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皺起眉向後再退了好幾步,對他來說這樣有著局限性的環境極之不利,他的魔力在室內難以起到最大的作用。而且對方用了火,那也不能冒著火乘風勢而令火勢加劇的隱憂。

退無可退了。尼古拉這樣和自己說,現在勉強衝出去,不知道會令多少無辜的人死在賀斯手中,不過如果他在賀斯手上出了什麼事的話雪琳又會哭過不停吧?

雖然和菲文或是愛德華兩人的出發點不一樣,但是尼古拉的確很在意雪琳,像現在這種可能一個分心就會沒命的時刻,他想到的不是自己死了的話會對自己的主人妮古接下來的佈署有什麼影響,因為他知道他那位殿下的能耐,就算沒了他她也一樣可以把事情辦得妥妥當當。

因為妮古哈拉斯娜這個人早在她自己決定離開皇宮的那一刻就是個不需要別人擔心,凡事都可以自己拿定主意的女強人。

但是雪琳不是,明明有著天生強大的魔力但是靈魂卻比一個人族就更加普通,那只是一個普遍的少女,卻是個他們這群人可能都比不上的堅強少女。

她伯會哭會尖叫會怕,但是她死過一次還有勇氣以別人的人生重新活過來,換著是自己,尼古拉認為辦不到。

至少如果現在他死了而又遇上那麼神奇的事,他可能還是會選擇不活過來。活著就表不會和不同的人產生交集,走進別人的生命,而自己的生命就算不願意都會走進很多不用的人,而當你失去這些時的痛苦尼古拉其實很討厭。

就像他沒辦法忘記自己已經死了的妹妹一樣。

雪琳永遠沒有辦法回去好以前的地方,她記得以前的事但已經回不去,他試過想問她有沒有後悔,但靜靜的看著她,他問不出口。

又一個人走進他的生命之中。有點和他妹妹的身影重疊了起來。

賀斯不能留。這是就算他得死在這裡也要做到的事,而且自己沒有退路不是嗎?

揚手刮起一道風把竄到身邊的火舌吹開,在尼古拉刻意控制的風壓下部份火焰暫時被抑壓著,雖暫時沒有直接燒傷的危險但是室內越來越高的溫度仍是讓尼古拉有點受不了。

像是尼古拉利用風壓一樣,賀斯也肆意的讓火焰熊熊燃燒,偏偏因為她身上有操控火的魔力,即使那是從別人身上奪來的能力她比起尼古拉在火場中來得自由多了。

「現在外邊沒有人能進來,就算進來了都會燒熟,你又可以支持多久?呵!答案是不用撐下去了,我現在就送你一個解脫!」賀斯徒手往尼古拉那邊衝去,她的速度之快是尼古拉的想像之外,就連他有著能以風加速的魔力都沒辦法一下子把速度提昇到這個地步。

他只來得及揮出手上的短刀,刀身好像是砍中什麼東西,但同樣地自己和賀斯的距離也一樣,痛楚只是還沒襲各他的神經吧!

「可…可惡!」怨毒的﹑充滿憎惡的聲音和尼古拉的面前響起,他的短刀刺中了賀斯的腹側,那裡現在染了一片紅,但是尼古拉知道這種傷口淚血一族的身體轉眼就會痊癒,只是這樣一刀殺不了她。

只是她為什麼突然不動了!她拿著暗藏了小刀的手就舉在尼古拉的面前,姿勢完全是蓄勢待發時被硬生生定住了似的,她咬牙切齒的表情也告訴著人這停頓絕非他所願。

是愛德華用線嗎?尼古拉這樣推測,但是他沒傻得還留在原地,只憑幾條線尼古拉不認為能困得住賀斯很久。

剛剛被尼古拉轟破的牆邊已經由外面用東西堵了大半,尼古拉想走只能從原本門的方向或是破窗而出。最後他選擇了把那列窗戶轟碎。

他人剛逃到室外乘風滑出好幾米,大宅庭園的位置聚集了不少僕人,他們都很有秩序的疏散,而當中尼古拉看到了一個熟人。

「格拉朗!」

尼古拉走過去格拉朗身邊的同時一道水柱也被喚了出來灌進了失火的餐室突戶之中,除了火被弄熄所產生的大量水蒸氣之外還有一把女聲的怒吼。

「是愛德華纏住賀斯嗎?」

「不是,愛德華還沒來得及趕過來。」

「那……」

「愛德華的線對她有用的話之前他也不用受傷了。」

「……」尼古拉感到有點不太高興,妮古和阿修斯現在不在,馬赫塞侯爵本身和帝國領事旗下沒有多少個戰力追得上他們的人手,公國現在也還沒正式表態,所以也不用指望是宮廷來了高手。

那有辦法讓賀斯那樣突然動不了的就只剩下一個方法了。

以前也試過發生一次的。只不過那次遇上危險的是愛德華,這一次是他而已。

「你們讓她做的?」

「我來到的時候她已經把手腕割了,連她旁邊的騎士都來不及阻止。不過一條刀痕而已,不用幾分鐘就連痕跡都看不見了。

「她現在人在哪裡?」

「後面。」格拉朗偏了偏頭示意大宅花園那邊的方向。「現在把她移到哪裡都不安全,賀斯還有同黨,不然她不會這麼容易混進亞爾拉城,我負責查的那些名單上沒有動靜,應該是愛德華那邊中獎了。」

格拉朗簡單解釋過他們各自負責查探的情況後尼古拉飛快地趕往格拉朗說的方向。

雪琳沒有在花園中的涼亭反而和菲文兩個躲在了一列矮樹叢的後面,和他想像的一樣,雪琳手上有著血跡,而地上有點她利用淚血一族的魔力凝成的人偶。

「尼古拉!太好了!我多怕趕不及……」雪琳看到尼古拉後大大的鬆了口氣,低當她看到他脖子上的傷口時又開始緊張起來。

在尼古拉轟掉牆壁的時候大宅內的人已經迅速的分批撤出,雖然侯爵和子爵這兩個主人不在,但他們留有一名很能幹的管家,一出了狀況他們就以先前交代下去的指示有秩序地撤離大宅了。

現在暫時得到些許時間,尼古拉迅速的處理好傷口,當雪琳有點安心的說這樣控制住賀斯的行動自由,格拉朗就可以牽制住她時尼古拉搖了搖頭。

「問題不是出在雪琳妳身上,賀斯的臉是假的。名字我們也無法肯定是真的,所以雪琳的魔力不一定能維持很久。」

「賀斯的臉是假的?」菲文不可置信的說,魔力可以從別人身上奪走,如果連臉都可以的話就太恐怖了。

「她大概是殺了目標人物,然後把對方的臉……她這次就是用這種方法混進來的。所以我們之前看到過和雪琳很相似的那張臉應該不是真的。」

尼古拉的話尾剛就完大宅的方向傳出了一聲爆炸聲,那是格拉朗的水魔力和賀斯引起的火魔力做成的蒸氣爆炸。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