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只是稍稍借力就由巷子一躍而上去到屋頂,然後他開始抱著雪琳在屋頂上快速地移動,因為移動速度很快加上長距離的跳躍,雪琳有時都不敢睜開眼睛,怕看到自己正離地不知多少公尺在屋頂上飛馳的畫面。

被尼古拉抱著飛馳了一會,抱著尼古拉脖子的雪琳聽到尼古拉哼了一聲,然後她就感覺到自己和尼古拉一起往下墜了。

「呀……」雪琳有點覺得自己是在那種名為『跳樓機』的機動遊戲的最高點沒有任何保護的情況下急速向地面撞去,這已經不是『跳樓機』而是真真正正的跳樓了。

她整個人發著抖抱得尼古拉更緊,而當她想著不知道幾秒之後要和尼古拉一起摔到地摔斷手手腳腳的時候,尼古拉卻平安的抱著她著地,只是著地之後尼古拉身形不穩的晃了一下。

「尼古拉沒事吧?呀!你的腳流血了!」尼古拉把雪琳放開之後,雪琳也因為腿有點發軟的跌坐在尼古拉身邊,看到他腿上有一道被利刃劃過的傷痕,傷口好像頗深,血都流到地上去了。

「沒事。這點傷等一會就好。」尼古拉二話不說把襯衫撕下了一角把傷口包紮了起來。然後他站了起身監視著身處的巷子的兩端出入口。

「我們被包圍了,不是守備隊的人。如果萬一我被糾纏脫不了身,妳就想辦法跑出這巷子向城門跑,我會從後趕上。」雪琳邊聽邊點頭,雖然她很想問尼古拉他本身有什麼辦法脫身,可以看到他句句都充滿肯定的說,雪琳的疑問就沒有辦法問出口,現在也只能相信他了。

「嗯。」尼古拉拉著雪琳來到巷子一邊的出口,邊走不用尼古拉刻意指出來雪琳也看到幾個手上有武器的人藏在出口兩邊。剛他們通過出口時他們就襲來了,尼古拉揮刀格下兩道攻擊,然後把雪琳推去路上。

「跑!去人多的地方,我等會去找你!」尼古拉凡聲音仍是冷靜萬分的,雪琳點點頭之後就死命的向人多的地方走。尼古拉的判斷是對的,與其他得小心自己不要被人砍上幾刀要死不死的,在人多的地方最多就是被尋人的守備隊抓個正著,至少不用在巷子裡被人砍。變成肉醬的話她回復能力再強也沒辦法復原吧?

城北她從來都沒有到過,走在街上什麼都是陌生的,這部份的維羅納城是貴族和富豪的世界,大街上有著不少打扮得十分得體的人在走動。跑到這裡大概沒問題了吧?雪琳倚在一家店子的牆上吁著氣,她不敢走得不遠,怕尼古拉等會於辦法找到她。

「喂!妳多少錢了?」突然一把有點下流的聲音和自己稍前的地方響起,起初雪琳沒有為意那是對她的叫喚,但是當對方喚第二聲時加上出現在她腳前手杖,雪琳這才知道對方叫的是她。

雪琳一臉茫然的看了看叫她的人,兩個紳士打扮的男人大約三十歲多一點,看他們的打扮應該都是些大戶家族的人吧?

「不是吧!魔族女孩你也行呀?」

「就是魔族沒試過,難道你不好奇嗎?」兩個男人都交換著有著下流暗示的對白,聽得雪琳在心中生著悶氣,想不到來到另一個世界援交這個問題還是一樣存在,而自己竟然被人當成是那種從事援交的女生更是令她生氣。

「……」

「妳開個價?」

「別太過份了!你們這兩個人渣!」雪琳忍無可忍的吼了一句然後繞過這兩個男人打算離開,不過在社會有點點地位的男人卻不可能讓一個女孩吼完自己後連道歉也沒有就走。開口搭話的男人惱羞成怒的舉高他手中的手杖想嚇一嚇雪琳,可是才舉起了一半就被人一腳踩回地上順道斷成了兩截。

「你找我的女伴有什麼事嗎?先生。」把手杖踩成兩段的男人臉上揚起一個十分燦爛的優雅笑容,可以那雙眼睛卻不停透出嚇人的視線,加上他刻意的強調了他腰間的長劍。本來纏上雪琳的兩人都忌諱的退了幾步然而悻悻然逃去了。

不逃就真的是笨蛋了!那可是一腳就把實木手杖踩斷的人,要是他用半頭還是劍來討回調戲他女人的債的話,說不起沒斷手斷腳也得臥床久休。

「菲…菲文!」看清楚來人的雪琳嚇了一跳,同樣地菲文一分鐘前也因為看到雪琳一個人落單而嚇了一跳。

「妳為什麼會只有自己一個人的?」菲文的臉色不太好看,他眼角瞄了貓另一邊的街角之後剿下了嘴角,然後把雪琳攬到懷中,令雪琳差點就叫了出來。

「後面有巡邏隊,妳不想被抓到就配合一下。」菲文說完就捧起雪琳的臉作勢要親她似的,嚇得雪琳立即石化了。菲文失笑了一下後把雪琳抱在懷裡,用自己的身體把她整個人藏了起來,而他即把頭埋在雪琳的頭頂。

「似乎把妳嚇倒了。抱歉。我也知道這太過冒犯。」菲文的聲音在雪琳耳朵響起,讓雪琳心跳一子加速了好幾倍。放在菲文胸手的手也不自覺的抓住了他的衣襟,她的表現完全像個情竇初開的女孩第一次被人吻似的,但是被菲文這樣抱在懷裡,即使是做戲她也覺得有點浪漫。

見久久菲文都沒有動靜,雪琳偷偷的抬頭想看看菲文的表情。她的藍眸才稍微向上移就一正確無誤的對上菲文若有所思的金綠色眸子。想不到菲文也正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視線這樣直接對上雪琳覺得非常尷尬。

「巡邏隊走了?」

「是走了。不過現在我好像不太想放手……」說後半句時菲文皺了皺眉好像自己都懷疑為什麼他會說出這樣的話似的。

而雪琳就更是不知所措了。就算要掙脫她也沒那個氣力,而且她騙不了自己她喜歡被菲文抱住的感覺。今天她被兩個不同的男人抱過,尼古拉也同樣抱過她,可以被尼古拉抱時她不會有現在這樣臉紅心跳到這麼嚴重的地步。

「真想就這樣把妳帶走…可是不可以。」說完他放開了雪琳改成牽著她的手在街上走著。雪琳不可置信的看著菲文的側臉,這個人明明看起來就是正直萬分的騎士先生,她還以為他是那種守禮到不可思議的類型。

她看人大概太過流於表面了。就好像對妮古的印象也是,一開始她也以為妮古是那種治癒形的美人,但事實上卻是團隊裡的女王。不過換轉來想的話,應該是他們的表面工夫太好,完全把真性情掩蓋了吧!

不過說到底她也得提昇看人的能力才行。

跑了半條街左右菲文都順利的避開了兩次巡邏的人的注意,可是走著走著一邊的細巷竟然突然傳出了爆炸聲,街上立即充滿了尖叫聲和慌張亂走的人群,菲文把雪琳護在身前以他的背擋著飛彈到四周的碎石和塵埃。

「爆炸?」雪琳第一次看到爆炸現場,那種視覺效果和她在電影中看到的一模一樣,整條街都是灰塵,即使兩側都有街燈照明,可是能見度仍是只剩下幾米。

「應該是有人用魔法了…」菲文仍然把雪琳護在身後,看他凝神的看著後巷走出來的人影,雪琳不自覺的也緊張了幾分。

「哎呀!哎呀!什麼時候你們兩個感動好得牽著手卿卿我我的逛街了?」灰塵中的人影說著,然後一道強風吹過在灰塵中開出了一條道路,妮古手持兩束紫黑色的光流在手上神態自若的由炸了一個大洞的巷子中走了出來。

「妮…妮古!」雪琳再一次在心裡確認人不可貌相的名理,治癒係美人手上發出的不是療傷用﹑充滿暖意的光,而是有著強大破壞力﹑讓人看一眼就會覺得超級危險的黑色電光。

「現在不是閒聊的時候。後頭有人追來喔!騎士先生你幫忙擋一擋可以吧?」妮古揮揮手把黑電像是什麼漿糊似的揮掉後走到雪琳身邊,而且一副把菲文當成了擋戰牌的樣子。

「妳到底在幹什麼弄出這麼大的狀況!把街道炸成這樣還想靜悄悄的逃走嗎?」菲文十分不滿的瞪了妮古一下,然後他就再沒時間作出更多抱怨了。

追趕妮古的守備隊已經追上來了。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