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們來這裡的目的?」

「第一﹑要通知這裡的神殿首長,不過這不用親自去,我會叫尤里過去。另外就是我得來跟尤里拿回我的魔杖,因為我放在他那邊加工了。第三,要到港口的話始終都要經過這裡。」

「加工?」安娜忍不住問了出口,她看到其他三人聽到這個原因時表情也變得很怪異。大概他們是覺得魔法師的魔杖就如同劍士的劍,其重要性等同自己的生命,會把『生命』交給別人加工這做法太離奇了。

「尤里的專長是魔法石和魔法金屬的合成,與其我自己做得一半效果,不如叫他做更好,沒有魔杖時我用這個也沒問題,要不再用些魔法石輔助就成。」說完芙莉娜在斗蓬下拿出一柄劍身很幼的銀色細劍出來。細劍的色澤明顯不是鋼材,而是真正的閃亮的銀色,劍柄上只鑲了一顆藍色魔法石,即使裝飾簡單但卻比一般刀劍看起來高雅。

而魔法師和劍的配搭總是令人有格格不入的感覺,芙莉娜端正的容貌即使加上冷冰冰的表情也不令人覺得她超過二十歲,而這麼年輕的魔法師有著公會委員的身份已經很出奇,現在她竟然告訴別人她有配劍,更加顯得她的怪異。

「等等!剛剛妳說妳會叫尤里跟神殿首長交代的對吧?」正當魔法師慷慨的把細劍給大家研究時,藍青突然叫了出來。

「是的。有什麼問題嗎?」

「不是說來到這城裡的皇族是洛昂親王嗎?」

「大概吧。關於這事,我希望你們幫幫忙。」魔法師不太在乎的說,而身為前騎士的兩名青年立即抱頭發出悲鳴。

「我要去找尤里,尤里一定拉著我向他的顧主打招呼,那太麻煩了。帶個人和我一起他就不會那麼煩人。」芙莉娜說出她的要求,她的理由太兒戲,但偏偏她的表情卻非常認真,認真得白月也不敢吐糟。

「入城,我不要。」白月第一個拒絕。

「嗯。我也不想妳進城,要是領主還是什麼白痴貴族看上了妳,要解決也很麻煩。一定比尤里更麻煩。」芙莉娜點點頭,同時也認同了白月美麗的外表很會惹禍。魔法師沒有使用刻意的修飾來稱讚,單純只是說出她認為的麻煩反而令白月心情大好。

「我們兩個也不行。」藍青舉手投降。如果要自投羅網的話,當初就不必選這個小旅館了。

「咦!」安娜看看正不住搖手的二人,再看看正盯著自己的魔法師。該不是由她陪芙莉娜進城吧?

「安娜。抱歉…今次只好麻煩妳了。我和藍青實在不太想碰到以前認識的傢伙。」

「那走吧。」

「咦?」

在同伴帶著同情的目光歡送下安娜就被迫的跟著魔法師往城裡出發了。拉雷斯城的規模很大,如果只靠自己兩腳走的話,由旅館步行入城大概得花上大半小時,覺得很麻煩的魔法師竟然隨手就雇了輪馬車了。

「其實我們騎回自己的馬不就可以嗎?」在馬車的小車廂裡安娜看著解下斗蓬帽子的魔法師,心想竟然要花上一個銀幣雇車子,實在太浪費了。

「我累了。馬匹也應該累了。」

「雖然是這樣……但是一個銀幣不是太貴了嗎?」雖然不是自己的錢,不過安娜仍是覺得花得太不值得了。在米沙城的時間,一個銀幣已經可以吃上一頓豐盛的大餐了。

「是嗎?」聽到芙莉娜毫不在意的回答,安娜只好自己調適一下,說服自己魔法師對金錢的概念是與眾不同的,畢竟他們每次做魔法實驗都會用上大量價值連城的貴金屬和寶石,現在區區用了一個銀幣已經非常少的了。

「呀!對了。這個我得還妳,多謝妳借給我,我現在已經沒事了。」聯想到魔法石,安娜就記起自己還戴著芙莉娜那天給她的魔法石,她把吊咀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遞了過去。

「我不要了,妳拿去。」魔法師垂眼看了一下然後說。

「我……我絕對!絕對買不起的!請妳收回吧!」安娜陷入慌張狀態之中,不只是白月說過這是顆名貴的魔法石,就連大外行的她光是看也知道這絕對是寶石中上好的貨色,再加上是魔法石就更不能推斷它的價錢了。這種高價的東西絕對不是她這種小老百性可以買得起的,就算魔法師收她半價,恐怕這輩子她也掙不了這麼多錢!

「送妳。反正對我已經沒用了。」魔法師看到安娜驚恐的樣子覺得很有趣,笑著把項鍊掛回安娜的脖子上。

「我不能收…太太太太貴了。」收禮的人好像快要暈死了。

「妳現在的表現和這幾天我認識的妳不太一樣呢,如果平日也是這樣子的話就有趣多了。」

「是嗎?」安娜顯得不知所措,好像自己有什麼被看穿了。難道是自己平日做事不謹慎容易鬧笑話的毛病被看穿了?還是說和藍青說的一樣連魔法師也覺得她平日在勉強自己?

「現在的比較好。」

「哦……」雖然魔法師沒說她到底為什麼這樣說,不過安娜還是覺得自己得反思了。

「說起來這次是妳和我去找尤里真是個太好的巧合。妳的魔法潛力的確不錯。見到尤里之後叫他找一兩樣合用的東西給妳吧!他有很多這類存貨。」芙莉娜似乎不想繼續之前的話題,在安娜自顧自沉思的時候,她把話題轉回魔法石上。

「妳送了這個給我已經很足夠了。再說我沒錢買這麼昂貴的東西。」安娜立即拒絕,那個尤里是宮殿魔法師,擁有的東西一定不可能是她買得起的。

「妳或許還沒感覺到什麼。這魔法石妳才戴在身上幾天,它已經存儲了妳不少的魔力,妳根本就不懂魔法,更別說妳會知道如何把魔力存起來的方法,既然裡面都存了妳的魔力,我要回去也沒用。尤里見到妳一定高興得要命,到時他給什麼就要什麼,一個銅幣都不用付。」安娜的魔法潛能令芙莉娜很感興趣,現在甚至比研究為什麼安娜會令魔法無效更加重要了。她想知道如果把魔法咒文都教給她,安娜可以發揮到什麼程度。

「魔力呀……」安娜細心的看著吊咀上的藍色魔法石,除了之前就已經存在的神秘光芒,她沒能看見其他東西,芙莉娜所說的儲存了她的魔力,安娜一點也感覺不到。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