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改了符文排列的自然魔法……就是因為研究這種東西所以你才變成一副小孩的模樣嗎?」亞穆塔斯冷眼的看著警備隊和薩芬羅爭論,他們正在吵那棟詭異荳芽的處理問題。而弄出這棵大荳芽的人現在一臉天真無邪的坐回自己那一桌,很安逸的在吃他還沒吃完的晚餐。

「也不算是啦……」被亞穆塔斯這樣問起菲宇一臉的尷尬,大眼睛轉了轉把一團炸雜菜塞進嘴巴直接堵住自己的嘴巴結束話題。

「精靈有天賦的魔法偏要研究上古法陣……」亞穆塔斯哪會看不出來菲宇不再說下去的意圖,所以他很識趣的打住,不過仍是一臉的不同意。

菲宇知道亞穆塔斯不會說下去後大大鬆了口氣,嘴裡咀嚼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

「要是每到一處也發生這樣的事我們的時間就越來越緊張了。」相比可以閒聊打發時間的同伴,雖然要分神留意薩芬羅那邊的情況,但是古斯希特仍得拿出地圖煩惱,左看右看他都想不出前進方向的頭緒後他把希望的目光放到亞穆塔斯身上。

最多給亞穆塔斯瞪一下但他總會提供方法的,現在也只能指望亞穆塔斯出手把那條黑龍找出來了。看過去後古斯希特卻發現發現亞穆塔斯正定睛看著餐廳的一個角落而且表情十分認真,認真到古斯希特心中閃過一陣不妙的感覺。

安娜原本就坐在古斯希特和亞穆塔斯旁邊,現在兩人奇怪的視線很難不令她在意,亞克斯和菲宇也好奇的跟著看看亞穆塔斯注視的方向。

那是餐廳一個不起眼的角度,是那種白天太陽剛好曬不到,晚上點燈也不太照得到光亮的角落。那裡沒有放置給客人坐的桌椅,地上也只有一點雜物,就連剛才的混亂也沒有波及到這個不起眼的角落。

那裡什麼東西都沒有。

「亞穆塔斯你到底在看什麼?」古斯希特心底真的掠過一道惡寒,那個角落既然什麼都沒有為什麼要這麼認真的看!一定是有什麼不妥才會令他目不轉睛的盯著吧!

「沒什麼。」睜著眼說了個大話,亞穆塔斯的視線仍是看著那個角落,不過態度擺明著不想說實話,更把話題轉到薩芬羅那邊,明知道他在轉移話題,但是薩芬羅那邊的確壞來越有火藥味了。

因為這位脾氣不好的女騎士所有耐心好像已經磨光了,在帝都騎士團裡薩芬羅這個年輕的小隊長說出口的話除了頭上那些大隊長﹑團長級的前輩外有誰會句句質疑頂撞,還擺出非常不合作的態度?就算薩芬羅本身不是貴族出身,但家族也是騎士世家,本身也是驕傲的人,哪能容忍一個小小的警備隊一而再再而三的刁難她?偏偏這個小鎮的警備隊對薩芬羅的身份很是懷疑,而且因為女騎士比較少見而用懷疑的目光看她。

再放著不管恐怕會出大事了。

「我去幫忙處理一下吧!」出聲的是亞克斯,這位戰鬥時只能起到輔助作用的祭司數來數去也已經是這個團隊中不用隱藏身份又較有面子的了,總不能叫一條龍或是一個精靈和警備隊打交道,由古斯希特用貴族身份壓也不是辦法,雖然問題真的解決不了時也不得不亮身份。

「我也得去處理一些事。」亞穆塔斯的視線又再一次落在那個不起眼的角落上,然後他很乾脆的起身,理也不理警備隊的阻止走出了旅館。

「等等!亞穆塔斯你要去處理什麼?」古斯希特立即追了上去,而一走出旅館他就愕住了,連忙把後面跟上來的人攔住,跟得最快的菲宇差點就撞上古斯希特的背了。

這個旅館位於這小鎮最大的一條街上,除了旅館還有不少的店舖,大都是地下一層是店子二樓以上是住家的小經營,這一帶是整個小鎮最熱鬧的地方。雖然鎮子很小,規模說不上大,而且入夜之後街上的人自然會少一點,但是會少一點也不至於一個人也沒有死氣沉沉,就好像整個鎮子只剩下他們所有的旅館還有活人似的。

而且各個店子的燈還是亮著,但就沒有一絲人的氣息,好像所有的人都已經在無聲無息之間消失了一樣。

「是隔絕魔法?」安娜和菲宇一臉驚訝的看著外邊,四個人站在旅倘的門口,不把亞穆塔斯算進去的話安娜和菲宇兩人一個已經有初級魔法師的資格,而一個是天生有著魔法天賦的精靈,但這兩人在踏出旅館大門前甚至是看到眼前這一切之前都沒有感到空氣中的魔法元素有一絲的變動。

理論上這麼大型的隔絕魔法一定會引動四周的魔法元素,一般人察覺不到不奇怪,但對魔法師來說沒可能這麼無聲無息。

「看來我們是不用爬山去找人了……」古斯希特小心翼翼的進入準備狀態,魔法的箇中奧妙他是沒法感受得到,但是要什麼實力的魔法師才能做出這種大規模魔法他心裡還是有底的。

但他深信來人一定不會是皇后派來的。

皇后的家族的確是魔法師輩出,但是大多的實力都只徘徊在中級魔法師左右,高級的黑袍魔法師恐怕也沒有幾人,就算有他們的實力也絕對沒有芙莉娜那樣高,恐怕他們見了芙莉娜這位在魔法公會人稱魔女的存在還得必恭必敬的彎身行禮。

先不說有芙莉娜在公會的影響力絕對能使大部份魔法師不賣皇后的帳,就算皇后手下還有能調動的魔法師,但魔法師的人數太少實存強一點的也是珍貴的存在,以皇后現在的處境她不會讓實力到達高級的魔法師離開帝都,更不會明白道古斯希特身邊有一條龍的情況下讓魔法師過來。

撇除了皇后派魔法師來的可能性,古斯希特實在想不到還會有誰擁有這樣的實力又會主動攔下他們。

而且設下這個隔絕魔法的人讓亞穆塔斯主動接觸了,除了他們的目標人物外古斯希特自問以他的想像力實在沒法想出還有誰了。

仇家不是沒有,不過那傢伙是個頭腦簡單的笨蛋,所以和魔法有關的事情一定不是他。

環視整條大街一個人都沒有,但是那只應該是因為對方故意隱身起來而已。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