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血之復仇是原本在鮮網連載,目的正轉移來部落格這邊的一套浪奇小說,雖然書名用了復仇二字但內容其實不沉重的!(只反映了你取名無能)

這套小說八卷完結,結局留下了供大家想像的空間,這次讀友月函嵐為這套小說寫了一篇二創的結局呢!

謝謝月函嵐!也謝謝授權放到這裡來讓大家一起看!

不過也容某竹囉唆多幾句,二創屬於大家自己的想像空間(YY是很幸福的事),二創內容的走向和配對不一定切合所有人的喜好,不要為了CP爭論喔!(註︰是BG向的CP啦!)


淚血之復仇 偽結局《選擇》

文︰月函嵐

   01

 不知道為什麼,雪琳帶著惶惑獨自走在這片佈滿迷霧、看不清周遭的森林之中,她知道這只是一個夢,卻依舊感觸真實。

「雪琳。」明明應該是十分熟悉的嗓音,但雪琳始終無法想起嗓音的主人。

「…是誰?你是誰?」雪琳小心翼翼的朝聲音的方向走過去,一邊努力的想一邊喊。

「雪琳…」聲音一直不斷的在呼喚,但她卻始終看不見。

然後,夢醒。

 

如今她已經自學校畢業,雪琳漫步在侯爵家的花園中,前一段時間才剛和阿修斯他們一起去了帝都一趟,見到了已經準備登基的妮古,直到現在她都還是有著一種不可思議的錯覺,從沒想過自己會認識一國女王,雖然這並不會讓她改變對妮古的態度,但還是有種作夢般的感覺。

「雪琳小姐,愛德華侯爵大人來訪,請問要接見他嗎?」管家不知何時站在她身後,這般無聲無息的舉動讓雪琳嚇了一跳,但很快地便回復情緒。

「愛德華?只有他一個人嗎?」雪琳愣了一愣,今天並不是他們聚會的日子,雖然有時候愛德華和菲文的確會來拜訪,但都會提前通知的,畢竟雪琳現在還是住在侯爵家,如果不想讓侯爵對自己反感的話,還是乖乖提前通知,得到許可後在來比較保險,誰知道突襲的話會不會倒楣的遇上侯爵在家的時候呢?至少那兩人沒那個膽量去賭,所以雪琳遲疑一下後問。

「是的,只有侯爵大人而已。」身為老練的管家,他很清楚自家小姐和這位侯爵大人還有另一位騎士先生的複雜關係。

「請他到會客廳,我等等就過去。」

「是的,小姐。」管家行過禮後便退下。

雪琳雖然不知道愛德華來的目的,她也沒有拒絕會面的理由,而且能看見當初一起旅行的同伴之一,也讓她非常高興,雖然她有時候對於愛德華和菲文兩人之間的競爭有些小小困擾。

但她也清楚真正的原因是在自己身上,一直遲遲無法下定決定的自己,雪琳一想到這裡,心底就有點惶惑不安。

 

「愛德華。」

佇立在會客廳的青年依舊俊美如昔,在聽見雪琳的聲音後,愛德華迅速轉身快步走到她身邊,輕輕拉起她的手,略略彎下腰,「雪琳。」

帶點曖昧、又禮貌性的吻落在她的手背,這不是第一次愛德華這樣做,卻依舊讓雪琳臉頰泛起紅暈。

「愛德華,你怎麼突然來了?」雪琳紅著臉收回手,漾著淡淡地笑容問。

「我是來告訴妳我必須回帝都一趟。」愛德華有些戀戀不捨的說。

「欸?為什麼突然…是妮古嗎?」雪琳很快想起目前地位最高的那名友人,如果是她的話,愛德華的確不能反抗。

「大概吧,不過我得先去找桑伯特,然後再去帝都。」愛德華不打算坐下,事實上他必須馬上出發,但不管怎麼樣,他都希望再出發前能再看看雪琳,所以才會沒提前通知就來。

「是甚麼事?」雪琳下意識脫口問,旋即意識到這樣並不禮貌,「如果不能說的話也沒關係。」

「其實我自己也不太清楚是甚麼事…」愛德華苦笑著,妮古只是發了一份命令,要愛德華‧斯洛瓦特侯爵大人盡速回帝國首都,也許當中有貴族的施壓也說不定,但妮古卻沒說清楚,讓他不得不盡快動身前往。

「請一路小心。」雪琳明瞭的點頭。

「我該慶幸菲文剛好和阿修斯去執行任務吧,至少這樣我不在的時候,也不用擔心會被超前。」愛德華突然伸手抱住雪琳,在她耳邊輕聲落下這句話。

「愛德華…你真是…」雪琳又好笑又好氣的看著眼前有著貴族氣質卻又有些無賴的男子。

「我得走了,雪琳,妳自己也要保重。」愛德華又趁她不注意的時候偷了一個吻,落在臉頰上,「等我回來…」

「恩…」雪琳好不容易恢復正常的臉再次漾起緋紅,但眼眸中卻有著一抹擔憂,如果是妮古的話,是不是表示又有甚麼麻煩事了呢?「幫我向妮古、尼古拉問好,還有桑伯特先生。」雪琳送他到大門口,看著愛德華的馬車逐漸沒入地平線的另一端後,才默默走回屋裡。

 

獨自坐在書房的雪琳看著眼前攤開的書頁發呆,好不容易從學校畢業了,但卻突然不知道自己該做甚麼?侯爵和她的那位義兄身為貴族,每天似乎都有著很多的事情要忙,而菲文又和阿修斯去執行傭兵任務,本來還有愛德華陪著她說說話,但也在剛剛離開了,這是第一次只剩下她自己一個人,突然心頭湧上一抹空虛,一般的貴族小姐這個時候都在做甚麼呢?雪琳神情恍惚、思緒飄渺般的想,阿,是啦,這年紀的貴族小姐大都已經訂親,準備著婚禮或是成為貴夫人後該有的禮儀課程,本來自己也應該是這樣的,但卻始終在那兩人之間搖擺不定。

「感覺自己還真是糟糕阿…」雪琳雙手捂著臉,然後才鬆開手將視線定焦在書本上。

過了一會兒,她突然站起來,看著書冊,臉上先是遲疑猶豫,隨即下定決心,「去旅行吧!」

她闔上書本,快步離開書房。

陽光透過窗戶,揮灑在靜靜躺在桌上的書本上,清楚的映照著上面的書名:你所不知道的世界。

 

「旅行?」在晚上,難得侯爵也在的晚飯後的休憩時刻,那薩洛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妹妹,「和誰?不會是斯瓦洛特侯爵吧?」

「那薩洛,不要這樣大驚小怪的。」侯爵淡淡瞥了兒子一眼,然後才將目光放在女兒身上,「為什麼突然想要旅行?」

「我只是突然覺得自己所知道的還是太少,而且我也想要歷練一下在學校所學的東西,然後…獨自想一想。」雪琳雖然還是有些膽卻,但至少面對侯爵說話不再結巴了。

「不行!我反對!」有著妹控屬性的那薩洛皺眉反對。

「我想要自己一個人旅行,貴族小姐並不是我所想要的生活…所以…拜託!」雪琳也知道這樣做可能太過任性,但她真的很需要讓自己好好淨空,再這樣下去,她誰也選不出來,甚至可能放棄自己,以前的她一直依賴著身旁的人,這一次,剛好所有人都不在,是獨自旅行的好時機,「我保證不會去太危險的地方!」

侯爵面容上看不出來有甚麼表情,但熟知侯爵神色的那薩洛看父親的樣子,在心底暗暗焦急,想要勸服妹妹,卻也知道雪琳不是那麼好說服,但只要父親不答應的話,就有機會,可是看父親這樣的反應…似乎是不反對雪琳獨自旅行的要求。

「如果妳能先寫一份旅行計畫給我看看的話,我會考慮。」侯爵最後下了決定,然後就回書房去忙自己的公務。

「是!」雪琳高興的說,然後朝明顯很哀怨的那薩洛笑著點點頭便快步回房間,她要趁阻止的人還不多時,快點出發。

 

熱鬧的市集、吵雜的人們,雪琳興致頗好的走在街上,她現在位於公國的某一座較接近帝國的小鎮上,進行著為期十二天的短暫旅行,將地點都設在接近帝國的公國城鎮中,這樣她身為魔族的象徵才不會太過扎眼,而在公國,倘若出事的話,侯爵也比較好出手。

「小心!」突然一個尖叫聲打斷她的思緒,然後雪琳便感覺到一股撞擊的疼痛感自背後傳來,接著一個身軀把自己壓倒在地上。

「對對對不起!妳沒事吧?」雖然背上的人很快的爬起來,但雪琳還是可以感覺到那股疼痛,不過擦到的傷口倒是很快的癒合,她聽見背後的人驚奇的說,「阿,原來妳是魔族阿!」

雪琳正想忍著疼痛站起來時,一隻手伸到自己面前,她微仰起頭,看見手的主人,那是一名年約十三、四歲的少女臉上掛著歉意的笑容,雪琳接受了對方的歉意,將手伸給對方,借力起身,「妳…」

她還沒來得及說完,便看見那名少女一臉〝又來了〞的神情,不過顯然不是針對她,少女的視線是落在她身後,「對不起,這個請幫我保管,晚點我會去找妳拿的!」

沒等雪琳反應過來,懷中就被塞了一樣東西,然後少女轉身就跑掉了,讓她連個字都沒來得及說出口,就已經不見蹤影。

「嘖,別讓那傢伙跑了!快追!」雪琳聽到身後傳來不善的吶喊,下意識將那樣東西收到口袋裡,故作隨意的退到一旁,很快地,便看見有七八個身材魁武的大漢從她身旁衝過去,雖然有點替那名嬌小的少女擔憂,卻也無法幫上忙,想到剛剛那名少女所說的話,雪琳決定先回剛預訂下榻的旅館等著。

 

「雪琳…」

慢慢睜開眼,雪琳又看見那片迷霧繚繞的森林。

「又是…夢嗎?」雪琳低喃著,手輕輕撫上離自己最近的樹幹,粗糙的手感讓她有種不是夢的錯覺。

「…雪琳…我在這裡…雪琳…」聲音依舊不斷的呼喚,感覺似乎很近,又似乎很遠。

「在哪裡?你在哪裡?」雪琳不自覺得加快步伐,然後按捺不住的大聲呼喊,「你到底是誰?」

「…雪琳…這裡…」

終於,雪琳看見迷霧後一個模糊的人影,正當她想要再接近時,夢醒了。

 

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從黑暗的房間可以判斷出天還未亮,雪琳正打算再次闔眼睡覺時,一個聲音突然冒出讓她嚇了一大跳。

「妳剛剛做了惡夢嗎?」

雪琳猛得起身,接著房間的燈被打開,然後她看見了白天那名撞到她的少女正一臉好奇的站在面前,她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她,「妳妳怎麼會出現在我房間!?」

「咦,我不是說會來找妳拿回東西的嗎?」少女訝異的反問。

雪琳一時間有些語塞,她在旅館等半天也沒等到她,以為大概要明天,卻沒想到對方竟然就這樣直接在大半夜裡闖入她房間,而且她還一點也沒察覺到有人闖進來。

「我叫沙利葉‧拉弗里明,妳呢?」少女到沒有急著跟她要回自己的東西,而是很隨意的坐到她的床上和她面對面說話。

「…雪琳‧希格洛。」雪琳一邊說一邊將藏在枕頭底下,那個被迫保管的小袋子拿出來交給沙利葉,然後又覺得沙利葉的姓有點耳熟,似乎在哪聽過,但還沒來得及去回憶,便被沙利葉再一次打斷思緒。

「妳有看過這裡面是甚麼嗎?」沙利葉興緻勃勃的問,似乎並不介意她看。

雪琳搖搖頭說,「沒有,不過我摸起來覺得有點像顆珠子。」

「的確是珠子沒錯喔!」沙利葉將袋子打開,取出一顆晶瑩透亮的水藍色珠子,「這是湛藍之珠,據說會在夜晚中綻放出水藍色的光芒,然後倘若在月圓之夜將湛藍之珠放入水中,就看以看見未來喔!」

「這麼神奇?」雪琳睜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沙利葉手上的珠子,這樣小小一顆,和高爾夫球班大小的珠子,竟然能夠預知未來。

「嘿嘿~有不少的女孩子都希望能夠用湛藍之珠來觀看自己未來的另一半呢,雪琳姊姊要看嗎?」沙利葉露出一抹狡猾的笑容問。

「不、不用了。」一提到愛情這個問題,雪琳就有些退卻,她不想要利用這種方法做出選擇。

「為什麼?難道是已經有心上人了?」沙利葉一臉好奇的看著她,「也是魔族嗎?」

雪琳聽到她這麼說,便忍不住想起愛德華,遲疑一下還是搖搖頭。

「恩…雪琳姊姊妳剛剛遲疑了呢,所以是有兩個人在追雪琳姊姊妳吧?」沙利葉卻一語中的,雪琳完全傻楞的看著她。

「嘻嘻,果然沒錯吧,我猜其中一個是魔族人,對吧!」沙利葉繼續猜,「剛剛妳搖頭,所以另一個大概是人類吧…恩,難道是東大陸的…阿!該不會剛好是一名騎士先生吧?」

雪琳沒想到眼前的這個女孩,竟然光這樣就說對了,一時間臉脹得通紅,一句話也擠不出來。

「看樣子應該是沒猜錯…真好呢~騎士感覺很酷耶!有風度又厲害!」沙利葉一臉羨慕的說。

「那麼…雪琳姊姊妳選誰呢?是同族的魔族先生還是充滿遐想的騎士先生呢?」沙利葉八卦的問。

雪琳對於那個〝充滿遐想〞的形容詞囧了好一會兒,才紅著臉搖頭,小小聲說,「我不知道該怎麼選擇…兩個人我都不想傷害…也都有感覺,可是…我知道不選擇不行的…但…我…」說到最後,語調間染上一絲委屈和哽咽,不只是針對自己的委屈,也是對愛德華和菲文的歉疚。

看見雪琳這樣,沙利葉也收斂起玩笑的態度,雖然她不太懂,不過…「雪琳姊姊,可以說說妳和那兩個人相遇的過程嗎?也許我可以幫忙用旁觀者的角度判斷喔!」

雪琳眨著因淚水而濕漉漉的眼睛,然後有些緩慢的開始述說他們的故事,當然她省略了姓氏,將一些地方修正一下,簡單描訴和他們相遇的經過以及對他們的感覺,並沒有將其他人說出來。


02

 

「恩,我了解了!」沙利葉聽完這個故事後,認真的點頭,「不過我還是不要說好了,我怕雪琳姊姊會被我的判斷影響。」

「欸!?」雪琳愣了一下,有種被耍了的感覺,那這樣她剛剛和她說了這麼多,根本沒甚麼用嘛!

「不過…」沙利葉語調一轉,「雪琳姊姊有沒有興趣和我去一個地方呢?很刺激喔!」

「那個…是甚麼地方?」雪琳小心翼翼的問。

「不會很遠,就在附近。」沙利葉不太在意的說,「就是白天追我的那群人阿,他們偷了我的東西,但我只搶回湛藍之珠,還有另一個東西得拿回來才行。」

「阿…所以…」雪琳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當然是要去那些傢伙的老窩拿回來阿!不然爹地會罵我的!」沙利葉皺著鼻子,不太高興的說,「要是爹地知道我把那個東西弄丟,以後就不會准我出來旅行了!」

「…是甚麼東西?」雪琳弱弱的問。

「一個很漂亮的金鎖片,那是我叔爺爺送的滿月禮。」沙利葉比了一個大約的大小說,「對了,雪琳姊姊妳會甚麼攻擊方式嗎?我聽說魔族的人魔法都很不錯。」

…妳都已經決定要我去了才問我有沒有攻擊方式,似乎有點遲了吧…雪琳苦笑著想,然後才說,「我之前在學校是格鬥系的,雖然沒有甚麼實際的戰鬥經驗,但我想自保應該還可以…」

「喔喔!可以自保就行了,那些討厭的傢伙就交給我吧!」沙利葉十分興奮的說。

「那個…」

「怎麼了嗎?雪琳姊姊。」

「我們是不是應該先睡覺呢?如果妳是打算明天去的話…」雪琳有些無奈的提醒,現在可還是半夜,天都還沒亮呢,她應該不是打算現在馬上就殺過去吧?

「喔!也是,好吧!那我們睡覺吧!」沙利葉笑嘻嘻的跳下床去關燈,然後在雪琳訝異又無奈的表情中揮手,「雪琳姊姊晚安,明天我再來找妳。」

說完,就將一旁的窗戶打開後跳出去,雪琳連忙起身衝到窗戶旁,接著看見沙利葉靈活的在屋頂上跳躍,很快就不見蹤影了,最後只能默默關上窗,重新躺回床上,她有預感,明天大概會是很累的一天。

 

「早安!雪琳姊姊。」雪琳剛下樓,便看見沙利葉坐在吧檯,她面前已經擺放著一份早餐,顯然是吃到一半而已,卻因為看見自己下樓而暫停動作,興奮的朝自己揮手。

「早安,沙利葉。」雪琳點頭向她道早,「等等就要去嗎?」

「恩恩,早點去可以早點回來。」沙利葉嚥下嘴巴的食物後說。

雪琳坐在她旁邊,也要了一份一樣的早餐後,這才有餘心仔細打量沙利葉,一頭金棕色的長髮綁成馬尾高高束起,湖水綠的眼眸帶著狡黠,是個很有朝氣、很漂亮的少女。

「雪琳姊姊?」察覺到雪琳的視線,沙利葉疑惑的歪著頭看向她。

「沒事。」雪琳淡淡一笑,其實只要不要採到愛情這個坑的話,雪琳還是可以表現很沉穩的。

 

等用完餐後,兩人便結伴走出旅館。

「妳知道他們的…老窩在哪裡嗎?」雪琳偏過頭看向提出要主動出擊的人。

「當然知道阿!走這裡。」沙利葉握著斜掛在腰間的劍起步奔跑。

雪琳並沒有劍,她用的是匕首配合魔法的方式,這是她在學校學到目前覺得最適合自己的戰鬥方式。

經過之前長途旅行和後來在學校的訓練,雪琳的體力已經和一開始剛來到這個世界時好太多了,但她卻發現沙利葉的體力比她還要更好,明明沙利葉才只有十三歲而已阿。

 

兩人跑了一段時間後,沙利葉緩下腳步,轉身朝她比了個噤聲的手勢,然後又比了比某間屋子。

雪琳很快便了解她的意思,這裡就是那些賊人的根據地,點點頭,等著沙利葉下一步的指令。

只見沙利葉要她先躲在一旁,然後自己輕巧的躍起,落到屋頂上,卻沒發出甚麼聲響,雪琳看得呆愣,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人類可以跳得這麼高卻沒有發出聲音。

沒多久,便看見沙利葉回來,她低聲說,「雪琳姊姊,裡面有大概七八個人,我的金鎖片在客廳壁爐的上面,妳只要幫我把那個金鎖片拿出來就可以了,其他人我來解決。」

「恩,我知道了。」

「等等我先進去,吸引他們的目光以後,妳就去搶金鎖片,一拿到就馬上離開,回去旅館,我隨後會跟上的。」沙利葉的作戰計畫很粗暴卻也很簡單。

兩人做好準備,雪琳將一個瞬發魔法備好,並緊握著自己的匕首,等待沙利葉的信號。

〝碰!〞只見沙利葉很乾脆俐落的踹開木門,然後喊,「就是現在!」

接著拔劍朝還沒反應過來的大漢打下去,仗著先發制人,沙利葉很快就先解決兩個人,剩下的五六個人,這時也已經反應過來,各自拿起武器。

雪琳馬上一個電擊丟出去,這是她請教妮古學來的初級魔法,雖然電擊威力不及妮古,但對於拿著銅劍的大漢們還是一定的麻痺效果,說實話,如果這群大漢拿的只是一般的鐵劍的話,大概就不用受到這樣的苦果,誰讓他們裝備了比鐵劍還要好的銅劍……導電效果也比鐵劍好。

由於雪琳的電擊,讓沙利葉能比較輕鬆的應付,而雪琳也趁這時候在沙利葉的掩護下靠近壁爐,她一眼就看見被掛在掛鉤上的金鎖片。

「拿到了!」雪琳高興的舉著金鎖片轉過身,剛想要讓沙利葉看看時,卻看見一把銅劍朝著自己腦袋砍下來,那一瞬間,她只來得及閉上眼睛,心底閃過一個人影,原來……

〝碰!〞

預計的痛楚並沒有落下,只有耳邊傳來一陣巨響,雪琳張開眼睛,看見沙利葉正在用力踩著剛剛試圖砍她腦袋的那名大漢的……重要部位,還不忘大聲喝罵,「讓你想對雪琳姊姊動手,找死阿!小心老娘讓你斷子絕孫!」

……沙利葉,妳說話有點不太文雅呢……雪琳腿軟的攤坐在地上,苦笑著想,原來…原來自己喜歡的人…是他呢。

 

沙利葉扶著被嚇到的雪琳,兩名女孩很快地回到旅館,然後收拾行李準備離開,看樣子這趟旅程…比她所想的還要短,不過既然已經知道答案了,她也該回去了。

沙利葉看她臉色還是不太好,便自告奮勇送她回去,還租了一輛馬車,一上馬車,雪琳便放鬆心情,很快地疲憊湧上,便在沙利葉的看顧下陷入沉眠。

 

再次睜開眼,雪琳很冷靜的看著面前熟悉的景色,依舊迷霧繚繞的森林,但這一次她已經不再迷惘了。

「…雪琳…」再次出現的呼喚聲,雪琳揚起微笑,毫不遲疑的往前邁進。

看見迷霧後的人影,她漾起美麗的笑容,「果然是你。」

 

「醒了嗎?」沙利葉看見雪琳帶著笑容睜開眼睛,「做了甚麼好夢嗎?」

「恩,沙利葉。」雪琳輕輕喊了一聲。

「怎麼了嗎?雪琳姊姊。」沙利葉停下原本正在把玩金鎖片的手問。

「我知道我愛的人是誰了。」雪琳看著她說。

「哦,說說看,和我猜的是不是同一個…啊!不,我們來寫吧,這樣比較好玩!」沙利葉笑嘻嘻的從自己的背包中翻出一張紙,然後撕成兩張,將其中一張和一枝筆遞給雪琳,自己也拿著一枝筆背對著雪琳寫下自己所想的名字。

「好了。」雪琳放下筆,然後看向沙利葉。

「我也好了,我數到三,我們就一起攤開。」沙利葉得到肯定的回覆後,便開始數,「一、二、三!」

不同的字跡,寫著同樣的名字,兩人相視一笑。

 

當他們終於回到公國首都後,馬車來到了馬赫塞侯爵府,沙利葉探出頭看了一下後挑挑眉,「雪琳姊姊,妳家好像有客人呢?」

「咦?」雪琳愣了一下也跟著想要探頭看一看。

「恩,雪琳姊姊應該不介意我先去四周晃一晃吧?」沙利葉打量了一下周圍後說,「等等我再去侯爵府找妳吧!喔,搞不好是妳的心上人來了也說不定,如果是的話,別忘了告白喔!」

「沙利葉!」雪琳脹紅著臉喊,但沙利葉已經跳下馬車跑不見人影了。

雪琳只能無奈的下車,打發馬車離開,然後獨自走進侯爵府。

「雪琳小姐!」沒料到雪琳這麼快就回來的管家,難得露出些微的驚訝。

「今天有客人嗎?」雪琳看見管家的表情,只是淡淡笑了一下後便問,她相信沙利葉不會弄錯的,所以便打算先問管家是怎樣的客人。

「是的,事實上,客人是來找雪琳小姐妳的。」管家很快地調適好面部表情後說。

「找我的?」雪琳有些意外,該不會真的被沙利葉說中…真的是那個人來了吧?

「是的,我已經請客人到花園休憩,剛剛也派人去通知那薩洛子爵大人,不過既然小姐您回來了,是否需要我去通報一聲?」

「麻煩你了,我先去換身衣服,稍後便過去。」雪琳微笑著說,不管客人是誰,她都不可能穿著這身冒險者的服裝。

「是。」

 

剛一走進花園,雪琳便看見熟悉的幾人,這已經讓她夠驚訝的了,沒想到…

「嗨,雪琳。」

「妮古!?」雪琳完全呆住了,為什麼應該在帝國皇宮中的人會出現在這裡?

「我們可是等了妳兩天了喔!」妮古很開心的欣賞著雪琳呆愣錯愕的表情後說,「幸好侯爵大人這裡的空房夠多呢!」

「雪琳,妳還好吧?」

「雪琳,聽說妳自己跑出去旅行了,有沒有受傷?」

沒等雪琳反應過來,便有兩個人影迅速霸占她的一左一右。

「愛德華、菲文…」

「喔,妳回來了啦!」不知道剛剛去哪裡晃的阿修斯晃回來做在妮古身邊吃著點心朝她擺手打招呼。

「好久不見,雪琳。」尼古拉跟在後面,看見雪琳露出淡淡的笑容說。

「阿修斯…尼古拉…」雪琳有些無奈的看向妮古,「可以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嗎?」

「其實很簡單,就是某位無聊的公主殿下用急令召我回去,表明想要替在公國的友人辦個私下的慶生,所以需要幫手幫忙引渡,成功偷渡以後,卻沒想到我們撲了一場空,主角已經獨自跑出去旅行了。」愛德華有些不滿的說。

「阿!抱歉…我忘了。」雪琳這才想起來自己的生日快要到了。

「沒關係喔!不過感覺雪琳這次出去似乎有了不錯的收穫呢。」妮古笑咪咪的端起茶杯說。

雪琳臉微微紅了起來,猶豫了一下後,便扯扯菲文的衣袖,「那個我有些話想和你說。」

菲文愣了一下,旋即點點頭說,「好。」

「我也要去!」愛德華心底有點不太舒服,但表面又故作沒事的瞎喊。

「抱、抱歉,我想和菲文單獨說話。」雪琳有些尷尬的說。

愛德華頓了一下後,便故作瀟灑的說,「好吧,既然是寶貝妳的要求的話…」

雪琳緊張的欠了欠身,便拉著菲文離開。

「啊啦,難過嗎?」妮古笑咪咪的放下茶杯問。

「有甚麼好難過的…早就知道總有一天她會做出選擇的。」愛德華背對著他們,語氣平淡的說。

是阿,早就知道總有一天會…只是沒想到當真的碰上了、當被選上的不是自己的時候,心還是會痛得無法呼吸。

 

「就在這裡吧。」雪琳張望一下,確定這間花房溫室不會有人來,才停下腳步。

「雪琳,妳想要和我說甚麼?」菲文隱隱約約有種不好的預感,卻不願逃開。

「…對不起。」雪琳很鄭重的彎下腰說,「我…」

「妳愛的是愛德華…對吧?」菲文有些苦澀的說。

「我…」雪琳沒想到菲文會直接開口,這讓她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

「沒關係的,我早就做好會被拒絕的覺悟。」菲文強忍著心口上的痛楚說,「但這不表示我會就這樣放棄。」

「咦?」雪琳不解的看向他,原本她是做好了可能會失去菲文這個朋友的心理準備,卻沒想到會得到這樣的話。

「就算你們在一起了,我相信我也還是有機會的。」菲文勾起笑容,「我會繼續愛著妳,直到遇上另一個會讓我心動的人為止,可以吧…?」

「我…愛的人是愛德華,即使這樣也沒關係嗎?」雪琳有些悲傷的問。

「是的,即使這樣也沒關係,因為我會尊重妳的選擇。」菲文頓了一下後又問,「我能問為什麼妳會做出這樣的選擇嗎?」

雪琳眼神有些飄渺,她揚起笑容,「我在旅行中,有過差點喪命的經驗,在那一刻,我想到的人不是我以前的家人、不是現在的家人、也不是妮古他們,甚至連我自己也沒想到,我最終想的人是…」

愛德華。

「那一刻我就知道我真正愛的人、在意的人是誰,我現在只慶幸自己還來得及將這份愛說出來。」


03

 「難過嗎?」原本正在獨自站著發呆的菲文看向突然冒出來的尼古拉。

「你…不會都聽到了吧?」菲文抽了抽嘴角,沒想到尼古拉竟然也會偷聽牆角。

「只是擔心雪琳而已。」偷聽的這個人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難過甚麼的是當然的吧…」菲文抬頭仰望著天,「但聽到剛剛她說的話,我現在只慶幸自己還可以看見她平平安安的站在面前。」

尼古拉點點頭,同意他的話,並暗自決定等等要去向雪琳好好說一下以後不要再自己一個人去旅行,免得又再次發生甚麼無法挽回的事,要是讓他知道是誰害得雪琳差點喪命,他絕對不會饒過那個人。

 

這時,在不知名角落的沙利葉打了個寒顫。

 

不知道自己無意間脫口出的事情會招來一頓碎碎念的雪琳回到花園,卻發現愛德華不見了。

「妮古,愛德華呢?」雪琳頂著妮古和阿修斯兩人曖昧的眼神問。

「愛德華?不知道呢,剛剛就不在了,不過在這裡他也不能隨便亂跑,妳可以去房間找找,他目前也借宿在侯爵府中。」妮古悠閒得說。

「我去找找。」雪琳一得到可能的答案,便馬上跑走,再繼續留在那裡,只會被那兩個人調侃得無法開口。

「呵,真沒想到呢…」妮古很有興致的看著逃跑的雪琳的背影。

「看樣子應該禱告愛德華沒有一氣之下四處亂跑。」雖然是這樣說,但阿修斯一點也看不出有甚麼感嘆,不如說他很期待愛德華因為亂跑而錯過一個──如果沒有錯的話──他心心念念的女孩的告白。

「這次威利沒有跟著你阿?」妮古很閒情逸致的調侃起自己的伴侶。

「聽說沙利安夫人請他回去幫忙找人。」阿修斯到是不在意的說,反正他已經習慣了,雖然說是因為調侃的對象是妮古,才能有這樣的好待遇。

「找人?是甚麼人需要到威利幫忙阿?」妮古對於這一點表現出高度興趣,要知道威利可是阿修斯的專任騎士呢。

「不要提了,那個小魔頭我是完全不想遇到。」阿修斯痛苦的擺手說。

「哦,原來是那位阿。」妮古倒是很快的明白他口中的人是誰,「還真想見見那位呢。」

阿修斯想像一下那個畫面,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如果讓那個小魔頭遇見這位魔女的話…世界不會因此而毀滅吧?

 

雪琳向管家問了愛德華的房間後,便一直在他房門口徘徊,明明能很認真的拒絕菲文,但一想到自己要和愛德華告白,她就忍不住臉紅,鼓不起勇氣敲門。

「唉…進來吧。」門突然打開,早就已經察覺到她在外面來來回回的愛德華終於忍不住自己開門了。

看見愛德華突然開門,雪琳一緊張,臉也脹得通紅,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默默跟著進去。

「如果妳是來安慰我的話,那就不用了,我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愛德華覺得與其讓她再往自己心口上劃一刀,還不如自己剖開比較乾脆。

「不、不是的!」雪琳一聽他這麼說,連忙脫口。

「不是,那是甚麼?」愛德華困惑的轉過頭看向她,然後看見了雪琳脹紅的臉,心底浮起一個讓他狂喜的念頭,他努力壓抑著情緒,深怕自己會錯意,「難道妳還想說其實妳喜歡的是我?」

雖然語調間帶著隨意和不可能,但其實愛德華眼中充滿期待。

雪琳知道自己已經緊張得說不出來,又深怕愛德華誤會,有些急切的點頭,「我…其實我…」

其實這樣愛德華已經明白了她想表達的,終於主動上前將雪琳抱入懷中,用手溫柔的捧起那張他思念已久的臉,準備落下深情的一吻,雪琳雙頰緋紅的閉上眼…氣氛美好而溫馨……

「雪琳姊姊!妳怎麼不趕快告白呢!?」突然一個聲音打破了一個又一個粉色泡泡。

愛德華額冒青筋,雪琳已經因為不好意思而推開他躲到一旁去了。

「喔…抱、抱歉阿!打擾到你們了,嘿嘿…那個…你們繼續阿…」沙利葉這才看清楚房內的曖昧,剛剛聽半天也沒聽到雪琳姊姊的告白,還以為她說不出口…沒想到阿…果然是大人!

繼續妳個頭啦!這樣最好能繼續!愛德華努力克制自己不要把小刀扔到那個不知道哪冒出來的丫頭頭上。

「沙、沙利葉,妳怎麼又爬窗戶了?」雪琳看出愛德華的殺意,連忙上前將小姑娘拉到身邊。

「我本來是想走大門的阿,不過剛好看見雪琳姊姊走到這裡,就忍不住偷偷跟過來了。」沙利葉一臉無辜的說。

「好了好了,我們先下去吧。」雪琳趕忙打圓場,一手牽著一個下樓去和其他人會合。

一到花園,便看見其他人都已經在那裡喝茶吃點心了,連菲文也已經回位置上坐好了,雪琳正準備替大家介紹一下沙利葉時,卻看見阿修斯一臉見鬼的跳了起來,指著她身旁的少女喊,「見鬼了!妳怎麼會在這裡阿?」

在場除了妮古猜到了可能性外,其他人都一臉茫然。

「啊啦~這不是叔爺爺嗎?」沙利葉一臉天真的喊,「沒想到會在這裡看見叔爺爺呢,這麼久沒見,人家還以為叔爺爺早就被許多不知道從哪來的仇家給埋起來了呢!」但說出的話去異常狠辣。

「妳妳妳!妳這小魔頭!」阿修斯氣的直跳腳。

「沙利葉…妳剛剛喊阿修斯…叔爺爺!?」雪琳突然覺得自己的腦袋有點暈眩,「沙利葉妳到底是…」

「啊啦~討厭,雪琳姊姊,人家不是自我介紹過了嗎?我叫沙利葉‧拉弗里明,是王國的第一王女。」

雪琳愣愣的看著她,心底暈乎乎地想,看樣子這一世的自己注定要認識這些王公貴族的。

 

【完】


謝謝小月的贈文!我也看得很開心呀!XDDDD 

原創出來的沙利葉很可愛!阿修斯被喊叔爺爺的表情一定超讚XDDDDDD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