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一年二月十四日,早晨。

 

正在宿舍食堂安坐,左手翻著今天的晨報,右手握著筷子攪動著豌裡的納豆,里見神乎奇技的單手攪拌技吸引不少目光,只是那納豆雖然營養,但不是人人受得了,所以里見身邊的位置暫時還是空置的。

「哦!原來今天是情人節。」里見看著報紙上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那介紹世界風土人情的專欄上提到今天是全世界的情人節。

雖然這種節人跟里見本人一點關係也沒有,但她倒是聯想到她那室友,不知道她會不會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想來她家是做外國貿易生意的,接觸的外國人多說不定會知道的吧?

這邊才想起雪久留,她就精神奕奕的走進食堂,拿了自己的早餐餐盤坐到里見旁邊,但一看到那攪拌得黏稠起絲的納豆,雪久留面色一變。

「納豆!」

「妳要一點嗎?」里見很大方的問,正是因為知道雪久留絕對不會要她才問的。

「不要!」

如里見所料,雪久留一秒拒絕了她。

「我說妳知道這事嗎?」眼看自己的納豆也攪動得差不多,里見把剛才在看的專欄推到雪久留的面前,當後者一看那標題,差點把剛喝下去的豆腐麵豉湯噴了出來。

「小心點,要是妳跟我一起吃早餐出了事,等會大尉一定不會讓我好過的。」

「妳別說這麼大聲啦!」忙著順氣的雪久留白了里見一眼,雖然跟大尉在一起已經有一小段日子了,官廳中大部份的人都因為大晦日那晚的事而知道了,但沒必要自己老提在嘴邊的嘛!多難為情。

「反正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了,緊張什麼呢!」里見一臉「妳真沒用」的表情,隨即目光一掃,坐在附近八卦投來的視線紛紛縮了回去。

「說起來…我都忘了今天是情人節這回事了。」

「就是說妳知道有情人節卻忘了?」

「嗯。因為一直都沒過這節日的嘛。」雪久留說得理直氣壯,沒有想過自己現在已經不再是單身份子了。

「這番話要是大尉聽了要有多難過?」

「他這麼忙會想起這外國節日才奇怪呢!」

里見看著雪久留說得輕鬆的臉,心想這傢伙忘了還好,現在提醒了她今天是什麼鬼情人節,她會不在意就有鬼了。

 

日常如舊,里見今天也暫時沒有要親自出去的任務,正在忙碌準備要交給宇都宮的任務報告還有未來任務的安排。而從早上到現在,里見發現雪久留的視線已經不只一次從桌上的文件移到大尉的辦公室門上。

就知道她會在意的。

一開始還好好的,里見以為雪久留是在煩惱給大尉什麼驚喜,但當大尉出來走動幾次後,雪久留再看向大尉房間的目光似乎多了幾分苦惱,又有幾分失望似的。

他們搞什麼了?里見認真的想了想,剛才大尉從房間出來,不在乎是指派文件和報告給各士官,然後他出去開會,又回來等等,大尉的日程每天都差不多,會議多得嚇死人,像今天傍晚又有連隊會議了。

啊!里見覺得自己突破盲點了。

「我先去準備下午的巡邏了。」在牆上的時鐘剛好指向下午二時,雪久留收拾好桌上做好的文件,跟隔壁位子的士官交代了幾句,抓過配刀和披風就出去了。

里見撐著頭一臉無聊的看著自己桌上快要寫完的報告,嘆了口氣,快手的把報告餘下的部份寫好,撕了那份報紙最重要的部份夾好,咬了咬牙敲了宇都宮的辦公室大門。

雖說里見跟雪久留很要好,但她過問雪久留那邊的事也就算了,大尉這邊里見知道自己是沒那個立場去說什麼的,而且大尉恐怕也不喜歡外人干涉他跟雪久留的事吧?

只是看雪久留那失望的樣子,作為室友,為免今晚要面對雪久留的強顏歡笑,里見決定豁出去了。反正看在雪久留份上,大尉應該不會把她派去樹海的。

「這是什麼?」

「這是我今早手多給雪久留看了的報導。」里見坦白的說。

「那為什麼會夾在報告中?」宇都宮挑眉,報導的內容不長,他很快就看完了,只是沒想到這種東西會是里見拿來的。

正常來說應該是雪久留好奇拿來才對吧?

「因為我打算也手多給大尉看,要不等大尉下午開完會就太晚了。」

「這張妳手多拿來的紙我收下了,只是報告拿回去,最後一頁重來。」

里見抽了抽嘴角,沒想到她這份報告最後沒用心寫的部份還是沒逃過大尉的利眼。

待里見嘆著氣出去後,宇都宮的視線再一次落在那篇報導上,同時他摸出懷錶,看了一下時間。

「這時間…她已經出去了吧?」宇都宮不由得苦笑了一下,突然殺來一個情人節,他還真的被殺得措手不及。現在距離他下一個會議沒有幾個小時,他想要準備什麼也來不及了。

宇都宮還在想辦法,這時候他的辨公室門又被敲響,是別的連隊長過來找他,想來應該是為了等會連隊會議的事。

時間真的騰不出來。

 

外出巡邏回來的雪久留,一隻手收在披風下死活不伸出來,雖然她自以為掩飾得很好,但其實這刻意的動作已經出賣了她,只不過沒有人跑到她說而已。

「雪久留妳藏起什麼了?」困在官廳一整天跟報告搏鬥的里見看到古古怪怪的,長腳一伸擋住她回坐位的路,仗著友情她不客氣的掀了雪久留的披風,看到了她藏在披風下帶回來的便當盒。

「哦!」

「噓!」雪久留緊張的制止里見說下去,雖然現在已經過了一般值勤的時間,里見是明顯留下來加班的,但官廳中仍有不少人還沒回去,要是剛才有人進來聽到就不好了。雪久留還是不想太多人知道,因為這便當是她剛才出去巡邏時摸魚弄出來的。摸魚這種事說到明面上就不好了。

「大尉還在開會,妳現在放進去正好。要我幫妳放哨嗎?」

「哪用放哨這麼嚴重。」雪久留快步的走到宇都宮的房間,環視整齊得過份的辦公空間,她盯著那張大大的辦公桌。

「放在桌上大顯眼了,萬一大尉回來時不只他一人就尷尬了。」雪久留左看右看,最後把用布巾包好的便當放在那張辦公椅上。然後保險起見也在桌上留了一張字條。

秋純

既然知道今天是情人節,什麼表示也沒有的話太不像樣了,盒子裡的都是親手做的,吃了就不要問我怎樣找時間做的了。

雪久留

看完字條,宇都宮把紙張小心的收好,再拉開椅子,看到那個藏得不算高明的包伏,打開布巾除了她說的便當盒,但外帶了一份醬油團子。

「連飯後點心都準備了嗎?」宇都宮不禁失笑,但下一秒他的笑越發的深,本以為她會惱他今天什麼表示都沒有,沒想到反而給了他一個驚喜。

這情人節,還真是讓他佔便宜了。

 


 

很好,這是一個這對情人完全沒有面對面說過話的情人節賀文。

開筆之前我在想明治至大正年間,日本人有慶祝情人節這回事的嗎?送巧克力的風俗沒有那麼早耶!所以我就把巧克力PASS了,沒有巧克力可送,就送一個手工便當好了……<<發便當耶!

反正就是沒巧克力嘛!過了閃光節才發文也是OK DER!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