古斯那樣的人,我勸你還是打消進騎士學院的念頭。」

「為什麼?你不也是騎士學院的學生嗎?」

「就是因為當過騎士才勸你,現在的騎士團沒你想像的那麼好,而且你是想成為像古斯那樣的騎士而不是要學會騎士要求的劍術或騎術的話,那是個人修養的問題,自己也可以做到的。而且你當魔法師不是比較好嗎?看你不是還滿有天份的嗎?」藍青現在的認真程度可是蘭爾沒見過的,臉上沒有平日掛著的笑,反而有點板著臉,有點威嚴的感覺。

「你第一次讚我……」藍青的一大段話,他好像只聽到最後一句似的,有點不可置信的張著嘴。

「喂!那不是重點。」藍青沒好氣的說。

「那我也是可以變成那樣的人吧!」蘭爾沒有質疑藍青對騎士團的評價,和他們相處的這一段時間,他不認為藍青這人壞得會故意騙他,而且他即使離家學習魔法但他仍是個小貴族。古斯希特這個龍騎士捲入事件的那一年,他也已經是個懂事的孩子了,就算當年不明白,但現在他已經是個會思考的少年了。

「蘭爾有個方向跟著走是好事,但你是你,要走的是你自己的路。不用模仿任何人。」緊接蘭爾的感嘆,芙莉娜接著說下去。

「古斯希特是騎士,但也是貴族,但你不會在他身上看到貴族要不得的高傲和目中無人,比起貴族,他是選擇當一個人民的騎士吧!蘭爾也是因為古斯希特這樣的風格才會想像他一樣吧?」

「嗯。為什麼身為貴族的他可以這麼平易近人呢?洛昂親王都很友善,但感覺不一樣,親王還是有距離的,但一樣是大貴族長子的他和人沒什麼距離感,藍青你也是…你比古斯希特更不像有身份的人。」

「我應該把你的話當成稱讚嗎?」藍青看到白月忍不住笑了出來,他無奈的向蘭爾抗議。

「是稱讚呀!」蘭爾笑了。

「那真是第一次。」

「彼此彼此。不過我想我有點明白了。」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