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森林裡跟著水晶球指示前進的古斯希特和白月一路上非常順利,對方似乎遺忘了他們兩個,或是真不當他們兩人是威脅,沿途沒有人跟蹤或是追擊他們。

雖然如此,他們的行進速度仍是遠遠比不上另一邊的芙莉娜,即使有水晶球的指示,但不熟悉地形的他們在森林中也只能小心翼翼的走。

晚上他們也聽到了爆炸的聲音,從聲音的距來推測他們和爆炸現場有點距離,如果安娜一行人是身處爆炸現場的話,那他們現在就像是在一個圓周上走著相反的方向,雖然目的地是一樣,但路程卻不可能遇得到。

「古斯希特,前面應該有人。」白月跟在古斯希特身後,手上拿著隨時可以發射的十字弓。

「嗯。地上有人類出入過的痕跡,而且還很新。」古斯希特看著地上原本應該是被人砍斷的灌木叢,那絕對不是野獸的獸道,只有人類才會這樣開闢道路前進。考慮一下之後他們決定避開這小路躲入樹叢後行動。

小路通往一個山洞,發現山洞之後他們不敢輕易前進了。

山洞前面有幾個粗野大漢把守,不過卻沒有看到任何魔法師的身影,四周也沒有任何像是遺跡的東西,所以他們立即否定了這裡是儀式的場所的可能性。

不是儀式場地卻有人嚴陣把守,那不就代表了這裡同樣藏著什麼重要的東西嗎?

唯一可以聯想得到的只有『用』在儀式中的人們。再次隱身起來的兩人確認了一下水晶球的反應,紅光直直的指向山洞的方向,那個神官就是被關在裡面。

「古斯,如果放了被關的人,那儀式就沒辦法進行吧?」白月一副欲欲嘗試的樣子。

「應該是這樣沒錯,不過我們找誰帶他們出去?要把那幾個看守的人打倒又不讓他們呼叫增援的話一定得速戰速決。」看守的人一共有七人,白月不擅埋身戰,即使從後用弓箭掩護,古斯希特要作出以一敵七的心理準備。

「沒有魔法師的話應該沒問題吧?」

「那麼,掩護就交給妳了。」古斯希特點點頭,然後開始潛行接近山洞口附近,白月在樹影間找了個有利位置,隨即把十字弓瞄準第一個看守者。

古斯輕輕舉手示意之後他就由樹叢中衝了出去,一刀砍向距離最近的看守者之後其餘六人紛紛殺氣騰騰的衝過來攻擊古斯希特。

斬下第一人後古斯希特直直的往第二人衝過去,閃過對方一刀後他竟然直接對上第三人,被閃過的第二名大漢轉身想刺向古斯希特之際他的兩肩同時中箭,伴隨一聲悽厲的悲鳴倒了下去。

發現有埋伏後大漢下意識地想找出躲起來的人,注意力一分散如此大意的表現正好給了古斯希特一個上好的機會。

他閃身繞到第三人的背後狠狠的敲了對方後頸一下,大漢隨即身子一軟倒在地上。其餘四人雖然慌忙把精神集中到古斯希特身上,但是出手還是比古斯希特慢了一步。

「身為傭兵的你們,不是應該早就牢牢記住視線絕不可以離開自己的敵人嗎?」古斯希特意氣風發的和第四人交手,對手不忿的臉色明白的告訴古斯希特他現在非常浮躁。

失去冷靜的對手往往會出現不少破綻,好整以暇地等待機會出現的古斯希特看到自己的對手突然勾起一抹勝利的笑容。

黑影在自己身後出現,第五人找到機會從古斯希特的背後出手,古斯希特沒有擋也沒有閃避,他的注意力仍是放在眼前的敵人,以為快要看到敵人被砍成兩半的傭兵臉上的笑容很快就被驚恐取代,從後偷襲的人才舉刀就已經有幾支利箭穿透過他的手臂,而他也因為分神而吃了古斯希特一刀。

剩下兩人了。

剩下的兩人明顯戰意大減,他們是傭兵,只是收錢替人辦事,酬金並沒有重要到要自己賠命,雖然會令自己在傭兵界的名聲蒙羞,但總比被人打到殘廢要好。

「等等!!」第六人伸手示意古斯希特繼續向前。

「想放棄自己的任務嗎?」古斯希特有點不屑的說,在大陸上旅行著的戰士和傭兵團一向講求信譽,收了錢替人賣命辦事是他們的生存方式,古斯希特自己也是會接受別人的委託,雖然內容可能不太一樣,但同樣得講求信用。

「就算要打要殺,也該讓我們知道我們犯了你什麼吧?我們都只是受僱看守這個山洞而已,其他什麼也沒做!昨晚幾個兄弟被人叫走了也都沒回來了!」傭兵氣急敗壞的說。

「裡面關了不少人,你不要說不知道。」

「人不是我們抓的!」

「你們也未免太不清楚自己的僱主在幹什麼了。就只會收錢幹這種事,放任那些敗類四處綁走無辜的人。」古斯希特決斷地回答,然後下一刻他已經上前,早就失去戰意的兩名傭兵完全不是古斯希特的對方,擋不了古斯希特幾劍就被制服了。

白月很原始的找來了一些樹藤綁起了七個大男人。然後她和古斯希特走進山洞,山洞口連接著一條稍為修鑿過的通道,沿途掛上了火把。

一路走下去來到了一個廣大的空間,那裡分別有幾個像是牢房的房間,牢房的門口沒有人看守著,鎖匙也很大意的放在一邊的桌子上,只能怪那些傭兵太不小心了。

聽到有腳步聲,幾間牢房內的人開始騷動,有少女的哭聲,男子的謾罵聲,看樣子這裡關起來的不止是由索特村抓來的人。

「亞克斯在嗎?」古斯希特說。聽到了陌生的聲音,牢房裡的人都靜了下來,他們是在戒備來人有什麼目的吧?

「有……有。」耳熟的聲音響起,古斯希特湊近了亞克斯所在的牢房,在門上的小窗看到熟悉的人的臉後,亞克斯感動得像是要流淚似的扁著嘴巴,眼泛淚光的看著古斯希特。

「我們把外面看守的人打倒了。我現在逐一開門,你們可以冷靜點不要一下子衝出去好嗎?」預計到被關的人大多數在重獲自由時會衝出去的舉動,古斯希特事先交代。

白月在道通口戒備著,待古斯希特打開了所有的牢房後發現被關起來的竟然多達百人!當中有老年人﹑小孩﹑青年﹑有男有女,他們有的是互相認識卻關在不同的牢房,再次相見令他們上演了一幕又一幕的感人場面。

「還有沒有人被關在別的地方?」古斯希特沒辦法一次過和所有的人說話,所以他向亞克斯詢問,得知有小部份人被帶走之後,目前要處理的就是要怎樣把這些人帶出森林。

大部份的人雖然對自己因何被抓一事充滿疑問,但比起尋根究底,他們還是想早點離開這個鬼地方。人數太多,幸好當中的男人們表示願意保護同行的老幼離開,在沒辦法之下白月決定負責帶領他們走出森林,任他們這麼多沒野營經驗的人又不知道路的人在森林裡亂跑太令人不放心了。

臨行前把山洞可以帶走的物資全拿走之後,古斯希特和白月約定事情之後在芙莉娜的那個大宅會合,雖然沒有徵求莫道爾的同意,不過他相信白月可以擺平這事的。

而正當古斯希特想著接下來他應該怎樣做時,神官留了下來表示他放不下心一早被帶走的人當中有他村子的人,想和古斯希特一起去找。

待山洞的人都離去後,古斯希特和神官二人竟然發現這山洞發現一條暗道。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