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用了十五分鐘,愛德華已經從手上的人質手中問出這個人全部知道的事,對他來說這個男人已經沒有任何利用價值,但是現在不能輕言殺了他,也不能就這樣放他在這樣。

說不定真的還有什麼他沒問到出來,為保險計這個男人還是要多留一會兒。把馬車上的馬解了下來,愛德華把紅月死剩的那個成員當成行李扔上馬後就直奔馬塞赫侯爵的大宅。

在男人的口中知道賀斯這傢伙極有可能已經直接去雪琳所在的地方後愛德華沒可能還靜得下心再去接下來的兩戶人家。

也不知道自己現在趕過去來不來得及,比他更早回去的妮古能不能幫得到忙也是未知之數。雖祭明知道對手是那個賀斯就算派重兵都沒有大用,但愛德華現在還是有點後悔沒有強烈要求妮古讓公國派兵出來。

就算會做成無謂的傷亡,至少他現在會比較安心一點。

一路上遇上幾次的阻撓,有的用阿修斯給的大公家徽交代過去了,但有的卻是他硬衝過去的,每次都要他停下來問話通關什麼的太麻煩了。要不是把他們都制服事後會變得很麻煩愛德華一定會選擇動手的。

還有兩條大街左右的距離就能看到侯爵府的圍牆,愛德華用力再抽了兩下馬鞭,侯爵麼的四周中彌漫著淡淡的焦味,天空中也有點來不及消散的濃煙,光憑這些愛德華沒辦法判斷裡面是不是真的起火了,而起了火的話又撲滅了沒有。

『轟隆』一聲,一道猛烈的爆炸聲響起,連帶著電光的爆風直迫大宅的正門,現在勒緊馬韁也來不及了,情急之下愛德華直接棄馬跳開了。

雖然這樣難免會受點皮肉痛,但總好過被爆炸的威力波及之餘還要被妮古的電光打中。那傢伙下手不知輕重,被打中可能真的會活生生電焦的。

「愛德華!這邊!」爆炸不只一下,連續幾響之後愛德華聽到有人從遠一點的地方呼叫自己,在濃煙下被炸穿的圍牆出現一個熟悉的人影,對方手上掛了不少彩但終算四肢仍然健全,能站又能走的狀態讓愛德華稍微鬆了一口氣。

「格拉朗。妮古和賀斯打起來了?」愛德華揪住他帶來那人的衣領走到格拉朗那邊,沿途又閃過了不少被小型爆炸爆飛過來的瓦礫和石頭。

格拉朗身處的位處屬於大宅的前庭,現在圍牆破了幾個大洞,前庭的石雕﹑噴水池等已經變成一片頹垣敗瓦了。

濃煙之後隱約看得到藍白的電光和疑似人類的吼叫,不過那叫聲聽上去是完全沒有理智已經陷入失控似的。

「對。還好妮古剛好趕到,不然會更麻煩。」格拉朗按住肩膀上的傷口,除了大大小小的傷口,他身上的衣服也變得破破爛爛半濕半乾的。

「你們三個都打不過她嗎?」愛德華看格拉朗現在的樣子比他和阿修斯一起負傷進城時更慘,三個人打一個實力不會還是這麼懸殊吧?

「和一個瘋子交手避無可避的了。真不知道約里克到底給了賀斯什麼好處,為了保住他的秘密那個女人斷了一隻手還是像瘋狗一樣緊咬我們不放。」帶著愛德華穿過一地的混亂,繞到被火燒了一半的後園,遠一點的地方又開始傳出爆炸聲了。

「雪琳呢?她沒事吧?」沒有回頭去看戰況,愛德華對妮古蠻有信心的,賀斯對上她根本完全碰不著妮古一根汗毛,就算她奪走了無數人的魔力,但也沒可能徒手去碰一個可以用和落雷一樣威力的電流包裹自己的妮古。

妮古只要站著,然後用電網封鎖敵人的退路,接下來她想怎樣轟就怎樣轟。皇族直系的魔力就是這麼恐怖。

「小傷總會有,現在大概被菲文和尼古拉帶去休息吧?我問你一句,淚血一族用魔力禁錮了一個人的行動後有可能被解開嗎?」

「不是沒什麼可能,但代表不小。你不是說賀斯就是這樣吧?她真的不要命了。」

「辦到了。你手邊那東西是什麼?」走了大半的路,格拉朗總算問起了愛德華手上的行李。

「給你,紅月的中層成員,你不是想知道約里克在那裡嗎?說不定這傢伙知道呢!」愛德華沒有良心的把被他綁來的男人扔到格拉朗面前,這個人知不知道約里克在那裡完全是未知之數,但現在唯一能肯定的是他落入格拉朗手中下場不可能會有多好。

「那就先交給我,你要找的人在後花園,小心別被殿下轟中,她打得興在上頭完全敵我不分一樣。」

「虧你們來得及疏散。」

「死傷也不少的。我們沒有人想到之前見到賀斯的那張臉不是真的。」這一切

「不是真的?」

「那是面具,用真人做為原材料的面具。」

「……真變態。」相比以前和自己總是對著幹的久斯,賀斯的變態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只不過她針對的對象不止他一個人而已。但她以雪琳為目標更加令他無法容忍。

繞到了宅子後面,遠遠已經看到待在後園的菲文和尼古拉,他們兩人背著格拉朗他們的方向,雪琳坐在他們身後不遠,而他們兩人面前站著一個人。

「我想我們不需要費心思去找了,格拉朗,你想我們有辦法活捉嗎?」那位不速之客愛德華遠遠就確認得到是誰了。

「他自動送上門來我以自己的名字起誓不會讓他在我眼前逃走。」

「這次亞爾拉城的騷動也該找個人好好結帳。」愛德華手上已經拿好了小刀,四周也不著痕跡的佈置好他的線了。

格拉朗和菲文他們一樣也已經拔了劍,他們面前的是那位和他們很有瓜葛的老人。

帝國的前宰相仍然是一副紳士的打扮,手上也拿著一根樸實的手杖,他站在那裡倒不像是來投降的,他的出現也令人摸不著頭腦,就算亞爾拉城暫時宵禁封城了,但一定沒辦法維持很久的,他實在沒必要自己跑出來,這不太像他的作風。

隱藏了那麼久現在自投羅網不就是功虧一簣了嗎?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