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人屠殺淚血一族的人也是你吧?結果把斯洛瓦特侯爵夫人也牽連進去。」重重的把約里克放下,妮古也沒顧慮過手下的是個老人,如果連這樣的氣都不讓她出一下的話她說不定會忍不住轟掉幾座建築物洩忿。

「賀斯那傢伙容不下自己的族人活得比她好,我也不是能完全控制得住她的呢!她討厭她自己的一族,我只是讓她有機會去做她想做的事而已。」把責任推了一半到賀斯身上,約里克對自己曾經的棋子竟一點包庇的心思都沒有。

「把淚血一族隱居的地方告訴她了嗎?把那等同機密的資料。」十多年前雪琳父親的事件,幾年前的屠殺事件,妮古要現在問出詳細來!

「賀斯做得蠻漂亮不是嗎?那一族的人也死得差不多了,除了一早就離開了帝國的之外。」

「所以你就弄出了紅月這組織千方百計的尋找,終於在十年左右前找到了雪琳的父親嗎?」格拉朗插話,他沒有看漏了提到一早離開帝國的淚血族人時約里克表情上的變化。

那反面的情緒簡直表露無遺。但在帝國境內雪琳父親遇害前後的時間並沒有發生什麼和淚血一族能扯上關係的事情。

「……」

「我離開帝國之後一直暗中追查,當時有關雪琳父親的命案追查了兩年都只能得到一個不了了之的答結,雖然也想像得到背後和雪琳的血緣有關,但倒是沒想到最後發挖出來的主事者竟然是約里克宰相﹑不﹑前宰相。英名如你也會做出這樣的事呀?」

「這樣的事?」約里克冷哼了一聲,「你們到底都不是不明白那一族的人如果不為自己所用就等同敵人。防範於未然呀!」

「就因為這種理由你就把那一族趕盡殺絕?你就不怕他們反撲嗎?」

「我不會給他們這樣的機會。」約里克自信的說,到了現在他也自信認是他先發制人成功的剷除了他認為對帝國有威脅的事物。

「到底是你不給還是他們不打算反抗,我想你應該放下自己過份的優越感重新看這件事。淚血一族的人真的想要殺了賀斯或是她背後的主使者,就算是殺錯人,他們也不可能一個人都沒殺的。」

「公主殿下的王兄就是嗎?種種跡象都顯示是這樣呀!」約里克臉色一凝,妮古的話無疑是說中了他刻意忽略的一點了。

「斯洛瓦特侯爵夫人為王兄準備的淚血石完好無缺一直收在愛德華那裡,這你不知道吧?因為那之後愛德華很快就離開了,事前也沒有人提過侯爵夫人有做過這樣的準備。那夥淚血石現在還是完好無缺,光是這一點已經可以排除掉王兄是被淚血一族咒殺的,你沒想到一夥貴價的寶石還能有這樣的效果吧?」

「……的確是我失策,賀斯從沒有和我說話淚血石還有這樣的用途。」

「她當然不會說了,因為她已經無法這樣做了不是嗎?」

「……」

 

猛地睜開了眼睛,雪琳看到的是一片漆黑而又陌生的環境,身下沒有因為躺在床上醒來而摸得到的被鋪,身體也感覺不到什麼重量似的,自己就好像站著發了一場白日夢般。

她的視線是和地面成水平的,她並不是躺著醒來。

「咦?」意識到事情的奇怪雪琳嚇了一大跳,但礙於自己身處的地方太過陌生她也不敢隨處走動。但是自己身處的是什麼地方她還是想了解一下,沿著可見的牆壁走了一半圈,她終於看到了在一旁的地上有一個被布蓋著的人形身體。

『還在想要等多久妳才醒來,由紀?』一把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在身後響起,而且那個來到這個世界後就沒有被喚過的名字現在沒有帶給她一丁點懷念的感覺,反而一陣寒意隨著那個名字竄上她的背脊。

呼了好一的一氣才緩下了身體的顫抖,她轉過身去面向那個出聲和她說話的地方,果然和她想像的一樣,對方是個和現在的她一樣有著一樣臉孔的人。那把聲音她記得很清楚,在她以這身體重新活過來之前,這道冷淡然沒起伏的嗓音她聽了好一陣子。

「為什麼?」眼前的人穿著的仍是巴柏圖學院的長裙,偏向蒼白的臉色還是沒表情的臉都是和現在的自己一樣,那是應該已經死去的本尊的雪琳。她沒想過自己竟然還會有一天會再一次和雪琳的本尊見過面。

她立即就知道現在自己處於什麼狀況了。為什麼她一回復意識自己就是站著的還有在一個陌生的地方,這情況就好像她當初被火車撞死了一樣不是嗎?

為什麼會這樣?

看到她一臉茫然的樣子,真正的雪琳走了上前指了指房屋的一角用布蓋著的東西,現在仔細一看才看到有一截手露出來了。那是一個人的屍體。

『記得倒下之前發生的事嗎?妳被賀斯咀咒了。』冷淡的把結果宣佈了出來,本尊的雪琳看著她一臉的驚訝,但再沒有把接下來的詳情說出來了。

「所以我死了嗎?」有點落寞的垂下了頭,她現在其實比較想哭,難得有松會重新活過來了,但最後竟然又死於非命,或許當時的死神先生沒和自己說清楚,說不定她需要等待的真正大限就只是等這大半年,要是一早知道她說不定就不會爭取活過來的機會了。

重生了,遇到和過去自己的世界中完全不一樣的危險,但是她也認識了全新的朋友,感覺自己也和過去不一樣了,身邊也有人令她放不下的人,但這一切又從她手中消失了。

要是可以選,不去結識這些新的人她現在是不是不會這麼傷心?

『淚血一族的可怕是不是再有更深的體會了。動一動念就能輕易殺了一個人。』

「很可怕。真的很可怕。但這我一早就知道了,我也和自己說就算有這種能力我也不會用的!」她忍不住的用手遮掩臉上滑下的淚痕,她覺得再感到悲傷都不應該在本尊面前呼天搶地的哭。

『那時候妳說過妳要代替我活下去。』

「是的。對不起,最後還是弄成這樣子。」提到剛初的那個承諾她感到有點尷尬,她說要代她好好活下去,然後『雪琳』給了她一個身體和身份,雖然背負的東西有點兒沈重但還是給了她一個機會了。

但現在她卻死了,父親和一族被殺的原因也沒能搞得清楚。

『不。謝謝妳。現在我們有機會知道一切。』本尊的雪琳無聲的移動到地上的屍體旁邊然後向她招手。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