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宅內某房間正處於一觸即發的情況,在大宅的大門外也一樣上演著差不多的戲碼。被分配在大宅外邊守衛的羅爾亞私兵很快就發現了兩個形跡可疑的來訪者。

他們拉得低低的斗蓬兜帽邊緣和探視的形態看在他們裡完全就是可疑的活動例子,所以當芙莉娜和不情不願又不敢反抗的中年魔法師來到大宅門的雕花鐵閘前時,私兵們已經不懷好意的湊過來了。

「這裡的貴族大人不缺魔法師,要把金主到別家去。」把前來的兩人當作什麼討錢的乞丐似的打發著,羅爾亞手下的私兵不論是修養和見識明顯地十分低下。

魔法師雖然以羸弱見稱,不過他們的遠距攻擊卻是連小孩子都知道是不容小看的,他們可以在戰士接近自己之前就用魔法把對方殺死。所以在各個大陸上行走的冒險者都知道,寧願和同是戰士或是劍士的同行單挑,也少去招惹魔法師們。只要你沒辦法一撃打得對手連咒文都唸不到,那最後死的很可能就是自己。

九成九的人都有這樣的觀念,可是面前的人卻是那少數的存在。

在大宅中被那兩個由皇宮來的宮廷魔法師藐視的怨恨在對上其他魔法師時爆發了。雖然在他們面前的兩個魔法師有一人穿的是黑袍子。

雖然公會沒有硬性規定魔法師得以自己的實力才選擇穿的袍子的顏色,不過就像是宮廷魔法師以紅色為象徵一樣,在潛移默化的影響下黑色的袍子在魔法師的世界中絕對是導師級的證明。

「格達拉羅斯,我不要求你幫忙,不過你得幫我善後。」眼前的毛頭小子說出口的話當然非常刺激芙莉娜的神經,她對貴族的怨恨一下子又提昇了不少。不過在教訓他們之前,她也沒忘記要把事情可利用的部份完完全全用盡。

「大師…妳說什麼就什麼吧!」中年魔法師哪有膽子在芙莉娜面前說出一個不字。芙莉娜的實力在公會的記錄中有『不明』這個附註存在,加上她同樣『不明』的年齡,就算是他自己的老師站在和自己一樣的位置上恐怖也不會做任何的反抗。

「乖。」芙莉娜沒有回頭看中年魔法師的為難的表情,她在兜帽底下的紅色眸子正因怒氣而添上異常的光彩。

她無視在雕花鐵欄後的私兵們的叫囂走到鐵欄之前,手上的魔杖微微擺動一揚,隨著她縮短了的咒語一道風刃直接撃在鐵欄之上,而站在那後面以為自己處於絕對安全的位置的私兵們現在全部都倒在地上。

芙莉娜有斟酌過威力所以沒有人因為她的魔法攻擊而重傷,不過被倒下的雕花鐵欄壓著而哀號的也不在小數。

「真是盛大的登場方式呀……」中年魔法師立即跟上已經往大屋那邊走去的芙莉娜身後,在他還在猜想等會有沒有可能直接對上皇后一派能做決定的人時,已經動力武力把大門轟掉的女魔法師已經幸災樂禍的站在大屋的正門前。

「這宅子的侍從太不會禮貌了,這就是要客人動手去開門的代價呀!」芙莉娜的話諷刺度十足,這座大宅現在一個管事或女僕都沒有,能找到活動的人類就只有那些貴族花錢僱來的私兵,還有那兩名感受到魔法波動而出現在大廳中的紅衣魔法師。

「格達拉羅斯,公會負責人的你來這樣幹什麼?」兩名同樣是中年人的宮廷魔法師臉色有點難看的看著被轟掉的大門還在外邊癱滿一地的私兵,他們疑惑的眼神最初投向那個正在冷笑的女魔法師身上,不過不想謬然出手的他們還是先向認識的公會魔法師問個清楚。

「我是陪客,陪她來找學生的。」中年魔法師自然知道這兩個宮廷魔法師是誰,畢竟大家年紀相近又同在帝都活躍,再說他可是帝都公會的負責人之一,就算大家之間不是同道的朋友,好歹都還算是有交情的。

「學生?這樣是柏烈家的別邸,格達拉羅斯,看在相識的份上,你快點和這位老師離開吧!」

「唉…我也不想和你們或是你們背後那位對著幹,不過我更不敢反抗這位呀!」中年魔法師見情況好像有商量的餘地所以他就大膽的打算充當一下調解者,如果可以不用武力就把大師的學生討回來,他樂於花費一下自己的口水。

「說夠了沒?別浪費我時間。格達拉羅斯。」在芙莉娜的立場,她不想浪費時間和那兩個只是別人爪牙的宮廷魔法師談條件,想都知道他們兩個根本就做不到決定,而且他們也不是這個宅子的主人,充其量也只是打手而已。

「大師…妳不介意和皇后為敵,也顧一下我們公會的立場呀!」

「反正不久之後都會對立,早一點有什麼關係?」芙莉娜一句說話就把中年魔法師和平談判的心願撃碎了。

「喂!魔法師!老大叫你們!嘩!發生什麼事!」由二樓走下來的一名私兵把是老實不客氣地召喚兩名身份地位都比他崇高得多的宮廷魔法師,可以當看到那壞掉了的門和兩個不認識的外來者之後,他頓時呆掉了。

「嘩!怎麼這裡也出事了?」那個年輕人發完呆之後爆出了這一句,然後轉身就想跑回樓上去通知自己的僱主,現在可是內有騎士父女反抗,外有魔法師入侵,對他們這些收錢來當當打手的人來說自然不想拿自己的命來相搏。

「『也』出事了?哦!」芙莉娜把魔杖指向那個回頭想走的青年,隨即一個定身法術把那個不幸的年輕人以一個有點可笑的姿態固定起來。

芙莉娜走向大廳中的那條長樓梯,那兩名宮廷魔法師不約而同的後退了一步。他們就這樣目送著芙莉娜走上二樓,而當芙莉娜經過他們身邊時他們甚至是覺得有一陣惡寒,心理上他們絕不想和那樣的魔法師對立。

「你們還真識相沒去惹她。」中年魔法師看著那兩個朝自己移近的紅衣魔法師,心中還算慶幸沒有立即發生早以預知結果的魔法師對決。

「雖然沒有親眼看過那位,不過誰不知道大師回來帝都還把那個騎士家的少女收做學生了。只有瘋子才會跳出來阻止大師的行動吧?」

「反正單憑我們兩個也做不到什麼,即使真被大師打敗也不是什麼見不人的事。」

兩名十分自愛的宮廷魔法師乾脆地忘掉了自己身負阻擋外敵的任務,涼涼的退到大廳的一角等待好戲。

不到一會兒二樓那邊開始傳出尖叫。留在下面的三位有著兩個不同立場的魔法師相視一眼之後決定還是退到室外比較安全。

在二樓房間內原本的互不相讓的對峙因為外來者的出現而被激化,當翻開了兜帽的芙莉娜無聲地打開房間的門時,房間內持劍和騎士及少女緊張的盯著門口,而私兵們有一下子以為是剛才出去喚人的同伴回來。

「喚個人這麼久呀!魔法師呢……」靠在門邊的其中一人聽見門聲之後很自然的抱怨幾句,見進來的人不回答他,也沒有看到那兩抹紅色的身影,門邊的青年狐疑的轉過頭,然後尖叫著被敲了一記。

「魔法師不就來了嗎?」芙莉娜把手上名貴的魔杖當作一柄木棍般使用,被她撃中頭部的那一位現在已經口吐白沬的昏死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竹某人 (竹子) 的頭像
竹某人 (竹子)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