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著深冬的積雪,拉了拉身上厚重的大衣和帽子,撐起傘子之後雪琳走出校舍急著腳步穿小廣場的向學院大門的方向走去。

「希格洛小姐,這麼大雪的天氣妳也要外出嗎?」在附近校舍外廊走過的老師意外地說,雖說今天是假日但是天氣這樣子大多學生都選擇待在宿舍不外出了,偏偏這一年前剛回來的女生還是每星期風雨不改的出去。

雪琳從亞爾拉城回來維納羅的巴柏圖學院已經整整一年,住的還是之前的那宿舍的房間,但這一次沒有侍女跟著,也不會再三不五時弄得宿舍內的房間滿地是血,和同學們的關係也比之前好了很多。

唯一不同的是以前認識的同學比雪琳高了一個學年了。

「是的。里雅老師,今天一早和朋友約好的了,宿舍關門前我一定會回來的!」向在遠處喊住她的中年紳士輕輕行了個屈膝禮之後她又繼續往外走了。

出了正門的大鐵閘向左轉沒走幾步就看到一輛黑色鑲上斯洛瓦特家家徽的馬車停在一邊,站在馬車邊侯命的侍者一看到雪琳立即輕輕敲了敲車門向自己的主人報告。

「不好意思我一下子忘了時間,你等了很久?」踏上暖烘烘的馬車車廂內,雪琳先是脫下手套。

「雪琳要我等多久我都會等。」坐在她對面的愛德華收起了手上原本在看的一疊書信,上面寫的密密麻麻看得他都開始覺得煩了。

「又說這個了。」

「我可沒有故意把話題繞到那邊去的呀!不過如果妳要提的話……」

「你不是說要公平的嗎?菲文現在不在這裡哦!」

「親一個行不行?」微微的傾前的身體,紫藍色的眼睛像是魅惑般緊盯著雪琳雙眸看,但是少女只是伸手拉了他的面頰一下,笑著拒絕了他。

「不可以哦!」

「好吧!」摸了摸被輕掐的臉頰坐回原位,一年間頭髮長了不少的愛德華就像每一個長髮的貴族一樣用緞帶把長髮綁在腦後,身上是款式簡單的外出服,不過坐著這樣的馬車和這身打扮到冒險者眾多的旅館街不用說又會惹人側目。

但是外邊下著雪,沒有車要走路或是騎馬過去也太痛苦了。

愛德華敲了敲車板示意車伕開車,馬車很快就在地上壓出兩道轍痕,途中經過的街道都沒有太多行人,就算人都用厚重的衣服把自己包得像隻粽子一樣。

「不知道菲文和阿修斯回來了沒有呢?」

「他們說過不會接距離太遠的工作,而且別忘了威利還是緊跟在阿修斯後面,有他和菲文在阿修斯想多賴在叮的地方不走也不成。」

「現在天氣這麼冷應該也沒什麼工作接的吧?」

「這個嗎?如果是我的故業的話冬天反而是旺季呢!因為目標人物大多待在室內,很易下手的。」愛德華沒有避諱的提起他以前的殺手舊業,這一年來他雖然沒有主動接工作去殺人,不過倒是有不少人接工作來殺他,所以就算他把家族在公國的生意接手起來打算做個正正當當的侯爵還是會有外來的勢力或是以前的仇家看不過眼會找他麻煩。

幸好在公這城的帝國領事岡亞那爵士和他也算有點私交,很多事情有人在幫忙打點人際關係自己是方便得多,所以愛德華真的當初說的一樣在維納羅城置了一座宅子,還向馬赫塞侯爵說有什麼事他會照看雪琳,馬赫塞侯爵還沒回答做哥哥的那薩洛先炸毛了。

而菲文也是和預定的一樣成為了阿修斯的隨行護衛,三不五時就被阿修斯拉著出去接些打鬥成份居多的任務,在他們一星期一次的聚會上不時就會聽到最後也沒有回去王國待命的威利在訴說阿修斯行事有多大膽有多危險之類。

今天也是每週聚會的日子,也是雪琳每星期都會期待的時間,她在半年前有收到妮古的來信,信上說了很多事件的後續,約里克對淚血一族的仇視到現在也還不是太過清楚,因為當事人誓死不肯說,雖然約里克在帝國中的勢力是被拔出來了,但他為什麼會這樣做到現在也還是一個謎,可能他是故意留著一些事到死也不說,要他們這些破壞了他計劃,讓他沒辦法把純血統的雪琳也殺掉的小報復吧?

或許過去了的事現在硬是要挖出來也沒有意義,雖說把真相查明出來說不定可以為已逝者討回一個公道,但在死過一次的雪琳的角度,死的是她的話她倒不想因為自己的事而絆在還生存的人的人生。

她也是這樣和妮古說的。那之後妮古只是讓人帶了短信給她,聽說她在帝國內參與整頓工作忙得不可開交。

在明年她在學院畢業之前妮古應該是沒有辦法離開帝國了。或許她是時候提出到帝國旅行的提議,在畢業前他們好好的規劃一下要走那條路線。

最大的問題是她要侯爵和那薩洛也點頭同意她跑出旅行才能事成。那兩個人對自己真的十分照顧,親密度雖然沒有一般的父女或是兄妹來得深厚,但他們令出的絕不是假情假意,這一點雪琳很窩心,所以她做任何事之前都覺得應該徵得他們的同意。

還有就是過了一年,她還是沒有辦法在被問到在菲文和愛德華之間到底她要選哪一個能給出一個肯定的回答。他們兩個人這一年對自己所做的一切不能否認都是以她為出發點的,沒有迫詔她做決定,甚至沒有怪責過她遲遲沒有做決定。

說她內心不帶一點歉意是騙人的,但是如果自己現在硬是給出一個答案她又覺得對任何一個不公平,但一直拖下去也不是辦法。有關她的戀愛顧問,那位很自發地不時給她各式奇怪意見的阿修斯很沒義氣的在某一天把她的煩惱說給了兩個當事人知道。

把麻煩和阿修斯說也是雪琳的一大失策就是了。回想那時候突然同時來找她『聊天』的愛德華和菲文,這兩個人竟然同時都說自己原本打算一輩子獨身要她不需要為抉擇一事煩惱,那一刻她是感動的,但同時又覺得眼前這兩個明明是年紀比她要大得多的男人,想法卻出奇地有點幼稚,這樣的藉口竟然也會覺得她會相信。

不過她是相信了,既然他們這樣的謊言都說出口就是為了讓她不要有壓力,那她就順著他們,三個人現在比好朋友多一點和平相處也不錯。不過說不定有一天會有他們兩人的愛慕者跳出來說她耽誤別人幸福吧?

「妳在想什麼想到出神了?這會讓坐在妳對面的我很沒自信的。」

「沒有啦!只是想到了等我畢業了不如大家到帝國一趟探望妮古?」

「這倒是個好提議呢!不過就怕阿修斯等不到妳畢業一聽到就要立即去呢!他這一年大概是在等有人提出然後他就起哄跟著去吧?」

「這樣的話可有點糟糕。」

「是呀!我回去也有點糟,叔叔他們發現一定不放我走。」看到雪琳也跟著想起自己是逃家侯爵而面露關心的表情,愛德華勾起了一個高興的笑容。「沒什麼,早晚要回去一次,也總不能老是要他們擔心我在外面亂來。」

「嗯。」用力的點了點頭,雪琳還是補上了如果為難可以再想辦法安排的話,只是愛德華自己也知道妮古都回去了自己早晚就回去轉上一圈,反正他沒什麼公職待一下又可以出來了。

「這事妳也可以和菲文提到,但是阿修斯和威利就暫時不要了。不然妳這一年不用想專心讀書了。」

閒談告一段落,馬車在旅館街附近的一條馬車用大街停下,愛德華讓雪琳戴好手套整理好大衣後一起下了車,和侍者說好了回來接送的時間後讓雪琳圈著自己的手臂走向目的地。

牛頭魔人旅館

推開那扇大門和這一年下來變得熟絡的老板打了個招呼,對方立即就說阿修斯他們三人在餐廳待著了。走了過去果然看到三人已經坐著等,桌上也已經有三個酒杯了。

「來太慢啦!」大冬天還是大口喝著冷啤酒的阿修斯一手指著雪琳的鼻尖,要不是威利出手把那隻無禮的手打掉說不起接下來會演變成掐臉頰之類更失禮的舉動。

「是我出門遲了,抱歉。」

餐廳裡還有其他客人,雪琳和愛德華這兩個一看就知道不是旅行者的人才坐下就惹來不少視線,但是因為阿修斯的兇暴在這城市的旅者之間已經是人盡皆知的事,加上沒了紅月這組織後也不會有其他小組織會對屬於黑街的他下手,所以餐廳的人只敢看看而沒人有膽上前找碴。

「我給妳點杯熱的薄荷紅茶吧!」菲文也不等服務生有空過來下單,自己空接就去水吧那邊喊話了,拿給雪琳的是熱紅茶,而他也拿了瓶紅酒給愛德華。

雖然和旅行展開之前的成員有點不一樣,但是不久之後他們又會一起開始旅行了吧?

一年之後的帝國之行,雖然現在還得保密不讓阿修斯知道,但是雪琳已經開始期待了。那將會是她在這個世界上第一次不是因為環境所迫,從自己意願出發展開的旅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竹某人 (竹子) 的頭像
竹某人 (竹子)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