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半夜不去睡覺反而盛裝打扮的妮古名阿修斯走在鋪著厚地氈的走廊上,地氈把他們兩人的腳步聲吸收掉,如果他們兩個人不出聲,恐怕同樓層的人都不會知道外邊有兩個人走過。

「尼古拉這樣會很可憐的。」阿修斯決定為自己的同性同胞爭取一下。

「菲絲都走了那麼久他還是放不下。現在正好有個對象讓他轉移目標不是挺好嗎?」

「妮古妳不是忘了那個不好應付的騎士吧!想必他現在正在趕著來韋尼斯這裡,妳這是在製造混亂呀!」

「也很好呀!正好和尼古拉先鬥上一場。」

「妳就不怕尼古拉和菲文沒事,受傷害的是那妮子嗎?」阿修斯平日雖然表現得神經大條,不過意外地其實他有時間也會很細心,特別是關乎現在在自己身邊的人的事。

「你覺得尼古拉會傷害她嗎?我做事還算有分寸的。倒是你呢!阿修斯,那夠你用多久?」妮古十分有信心自己策動的事,她圈著阿修斯的手臂來到走廊的盡頭,接過侍者恭敬送上來的一個小布包,妮古看了看裡面的東西之後扔了給阿修斯,然後順著樓梯走下去。越往下走就越容易聽到人群熱鬧的聲音。

「這夠玩一個晚上了,而且一定可以帶回更多的。」阿修斯憑著手上小布包沈甸甸的感覺自信的預先發表的勝利宣言。

在這座五層建築的二樓整層都是賭場,一樓是高級的餐廳可供名流貴族舉辦宴會,妮古和阿修斯兩個並沒有把腳步停駐在這兩個地方。他們來到地下大廳,在那價值連城的水晶吊燈下走過來到賭場唯一開放的出口。沒有人知道是什麼時候吩咐準備的馬車已經停在賭場的門口。

兩人登上了馬車,沒有必要向車伕交代他們的目的地馬車已經緩緩地駛進這不夜城市的街道。路上有不少馬車在行走,畢竟午夜正是這賭城上流人士最活躍的時刻,四處都有著忙碌穿梭各個娛樂場所的所謂名流貴族。

直到天亮,他們都還沒回到下榻的房間。

雖然昨晚很晚才睡,不過在習慣起床的時間轉醒的雪琳還是乖乖的爬下了床,花了點時間掙開了捲住自己的被子下了床,還有點迷迷糊糊的她梳洗好換過衣服之後好有點無奈的看著自己頭上的黑髮。沒有乾就睡覺的後果是她現在頂著一頭無論怎樣梳也不貼服而且還半曲不直的長髮,只好在行李中隨手抓了條繩子綁住就算。

「早安。下去吃早餐?」雪琳一踏出自己的房間就看到尼古拉一個坐在客廳中看書,要不是他自己先出聲的話,他安靜得讓雪琳想躡手躡腳移動不驚動他。不過她一出現,尼古拉已經放下手上的書站了起來示意他會一起和她去吃早餐。

「呀!對不起我起晚了。妮古和阿修斯已經在下面等了嗎?」雪琳立即走上前,她已經可以想像到阿修斯會因為要等她而餓肚子生氣怒吼的樣子,恐怕得捱罵了。

「他們還沒回來,所以不用等他們。……妳的頭髮?」尼古拉走到門邊打開門等待雪琳走過來,眼尖的他早就看到雪琳今早總是不自覺的抓著綁在腦後的長辮。尼古拉側頭一看,看到了那頭睡得亂糟糟又曲又直的長髮。

「我睡得太糟了。」雖然早就知道一定會被人看到她那頭亂糟糟的頭髮,可是過去的她頭髮長度最長只到過肩膀再多一點,唯一會的就是綁一條長馬尾,要把現在有點凌亂又不順服的長髮打理好實在不是一兩天可以學得會的事情。

「過來這邊坐下。」把打開了的房門再次關起,尼古拉指了指在客廳中央的椅子後他走回自己的房間中拿出了一個小包包出來。然後一堆梳子﹑髮夾和絲帶就出現在茶几上面。雪琳呆呆的站在原地,尼古拉說要幫她梳頭的話一說出來時她還以為自己幻聽。

她和尼古拉還說不上熟,但大家是同行的同伴她如果擅自把對方當成是髮型師怎樣說也不會是好主意。即使對方非常大方的連道具都準備好了,而且還投來一個催促的眼神。可是…到底為什麼他會有女孩子用來梳髮髻的東西?

「妮古有需要的時候也是我幫她的。所以這不是什麼大事妳也不用不好意思也不需要介意。妳也不願意就這樣出門吧?」尼古拉由雪琳有點猶豫又呆呆的表情中讀出她的疑問,他熟練的拿起梳子拍了拍椅子催促著雪琳過來。

「不好意思。」不自覺紅了臉的雪琳不好意思的坐在尼古拉身前的椅子上,然後立即感覺到綁在頭上的繩子被解開,尼古拉開始梳著她睡得曲了的頭髮。

他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是用熟練的動作綁起辮子,髮夾在完全沒有弄痛她的情況下把頭髮固定好。不用十分鐘,尼古拉已經把雪琳長長的黑髮編了辮子梳成一個少女喜愛的髮髻。梳好之後尼古拉叫雪琳去照鏡子看看,走去浴室再跑出來的雪琳臉上仍是紅通通,不過不是不好意思而臉紅,而是高興加上興奮而臉紅起來。

「好漂亮!尼古拉好厲害喔!我長這麼大都沒梳過這樣的呢!」把頭髮全盤起來之後脖子變得很清爽,比起之前把頭髮披在背後,她更喜歡現在的感覺。

「長這麼大?」尼古拉在雪琳的話中抓到了一個令人懷疑的片段,他平淡的聲線中多了一份疑問,但這份疑問實在不太明顯令雪琳一時之間沒有察覺出來。

「我以前頭髮才得這麼長,所以…」雪琳在自己肩膀下的位置比了比之後臉上的笑容僵硬了,因為她終於看到了尼古拉帶點詢問意味的藍眸子,到這一刻她才驚覺自己說出難以向人解釋的話來了。

「以前?」同樣都是不太在意有點淡淡的聲音,他的語氣沒有質問,沒有強迫你一定要現在回答的氣勢,可是正因為這樣令雪琳進退不得,她現在裝傻已經太遲,但她又不想說謊騙尼古拉。

「這個……唔……」

雪琳這個時候在心裡埋怨自己為什麼不會學人別人會耍嘴皮子或是臉皮九尺厚來個抵死不認,不會說謊的她張著嘴結結巴巴的不知道該怎樣說下去,她的表情要多驚慌不安就有多不安,就像小孩子做錯事被抓包之後那樣的惶恐不安。

「還是先下去吃早餐吧!」尼古拉走到雪琳身邊,她以為他要追問下去,要她一定給他一個滿意的解釋,可以他只是笑了一下,有點憐愛的拍了拍她的頭要她跟他去別早餐。就好像剛才他沒有聽到什麼似的。

無言的跟在尼古拉的身後,心情由興奮完全變成只得憂心的雪琳像隻戰戰兢兢的小兔子一樣跟在距離尼古拉身後兩步的地方低著頭走著。兩個人什麼都沒說的在寧靜的走廊上走著令人覺得有一種莫明詭異的氣氛。

最先受不了的是尼古拉,下了一層樓之後,他突然停了下來。走步不及的雪琳差一點點就直接撞上已經轉身面向她的胸懷之中。

「我不問。所以妳不用這麼驚慌的樣子。」尼古拉淡淡的聲音再刻意的放得更輕柔,讓聽的人更加的放心。雪琳抬起頭看著尼古拉,雖然和他相識的時間不長,可是她卻覺得尼古拉不會騙她,他說不問就不會問,也不會和人說她說過那些奇怪的話。

尼古拉的體貼的確讓她安心了不少。她不能確定自己如果如實的把事情說出來之後別人會怎樣看待她。會有人相信這樣離奇的事嗎?他們只會把她當成被追殺的生活壓迫到腦筋逗秀了吧?

「每個人都有秘密。所以妳不想說就不用說。我不會問。」尼古拉又再拍了拍她垂得低低的頭,把他手上的絲質手帕塞到她的手裡。然後像是要把迷路的小孩帶回家似的牽著雪琳的手繼續往樓下的餐廳走去。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