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961_736971836377611_1892684649946001919_n  

皇家儀仗團 卷二︰親王駕到

作 者︰竹某人

繪 者︰希月

出版社︰普天

出版日︰201412月02

定 價︰NT230 

 

第二章 食不知味的聚餐

01.

一行四人朝城中心走,十分鐘後穿過有著大型噴水池的人魚廣場,轉了個彎,來到一條人流比較少的街道。附近的店家和街上的氛圍,給人租金絕對比先前那邊高了不只一倍的感覺。

哈根帶著三名少女來到一家外型古典的餐廳,門牌上的符號和雕飾,保留著不知是幾百年前的風格和特色,說不定走進去還會發現,某些偉人曾在這裡留下的痕跡。

這份古典優雅,等同訴說著貴得嚇死人的收費!

巴露和琪琪亞下意識地對視一眼,儘管以她們的收入應當能夠支付,但讓初次見面的哈根請上這昂貴的一頓,令她們過意不去。

哈根向侍者報上名字後,立即有人為他帶路,走上二樓。巴露沿路欣賞著天花板和柱頂雕花,看上去和軍團總部的白羅蘭館有些類似,或許是同時期的建築風格。

「要是我自己一定捨不得。光看室內裝潢,就能想像出餐牌上的標價多麼嚇人。」踩在柔軟地氈上,琪琪亞心裡想著,早知道是這種餐廳,絕對不會答應哈根的要求。就算他再可憐、再低姿態,她也不想來和自己格格不入的地方,太不踏實了。

「窮鬼!」

緊跟著哈根的瑞芙,不屑地哼了一聲。這次她很聰明,把音量壓到讓人差點聽不到的地步,可惜沒有及時掩飾表情,正好讓走在最前頭的哈根回頭看見。

侍者輕輕敲響了一道房門,待裡面傳出回應,再有禮地把門打開,讓四位客人進去。

「等等!已經有人先到了嗎?」琪琪亞聽到裡面傳出的應答聲,這才意識到一個嚴重的問題,先前根本沒問過哈根,這次的聚餐到底叫上了什麼人!

「說是聚餐,當然有其他人。」

「但……」對方連瑞芙都接受,應是十分大度的人,但琪琪亞始終認為,她們不先通知裡面的人一聲就闖進去,實在太魯莽了,萬一先來的客人介意怎麼辦?

「多兩位小姐參加,他們高興都來不及,不會不歡迎妳們的!唔……應該……」哈根示意侍者退下,在琪琪亞用懷疑的目光瞪他之前,哈哈笑著敲了敲門。

他的手還沒碰到門把,餐室的門就被打開。

一名高瘦的黑髮青年靠在門邊,細長的眼睛掃過三位不認識的少女,眉尾微微挑起。他看到巴露和琪琪亞時沒什麼特別的表情,可一看到瑞芙,眼神明顯變得淡漠。

巴露和琪琪亞不約而同地看向哈根,用眼神詢問,這是否就是他口中「高興都來不及」的反應。

「門外有什麼好風景嗎?」屬於另一人的聲音從餐室中傳出,一說完,黑髮青年隨即閃身讓四人進去。

進了門發現,出聲的另一個人正斜斜地坐在大理石窗台上,手上以快掉下來的姿態拿著半滿的酒杯。當巴露等人進來,他輕輕地舉杯以示歡迎。

房間沒有想像中大,門口的左手邊是一張擺放了八人份餐盤的長桌子,餐桌上放了一組組不同用途的酒杯、裝飾用鮮花,銀製餐具也放滿了一整排。

「想不到哈根你帶來這麼多小客人。」

窗邊的青年一頭紅葉色微捲的長髮,隨意地綁在一邊,同樣帶有秋色的眼睛漫不經心地掃了她們一眼,臉色彷彿帶有喝多的微醺,但巴露肯定他清醒得很,這副懶洋洋的樣子是故意裝出來的。

「真失禮。她們好歹也是軍團裡的後輩,叫小客人算什麼?」哈根示意三位少女就坐。

這時她們才留意到,房間上空浮著一塊不會溶的冰塊,不像餐廳原有的擺設,畢竟一間餐廳再厲害也請不來魔法師做這種事,肯定是房內的兩人當中,有一位是魔法師。

「是這樣嗎?我以為是哈根在街上搭訕來的。」

「我什麼時候變成那麼輕浮的人了!」

哈根為了自己的名譽,大步向前一站,向朋友介紹這三名少女。

經由介紹,巴露和琪琪亞才知道,原來哈根欠了瑞芙堂兄的人情。聽起來這位炎劍軍團的分隊長是迫於無奈,但巴露和琪琪亞覺得,他為了還人情而陷朋友於不義,朋友何其無辜!

一番介紹下來,完全暴露哈根是個不解風情的人。不知道他是否故意的,在黑髮青年的瞪視下,甚至直言自己是被迫帶瑞芙來的,害當事人困窘得臉都變成豬肝色。

琪琪亞小聲地對巴露說,說不定哈根還以為瑞芙是遇上青年才俊而臉紅,並不是尷尬到想死。

「各位幸會。」瑞芙裝作若無其事地向那兩位青年打招呼。

雖然不想被誤認為是和瑞芙一路,但基於禮貌,巴露和琪琪亞也跟著上前自我介紹。這下總算知道,眼前兩個性情各異的青年是什麼人了。

黑髮青年是那塊浮冰的製造者,魔法軍團的分隊長;懶洋洋地靠在窗邊的,是蒼色騎兵團的分隊長。

魔法軍團的分隊長……巴露除了自稱魔法少年的瑟奇外,接觸最多的魔法師就是自己的隊長。

然而斐芬斯和瑟奇兩人的性情,和世間傳言的魔法師有太大出入,一個是長年不成器的見習級,一個是心理變態的魔法師。如今見到真正的魔法軍團成員,她才覺得總算見識到「真正」的魔法師。

互相介紹完畢,三位隊長全都不是口才了得的類型,哈根嘴巴常跑出亂七八糟,或不宜在女士面前說的渾話;魔法師十分安靜,乍看之下像在冥想;至於斜倚窗邊的騎兵隊長,要不是窗子玻璃鑲得夠牢,早就掉出去了。


 

02.

沉默、尷尬都不足以切合地形容此刻氣氛,幸好哈根很努力地挖掘話題,提到武技鍛鍊時,巴露也來了興致。

得到回應,哈根說得更加高興,話題頓時越來越熱血。

「接下來的比武大會,妳們都會下場嗎?」

提到武技自然會想起快舉行的比武大會,加上今年更改了規則,讓各軍團中不管有沒有要下場的人都顯得興致勃勃,哈根也不例外。

「會。」巴露和瑞芙的聲音同時響起。

好不容易等到可以插嘴的話題,瑞芙豈能不把握?

看她裝作不懂,吱吱喳喳地向哈根請教,巴露疑惑地看向琪琪亞,後者立即會意地小聲解釋。

「我們軍團選了兩組人出賽,瑞芙自動請纓上場,反正團長和隊長們也不認為我們會爆冷門勝出,基本自薦的都會通過。我才不會笨得上場比賽,只自薦加入救傷組,到時候一邊看比賽一邊工作。我相信巴露一定不需要我幫,某人就不知道了。」

琪琪亞在三名分隊長面前,沒有太過掩飾自己和瑞芙不對盤的事。瑞芙有多少料子她清楚,那樣的實力上了台,對上同期或許還有機會平手,要是對上從軍好些日子的菁英,不是送死是什麼?

也只有瑞芙才會認為,那是可以出風頭的機會,而不是丟臉的舞台。

「巴露,如果到時遇上妳,我不會輸的!」

可能是為了表現,又或者自信過了頭,瑞芙竟向巴露發出戰帖,惹來琪琪亞一臉驚駭。

「妳腦子被驢踢了!」琪琪亞震驚萬分,一雙眼睛驚疑地上下打量著瑞芙。心想她腦子壞了嗎?居然向巴露挑戰!

即使再不對盤,琪琪亞尚未黑心到希望瑞芙白白送死的地步,但她向巴露挑戰一定沒有好下場。光看巴露提到比武大會的熱衷神情,這人一定會認真的。

「妳會被我秒殺下台。」

看吧!就說巴露會認真的。琪琪亞沒辦法地嘆了口氣,只能期待瑞芙至少支持個一分鐘吧。

「聽妳們這麼說,我變得很期待比武大會那天了。」一直宛如睡著般的騎兵隊長突然搭腔,嚇了瑞芙一跳。

「假如我們在場上遇到,不會因為妳們是女性而手下留情。」一直沉默的魔法師加入討論,一開口就透露了還沒公布的祕密——魔法軍團讓隊長帶隊出賽。

「魔……魔法軍團是由隊長帶隊嗎?」瑞芙一聽,臉色由紅轉白。她從未想過在那種表演性質甚濃的比賽,竟然會有隊長級的下場。

魔法師淡淡地瞄了瑞芙一眼,沒有興趣開口回話。

「我團裡也有。儀仗團也是吧?」哈根搶著回答,但聽到友人可以下場,心裡頗不是滋味。

巴露皺起眉沒有回答,阿爾法副隊長下令保密,無論如何,她沒有權限決定是否把參賽名單說出去。

「有什麼不能說的嗎?」哈根這個粗線條沒理解到對方的為難,興沖沖地追問起來。

他那兩名友人見狀,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哈根先生,你期望我的下屬怎樣回答?」

沒有敲門聲,餐室的門無聲地自動打開,人未到聲先至,等話完全說完了,人才走進來。

剛聽到聲音,巴露先是心驚,當那個認識的人真的出現,她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抽了一下。

「隊長。」巴露起身朝自家隊長敬了一禮,舉止表現出幾分尷尬,讓斐芬斯興味地挑起眉頭。

連巴露自個兒都不明白,明明差不多每天都見得到斐芬斯,在私人時間遇上卻覺得彆扭。直覺告訴她,私人時間的隊長,危險度高出平常很多倍。

回想第一次,也是至今為止僅有的一次,那回直接發展成決鬥,這次不會又惹出什麼事吧?想到可能的後果,巴露的手臂頓時冒出感應到危險的雞皮疙瘩。

「坐下吧,在外面不用太拘謹。不過倒是奇怪,巴露小姐,妳居然會出現在這裡……」斐芬斯一頭銀色長髮全放下披在背上,衣服色系和平日的銀白軍服相反,是一件深藍近黑的長衣。

只是打扮不同,給人的感覺就完全改變,現在的他更加神祕和危險。

聽到他在名字後加了稱謂,巴露知道再不好好解釋,自己肯定會步上希茵前輩的後塵。

「碰巧遇上的……」巴露不知該如何說明她們和瑞芙的關係,幸好聽了她不算完整的解釋,斐芬斯似乎接受。

「原來是這樣。」斐芬斯將視線轉到琪琪亞和瑞芙身上,彷彿帶著笑意的藍色眼睛,光是掃到琪琪亞身上,就令她打了寒顫。

他沒有問她們是誰,也沒有自我介紹,直接無視她們,走到朋友身邊低聲交談。

巴露對他們的對話內容沒興趣,但當他們一邊說,一邊把視線掃過來時,不由自主感到一陣惡寒。

沒有花費太多時間,斐芬斯的提問主要是由那位騎兵隊長回答,幾句之後,貌似已經掌握所有情況。

待斐芬斯轉過身,那笑容看在巴露眼中簡直燦爛得可怕,當下她湧起想拉著琪琪亞立刻逃出去的衝動。

所幸斐芬斯看似親切的視線,是投到瑞芙身上。

「這位就是硬逼哈根帶來,我下屬那不算朋友的同期吧?幸會,我是巴露的直屬隊長斐芬斯.加索特。」

即使語氣再親切,這樣的自我介紹放在任何場合,絕對稱不上得體有禮,更別說斐芬斯還頂著儀仗團分隊長的職銜。

經他這麼一說,瑞芙的笑容真有些掛不下去。

琪琪亞還以為瑞芙會哭著奪門而出,誰知她收起笑容,只因換上一張花痴似的臉,猛盯著斐芬斯。

「巴露,我猜妳家隊長是故意的。」

「隊長在想什麼,我不敢亂猜。」

此時此刻,巴露只希望這頓飯能快點開始吃,早些吃完放她們回去。


03.

各人落座後,都隨意地自行添加酒水,幾位隊長沒有要讓侍者進來的意思,恐怕只有在上菜時才會見到他們。

巴露不自在地把身體悄悄靠向琪琪亞,觀察過斐芬斯和那些隊長的互動,本以為他會和魔法軍團隊長坐在一起,誰知他厚臉皮地鳩占鵲巢,把哈根趕去別的位置,硬是坐在巴露旁邊,正好位於瑞芙的對面。

他是故意的吧?

「哈根,你剛剛問到比武大會,我就慷慨地告訴你答案。」喝了一口冰過的葡萄酒,斐芬斯搖著酒杯,嘴角噙著可疑的笑容看向哈根。

一提起比武大會,哈根果然忘記碎碎唸。

「我會出場。不只是我,我的副隊長也會上場,到時請各位多多指教!」斐芬斯仍是一貫優雅的微笑,其餘幾位隊長的臉色就不太好看,特別是之前說過,自己也會下場的魔法軍團隊長蘭蒂爾。

「正副隊長一起上?你們這次玩真的嗎?」騎兵隊長不禁失笑,似乎不太關心比賽最後由誰勝出。

「說到底,各軍團今次不也是玩真的嗎?每個軍團都認真地派隊長出來了,不是嗎?」

「那得看籤運了,我可不想第一場就和你對上。」安靜的魔法軍團隊長皺起眉頭,不滿地看著同為魔法師的斐芬斯。

「我倒是想在比武場上,和魔法軍團的隊長打一場呀!」

「要是我把團長的學弟打下台,可不好交代。」知己知彼百戰百勝,蘭蒂爾很清楚,自己在魔法實力上不輸斐芬斯分毫,對方卻擁有比自己高出很多的武技。二人同台比賽,如果不能在短時間內決勝負,輸的一定是自己。

「不會發生這樣的事,絕不可能。」

「團長的學弟?」

這五個字在琪琪亞心中同樣是絕對好奇的存在,只是大家不熟不好八卦,之後慢慢打聽就好。誰知道瑞芙白目成這樣,這個時候插嘴不是找死嗎?

餐桌靜默片刻,由於被反問的事與斐芬斯相關,沒有其他人敢插嘴。

巴露以為這一次斐芬斯一定會發作,對瑞芙做些什麼,結果他採取無視,好像從頭到尾都沒有跟瑞芙同桌。

「說點別的吧!不久前,我在皇家墓園看到了……」斐芬斯嘴角勾起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

聽到皇家墓園,巴露立時想起沒找到的幽靈,她家隊長不會開始說鬼故事吧?

「你又看到了?」

「好像很久沒有出現?」

「是呢!說不定幽靈是因為建國祭快到,才冒出來湊熱鬧?」斐芬斯故意把聲線放得很輕很慢,隨著他漸輕的語調,房內的燭光無聲無息地變暗,四周不知何時飄起一團團青白色的鬼火。

儘管極度抗拒和幽靈有關的話題,幸虧青白火球不是第一次看見,加上聽到皇家墓園就做好心理準備,巴露並未被嚇到。

綜觀在場的其他女性,琪琪亞更是連半點驚慌都沒有。但昏暗中傳來一聲屬於女性的驚叫聲,待燈光恢復,餐桌上已然少了一個人。

「是會平空消失的幽靈呢。」騎兵隊長看了眼空出來的座位,嘴角泛起笑意。

餐桌上的氣氛因為少了人而改變,幾位隊長明顯比方才放鬆許多。

「如果哈根再為了還人情而帶莫名其妙的人,我就讓他平空消失。」

「等等!我也不想!」

「遇見幽靈會走霉運的,我覺得哈根應該有好一陣子要倒楣了。」

走霉運?隊長是在暗示她會倒楣嗎?

他們像打啞謎一般,巴露卻認為斐芬斯是故意說給她聽的,不然他根本連提也不必提幽靈的事。還是他真的不待見瑞芙,刻意提及幽靈,這會兒連人都不知被他弄到什麼地方。

巴露小心翼翼地觀察斐芬斯的表情,看他會不會繼續幽靈的話題,但他忽然不說話了,餐桌上又陷入她無法理解的沈默之中。

吃完這頓飯,大概會得消化不良的毛病。

巴露耳邊聽著沒頭沒尾,有如謎語的對談,不時擔心隊長會不會冒出一句含意不明的話,壓根沒有多餘的心思品嚐餐點的滋味。

她覺得自己對不起那一桌精緻佳餚,出了餐廳大門沒幾步,居然想不起那些食物的味道。

初夏的天空很清澈,夜幕點綴著細碎星光,吹著微涼的晚風散步,倒是不錯的消食環節,不過前題是,同行的人不會為自己加深胃痛症狀。

琪琪亞所屬的軍團總部就在附近,一吃完飯,二話不說就找了藉口快步離開。剩下的人各自回去,最後巴露不得不和斐芬斯同行。

晚上走過帝都的各個廣場,會看到很多情侶手牽手曬月光。

「要不要繞到建國廣場一趟呢?」走在前面的斐芬斯踩著悠閒的步伐,和平常穿軍服時,每一步都踏得鏗鏘有力不同,換穿便服的他感覺像換了個人,連笑起來都讓人覺得特別危險。

難道軍服能夠發揮枷鎖般的作用嗎?

至少穿上了,斐芬斯還會做做表面功夫,難纏也有個限度。

對了!結果一整頓飯下來,巴露都不敢問,瑞芙到底被弄到什麼地方?

「如果妳和我一起到那邊露個臉,團裡會傳起怎樣的流言呢?要試試看嗎?」

「請隊長不要無端生事。」

「我認為這麼做一定很有話題性。」

這種吃力不討好又麻煩的話題性,究竟有什麼用處?

斐芬斯透過目光讀出巴露的想法,忍不住發出一陣低笑,讓她在初夏的夜裡打了個大冷顫。


 

第二章完,明天第三章 「幽靈」現身 待續!!

 

 

, , , , ,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