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穆塔斯隱身在皇宮之中,這個建築物的結構對他來說並不是很複雜,不過和芙莉娜說的一樣,這裡的魔法元素混亂得讓他感到十分不快。

他潛藏在皇宮的大廳已經三天,那天古斯希特回來之後,芙莉娜就特地找他研究在皇宮發現的屏障。

聽過芙莉娜的話後,亞穆塔斯自己歸納了幾個可能性,而最有可能的是黑龍被盜的東西是魔法物品,屏障是用以阻隔那物品的波動。

他沒有去察探在屏障內的是什麼,因為只要他踏入屏障的範圍一步恐怕就會打草驚蛇,到時取不回失物的話就麻煩了。亞穆塔斯不是想幫帝國解決問題,只是事情牽涉了他的同胞,基於同族之誼當然不能置身事外。

有點無聊的看著如魚貫入的貴族慢慢的把謁見大廳填滿,他原本打算告一段落先離開一下,不過當他正開始移動腳步打算離開謁見大廳時一道魔法波動突然襲向大廳中央。

亞穆塔斯對這股波動十分熟悉,這帶著死亡般寂靜的氣息於一瞬間充斥著大廳,亞穆塔斯立即把自己的氣息隱藏得更謹慎,以防被對方知道他就在這裡。

黑色的暗影在四處尖叫著走避的貴族中間慢慢成形,他散發出來的氣息讓人不由自主的恐懼,有好幾人已經因為碰觸到這黑色的東西而尖叫著倒在地上了。

大廳的中央只剩下那一團漸漸成為人形的黑影,皇帝的前方已經築成由皇家侍衛的人牆,馬爾科姆四世的臉上有著驚慌的神色。

「發生什麼事……那個……」一直在謁見大廳旁的小廳聽著大事事項的皇后在聽到尖叫聲時在女騎士的護衛下由皇座旁的側門走了進來,而她在看到大廳中央那個已經變成一個穿著黑斗蓬的人形東西正以他那像是黑色火炎似的眼睛橫掃了在場所有的人。

『奉吾主之命告之汝等卑微之人類。在初冬之雪降下之時,汝等之都城將煙消於黑色火焰之中。』那白蠟般的臉沒有任何表情,亞穆塔斯一看就知道那是使魔的一種,根本不是人,不過就從遠距離把使魔送到這樣來,對方果然還是那樣強呀!

「果然是你呀…亞德里恩…」亞穆塔斯輕說了一聲,然後像是聽到他的聲音似的那個使魔看向了亞穆塔斯的方向然後停頓下來。

不過不久之後使魔就把視線放回到大廳首坐的人。

人類的國王,吾主已經沒有耐性等待下去,盜取吾主寶物的無恥之徒,以吾主之名詛咒。』

使魔話剛落下就見他伸出同樣如白蠟般蒼白的手,然後一個由黑紫色構成的魔法圖騰顯現,然後兩聲尖叫在大廳中響起。

屬於男性的尖叫是由杜奇頓發出,原本在他的身邊的貴族立即四散,他抓著自己的心口在地上滾動哀嗚。而另一聲則是出自皇后口中,她看到黑紫圖騰出現時已經嚇得臉色青白,而當杜奇頓倒在她面前之前她也忍不住嚇得尖叫了起來。

「這是詛咒……快去找祭司!」皇后躲在女騎士和皇家侍衛的身後開始歇斯底里的尖叫,不過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人有膽上前接近那被詛咒的人,誰知隨便一碰會不會害自己也得到同一命運。

初雪落下之前,人類的國王好自為之。』使魔說完之後再次化成一道黑色的煙霧從大廳的中央消失。

現場只剩下中了詛咒的人的痛苦悲鳴,黑龍使者帶來的口訊就像是對他們宣佈了死期一樣。

初雪降下之時,距離現在也不足一個月了,要和龍決戰,一個月準備得了嗎?應該說他們真的要和一頭龍戰鬥嗎?

「把龍騎士帶來!立即把他抓來皇宮!」皇后親眼看到自己的親信倒地掙扎,她心裡莫不牽起重大的恐懼,杜奇頓是她命令去偷取黑龍的寶物的,因為杜奇頓親身去過收藏寶物的地點,所以黑龍輕易的就可以對他降下詛咒,如果黑龍真的來到帝都,她的計劃可以趕得及嗎?萬一趕不及的話她的下場不就和杜奇頓一樣了!

她不可以容許這隸的事情發生!

亞穆塔斯把碧琳達的一舉一動看得清清楚楚,她一下令要去把古斯希特抓來的時候他曾經打算就這樣把這個屢次令他的契約者陷於生命危機的女人殺死。不過他最後都沒有這樣做,因為他知道就算這女人再該死古斯希特也不會希望他用暗殺的手段把她解決的。

皇家侍衛已經有所動作,對他們來說皇帝和皇后的命令就是一切,當中他們不會去質疑命令背後的正確性,和騎士是屬於帝國的不同,皇家侍衛是皇室的私兵,數量也沒有騎士團來得多。

亞穆塔斯隱身離開了大廳,正打算用傳送魔法趕在皇家侍衛到達之前回去大宅把所有人都帶走時,他的面前再次出現了黑龍使者的身影。

他和使麼的四周被一個五米寬的魔法陣圍住,亞穆塔斯定睛看著眼前的黑衣使魔,他要衝破魔法陣不難,不過他也和對方有著同樣的想法,他們的會面並不想讓人類知道。既然對方連魔法陣都準備好了,他也省了去自己的功夫。

亞穆塔斯。』使魔的聲音不像之前的那樣平板沒有生氣,這把聲音亞穆塔斯十分熟悉,那低沉充滿磁性的聲音正是他所熟知的同族友人所有,現在正和帝國敵對的黑龍亞德里恩。

「好久不見了。亞德里恩,想不到這麼久不見我竟然會先和你的使魔碰面。」

我也從沒想到會在皇宮看到你。你要站在人類那邊嗎?亞穆塔斯!』使魔臉上沒有表情,不過借用使魔的身體和亞穆塔斯說話的亞德里恩的語氣十分憤怒,他的怒氣像是化成了一絲絲黑色的光束似的在使魔的身體四周纏繞。

「我從沒站在帝國這邊。雖然我的契約者是人類。」亞穆塔斯對亞德里恩得指控有點感冒,他和古斯希特結下契約這些年,他也從沒有違背過自己意願為帝國辦過事,最多是做了古斯希特的交通工具和用過一點魔法幫他完全任務而已。再說,他和古斯希特結下契約還沒多少年就發生那次事件了。

我不希望亞穆塔斯會成為我的敵人。』

「我也不希望和友人對戰。不過我得保護好我的契約者,事與願違地他這次肯定會被捲入你容帝國的事件之中。就在剛才,那個可恨的女人已經下命要把我的契約者抓來皇宮了。」亞穆塔斯十分認真的說,確定了對方是亞德里恩之後他就更加不想和對方敵對。

你的契約者仍是那個人類的貴族少年嗎?』

「現在應該是青年了。」

人類的時間過得很快……亞穆,叫你的契約者別想幫助偷竊的犯人了,即使取回失物,我也會要他們付出代價的。』亞德里恩的聲音比之前壓下了好幾倍,頓時包圍住他們的空氣變得沈重起來。如果亞穆塔斯是普通的人類,恐怕現在已經被這壓力撕碎了。

亞穆塔斯對這十分清楚,那是龍族最基本的威嚇,他皺著眉看著那個使魔的形體開始崩潰,就算是亞德里恩親自造出來的使魔也禁不住直接受到龍威的壓力。

「我也對那女人和她的爪牙沒什麼好感,只要我契約者和他的朋友沒事都由得你。」

那再見了。吾友。』亞德里恩的聲音隨著逐漸消失的使魔消失於空氣之中,地上那阻隔外界的魔法界也消失得一點痕跡也沒有。

亞穆塔斯沒忘記得儘快趕回去大宅這件事,他手一揚喚出了他的傳送陣,一眨眼他已經回到古斯希特家的大宅花園中。可是他還是遲了一步,原本被修剪得整齊又漂亮的花園有一角明顯遭到人為破壞,而他熟識的幾個身影正扶著身上掛了彩的藍青在療傷。

遲一步了嗎?亞穆塔斯的臉色變得十分陰沈,陰沈得眾人看到他也不敢問他之前去了哪裡,也不知道要如果和他解釋現在的情況。

「亞穆塔斯……」安娜放下手上拿著的藥包走到亞穆塔斯的面前,張了口但又不知道應該從何說起。

亞穆塔斯知道安娜的不安,他伸手執起安娜因為不安而緊握在一起的手在她耳邊說了些安慰的話。

「亞穆塔斯……」芙莉娜也一臉無奈的走了過來,剛才的事件她可以出手的話皇家侍衛是沒辦法把人抓走的,不過古斯希特寧願跟他們走都不願他們和帝國正面起衛突,為此芙莉娜也感到十分不快。

「芙莉娜,古斯希特我會保他周全。剛剛黑龍的使者來了,所以他們才要把古斯希特抓去,帝國別想再在我手上傷他一根汗毛,這裡就先交給妳了。」亞穆塔斯說完之後讓安娜回到芙莉娜的身邊,而他則再次回去皇宮那裡找尋他契約者的下落。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