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03 (封面標題字)-200     

夜族繪卷 卷三︰妖鳥卷

作 者︰竹某人

繪 者︰月玖

出版社︰普天

出版日︰2015年07月07日

定 價︰NT230 

 

 

第二章 詭譎小屋

01

雖然不至於像大名鼎鼎的金田一和柯南般死神附身,走到哪裡都會發生殺人事件,但有警察出沒的地方就等於有案件發生。

現在國立大學的大門口外都是媒體,校園體育館附近的區域全被警方封鎖,原本待在裡面的學生們均被要求留下聯絡方法,

在層層封鎖線後,鑑識課的人員忙碌出入,到場的刑警們也投入初步的搜查工作,每個都急匆匆的,臉色非常凝重。

這是第三起類似案件,但跟前兩次不同,因為犯人明確地留下訊息。為了解讀訊息,研究犯罪心理的專家們也都到場,希望能夠找到判別凶手的線索。

大型搜查本部的設立是必定的,各管轄署也動員了大量人手排查受害者之間的關係,整個縣警本部更是嚴陣以待。

其中有位應該放傷病假的人,也回到了工作崗位,這人正是楠川。

不過顧慮他之前傷的是頭部,臉上的青紫瘀青也怪嚇人,所以銷了假卻免除外勤,只需留在本部吹空調處理文書。

可是女大學生的案件尚未完結,也沒太多文書要辦,楠川待在第三係的辦公室裡也是在整理之前一起案子的報告。

工作量不大,然而楠川不習慣放緩腳步做事,一疊檔案夾放上桌便埋頭苦幹了。

嚴格來說,楠川有輕微工作狂的特質,雖然不至於把人生都花費在加班上,但做起事也是沒日沒夜。

像是此時,他在午休後回來位子上,已經埋首工作一個小時沒有動過。

沒多久,一道帶著不滿的女聲出現楠川身邊,「這根本違反了勞工法吧?假如你銷了假卻在復工時因傷陣亡,怎麼辦?這樣得來的連升兩級值得嗎?」

馬克杯落在桌面發出輕微的聲響,楠川旁邊的辦公椅也被拉開,穿著行政套裝的女子隨即坐下,白嫩的手指在桌子上有節奏地敲著,每一下都表達出她的不滿。

「說得太嚴重了吧?」楠川沒有將視線移開螢幕,手指也沒有停頓,迅速把同僚和前輩的搜查報告敲進電腦。

當他轉開視線看向文件的下一段內容,發現一隻手很不客氣地擋住它,再把頭轉回來,發現電腦螢幕上不是文書軟體的版面,而是少年的頭。

「楠川君,身為傷患要有足夠的休息。時間到了,請你離開辦公桌最少一公尺,手上請拿起茶杯喝口茶,別不聽爺爺的話喔!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楠川無言地看著外表完全無法跟「爺爺」扯上關係的村正。

這番話如果真的從長者口中說出來,絕對是語重心長,讓人無法強硬拒絕;但村正看上去是個十五、六歲的少年,而且他還把頭穿過電腦螢幕,實在令人無言。

很想吐糟,然而楠川不敢。

因為跟村正可說是形影不離的久夕,是他完全不敢在自己理虧的情況下強硬對抗的對象。

目前她坐在旁邊,已讓楠川感受到陣陣冷意傳來。

「真的會吃虧在眼前哦!」村正再飄出了些,呈半透明的身體大半穿過螢幕,臉都湊到楠川的耳邊。

太近了!

楠川下意識就腳一蹬,連人帶椅地滑了開去,避開村正過分接近的臉。雖然他不介意村正平日飄過來勾肩搭背,但靠到耳邊輕聲細語太超過了。

在他擔心這麼大的反應是否會傷了村正時,隨即見到對方豎著拇指跟久夕展示勝利成果。

好吧,是他想多了。

楠川無奈地牽了牽嘴角,明白村正跟久夕都是擔心自己,難道還能板起臉說他們的不是?

要是膽敢這麼做,楠川相信久夕肯定不會介意動動手腳,讓他再次躺回醫院。

事實上,前幾天她就提出這項提議,好不容易勸住了,折衷變成讓她每天都跟監在他身邊。雖未到寸步不離,但只要他想加班或連續超過一小時沒有休息,臨時監察員久夕便會出現,連同村正一起用盡各種方法強逼他休息。

楠川從來沒想過,久夕竟然有手段讓自己能夠合理地隨時出入縣警本部。

明明她的外表是個高中女生,誰知道化了妝,換上社會人士的套裝,整個人的氣質就變了,說是剛畢業的社會新鮮人也沒有人會懷疑。

她明目張膽地跟監,偏偏楠川無法找到說服她的理由,最後捧出學業問題來規勸,對方乾脆地扔了如同深水炸彈般的答案堵住他的嘴。

久夕說︰「我好歹也曾在帝國大學混過。」

雖然是上個時代的事,不過她都說明自己有大學資格,難道高中課程會難倒她嗎?

而且她透過伊達,跟警方上層拿到可以暢行無阻出入本部的身分,縱使不是真的警務人員,但至少可以擺平其他人對於空降人員的疑惑。

「遠離電腦十分鐘。」

「好吧。」楠川接過久夕塞到他手中的茶杯,妥協地道。

事實上他也沒辦法拒絕,因為久夕已經移到他的位子前,根本無法把電腦椅滑回去。

補充些許水分,楠川輕聲說道:「我的傷已經好了,妳不用這麼緊張……」

「緊張?難道所有人都要像你這般不關心自身傷勢嗎?你以為傷口癒合沒流血就沒事了?身體復原需要時間,在還沒完全康復時又再消耗,以後想補也補不回來。」

面對久夕的說教,楠川只能一邊聽一邊點頭。

這些他何嘗不知道,可是讓他待在家中焦急著案子,顯然比待在本部做些文書工作更有害健康。

「久夕……」

「怎麼了?」久夕單手支著頭,上了妝的臉不像素顏時的清麗斯文,把她驕傲高貴的氣質放大了不少。

「須堂先生沒意見嗎?妳好幾天沒回去了。」

「我不是第一次出差了,定期報個平安即可。怎麼了?我還沒擔心,你在擔心什麼?」

「沒……」楠川不由自主地移開視線,正好看到飄在久夕身後的村正向他偷笑。

這怪不得楠川擔心須堂家會不滿,因為從大學內發現第三名受害者的那天起,久夕就拖了行李箱直接住到楠川的公寓。

原本甚少受人矚目的楠川家,這陣子多了不少家庭主婦的注視,有些非常八卦的太太更是直接跑到久夕面前打聽。可惜她們的對手是在紅塵打滾了幾百年的非人類,兩三句就編好合情合理的故事,現在她們全都相信「久夕是暫時寄居的楠川表妹」。

只是楠川懷疑那些太太眼中的久夕,到底是高中生模樣?還是像她現在打扮的成年姿態?

不管久夕是否動用了非人類的手段掩飾,她繼續暫住他家,難免會再次引起曾打電話過來的藤先生反感。而且他也擔心哪天沒注意時,自己的大哥會找上門來撞破一切。

出院後他還沒有回過老家,即使他打電話說自己安然無恙,但以大哥的個性,沒親眼看見都不算數。假如讓他發現自己跟女性同居……

不!同居這個詞太危險了!

可楠川一時之間想不出可以代替的詞語,這個難題恐怕比抓凶手更令他煩惱。


 

02

「已經幾天了,調查好像全無進展,調查本部到底是誰指揮呀?」

搜查一課的大辦公室中,以每一係劃分了不同區域,如今大部分成員都出外勤,辦公室僅留著一些從事後課工作的成員。例如:課裡的會計,他正在埋頭苦幹計算著這星期各位同僚申報的公費,沒空過來關心兩人在聊什麼。

既然沒人理會,久夕也不避諱,一開口的語氣就像責怪指揮者辦事不力。

「自然是本部的刑事部長。」

「再破不了案,恐怕又會將有一番新的人事變動吧?」久夕興致缺缺地說。

那些升到高級管理階層的人士喜歡問責,只要大案破不了,九成有人要落馬,縣警高層應該開始暗湧洶湧了吧?

「對了,左京在搜查中擔任什麼角色?」

「管理官是警備部的,一般刑事搜查跟他沒有關係,如果要動用機動隊之類的另作別論。」

「他哪時候調到警備部的?」久夕喃喃自語。

聽了她的話,楠川自然可以聯想到,上元左京不是打從一開始就待在警備部。以這位管理官、國分係長跟久夕的熟稔程度,他們以前應該合作過不短的時間。

不過有關兩位上司的過去,楠川沒有打算了解太多,也覺得沒有必要。

「本來以為這案子是單純的獵奇殺人,誰知道變得這麼麻煩。楠川先生,你說說看,犯罪側寫師會怎樣分析凶手?」

久夕禁止楠川在強制休息的時間接近電腦,但她自己可沒停過滑平板。

平板內儲存了三起凶案的現場照片,如今久夕看著那張由伊達的式神閃靈帶回來的卡片照片。由於牽涉到屬於夜族的弗拉德家族,那張照片並未在搜查本部公開,但管理官早已請鑑識課人員在卡片上取證,卻沒有找到有用的線索。

事關弗拉德家族,安道卻明言拒絕了久夕幫忙的要求,說這件事有他跟漢德處理就足夠了。

最令久夕生氣的是,安道不僅拒絕了她,更給家族小輩們下了命令,別讓她捲進這次事件。

突然被認定家人般的他們排除在外,久夕的心情絕對不好,可她不是三歲小孩,不會為此任性地耍賴撒嬌。

安道的態度明顯是有內情不想她知道,或許有他的原因,可是她不認為必須隱瞞,勢必會用自己的辦法弄清楚一切。

「不清楚,我還沒跟那些心理學者接觸。再說,卡片出現之後,差不多可以肯定案件不是一般人所為,我不認為那他們有辦法把黑伯爵側寫出來。」

「你這種說法總讓人覺得……把『不是一般人』的我們,全歸類為無法理解的變態。」

楠川愣了一下,露出無奈的苦笑,「我不是這個意思。」

「久夕不要欺負楠川君了,現在很少這樣的好青年,妳如果欺負得太過,讓楠川君心灰意冷怎麼辦?」

「我現在這樣很過分嗎?」久夕小聲地反駁村正。

還好辦公室沒幾個人,她壓低聲音跟村正爭論並未引起他人注意。

楠川只覺得最近無奈和無言的次數太多了,現在還被發了好人卡嗎?看村正神態認真,不像故意開玩笑,實在令他哭笑不得。

因為顧著跟村正鬥嘴,久夕都忘了十分鐘的休息時間已過,仍然占著楠川的位子。

見狀,楠川默默轉移陣地,反正還有不需要用到電腦的工作。

此時此刻,他坐在一邊翻閱其他檔案夾,看的正是女大學生案件的每日報告。雖然他不必出外勤,但每天下午四點半的搜查會議也要到場,總不能連每日的報告總結也不看吧?

說實話,從那張針對弗拉德家族的卡片出現之後,楠川覺得動員再多的刑警也不會對案件有多少幫助,有膽子向弗拉德這個吸血家族下戰書的黑伯爵,絕對不會是好相處的傢伙。

毫無疑問,安道.弗拉德可能已經知道黑伯爵是誰,更可能知道黑伯爵的最終目的,只是他不願意詳細解釋,誰也拿他沒辦法。

最令久夕和楠川感到奇怪的是,伊達作為這一區的負責人,照理說他應該最無法容忍安道什麼都不說,但他默許了安道的做法。

這就表示,伊達知道內情。

層層推斷下來,難怪久夕的心情會不好。連伊達都知道的事,但被家族小輩喊作曾奶奶、義母大人的久夕卻什麼都不知道。

楠川不禁把視線挪向久夕,正好對上撃敗村正而轉頭的她。

「久夕對黑伯爵的身分心裡有底嗎?」

「完全沒有。安道和阿哲打定主意不說,我也沒辦法找其他夜族相關的主事人問,所有知情者肯定都被封口了。」

「沒辦法打聽嗎?」楠川不相信世上有不透風的牆,只要是曾經公開的消息,勢必會留下痕跡,可惜自己認識的夜族人數兩隻手就數得完。

「這樣說起來……楠川先生提醒了我有重要線索。」

「是什麼?」楠川也來了精神,很感興趣地傾身湊到久夕面前。

久夕似乎挺高興的,雙手自然搭到楠川肩上,兩眼彎彎帶著笑意,看得楠川差點移不開視線。

「阿哲的死對頭是誰?」

「呃……妳說花里君?」提起他,楠川也靈光一閃。

最有可能無視伊達指示的人絕對是花里,只要能夠跟伊達作對,花里任何事情都會去做,的確是久夕目前最需要的助力。

既然找到了突破口,為何久夕瞬間又一臉凝重?不只是她,連村正也臉色鐵青地原地徘徊,好像遇上人生中最大危機,只要走錯一步,便會迎向盡頭。

有這麼嚴重嗎?只不過是找花里問幾個問題吧?

「你有所不知……」久夕收回放在楠川肩上的手,掏出手機打開了訊息群組。

楠川想,她應該打算約花里出來吧?為什麼表現得這麼猶豫呢?即使花里是個不太正經、行事不按牌理出牌的人,但她不是都管得住對方嗎?

「阿守。」久夕眨了眨眼睛,配上眼妝讓這一眨多了分勾魂效果。

不過楠川免疫了,每次久夕喊他「阿守」都沒有什麼好事,這次大概是知道花里會提出奇怪的要求,希望他一起前往。

「妳不用特地喊我,我也會奉陪的。」

「好!好搭檔!」久夕感動地拍了拍楠川的肩膀,接著如鐵鉗般地圈住手臂,生怕他會逃走一樣。

「你現在約花里。」

怎麼自己像被劫匪脅持,還被強逼聯絡家屬報平安呢?楠川不禁腹誹,但仍是合作地拿出自己的手機發出訊息。

花里大概手邊沒事,訊息很快就回了,內容直接反問事情是不是久夕要問的?

楠川得到久夕沉痛點頭的反應後,代替她回答了。

「他約我們到他家詳談。」

楠川語音剛落,村正第一時間發出哭嚎,又是痛哭又是搥打胸口,而久夕的臉色也沒有多好。

花里君的家……真的是這麼可怕的龍潭虎穴嗎?

「阿守。」久夕鄭重地盯著他,「你絕對不可以臨陣退縮,不可以後悔!」

 


 

03

楠川很快就知道,為什麼久夕和村正會有那種反應。

換成任何一個沒有「這方面嗜好」的人,待在這裡絕對會承受非常巨大的心理壓力,更別說屋主不遺餘力地向來客詳述各類陰森收藏品的來歷。

楠川對「花里的房間」略有耳聞,當時只覺得村正對花里帶點偏見,想法難免偏頗。現在他想要大為更正,村正當初的形容手下留情了。

花里的家不大,客廳跟臥房之間用充滿神祕感的混金絲黑紗充當間隔。他們坐在沙發上,上頭鋪了真假難分的獸皮,旁邊的茶几是非洲部落風,支架看似用骨頭構成。

楠川懷疑這茶几是怎樣報關進口的,該不會是走私來的?還有那到底是什麼動物的骨頭?

客用茶杯被黑綾送到久夕等人面前,還附上寫著「請慢用」的卡片。

楠川心想黑綾服務周到,不過杯子為什麼是骷髏頭造型呢?客廳牆壁上為何要掛滿不同的面具?角落那個是歐洲中世紀搜獵魔女年代的刑具吧?

「我的收藏品如何呢?」

很久以前領教過的久夕和村正保持緘默,而花里也沒打算爭取久夕二人的青睞。他戴了變色片的眼睛眨呀眨,期待楠川成為他的知音人。

假設對方懂得欣賞這些收藏品,即使不賣面子給久夕,他以後也不會悄悄找楠川麻煩。

「很有特色。」楠川淡定回答。

說完,他的視線移到大門門板,那裡掛滿了插著釘子的稻草人形,猜測花里該不會把門板充當神木吧?

「楠川先生對詛咒人形有興趣?門上的都是我釘過的唷!真懷念,差點完成全國制霸了……」

楠川再淡定也不禁嘴角一抽,村正跟久夕更是早已雙手掩面,顯然根本不想理會花里。

全國制霸什麼都好,吃盡全國各地的拉麵不是有趣多了?不然收集各地土產或吉祥物也行。偏偏花里身為術師,竟然跑到各處神地的神木上敲草人,再當紀念品帶回家,此舉分明是褻瀆神明吧?

「真可惜……那邊的又是什麼?是新買回來的收藏嗎?」楠川比了比靠近廚房的角落,那裡放了一張小桌,旁邊有兩個紙箱。

「哦!不,那是準備放在網路的商品。」

說完,花里很高興地說要拿新商品給楠川看,飛快走到紙箱處翻找。

原來是詛咒套裝。

楠川點著頭,決定不繼續問了。

「你的適應力太強了吧?」久夕一邊小聲說著,一邊用手肘撞了楠川一下,示意他別再跟花里討論收藏品。

「也不是,我有嚇到。只是曾經辦過一個案子,現場是廢棄的組裝模特兒人偶工廠,看過那次的畫面以後,自然覺得這裡算不錯了。」

久夕一時無法理解楠川話中的「不錯」是什麼意思,心思已經飛去滿是模特兒人偶的畫面,想了想,讓她難得地癟著嘴。

「我不喜歡太多面具和人形娃娃堆在一起的地方。」久夕低聲抱怨了一句,看見花里帶著一大疊東西回頭,又道:「花里。」

「久夕寶貝怎麼了?」

「我們來是為了詢問黑伯爵可能的身分。」

「我知道呀!但來者是客,我得先好好招待你們。」花里笑得很有誠意,即便久夕肯來是被他半強逼,但他真心高興著有人探訪。

「一邊喝茶一邊談。」

「好!黑綾,你找出來了吧?」花里也知道不能挑戰久夕的臨界點,隨即朝待在廚房的黑綾喊了一句。

從式神淪為家傭的黑綾動作俐落,將廚房工作處理到告一段落,接著從花里臥房中抱了一本又大又厚的書。

包裝明明是有些西方風味的厚皮書,封面卻是用花體字寫成的漢字。而且書名標為「近世吸血家族史」,編者的名字竟是黑綾。

幾道視線唰唰唰地掃到黑綾身上,這位式神狀似不好意思,趕緊遁逃回去廚房。 


 我們的楠川君意外的心理質素不錯吧XDDD

明天開始第三章「朱鳥學凰」的試閱!一連三天剛好放到7月7日出版日喔!!

看完試閱,別忘了拿出書架上某竹的書寶寶(某何一本都可以喔!),來參加這個夏天的抽獎活動喔!!

 傳送門 >>> 活動指定帖請按我 <<<

           

也趁機來工商一下!下面是現在正在做折扣的網路書店,夜繪03妖鳥卷也有在打折喔!

皇家儀仗團 & 夜族繪卷  博客來 普天X凌雲暑假精選展  金石堂 普天X凌雲夏日漫博展

芙蓉仙傳  金石堂 典藏閣-萌萌★芙蓉小仙女  博客來  典藏閣動漫博覽會

 

, , , ,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