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妳等等!」薩芬羅從那個密室跑了出來追著伊麗達來到了屋子的外面,她朝著那個急步離開的身影大叫,精靈是個喜愛恬靜的種族,很少會有精靈大吵大嚷的,所以薩芬羅一喊完就惹來了不少好奇的眼光。

「妳叫住我有什麼事?」伊麗達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冷漠的雙眼盯著薩芬羅看。

「我明白妳擔心妹妹格蕾拉小姐的心情,可是我們也是一樣的!」薩芬羅就是為了說這句話而追著伊麗達出去。她原本個性有很烈,不是她不理解伊麗達會用這樣的態度對待他們的原因,可是在她的立場,自己也有同伴下落不明,有沒有危險也是未知之數,她自己的心情也好不到哪裡去。

「妳追著出來就是為了說這樣的話?」

「安娜和那個祭司是我的同行伙伴,就算妳因為妳妹妹的事對人類有任何不滿,也不要說出剛才那種不負責任的話!他們也是為了想把被偷的東西找回來才旅行的!」

「那也是你們人類想彌補同族的過錯而已。」

「妳這是什麼話!」

「是事實不是嗎?」

「妳知不知道如果黑龍真的攻擊帝都的話會有多少人會死!妳以為我真的那麼想幫那些貴族擦屁股嗎?但是我們什麼也不做的話可能會讓在帝都無辜的人死掉所以我們才來的!就算妳再恨抓妳妹妹的人但也請妳不要把安娜和祭司或是我們當作他們的同伙!不要說出那麼無情的話!」

「妳這是在教訓我嗎?」

「妳要這樣認為也可以。我只是想告訴妳不是每一個人類都是妳想的那麼不堪。」

伊麗達翠綠的眸子定睛的看著薩芬羅好一陣子,兩個女生就這樣在路上對視起來。四周的精靈像是十分不安的看著兩人,但是誰都不敢隨便出言打破她們兩人之間的沉默。

「妳說的話我記住了。」伊麗達突然說了這句之後就轉過身離開了,留下不自覺出了一身冷汗的薩芬奇。直到伊麗達消失在她的視線範圍後她才敢放鬆緊繃的神經找了個可以坐下的樹根坐下。

「沒事吧?」薩芬羅的眼前突然多了一個嫩青色的的頭,鑲在這顆頭上的橙紅色眼睛大力的眨了眨,這人有點擔心又有點好奇的看著薩芬羅。

這個嫩草色頭髮的精靈小孩雙腳勾著大一枝不算太粗壯的樹幹倒吊著向薩芬羅打了個招呼。

「呀…」薩芬羅嚇了一大跳,她沒有在精靈的孩子的身上感受到敵意,不過完全沒有察覺到對方也太過奇怪了吧?就算是精靈也不會完全和樹林融為一體,一定會有自己的氣息的。

「臉色慘白喔!被小伊嚇壞了?不怕不怕!放心!小伊不要真的打妳的呀!」嫩草色的小孩在樹枝上翻了個身然而在空中轉了兩圈後以十分完美的姿勢站定在薩芬羅的面前像個小大人似的伸手撫了撫薩芬羅的頭。

薩芬羅稍微覺得自己的自尊心被傷到了,明明自己看起來就比這糊靈孩子大上一大塞,為什麼被人撫著頭安慰的是她呢?

「小伊心腸其實很好的,她只是在裝兇作勢的啦!」

「那個……我承認我被伊麗達小姐的氣勢懾住了,但我沒有你想像那麼害怕的。而且我都有二十歲的,不是小孩子了。」後面的兩句是薩芬羅為自己挽回小小自尊而說的,不過很快就再被撃沉了。

「是小孩子啦!比我少了八十三歲。來吧孩子,回去米可瑞斯那裡。」孩子拉著薩芬羅的手,不給任何機會拒絕的把她拉回先前待著的大宅之中。

「我把人帶回來囉!」年齡和外表不成正比的孩子一踏入屋子的玄關就朝裡面大喊,然後古斯希特立即就出來了。

「麻煩你了,菲宇。薩芬羅妳突然跑了出去我們會擔心的呀!沒發生事吧?」向菲宇道謝之後,古斯希特一臉嚴肅的向薩芬羅說,習慣了騎士團內紀律的薩芬羅第一時間立即立正等待下一步的責備,現在反而是古斯希特變得不好意思再說什麼責備的話了。

「抱歉…我語氣太重…」

「不!艾爾華倫隊長。我擅自走開是我不對,你責備我是應該的。」薩芬羅一臉認真的表情在反省,一旁的菲宇好奇的看著。

「當然不會有事了。都說小伊只是在鬧別扭而已。倒是你,被趕出來了?」菲宇坐在一旁的椅上晃著他的腳,這個過百歲的小孩子給人的感覺太過活潑,就算他有著精靈的長耳和秀麗的臉孔,但說他是小妖精還比較多人信。

「我看不懂精靈的文字所以亞穆塔斯叫我不要礙著地方。」古斯希特洩氣的說,本想調查文辭的話多多少少幫得上忙,可是那些精靈古文他一個字也看不懂,就算待在那個密室中也只能站在一旁,結果就被亞穆塔斯趕出去了。

「別氣餒。米可瑞斯很快就會找到有關的資料的了。」

「希望呢…」

「放心啦!像湖底的神殿那樣的東西我家鄉也有類似的,沒了魔法物品這個媒介絕不是什麼問題。找到圖樣就可以啦!」菲宇的樂觀和古斯希特還有薩芬羅的凝重形成強烈的對比。

「你知道得真清楚…」古斯希特看著這個小孩,剛才在薩芬羅衝了出去之後米可瑞斯立即就叫來的這個孩子,古斯希特也只是知道他的名字而已。

「因為是小伊家裡的事,所以我都要米可瑞斯告訴我了。我敢打包票天黑前米可瑞斯一定可以找到完整的魔法圖騰。再說藍先生不是也在嗎?」

「藍先生?」薩芬羅疑惑的問。

「我想他說的是亞穆塔斯…」古斯希特哭笑不得的說,藍龍就叫藍先生,那黑龍就叫黑先生了?

「伊麗達小姐稱呼為小伊,不過對米可瑞斯大人就叫名字呢!」

「那當然了,可不能用小名稱呼未來妻子的父親大人。」菲宇收起帶著頑童感覺的笑容繃著小臉的營造出一張稍微認真的表情。

「欸?未來妻子?」古斯希特覺得自己聽錯了。

「格蕾拉小姐?」薩芬羅第一個念頭是沒有見過面的格蕾拉,同是米可瑞斯的女兒,既是小女兒年紀應該和菲宇比較接近吧!

「不是啦!小伊啦!」

古斯希特和薩芬羅兩個再也接不上話,也沒辦法笑著說句『呀!是嗎?』來敷衍他。

菲宇看上去就只有十二﹑三歲,而伊麗達光看外表也有二十三﹑四歲左右,就算菲宇已經過百歲了,但很明顯他的心智和外表還是個小孩。

「這次遠道過來看看她誰知遇上這種事,我已經來了整整大半月的了,她連正眼也沒有看過我呀!人類的朋友,你說我是不是被討厭了?」

「……」兩名人類無言的看著正嘟著嘴的精靈孩子,他們和他一點也不熟,和伊麗達更是沒有交情可言,菲宇的問題他們完全沒有辦法回答。

「你們怎麼都不說話了。」

「菲宇。米可瑞斯叫你。」在菲宇在一旁的地上畫著失望的圈圈時亞穆塔斯從那密封的書房出來了。他一出來就朝菲字走去,一把揪起他的衣領要他站直身子停止在地上畫圈的行為。

「找到圖樣了?」

「就是不確定所以叫你。」

「呀!好吧!」亞穆塔斯放開了手,菲宇什麼都沒抱怨只是重新把衣服拉好就朝書房走去了。

「亞穆塔斯一早認識菲宇?」看著小孩離開的身影,古斯希特好奇的問,因為亞穆塔斯的個性有點難以想像他和小孩子相處的情景。

「嗯。這次他剛好來了也是我們運氣好。他是魔法陣解析的高手。」

「高手?亞穆塔斯你不也是嗎?」古斯希特不解的問。

「不是。龍又哪會用魔法陣。」亞穆塔斯淡淡的掃了古斯希特一眼,好像在說他為什麼要問這種白痴問題似的。

但是精靈也要用魔法陣嗎?專業範疇中沒有魔法這一項技能的兩位騎士內心同時浮起了這個問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竹某人 (竹子) 的頭像
竹某人 (竹子)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