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起來啦!」小廣場的一處樹蔭下,一個帶著竹籃的少女蹲在另下個靠著樹坐在樹下的人前,雙手使勁的搖著熟睡中的友人。

薇菈無奈的嘆了口氣,她只不過是讓人在廣場的噴水池旁邊等她一下,真的是一會兒而已等她去買個東西而已!睡知道這短短的時間安娜竟然也可以坐著打瞌睡了!

被搖醒的安娜睡眼惺忪的問,她的意識還停留左夢境中兒時的記憶,每次都是這樣,一夢到那個人的臉不是有人叫醒她就是自自然然會醒來。

每一次都沒能想起那張臉,那年事之後發生了什麼事她也不記得,只知道醒來時就已經是在家中的床上了。

「妳真的這麼睡眠不足嗎?還是最近又夢到了妳小時候的那件事?」薇菈伸手拉起了安娜,再把安娜身上沾到的草屑拍掉。

「是呀!老是這樣一連就是幾晚睡不好實在令人心情煩躁呀!就算問爺爺那時發生過什麼事他都說不知道,說只是發現在草地昏倒了的我。」安娜嘆了口氣,雖然不是經常做這個夢,不過每次都讓她有幾天心情低落,那種明明有事發生過但又不知道是什麼事令人產生一種焦慮呀!

「算了吧!反正那些魔物﹑魔獸之類的不會特地來光顧這個小小的米沙城。何況以妳現在的身手也足夠保護自己了嘛!就連領主那邊的人也不是人人打得過妳不是嗎?」薇菈指了指安娜因為剛剛去了守備軍那邊的熟人處練習而帶在身上的長劍。

劍是一般標準長劍的長度,不過劍身稍微窄了一點,重量也比標準的輕,是柄較適合女性使用的長劍,這是她爺爺特地請人替她鑄的。

「我真的覺得安娜沒當女騎士是騎士團的損失呀!」

「當不當騎士已經覺得不重要了!現在這樣我也過得很愉快呀!」安娜聳聳肩,手一邊撫著劍柄一邊說。

「噯!不能這麼說啦!」薇菈怎會不知道沒當成騎士一直是安娜心裡放不下的事。只是對方口硬老是不認她也不好說什麼。「咦?前面怎麼這麼熱鬧了?這個時間竟然會有外人到訪?呵!奇跡之神的風一定是吹起了!」看到街角的熱鬧薇菈好奇的擠上前看,起步之前也不忘要把好友安娜也一起拉過去。安娜也沒反抗,反正她也想看看熱鬧。

米沙城的確不是一個商貿發達的城市,大多都只是一些定期路經的商人會住下,附近也沒有什麼特色的景點,加上坐落的位置並不在大陸的主要通道上,雖然它的位置靠近維拉爾海岸,不過可惜的是沿岸都是船隻不易靠岸的石涯。所以米沙城雖然是一座城池,但相比其他大城,這裡也只能算是『鄉下地方』了。

這裡就是這麼鄉下的地方,不過有外來旅客也至於說成是奇蹟的程度。

「有旅行藝人嗎?比柏大叔。」薇菈擠到人群前面,揮手吸引了旅館主人的注意。

這個小旅館的主人今天真的忙得快喘不過氣,光是到達的客人已經是平時半個月才有的數量了。

「有呀!不過還是商人最多,也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一下子來了這麼多人呢!」說完,比柏大叔又回頭去打理客人的馬匹了。

「就是吹起奇蹟之風嘛!」薇菈得意的笑著,愛看熱鬧的她眼珠子轉了轉就拉著安娜走進店子了。

「妳不是還有東西要買嗎?再晚點市場都收了哦!」安娜雖然對外來者也有點好奇,但還不至於忘了二人原本的目的。

「我們去幫一幫大叔嘛!他的店人手一向不多,現在這麼多客人他一定忙不過來的。何況安蘭迪伯伯不是說遲一點讓妳出去旅行的嘛!妳不想趁這個機會多聽一點外面的事?」

薇菈落力的游說安娜,說穿了她就是想趁熱鬧,而且好奇心已經戰勝了一切。等到安娜妥協的點了頭,薇菈就立即歡呼著跳進旅館的大門。

「大叔!我們來幫忙了!」薇菈熟練的和待在廚房的老闆娘打了聲招呼後拿了兩件圍裙出來,將一件放給安娜之後就各自就位幫忙招呼剛把行李安頓好後來到大廳的客人們。

安娜有點生硬的走近了詩人和舞者的一桌,看到薇菈熟練的和客人正在聊天,她心中不禁佩服。

雖然她小時候隨爺爺離開了帝都來到這個海邊城市定居,但畢竟她家也是騎士世家,就算在這小城市生活她也不用外出工作幫補家計的生活,不過間中也會像現在這樣在旅館忙碌時幫幫手,但和從小就跟著家人工作的薇菈比較,她就完全是職場生手了。

看著同桌的一對男女,女的是一個有著烏亮長鬈髮的美麗少女,那像是會說話的水藍眸子會令人不由自主看著她,加上她有著雪白的肌膚,紅潤的嘴唇,這像是精雕細琢的容姿不只可以讓男人目不轉睛的看,連她也看得移不開視線。

「唔…我們想點餐。」安娜實在是站太久也沒反應了,久得和女子同坐的男人忍不住開聲。

安娜尷尬的道歉,而那女子好像已經習慣會發生這樣的事一樣回了安娜一個甜笑。不過這笑容同樣殺傷力驚人呀!

「請問…你們想點什麼東西呢?」安娜很困難的才擠出這句說話,她的視線好不容易由女生的臉上移開,卻不幸地停留在詩人的臉上移不走了。

這個一身詩人打扮文質彬彬的青年長了一張超級美型的臉,她可以打包票等會城內的女孩子收到消息後來看時一定會迷上這個人的外表。

和少女一樣黑的長髮隨意的綁在身後,渾身斯文高雅的氣質。這兩個人即使沒人特別說明也一眼看得出來詩人和舞者。

說他們是戰士根本就不會有人相信。

「我們要……」詩人想了一陣子,然後看了看舞者一眼。

「不用等古斯了。他說我們先吃飯,他整理好行李之後還要找東西。」她的聲音非常悅耳,和美麗的外表十分相配。

「是嗎?那就要這幾樣吧。」男子隨便的點了餐牌上幾款食物。

「好的,請稍等一下。」安娜快步的到廚房下單,當她由廚房再出來時不經意的經過只坐了一位客人的桌邊,一隻毛茸茸的大手突然一把拉住了她,害她差點失去平衡跌坐在地上。

「放開我!」安娜一眼說看得出這個肌肉大漢絕對是不懷好意的,那下流的眼睛一直都在她的臉和胸部之間流連,他在想什麼色情畫面根本全寫到他臉上了!

「呵!帶劍的小妞,夠辣,我喜歡!妳就陪陪老子吧!我可以給妳一個金幣。」大漢的手伸向安娜的腰,旅館中另一桌像是商人的客人看到狀況有點驚慌,似乎這個大漢是他們商隊雇用的隨行戰士,他這樣惹麻煩恐怕他們也得快快通知商隊頭目看看可以怎樣擺平。要是等會惹上這城的警備隊,麻煩的不是那個大漢而是他們呀!

「我說放開我!」安娜生氣的拍開大漢的手,原本還在外頭打理客人馬匹的比柏大叔也因為騷動回來旅館,看到大漢拉住安娜一副想非禮的樣子他就慌忙止前請求大漢別對旅館的女孩子出手,但大漢沒有聽進耳裡,不但人沒有放開,他更用他那像是樹幹一樣粗壯的手一拳把大叔撃暈。

薇菈和老闆娘見狀立即尖叫過去看看大叔的情況,而在場的其他客人也紛紛退到了一邊,像是怕麻煩會惹到自己身上一樣。

在外頭圍觀的途人已經跑去通知警備隊了,而再熱心一點的已經大叫找醫生來。

詩人和舞者並沒有和其他人一樣退到角落躲避,那位美少女舞者過去幫忙看著倒地的大叔,而詩人竟然上前打算和大漢理論的樣子。

「這位先生。請你放開這位小姐然後跟她道歉,還有也得向旅館老闆賠罪及醫藥費才行。」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