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芙莉娜一起回到小屋,遠遠就看到蘭爾四處躲藏的身影。

芙莉娜冷冷地一笑,嚇得在偷瞄的蘭爾現在完全躲得找不到人影。回到屋內,看到服過精靈們調配的解毒劑現在已經徹底恢復的古斯希特正無言地和亞穆塔斯及茵格蘭姆三人坐在客廳。他們一言不發地就如同三尊雕像,感覺很奇怪。

「哦!安娜貝勒妳來了!」茵格蘭姆站起來迎向她,自從上次他用龍的形態出現之後這還是第一次再見,一下子安娜心中充滿了違和感,那頭閃耀的白銀龍就是眼前的這個人,總覺得感覺完全不一樣。

「你們怎麼什麼也不說這麼靜?」安娜對他們製造出來的沉默感到莫大的壓力。

「他們就是這樣子的,亞穆塔斯本身就不多話。安娜很快就會習慣的了。」茵格蘭姆笑著說,然後給她準備了一張椅子。

「既然古斯希特已經沒事了,那麼也是時候把事情說清楚給安娜知道了。」亞穆塔斯靜靜的說,中途還看了看古斯希特。

「現在嗎?」安娜覺得自己的心跳快了一下,雖然心底想早日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但真的到掀盅時她又莫明的緊張,人果然是矛盾的。

「在回帝都之前我想讓妳知道。」亞穆塔斯的眸子中閃過一抹寂寞的顏色。

「好的。」

然後就是巨龍們的回憶。

 

當這個帝國在成立之初,第一任皇帝就是靠著自身強勢的運氣和實力,還有傳奇一樣的大魔法師法克雷特的幫忙下統一了世界上其中一片廣大的大陸──,建立了史上最廣大的帝國,也成為了世上勢力最大的國度。只是這一切都是出於一個卑鄙的交易。

在世界生物中最頂尖的龍數量並不多,天賜的強大的肉體和龐大的魔力令龍族由一開始已經擁有領導的地位,可是龍族卻沒有興趣費心思都統治世上的一切。

牠們喜歡的是自由,自由地在天際飛翔,自在的在各大陸上遊走,觀看人類或是其他種族的生活。但這樣強大又不理世事的龍族們卻往往成為人類發動戰爭時所尋求的一大助力。

一個簡單的龍語魔法就足以抵上一個師團的魔法師,所以世界上三個大陸上的霸主一旦有吞併其他國家的野心時,他們就會想得到龍族的幫助。可是龍族之間卻有著深厚的默契,就是絕不參與人類之間的戰爭,即使歷來有不少龍和人類結下契約,但那些人類卻沒辦法令巨龍們上戰場,龍族許下的諾言是針對個人的,而不是國家,龍沒必要為一個人類國家而效忠。

位於畢菲爾大陸上的龍之山脈,這個巨龍們最終的聖地是人類不能踏足的一個險要之地,沒有龍族的翅膀根本連山腰也沒有辦法攀得到,更別說要到山頂一睹巨龍的風彩。

偏偏一個瘦弱的魔法師卻有勇無謀地挑戰了這個人類的禁地,魔法師靠著自己的一雙腳還有不太有用的魔法好不容易開始了上山的路,世界中也是有些人類中自稱為英雄的人想藉著屠龍而名揚天下,魔法師在路上也遇上不少這類人。而他們的訕笑和鄙視也是毫不留情地襲向這個瘦弱的魔法師。

屠龍者連龍的影子也還沒看得到就已經被這裡的天然障礙撃敗,只是輸的是他們的一條命。而單獨一人的魔法師也沒能支持住早在半路時就倒下了。再次清醒時他發現自己躺在一片草地之上,有一個美得像是女神的少女坐在自己的身邊。

魔法師嚇得說不出話來,他被少女的美麗嚇到,也被少女的頭髮顏色嚇了一跳,在月光之下,少女的頭髮閃著柔和的銀光,而她的金眸也平靜的令人不由自主看靜下心來。

魔法師知道,這個少女不是自己的族類。這樣的美麗和超然的氣質絕不可能出現在人類身上,少女看到他醒過來了只是微微一笑,她站起來,身上淡紫色的長裙拖在地上,纖白的手拿了一個水囊給他。

「弱小的人類,為什麼來到這麼危險的地方?」少女靜靜的問了這一句。她像是不感興趣的把玩著魔法師隨身帶著的行李,不過魔法師知道只要知道的回答不合這少女的心意,最壞的下場可能就是死。

「我想見一見傳說中的龍,一眼也好。」魔法師有一下子想編造一個謊言,但想到自己跑來這裡的目的,現在說謊也沒有意義了。

「為什麼想見?」

「因為不想被人少看,我自知實力不足,靠運氣也好,我想試試可不可以幸運地見得到龍族一面。遠遠的也好……」魔法師坦白的把目的說了出來,原本他就是有點賭氣的踏進龍之山脈,反正在外面人人都說他一無事處,既是魔法師偏偏又才能有限,也沒能找到一個貴族資助自己的魔法研究,他就是忍受不了才山遙路遠地來到這裡。

「見到了又如何?」少女淡淡的笑了。

「不知道。我本來就不認為自己有命回去,所以我沒考慮過……」魔法師越說越小聲,身為男性的尊嚴令他不想在少女面對有任何丟臉的時候,可是少女並沒有向他投來任何嘲笑的眼神,反而開懷地笑了。

「那現在考慮一下?」

「還是想不到。求龍指導我魔法?」

「不可能,龍語魔法人類用不到。」

「這樣呀……」

「屠龍﹑財寶﹑名譽﹑權力和地位,都不想要嗎?」少女的眼神像是有一點危險,她簡單的說出幾個人類最常來龍之山脈尋求的東西。

「都沒有很大興趣……」魔法師回答之後感到有點慚愧,原來自己可算是沒什麼大志的。

「你是笨蛋嗎?」少女平靜的臉終於有了另一個表情,她有點愕然的繞著他轉了一圈。「你知道嗎?我在他身處的地上畫了一個魔法陣,如果你說謊魔法陣就會發光。誰知竟然沒有發光……還是這樣好了,我再問你一個問題,你一定要回假話。」少女有點不滿的說,她懷疑魔法可能失敗了。

「好……」魔法師哪敢說一聲不。

「你是女人?」

「……是的。」魔法師硬著頭皮回答,他差點順著自然反應回了一句不是。他一說完魔法陣就閃著刺眼的紅光,像是在警示他說的是什麼天大的謊言似的。

「呀…這麼無欲無求的人類我還真是第一次見到!」

魔法師無奈的笑了笑,現在這狀況,是不是他沒大志又沒實力的這兩方面救了他一命了?

「人類,你叫什麼名字?」

「利邦.希爾文。」

「我是西菲爾斯。我現在打算離家出走,正好你帶我到外面逛逛吧!」

 

天會知道這個兩百多年前的相遇會影響了世界勢力的轉變。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