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出版書目~
幻小說 - 東立出版社
《僕傭物語》第三集將於2017年4月下旬上市!

捕夢網 - 普天出版家族
《夜族繪卷》全四冊!

《皇家儀仗團》全四卷!

紀念本《帝都瀾漫.純雪》於月見草仍有少量寄售!
購書詳情請點右邊欄的連結喔!>3<
作品感想區!點撃各作品圖片連結直接進入表單!

感謝月函嵐的贈文,我用手機在車上看時要忍著扭曲的嘴角忍得很辛苦呀!

題目出自噗浪上的閒聊,成文後太有趣了XD


 

芙蓉歪傳之狐狸也會肚子疼!?

(原題目:吃壞肚子的塗山)

文︰月函嵐

 

〝砰!〞一陣響徹整個王府的爆炸聲,讓所有的侍女和僕人都停下手上的工作驚慌的朝聲音的方向看去。

「芙蓉!」接著便是一陣尖銳的高喊,然後所有的侍女和僕人皆露出鬆了一口氣的表情轉身繼續自己的工作。

那個叫芙蓉的侍女,一天到晚惹出了不少事,但沒有任何人會傻到去罵她,畢竟她和王爺有著曖昧關係,當然這是侍女們自己編出來的,這要讓芙蓉知道了,大概會感嘆八卦果然無所不在,不論是天庭或是人間。

「潼兒,別在我耳邊尖叫。」芙蓉捂著耳朵抱怨著。

「芙蓉,求求妳別再弄了吧。」潼兒用著快哭的聲音求著,眼眶都泛起淚來了,「人間可不比東華宮的偏殿那樣耐炸…」

明明這次的事情都已經結束了,但東王公不曉得為什麼卻遲遲沒喚他回去,潼兒有些心驚的想不會是被拋棄了吧!緊接著又趕緊自我安慰道,大概是要看著芙蓉才還沒有把他召回去吧。

「你們兩到底是在吵甚麼啊?」塗山懶懶散散的倚在門旁,衣衫不整、看起來沒睡醒的模樣,「李崇禮那裡都聽得到,不對,大概全王府都聽到你們倆的聲音了。」

「塗山,我是在做養生食品好給李崇禮補身體!」芙蓉完全不理會一旁都快開始啜泣的潼兒,自顧自地開始攪拌起她面前那個小鍋中的東西說。

「妳確定不是想要毒死他嗎…?」塗山抽抽嘴角,看著那鍋冒著詭異泡泡的黑沉濃稠物,怎麼看都不像是甚麼養生食品,而且剛剛的爆炸聲是怎樣,「這裡面到底加了甚麼東西?」才能變成這個鬼樣。

「哪有啊!我剛剛有用普通的銀湯匙試過,絕對不會腐蝕也沒有毒!」芙蓉很無辜的眨著眼睛開始細數著自己到底加了甚麼東西,「黃耆、紅棗、白芍、當歸、熟地、川芎…」

芙蓉話還沒說完就被塗山打斷了。

「等等…妳剛剛說白芍、當歸、熟地、川芎!?」塗山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芙蓉,「妳給李崇禮加那些做甚麼啊!那是女人用來補經血的!」

「我哪知道!」芙蓉不滿的抗議,她又不需要補經血,身為天地靈氣的化身,到底有沒有所謂的那個來她是不知道,至少她目前為止並沒有,「我只想說李崇禮臉色總是那麼蒼白,補補血嘛!」

塗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該哭還是該笑了,但是目前最重要的是解決這鍋鬼東西,李崇禮要是真喝下去,那大概就真的完蛋了。

「你想要做甚麼?」芙蓉敏感的察覺到塗山神色不對的盯著她辛辛苦苦熬煮的東西,警覺得看了他一眼。

「潼兒,你先去李崇禮那裡吧,他還在等著你的茶。」塗山下巴抬了抬說。

潼兒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的,最後決定聽從塗山的話,畢竟這兩個真鬧起來了,倒楣的絕對是旁人。

確定潼兒走掉以後,塗山隨手一揮,佈下了障眼法術,雖然正院這裡不會有人隨意闖入,但還有一個歐陽子穆啊!不能保證他就絕對不會來這裡,要是好死不死他真來這裡,又看見那鍋詭異的東西,搞不好會被認為是甚麼邪諱之物,畢竟之前才因為王妃的事鬧了個沸沸揚揚的。

「你想幹嗎?」芙蓉一臉戒備的看著塗山,活像是要被非禮的模樣,「在過來我就尖叫了!」

「妳那甚麼表情啊!要非禮也應該是妳非禮我才對吧!」塗山被她那表情給氣得差點吐血,但他還真怕芙蓉的尖叫,絕對會讓人失聰,為了自己的耳朵著想,塗山沒有再往前靠近,但也沒有要放棄的跡象。

芙蓉沒有反駁,只是緊盯著他,突然她想到一個方法,忍不住沾沾自喜了一下。

「妳在笑甚麼?真想非禮我啊?」塗山看著芙蓉那不懂得隱藏的神情,突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但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就看芙蓉動作極快的來到他面前,然後手伸出,握住他的臉,塗山下意識張嘴要開口,某個東西就被直接塞進他的嘴巴裡,某種黏黏滑滑的東西就這樣異常順溜的滑進他的喉嚨。

塗山看也不用看就知道那是甚麼,那一瞬間他的神情異常驚恐,他要是真掛了絕對不會饒過芙蓉的,化作厲鬼也不放過她!

芙蓉倒是得意洋洋的舉著剛剛塞進他嘴裡的小勺子,勺子上還有一點點黑色殘餘物,「要是不放心的話,塗山你就自個嚐嚐看。」

由此可知,剛剛芙蓉便是偷偷舀了一小勺的黑沉詭異濃稠物塞到塗山嘴裡去,而且塗山來吐都來不及,那東西已經滑進他的胃裡去。

「芙蓉!」塗山怒火頓生,正準備好好揍這個白癡女仙一頓,卻突然覺得胃翻絞,連揍她的心情也沒有了,整個臉扭曲著,這是甚麼養生啊!塗山疼得連話也說不出來了,狠狠瞪了芙蓉一眼,便不見了。

「阿…」芙蓉再笨也知道這鍋大概不是甚麼養生食品了,幸好李崇禮還沒吃到,糟糕!塗山不會這麼容易掛掉吧…芙蓉有些心驚的想。

「算了,等快掛掉以後再說吧!」芙蓉馬上便將這件事拋諸腦後,開始找乾淨的小瓶子要把這次的東西裝點起來,既然對塗山這樣的千年老狐狸都有用的話,那大概也可以用來當作防身武器。

 

「芙蓉,咦,塗山呢?」左等右等,也沒等到他們兩人而冒著生命安全來察看的潼兒,發現只剩下芙蓉一個人,另一個應該要在的人卻不見了。

「肚子疼,跑了。」芙蓉連眼都懶得抬,全神貫注的裝著她的東西。

「蛤?」潼兒茫然的想,千年狐狸也會肚子疼啊?「等等,為什麼會突然肚子疼啊?」

潼兒覺得這才是重點,他看向芙蓉的動作,臉色一僵,「芙蓉,難道說…」

「剛剛讓塗山吃了一小勺,他就捂著肚子跑掉了。」芙蓉眼神飄移的說,心底也有些發虛。

「芙蓉!」潼兒聲音尖銳的喊道,「妳怎麼可以讓人吃妳煮過的東西呢!會死的!」

「塗山又不是人…」芙蓉用著潼兒也可以聽見的嘀咕聲說著。

「不管!快去找塗山,記得一定要好好跟塗山道歉!」潼兒用很嚴肅的聲音說。

「我知道了。」芙蓉有些垂頭喪氣的收起小瓶子,總覺得自下凡以後,連潼兒都開始對她訓話了。

 

在府邸裡沒有感覺到塗山的氣息,芙蓉想了想,便決定去找季芑,本來季芑應該跟著東王公回去的,但東王公讓他以養傷之名好多留在人間一小段時間,也算是給他和塗山一個相處的機會,雖然當事人兩個並沒有這樣的打算。

芙蓉敢打包票,這絕對是東王公的惡趣味,搞不好他就在哪透過甚麼寶貝監視著他們,然後自己看得樂呵呵,他們卻完全不知情。

當然,芙蓉不曉得的是,她還真說中了,只不過東王公觀察得不是季芑和塗山就是了。

「季芑。」芙蓉邊快步走過來邊喊,「塗山有沒有來過這?」

「芙蓉。」季芑有些訝異芙蓉會過來,他放下手上的茶壺,「塗山,他怎麼了嗎?」

「沒有來嗎…」芙蓉有些喪氣的直接坐下來。

季芑再次舉起茶壺替芙蓉倒了杯茶,然後才問,「怎麼回事?」

芙蓉拿起茶杯有些心虛的說了過程。

季芑無奈的笑了一下,「塗山大概只是去找地方休息了,不會有事的。」

「可是我得去找到他說對不起啊!」芙蓉也覺得自己這次鬧得有些過火,但她真不知道那東西為什麼會變成那樣。

「這樣的話…也許妳可以去皇宮看看。」季芑提醒道,「塗山以前就是待在皇宮,所以也有可能是回去了。」

「啊!我都忘了,我這就去看看!」芙蓉放下茶杯,風風火火的朝皇宮衝過去。

季芑拿起自己的茶杯,然後露出了溫和的笑意,我們都會很好的活下去,白楊、霜离。

 

等芙蓉找到塗山時,他正懶洋洋的躺臥在御花園的大石上曬太陽,芙蓉手腳並用的爬上去,然後也躺在塗山身邊。

過了五分鐘以後,芙蓉就受不了的爬起身,「熱死了!塗山,你不熱啊?」

芙蓉掏出手絹來擦汗,這是潼兒特地準備給她用的。

塗山懶懶地撇了她一眼,便閉上眼休憩,根本不甩她。

「好嘛!我知道我不該讓你吃那東西的,對不起。」芙蓉既然知道自己錯了,便會誠實的道歉,「我怎麼知道千年老狐狸的胃這麼經不起折騰…」

「我說啊!要道歉的話,後面那句話根本是多餘的!還是妳是特別想來和我吵的?」塗山聽到她那不曉得是道歉還是挑釁的話就忍不住嘴角直抽。

「你肚子好點沒啊?」芙蓉忍不住又問,「你痛多久啊?是甚麼樣的痛感?」

「妳現在是在做結果調查?」塗山瞪了她一眼,接著又露出一個風情萬種的嫵媚笑容,「很想知道?」

「嗯!嗯!」芙蓉很用力的點著頭,一雙眼睛圓滾滾、閃亮亮的看著他。

「偏、不、告、訴、妳!」塗山惡劣的一字一頓地說,然後用手彈了她額頭一下,「真想知道自個兒去吃一口就知道答案了。」

「嗚唔!」芙蓉發出一聲悲鳴,用雙手捂著有些發紅的額頭,這一下還真用力,但芙蓉又不敢說甚麼,畢竟是自己害塗山不舒服的。

這件事就這樣揭過去了。

 

有天下午,塗山回到自己在李崇禮府邸的房間,準備睡個覺,看見桌上擺著一小碟模樣可愛的糕點,挑挑眉落坐在桌子旁,發現碟子下壓著一張紙,拿起來看到那字體就知道是誰了。

「芙蓉這丫頭又做了甚麼?」紙張上寫著這糕點是賠禮,還特別標注是自己在外面糕餅舖買的。

塗山看了模樣也覺得芙蓉是做不出這樣好看的外型,但是心底還是有些狐疑,剛好潼兒從外面走過,塗山便喊了聲讓他進來。

「潼兒,芙蓉今天有做甚麼嘛?」

「芙蓉嗎?她今天上午出去了一小段時間,然後便都在她的農圃那不曉得又再重甚麼了。」潼兒歪著腦袋想了想後很確定的說,「怎麼了嗎?」

「嗯,她送的。」塗山用下巴朝糕點處抬了抬說,「既然你這樣說大概是沒問題,要不要嘗一塊?」

「可以嗎?」潼兒看見那小巧可愛的糕點也有些嘴饞。

「反正還有,你嚐點沒關係。」塗山確定了沒問題以後,便也跟著取了一小塊來吃,正當他想著要不要拿去分李崇禮一點嚐嚐時,突然有種熟悉的痛感傳到他的大腦中樞神經。

「塗、塗山,我覺得我的肚子好像…」潼兒這時也忍不住捂著自己的肚子,臉色微微蒼白。

「嘿,你們看,我種的肉蓯蓉多漂亮啊!」芙蓉這時興高采烈的拿著一株有點像長條鳳梨的植物進來說。

「芙蓉,妳這糕點到底是不是真的外面買的啊!」塗山現在的注意力不在她手上的植物上面。

「當然是在外面買的啊!」芙蓉不悅地嘟起嘴說。

「芙蓉,妳真的沒加甚麼在上面嗎?」潼兒第一次肚子痛到快飆淚。

芙蓉突然眼神飄忽著,「我就…剛好肉蓯蓉種好了,想試試看便磨成粉灑點…」

塗山真的很想很想飆髒話,他咬牙切齒地說,「肉蓯蓉沒有人會磨成粉來用!」

所以才想試試看效用是不是一樣的嘛…芙蓉覺得挺無辜的,「我想書上說過肉蓯蓉養命門,滋腎氣,補精血之藥也,所以讓塗山補補啊…」

「難道我看起來很虛嗎?」塗山覺得自己快昏倒了,以後芙蓉不管弄甚麼,只要經過她手的食物,絕對不吃!打死都不吃了!

「芙蓉,下次把書看全吧!我求求妳了,肉蓯蓉不是這樣用的啊!」潼兒邊哭邊衝出房間,他已經痛到不行了!

塗山也覺得自己該離芙蓉遠點,打遇見她以後,就一直倒楣。

 

「欸!怎麼都跑了啊!」芙蓉滿臉遺憾,都沒人和她分享一下種出肉蓯蓉的喜悅,不過她也對潼兒的話有些好奇,翻開她的植物大全,找到了肉蓯蓉那頁,臉色也微微一變,這下可好了,怎麼又闖禍了!

 

肉蓯蓉主治腎陽不足,精血虧虛的陽痿,不孕,腰膝酸軟,筋骨無力。

能補腎陽,益精血,暖腰膝。

治陽痿不育,常配熟地、菟絲子、五味子等,如肉蓯蓉丸;治宮冷不孕,常配鹿角膠、當歸、紫河車等,治腰膝酸軟,筋骨無力,常配巴戟天、萆 、杜仲等,如金剛丸。

用於腸燥便秘。能潤燥滑腸,對老人腎陽不足,精血虧虛者尤宜。常配當歸、枳殼等同用,

 

芙蓉覺得這次危險性極高,她決定收拾包袱,去將單子上的靈獸任務辦一辦,既可以躲過報復又可以還債,一舉兩得!想到便馬上去做,芙蓉動作極快地跑了,當然臨走前還是不忘留張字條給李崇禮,反正會有人替她轉交給他的,又不是不回來,芙蓉樂呵呵地獨自踏上旅途。

 

月函嵐筆於2013/08/15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伊梓
  • 芙蓉的試驗精神人人怕XDDD
    我懂竹大為什麼要掩嘴角了ww
  • 對吧!我在車上忍得好苦呀!嘴角老想往上抽XDDDDDDD

    竹某人 (竹子) 於 2013/08/15 19: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