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應該是米白色的雕像在沒有陽光照射下蒙上了一層灰色,但在這麼大的雕像下面亞克斯和安娜覺得自己十分渺小。

「天呀!能夠看到這樣美麗的藝術品我真的覺得十分感動呀!」亞克斯應該是個容易感動的人,安娜看著他左左右右的來回欣賞著雕像不同的角度,然後竟然感動得眼角泛著淚光了。

「如果可以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就好了。」

「對!」亞克斯像是要回去之後找這裡的主人來大大讚賞和發表他心裡的感動。

「不好意思!我們迷路了,可是打擾一下嗎?」如果要等亞克斯完全感動完畢的話不知道還得等上多少時間,安娜決定先行一步向尖塔的內部喊話,希望這裡會有什麼管理人在。

雖然她不覺得會這麼順利找得到可能解救他們的人,不過踏進別人的神殿什麼也不說的話也不太好吧!

「好呀!沒有問題喔!迷途的旅人。」一道小女孩般的聲音由他們兩人的身後響起,安娜和亞克斯兩個都嚇了一大跳,之後走了好一陣子也沒有看到有什麼人影,這個小女孩是什麼時候冒出來的?

「嚇到了?」女孩見眼前的兩個人不約而同地送她一個嚇壞了的表情不禁嘻嘻笑了起來。「我的本體在裡面,你們現在看到的不過是個幻影,不知道我跟在你們身後一點也不出奇呀!」穿著黑色洋服的女孩子有著同樣黑色的頭髮和眼睛,配上白得如紙般的臉色她的確很像一只幽靈。

不知道在這應該是水或下存在了多久的幽靈。

「妳說本體?」安娜不太明白小女孩說的話,明明她現在看到的就像一個真實的女孩子,雖然也如同她本人說的她沒有任何氣息可以讓人捉住,但如果是幽靈的話身為前任神官的亞克斯沒理由不知道的。

「是呀!要看看嗎?就在裡面,放心我不會把你們吃掉的。」小女孩催促著兩人往尖塔裡走去,而當他們才踏入了幾步,室內被安娜的火把照亮了一個角落的時間亞古斯和安娜再一次被嚇得臉上完全失去了血色和表情。

「呀……呀……呀…嗚…唔唔…唔…」亞克斯一下子就尖叫出來了,被他的慘叫召回注意力的安娜連忙撲了過去把他的嘴巴掩起來。安娜緊張起來連亞克斯的鼻子都一起掩著,令手無搏雞之力的祭司差點窒息。

「放心啦!我的本體還有一段時間也不會醒。就算醒過來了也不會生氣吃掉你們的。」黑衣的小女孩蹦蹦跳走到兩人的身邊,以十分響亮的聲音說著,完全無視了眼前的兩人因為眼前的景象而緊繃著的神經。

「但是……」安娜好不容易才找得到自己的聲音,她心有餘悸的指著屋內的那團黑漆漆的東西,那上面一片片黑色的鱗片反映著火把上的紅光,即使是被照亮的只是整體的一小部份,不過已經足以讓人看得清那東西的真面目了。

一頭黑色的龍。

這個事實足以把他們兩個都嚇壞!黑龍正正就是帝都現在極為害怕的對象,而他們竟然什麼都還沒弄清楚就遇上了這次往北走的目標了?

「妳是亞德里恩?亞德里恩不是…男的嗎?」安娜不太肯定的問,雖然說希斯瑪露菲特湖也算是帝都的北方,不過和她由亞穆塔斯口中聽到的北方還有一大段的距離才對!

「咦?你們真的認識亞德叔叔嗎?」女孩的表情十分驚訝,而她口中的亞德應該就是安娜現在要去找的那頭威脅帝國的黑龍,那現在這是另一頭了?

「請問……難道妳不是那位正和帝國交涉的亞德里恩嗎?」亞克斯鼓起了絕大的勇氣走到小女孩的前面蹲下身問道。

作為祭司的他可能是藍青這個口甜舌滑的冒牌詩人之外最容易收集情報的人了,他長年在神殿磨出來的好脾氣加上人畜無害的笑臉,說算是敵意多大的陌生人也會願意漏一點情報給他吧!

「不是。呀…原來他出手了嗎?不過你說得真是客氣,亞德叔叔才不會和人類交涉,他只會二話不說的扔下最後限期,不過由他出面的話我就放心了。」小女孩像是十分喜歡亞克斯的親近,她跳上前一步把被黑色洋裝包裹著的手臂硬生生的圈到亞克斯的臂膀中間,害得純情的祭司紅了臉不敢動彈。

「但是…我們聽說的是亞德里恩的瑰寶被盜走了,所以他才向犯人下達最後通牒的,但她又說他只是出面處理?這到底是怎麼的一回事妳可以告訴我們嗎?」

「你們兩個是想幫小偷?」小女孩瞇起她黑得如無底深潭般的眸子,眼神中略帶危險的看了看安娜和亞克斯。她不久前才說不會吃了他們不過看她現在的樣子絕對像會反口似的。

「我們想把不見了的東西尋回來。」亞克斯已經整個人都僵掉了,女孩仍然圈著他的手做著恐怖的表情。安娜只好硬著頭皮把事情說清楚了,反正亞克斯對整件事也沒有知道得很清楚。

「憑什麼要我信妳?」

「我們和亞穆塔斯一起行動,他也想幫亞德里恩把東西尋回,我們就是為了知道不見了的是什麼東西才特地來到沉默之森想要先拜訪精靈,因為精靈也和這件事有很重要的關係……」

「亞穆塔斯叔叔!妳認為亞穆塔斯叔叔嗎?我很掛念他喔!他好嗎?還是那樣不愛笑嗎?」聽到亞穆塔斯的名字小女孩非常高興,她立即鬆開圈著亞克斯的手衝到安娜的面前拉著安娜的手搖來搖去。

這個小女孩真的可以不停帶衝擊給他們,前一秒還是一臉想要把人吃掉的表情,下一秒就高興就像個心花怒放的小朋友,她的表現實在讓二人難以把那頭黑龍和她拉上任何關係。

「亞穆塔斯他很好,呀…還是不算太愛笑吧…」安娜不知道小女孩愛笑的定義到底是什麼,不過以亞穆塔斯的性格為基礎說他不愛笑一定不會出大問題。「妳和我們一起離開就可以見到他了。」

「沒辦法呀!洛倫還不到睡醒的時候,所以沒辦法上去見他呢!妳代我向亞穆塔斯叔叔問好吧!」對話了半天,現在才知道黑龍女孩的名字叫洛倫,安娜和亞克斯都鬆了口氣,畢竟說了這麼久才問人家的名字,就算是小女孩也都不會高興吧!而且這個女孩只是外表年輕,實際上一定比他們兩個加起來還要大。

「好吧!我也感覺到妳身上有亞穆塔斯叔叔的味道,我就把事情告訴你們吧!不過事件真的很嚴重,我想亞德叔叔不會輕易放過小偷的。」洛倫一手拉著安娜,一手拉著亞克斯往神殿內部拖過去,然後在她的本體旁邊示意兩人坐下。

「到…到底被偷走的是什麼東西?」亞克斯尷尬的說,因為洛倫又再次圈上他的手臂了。

「是蛋。」

「蛋?」安娜和亞克斯同時發出奇怪的聲音,什麼寶物是蛋形的了?

「嗯。理論上是我的弟妹吧!因為那蛋生下來時我剛好到了沉睡期,而小龍也得等上一段日子才會破殼出來,所以我媽媽在自己沉睡期來到之前把蛋交託給朋友代為照顧了。」

「妳說的那蛋是妳的弟妹?」亞克斯和安娜異口同聲的問。

龍蛋自然是天下的奇珍異寶了!但是那個皇后把蛋偷去是想幹什麼了?魔法研究嗎?

「是呀!算起來,這一兩年也該破殼了吧!都放在一旁有好幾年了。」洛倫沒有注意到她新認識的人類朋友們臉色十分異常。

竟然是龍蛋!

認清事實之後亞克斯差點兩眼一反昏過去。而安娜已經不懂得笑了,再笨也想得出來皇后在打什麼主意。問題是她到底是如何偷得到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竹某人 (竹子) 的頭像
竹某人 (竹子)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