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中陷入一片靜默,芙莉娜的話令尤里和薇薇安兩人都沒辦法立即找出適當的回應。大家心裡都明白小皇子在這件事中也是處於完全被動的位置,他也只是皇后手中的一顆棋子般,要走的棋步是將來的帝王之路,或許這條路對一個小孩來說還長遠了些,但對皇后來說現在還不準備恐怕將來就沒機會了。

孩子一天一天的長大,他的缺陷瞞得了一時但當他適齡就學就再也瞞不下去,到時間她的家族再厲害也無法改變眾多貴族們的想法,沒有一個貴族會想給一個有智力有缺憾的皇帝統治的。

皇子不行?不要緊,還有一位聽明漂亮的公主,女王即位覺得不妥當嗎?馬爾科姆四世還有一個風評良好的弟弟。薇薇安公主是知道這些的,她的親母早逝,現在的皇后和她不親,在這位少女心裡面即使她的弟弟一點缺憾都沒有恐怕他們姐弟也難以在皇后攔在中間的情況下有多深厚的感情。

不過薇薇安唯一沒有就皇位問題深思的原因是她不認為自己的父親會在短期內退位,他的身體健康沒大病痛,現在國內無戰事也不會有皇帝親征陣亡的危險,下任皇帝是誰對現在的她來說太過遙遠,可說是無法觸及的事。

「已經沒有時間了。」芙莉娜嘆了口氣,她是不喜歡貴族和皇室,但她也不是個冷血的人,就算是人稱魔女的她也是認為孩子天生是純如白紙的,要是染黑了那是大人的問題。

皇后在拿自己小孩的前途甚至是性命來豪賭芙莉娜是絕對鄙視的,但是現在真的沒有多餘時間了。

「距離冬天還有時間……」薇薇安公主弱弱的說,連她聽到自己開口的聲音都覺得無力。

「時間?有時間給帝國做好準備和龍打仗?還是有時間準備給皇后帶著兒子逃亡?不是一定要到冬天才會下雪的。不知為何我就是有這個預感,雪不會等會真正冬天開始才下的。」芙莉娜沒辦法提出證明她這個想法是怎樣的一回事,只是隱約覺得他們想漏了點什麼,而這一點卻又是很重要的事情。

薇薇安公主感到十分不安,她對天氣或是魔法元素之類的都沒有敏銳的觸角,而且自己的衣著起居每天有宮廷侍女一一打點,而且身為公主的她大多時間都待在宮殿內,室外的天氣的細微變化她沒有仔細的留意,就算芙莉娜這樣說了她也不覺得現在的天氣變涼了。

「現在的宮廷占星術師好像也是皇后收買了的人吧?那他一定是說看星象今年的初雪一定會遲?然後黑龍的事會很完滿的解決?真的有人會信那個神棍說的話嗎?就算他頂了個宮廷占星術師的頭銜,但我是覺得他比神殿的傢伙更神棍。」

尤里原本的一臉凝重因為芙莉娜的話出現了一道裂痕,聽到芙莉娜竟然會說神殿這個仇家比宮廷占星術師還要好他忍不住笑了。

真心一說尤里也不認為那位占星術師的話可信。不是不相信占星術師的專業,但這職業的人有成就的大都找了個高峰的山頂隱居去天天研究星相了,這些醉心研究星象的人可不愛把時間花在替貴族﹑皇室看星星的,所以入世的反而是實力一般的,說是神棍也不足為奇。

不過心裡雖然同意芙莉娜的話但尤里還是搖了搖召喚侍者的搖鈴把人喚了進來,再不讓人去通報把洛昂叫回來的話恐怕芙莉娜會把小公主迫到哭出來了。

洛昂在接手處理黑龍的事件後每天也忙碌得不可開交,皇后當然是不可能合作也不會承認有在黑龍處偷了東西回來,無奈馬爾科姆四世沒有授權給洛昂處理皇后的問題,在這個懦弱的皇帝眼中大概到現在仍是覺得皇后是無辜的吧?

這次的事件也讓各宮廷大臣還有貴族們感到寒心,他們不介意有一個比較沒用的皇帝,但是沒用到讓自己身邊的女人弄出這麼大的一件事牽連國家,甚至差點再一次挑起和艾爾華倫家族及騎士團之間的嫌隙,這種情況貴族們藏在心裡的抱怨一下子增加不少。

帝國要和黑龍打起來的話,錢﹑物資從什麼地方刮來?不就是平日貴族們交的稅金﹑如果情況最後不能控制在帝都牽連到貴族們的領地難道他們要和累龍說不關他們的事,不要來嗎?在那不能惹的強大龍族面前,他們全都打上了和皇后一樣的標籤了,這不是把他們苦心經營的領土賠進去嗎?

就算是距離帝都最接近﹑和四世陛下較親近的封地貴族心裡也是苦的。四世沒有對皇后做什麼處置這個訊息在他們心中已經等同要準備迎戰了,皇帝可笑的把事情扔給洛昂親王處理在貴族們眼中是逃避責任的做法,事情不可能會有一個好結果,那時間把責任扔到洛昂身上就可以了。

貴族們有這想法,洛昂自己也知道,只是現在他不揹起這個責任也不行,就算他是炮灰事情也是得有人做的。

在和各大臣討論著要不要事先發佈帝都內的避難命令時侍從正好來到通知他芙莉娜的到來,洛昂不敢待慢這位魔法師,他心裡還有一絲希望芙莉娜或是公會能點頭答應援助帝國,不只是他有這樣的念頭,那些宮廷大臣中也是一樣。只是洛昂心裡是知道答案的,她和公會九成會袖手旁觀,也不得不這樣做。

他這個全權負責人其實還是什麼實權都沒有。事情交代下去,騎士團他沒有指揮權﹑要調動軍隊他也得通過軍務大臣去請示馬爾科姆四世,貴族們明知道他在事情結束後九成要負起處理失敗的問題下台所以沒有人主動親近,洛昂再厲害也沒辦法以一人之力穩住宮廷上下。

只要軍隊和帝國的財政他沒有調動的權力洛昂什麼都做不了。這一刻他是有點後悔沒有一早在宮廷中拿抓一些實權。

皇后一族一后都忌諱他,而他也不想馬爾科姆四世聽得枕頭風多把他視為對皇位有野心的敵人所以一直都沒有參與帝國主要的議決,最多就是負責一些小差事,所以在貴族們的眼中皇帝更優秀的親王才沒有風芒畢露把自己放在刀鋒的邊緣。

或許該慶幸馬爾科姆四世雖然沒用但也是個善良的皇帝,他沒有把自己這個有一定威脅性的皇弟用各種陰謀害死他。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