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出版書目~
幻小說 - 東立出版社
《僕傭物語》第三集將於2017年4月下旬上市!

捕夢網 - 普天出版家族
《夜族繪卷》全四冊!

《皇家儀仗團》全四卷!

紀念本《帝都瀾漫.純雪》於月見草仍有少量寄售!
購書詳情請點右邊欄的連結喔!>3<
作品感想區!點撃各作品圖片連結直接進入表單!

《婚宴的穿衣哲學》

 

新團員入團之初,自然是在總部熟悉各樣事情,和前輩們熟絡熟絡,除了要把該學的都學會之外,人際關係也是一門很深奧的學問。

如何讓前輩和長官們相信你是個有熱誠有理想有責任的人,又如何令他們毫不抗拒的歡迎你加入他們的圈子呢?

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這是無法避免的事,尤其在女人堆中情況特別嚴重,絕對要重點注意。

不是嗎?應該是這樣的吧?

希茵十分鬱悶的看著眼前的少女,作為她同隊現在唯一的同性前輩,最初聽到新成員有女生之後,希茵還暗暗高興自己終於也有收小妹的這一天。

不過這分喜悅在眼前少女正式入團之後已經煙消雲散了。

慓悍不要緊,她們是軍官,性子強悍些絕不是問題!

無口屬性也行,總之有人聽我說八卦即可!

食量大也接受,反正不是她吃,有空她還可以問問如何吃這麼多又不胖的秘訣!

但不可以活像個男人呀!

看看人家五個少年歡快地融入了前輩們的圈子中,勾肩搭肩的交換著男人的小秘密吧,空閒時打打鬧鬧,這是多麼融洽愉快的事呀!

但為什麼她家後輩卻只會板著臉沒表情看著自己,問一句回答半句,女生之間的悄悄話死到什麼地方了?

一想到後輩不好玩,同輩紛紛出走的現實,希茵鬱悶了。

都是那些扔下她跑去嫁人的叛徒的錯!

 

分隊的新人報到後半個月,那六位準新娘先後離隊待嫁,希茵落寞的看著第十二分隊原本七人行的娘子軍只剩自己,而補充來的新成員卻是個逗也不會笑的慓悍少女,希茵覺得老天爺似乎對她存有偏見。

「巴露,那天妳打算穿什麼?」

「軍裝。」

「不是吧?妳已經連續五場都穿軍裝了,換一件如何?」希茵一邊說一邊不客氣的打開別人房間的衣櫥,結果她打著主意要化身配襯大師的雄心壯志瞬間熄滅。

她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櫃子內部,要不是她親眼看到她根本不相信這是一個妙齡少女所擁有的衣櫥。

雖說這裡是宿舍,帶來的東西一定沒有放在家裡的多,但也沒必要精簡到這地步吧?掛起來的是替換用的軍服,摺起放著的是訓練時穿的武服,那邊幾套是家常和外出服。

表現少女年輕活力的飄逸裙子呢?蕾絲裝飾的洋裝呢?繫上蝴蝶結的包包呢?放飾物的首飾箱子呢?這些東西到底在什麼地方?

「那天有訓練。」

「哪天沒訓練呢?」希茵沒好氣說,作為前輩這樣說完做後輩應該要懂得變通附和一下吧?但她的後輩卻是個完全對此無感的少女。說是無感也許也不是事實的全部,因為她曾經有直白的反駁過她,而且理據十足,錯的變成了她。

冤枉呀!她只不過是出於大家同是女性的心,也想巴露打扮得漂漂亮亮參加婚宴呀!

要知道婚禮是一個認識青年才俊的好機會,作為新娘子舊同僚的她們目標自己是新郎那些好兄弟!

希茵是認真這樣想的。

「軍服就可以了。」眉心輕攢,別人做這個表情是困惑,但從希茵的角度,她這位慣常沒表情的後輩這樣皺起眉倒像是不耐煩了。

希茵心中受了打撃,她被嫌棄了。

 

帶著沮喪的心情回到自己的房間,倒在那被雜物霸佔了一半的床上,希茵哀怨的看向她整理好掛在衣櫃門上的洋裝,這是她精心準備赴宴的行頭,這個月那六個叛徒的婚禮相繼舉行,為了卦宴和送禮她這個月的薪水已經全貢獻出來了。要不是她有宿舍可住,有食堂蹭飯吃的話她這個月恐怕是要喝白開水維生了。

躺著發呆,希茵都忘了時間,只在房門傳來鎖匙開門聲時來抬了抬眼皮而已。

「妳這是怎麼了?一窮二白到化身蛞蝓賴在床上等死了?」希茵的室友伊斯才關上房門就開始脫衣服,十分俐落的把軍服換下來後她套了一身輕便的家常服,中分袖的上衣和長褲裝,這打扮讓希茵哀傷的回想起巴露空蕩蕩的衣櫃。

「妳還是我的室友嗎?竟然說這些。」

「難道不是嗎?這個月第幾次了?每次在後輩那邊誘拐失敗就回來做蛞蝓。」瞄了一眼希茵掛在衣櫃上的衣服,伊斯的嘴角抽了一下移了開去。心裡也猜出了希茵又變成蛞蝓般癱在床上哀嘆人生無望的原因,一定又沒從後輩身上吃到甜頭了。

「妳不能找個好一點的形容詞嗎?」

「往妳的左手邊方向看,從穿衣鏡中一看,是不是看到自己好像軟體動物般癱在床上?」

「……」扭頭一看,希茵不會承認鏡中披頭散髮的女人是自己。

「妳要是那麼不習慣沒有愛美族女生和妳一隊,妳為何不申請調來我們第七隊?」伊斯從自己的桌子上摸來一本書,安坐在和希茵那邊凌亂如亂葬崗的環境不同,屬於她那半邊房間十分整潔,跟希茵形成強烈對比。

「我才不要加入妳們那個不婚集團。」

「有膽子妳大聲一點,看看妳能不能走出這宿舍一步。」伊斯挑起眉,英氣的臉帶著一點點幸災樂禍的表情,等待希茵出去吼一聲然後自取滅亡。

「別開玩笑了,妳家分隊的人數佔了女宿舍百分之九十,大比數拋離我這些小眾,我寧願在這裡當蛞蝓。」希茵很沒志氣的說。

如她說的一樣,儀仗團是繼白百合這個軍醫集團之後女性軍官最多的一個軍團,但其實也就四﹑五十人而已,而大部份都是第七分隊所屬,像希茵和巴露這些其他分隊的連小集團都說不上。

「妳冒著被妳家隊長惡整的後果都要跑出去聯誼的氣魄那裡去了?」

「我身上已經沒有氣魄這種東西,早已經被太陽曬死了。我需要同伴,我好想把巴露拐到我的陣營呀!」天知道在神殿曬了一天太陽後她花了多少心血才能白回來。

「別造夢了,那是個女中豪傑的好苗子,不可能像妳這樣把時間花在打扮約會上的。妳認命吧!不然考慮一下妳家隊長?」

「伊斯,妳想我快死掉好掃墓嗎?」

「妳家隊長外表優秀,能力絕佳,不是正附合妳的要求嗎?鼓起勇氣告白去!」

「妳確定自己是我的朋友而不是世仇?隊長是披著人皮的惡魔,我寧願單身也不要和惡魔有任何交集呀!」希茵光是想像都覺得恐怖到汗毛直豎,她雖然也是外貌協會的成員,但對交往對象首要的是心地善良,和藹可親,體貼有風度,隊長全都做不到呀!

「嘖嘖,不是我說妳,要有妳家隊長的外表,又要合付妳要求的內在,這種人真的存在嗎?」

「少管我,人要有夢想,不然和魚乾有什麼分別?」

「就妳說的對。」

 

婚宴當日,剛好輪休的希茵心中的如意算盤打不響,本來她想逮住訓練結束的巴露回去換衣服赴宴,但當她趕到訓練場堵人時才知道那六個新人一早被隊長帶走了。

聽到斐芬斯的大名,不想再次跑操場曬太陽的希茵立即就打退堂鼓,換好一早準備的衣服出發前往舊同僚的婚宴會場。

儀仗團那六位新娘子每一個對象都很不錯,一半嫁了在宮廷任職的才俊,一半嫁了其他軍團的成員,總算都是好歸宿。而今天新娘出自皇家儀仗團,而新郎是閃弓軍團的一位副隊長,這對準夫妻連希茵都無法挑剔的屬於郎才女貌的典範。

快到婚宴舉行的地方,遠遠希茵已經看到不少眼熟的人,兩個軍團中不用當值的已經來到,希茵下意識的在那些異性中尋找目標,沒注意到迎面走來兩個流里流氣的男人,雙方肩膀正好撞個滿懷。

結果驚呼喊痛的不是外表看來柔弱的希茵,而是那個和她撞在一起的男人。

他扶著肩膀半跪在地上不停的哀號著。他這樣一叫,四周的人紛紛看過來,等著看戲了。

希茵無言看著眼前的男人。這一帶主要都是一些會場﹑劇場等等,雖不是龍蛇混集的地區,治安也不差,但為什麼這條街上人這麼多就她會遇上這種騙子?

下一秒他是不是要說自己骨折了?

「骨折了!」

希茵無言的看著在場做大戲的兩個男人,再看看四周只圍觀看戲的路人,唯一有良心點的是婚宴會場的那些已經到場的軍官正密切注意情況。

但為什麼不來替她解圍!

希茵沒有自覺她一身的打扮正是惹麻煩的理由,對於置裝打扮她一向都是很捨得下本錢的,一身水藍色長裙還有脖子上的項鍊看上去值不少錢似的,這些混在人群中敲詐的不法之徒自然會看上她當怨大頭了。

她穿得像個暴發戶家的千金。

希茵還在想辦法解決時,人群中走出一個高挑的身影,希茵本沒注意她的,直到這人走到她面前淡淡的叫了一聲。

「前輩?」

「呀!巴露,妳已經到了?」希茵沒想到巴露竟然真的比自己早到,而且她真的是穿軍服過來了。雖然在銀白軍服外加了外套,但旁人一看就知道她是軍人了。

「敲詐?」

「他說骨折了,想要賠償呢!」希茵沒好氣的說,老實說現在最好的解決方法是聯絡警備隊過來。哼!她就不信這些混混不怕。

「前輩身上有帶錢嗎?」

「有是有,怎麼了?」希茵問得太慢了,在確認她身上有錢之後巴露已經走到那個半跪在地上扶肩哀號的人,不對,從巴露出來開始他已經不敢再叫了。出來混自然分得出什麼人能惹,什麼人不能,這名正在接近的少女臉上簡直就寫著危險二字。

但逃嗎?他才動念就看見這少女的手移到劍柄上了,這不是恐嚇是什麼?

「骨折?」

「是…是呀……那位小姐撞得可大力了。」眾目睽睽之下男人也只能賭對方不敢亂來,最多他打哈哈不追究,雙方都有台階可下吧?

但他想得太天真,少女面無表情的一手放在他「骨折」的肩膀上,另一手扶著他邊手臂看得認真。

「沒有骨折。」

「吓?」

「不過脫臼了。」巴露淡淡的說完,扶著男人手臂的手猛地一托,而按著肩膀的手一拉,原本好好地「骨折」著的手臂硬生生的被卸了關節,但外觀竟然看不出來。

殺豬般的慘叫聲響遍全場,一些看出端倪的人一陣失笑後離場,看笑話的也不敢再留,生怕惹禍上身。

男人叫得悽厲,警備隊很快到場,他們早聽說今天有軍官在辦婚宴巡邏時都有多留意,但沒想到會有人不長眼惹出這樣的事。警備隊哪會認不出那個哀號著的男人是誰,有這下場也是自作孽了。

「軍官也敢敲詐,你們的腦子真的進水了。」

「等等。」巴露叫住了準備架著兩個敲詐慣犯離開的警備隊,然後轉身看著希茵,伸手。

「隊長說前輩一定要付醫藥費。」

「欸?妳說隊長?」

巴露點頭,手指了剛才人堆的方向,果然看到斐芬斯好整以暇的站在那邊,雙手環胸,眼中透著她丟了臉等會死定了的威脅。

她好想逃呀!可不可以當作她沒來過?

「前輩。」

「又…又怎麼了?」

「隊長說請前輩下次不要再穿成這樣出門。」

希茵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打扮,不知道到底出了什麼題。「不好看嗎?」

「……」巴露用沉默回應。

「說實話。」

「暴發戶。」

巴露坦白的說完希茵狐疑的再一次打量自己的打扮,果然應該再加一件蕾絲披肩比較氣質吧?

難道說穿太素了?現在回去拿披肩應該還趕得及。

「前輩……」

「又怎麼了?」

「隊長要我轉告說,前輩敢現在離開,他就在會場幫前輩徵婚。」

「不要!」一聲驚恐的慘叫下,希茵扔下錢包往會場衝了過去,醫藥費什麼的不及隊長的大懲罰重要呀!

「銅幣三個……夠嗎?」巴露從希茵乾癟的錢包中數出三個銅幣,放到那個剛剛被她卸了關節的男人。

她給的錢還敢要嗎?可憐的欺詐犯現在只求警備隊保護他的人生安全,別再讓這個少女接近自己了。

他那會想到穿得那麼騷包暴發的女人會是軍團成員呀!他還以為是哪家暴發戶出來的笨千金,誰知是個鐵板,撞得他痛死了!

都是那騷包女人的錯!活該她還嫁不出去的!

 

R COVER 01

皇家儀仗團 卷一︰華麗的挑戰

作 者︰竹某人

繪 者︰希月

出版社︰普天

出版日︰2014729

定 價︰NT23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自由風
  • 竹大人(撲倒)
    中秋節快樂!雖然早了點。
    您的卡片寄到了(再次撲倒)我超喜歡的。
    我要把書籤當傳家寶,≧∪≦
    真的太太太喜歡了!!!!!
  • 中秋節快樂!XD
    平安寄到就好了,總是會擔心台灣郵局又戲弄我XD
    你喜歡就最好了~親一個~>3<

    竹某人 (竹子) 於 2014/09/06 12: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