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得全中呢!」白月點了點頭。

「其實委託我們幫忙的老神官亦有提出安娜說的論點,不過礙於一切都沒有證據,我們也不知道這樣做的人背後有什麼動機所以一切都只能說是臆測。到了索特村見到發出求助的神官後或許可以問得詳細一點了吧!而且最好我們可以親眼看到抓人的到底是人還是魔物。」

「明天就再趕趕路吧!一早出發的話傍晚時份應該可以趕到的了。」剛才走開了的藍青拿著已經全空的酒杯回來了,看來他剛才收集到的消息都不是太樂觀。

「打聽到什麼?」

「到現在應該已經有十六人失蹤了,剛開始發生失蹤事件時不見了的都是在村外工作的男人,到了第五個開始是村裡的女人,而剛剛那幾個人聽到的消息是最近不見的都是十五歲以下的女孩。」

「才半個多月的時間內就已經不見了這個人數……」安娜發出一個小小的驚呼,因為自己居住的米沙城都不是什麼大城,如果左鄰加里突然間有這種人數失蹤對她來說的確是件恐怖的事。

「可見事情不簡單不是嗎?聽說村民的不安已經差不多到頂點了,還好明天我們就可以到埗,今晚就好好休息明天開始真的有得忙了。」

 

目標計劃確立了之後,第二天清晨時份古斯希特他們立即出發趕往索特村了。

索特村只是一個村莊,並不像是城與城之間會花大量金幣鋪設石板路,走到一半道路已經變成泥地,幸好近日雨水不多,泥濘不會淺到身上。而一邊趕路他們也發現,地上並沒有人馬出入的新痕跡,村民到底有多久沒出外了?

半路上一個人也沒有遇到,似乎就像昨晚旅館中聽到的流言一樣,雖然官方沒有公佈村子發生了什麼事,不過旅人們已經主動避開了這裡。雖然人流冷清他們也難以在入村前打聽到什麼,但這對他們辦事卻是好事,否則和領地守備隊或是神殿首長的人馬碰上,麻煩的也只會是他們。

「古斯!天空的顏色有點不對勁!明明還沒到黃昏時份,這一帶的天色卻暗成這樣子了!」白月指向前方已經帶紫的天色,現在距離黃昏還有兩三小時,那邊卻像太陽完全下山的樣子,如此不尋常的景象令四人全都皺起眉頭。

包括安娜,雖然她沒有實戰經驗,不過現在團隊間的氣氛已經只能用緊張來形容,下一步會發生什麼事沒有人預測得到,所以她現在給自己先訂下一個目標,就算幫不上忙也不可以拖別人後腿。

「魔法嗎?安娜等會妳跟緊一點,千萬不要離開我們任何一個人太遠!」能導致如此非自然異常的天色絕對是有人在使用魔法影響了四同的元素,不過古斯希特對魔法沒有深入研究所以他沒辦法判決是什麼屬性的魔法,從現有的景象他只能推斷使出這個魔法的魔法師的實力絕不是省油的燈。

就算他們四個對上對方他們也沒有絕對勝算,遠距離被魔法師發現自己有敵意的話長劍可來不及在對方發動攻擊前拿下對手。假設魔法師是敵人,那他們就得想辦法在魔法師發現他們之前先和村內的神官聯絡上才行!

四人策馬經過村子第一個路牌時連不會魔法的人都明顯感覺到一種異樣的違和感,就像是一道肉眼看不到的透明屏障把空間分隔開成兩個,最明顯的是空氣中的壓迫感,原本帶點暖意的風在越過那道無形的界線後令人覺得陰森,令人不自覺的打起寒顫。

第一次親身感受到魔法的效果,安娜感到強烈的暈眩,眼前一下子黑了,然後視線又立即回復。

但視線回復正常後看到的景色看卻是奇怪的,空氣像染上黯紫光暈而其中有著一道道流動著的彩色光帶,安娜不禁懷疑起自己的視力是不是出現了異常。其餘三人卻好像沒有看到一樣,因為他們的視線並沒有放在四處流動的光帶上。

正當她不知道該不該說出來時她發現左前方遠一點的地方有數道黯色光帶快速地聚集,因為那不祥的感覺實在太強烈了所以安娜直覺那邊一定有些什麼存在,所以她決定說出來。

「古斯希特!那邊好像有什麼!好像是那邊有人在用魔法!」安娜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說出『魔法』這個名詞,她沒接觸過魔法,就連魔法師也沒見過,但現在她很自然的用了這個字眼。古斯希特和藍青看到安娜表情怪怪的說心裡都驚訝了一下,他們兩人不約而同的想起凱爾文老師藏有的那一片石板。

說不定安蘭迪家族的血緣中真的有魔法師的潛質在。古斯希特也感覺得到空氣中出現了激烈的波動,但他沒法像安娜那樣明確的指示出位置。

交代大家要注意安全之後四人紛紛夾緊馬腹讓馬匹再跑快。

越接近那片昏暗的天空會發現魔力的聚集已經實體化,即使不能像安娜那樣看到光帶的三人現在也可以看到魔力聚集起來的光線,隨著遠處傳來的轟隆聲和微弱的白光正正表示出那邊正有人利用魔法進行戰鬥。

判斷沒有可能在不驚動戰鬥中的人衝過去,古斯希特拉停了馬匹觀察過後決定不冒險闖過去了,要是奔跑途中被魔法波及傷亡都會很大。

由魔力形成的風在狂舞,從現在的距離隱約可以看到有五個人在前方對峙,一邊是身穿黑斗蓬的三個男人,而另一邊的則是一個用斗蓬遮著臉孔的魔法師和一個穿著神職人員服飾的年輕人。

只見那三個男人不斷的向另外兩人攻擊,在暗黑系的魔法攻擊下,神官的魔法屏障顯得十分有效,在魔法的屬性原則下,神官所持有的光明系魔法無疑有著克制暗屬性魔法的優勢,但無奈光明系的攻擊魔法數量不多,只能集中在保護自己身上。

偏偏對方有三個人,只要他們留起一人的魔力,等神官累得筋疲力竭之後就可以輕鬆的收拾他。

神官身旁的魔法師也還擊一道道魔法箭,雙方的魔法攻擊或有抵消,可是形勢仍是一面倒。

看到神官就在戰鬥現場令在外圍的四人嚇了一跳,現在恐怕已經不是袖手旁觀的時候了,那三個男人正在攻擊神官,怎樣看他們也該先列作敵人。

「白月!」古斯希特叫了一聲之後就向前衝了。

「包在我身上!」白月下了馬從馬背上解下一個布包,打開之後取出一把對女孩子來說有點巨大的十字弓拿了出來,俐落的裝箭然後開始瞄準那三個穿斗蓬的男魔法師。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