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那個華麗﹑帶著濃重帝國風格的盒子,妮古長長時間都沒有伸手去碰。那個繪花是她父王最喜歡用的,配色也是他喜愛的風格,在她父王身上不難看到有類似風格的配飾出現,不用看盒子正中央用金屬絲勾織而成的帝國國徽她也知道這東西是她收父王讓人帶來的。

只是放在裡面的是什麼她卻沒辦法猜出來。從盒子的大小﹑重量大致可以鎖定了內容物是什麼,但是最大的問題是妮古本身對她父王的理解實在很些不足。

她離開皇宮在外裡行已經是快十年的事了。這十年期間她沒有怎樣和在帝都的父王聯絡過,只是間中在大節日時讓所在地最近的領事把書信送回去,因為妮古認為自己一個人跑了出去,父王要是緊張就會讓人跟監她的行蹤,她做過什麼不用自己寫信去報告他也會知道,如果他根本就不在意自己的話,那自己寫不寫信回去也沒什麼所謂了。

就連她唯一的兄長的葬禮,妮古也沒有現身和好父王見面,她是有到現場送她大哥最後一程,但是她沒有膽子在那時候現身,因為她覺得自由很可貴。

父王可能最需要自己的時候她沒有過去,一個親口的慰問或是擁抱這麼簡單的事她都沒有付出。妮古覺得自己是自私的,因為想保住自己自由的生活。

如果繼續回想下去,如果她沒有跑出來的話,如果她一早就在兄長的身份幫忙的話,那她的兄長可能不用死,淚血一族的事情說不定也不用發生。

當然現在說什麼看回頭都沒有用了。追憶並不能改變過去,發生了的事就是發生了。所以有時候妮古還是會有點不能原諒自己的感覺,所以她兄長死後,她決定要自己揪出兄長之死的謎團。

原本她以為不用太久自己就會被人抓回去帝國,因為她父王除了她之外沒有其他的孩子了。但是一直到現在這刻幾年了她都還是自由的。

說不定是父王讓人不要找她。想到這裡妮古更加想不到父王要把什麼交給她。

盒子的三邊封口是用金屬封起來的,要打開它就只能讓人鋸開那個封口,但妮古不用這樣做,一道藍白的細微電流在好的指尖遊走著。妮古小心的控制著電流的大小,讓高熱的電光只熔化了那道開口上的金屬。

連開盒子的辦法都選了個她能自己辦到的,妮古不禁失笑。

打開盒蓋,裡面不是放了什麼駭人的東西,也不是身份象徵的襟針或是信物,重重的盒子中只是放著一疊厚厚的信紙。

那是有著帝國皇家徽紋的信紙,這種東西現在能用的也只有妮古和她的父王,信紙上淡黑色的字跡好像很親切也很陌生,妮古拿起了那大疊的信紙看著一行行由她父王親筆寫的字句。

很自然的眼眶紅了一下。但是她沒讓眼淚流下來。

她父王只用了很少的字數聊天氣,接下來立即就切入了正題,首先提到的是他長子的葬禮,他注意到自己的小女兒有到混到現場來了,雖然只是在人群之中,但他還是很高興她特地回來了。

看到自己原來一早就被父王發現妮古有點驚訝又有點感動,因為他沒有立即讓人把自己抓起來。要知道直系承繼人就只有她一個了。

然後信裡的內容是帝國皇帝手上掌握著的有關王儲身亡的調查資料,佈容之多出乎了妮古的想像,她的父王原來也早已經鎖定了在背後活動的約里克,只是約里克或許和事情有很大的關連,但可能不是下殺手殺了王儲的人。

就是因為這一點的線索很模糊,沒有任何的證據指證約里克讓人殺了王儲,最多就只有人目擊到王儲約里克兩人因為淚血一族的問題爭吵過。

信上也有提到有關淚血一族的事。早在十年前左,遠早於王儲身故的時候淚血一族的人數曾經因為不明的原因的急遽減少。

「這個時點…大概就是雪琳被她親生父親帶來公國的時候吧?」妮古小心的重看了這一遍的內容,確定她父王寫的的確是大約十年前左右。

妮古不能肯定自己這個時候還是否在宮廷之中,淚血一族一向低調而且人數不多,她認識的也只愛德華這個混血兒和他的母親侯爵夫人兩個,除此之外妮古還在壬宮廷的時候的確沒有聽過有關的事。

但是既然這十年前的事件她父王寫進信件之中了,那說不定會是整個事件的一環而已。

然後是約里克的請辭,然後很快就寫到了她兄長的真正死因。

報告上說王儲像是像是死於詛咒,當時這個消息嚇到了不少人,淚血一族的人也紛紛透過認識的貴族表示自己的無辜,當中有愛德華的父母。

妮古很清楚知道侯爵夫人有為她和兄長還有父王製作了護符,就好像雪琳做的那個手鐲一樣,她的兄長死了,但是侯爵夫人手上的寶石並沒有碎掉。

本來這個證據可以說明王儲的死和淚血一族擁有的血之詛咒有關,但是還沒來得及證明這一切,侯爵夫婦遇害了。

接下來是抑止不了針對淚血一族的屠殺。

真真正正的屠殺。不是十年前發生了,而是在她兄長死了之後,只不過是幾年前的事。

聽愛德華說過,他認識的淚血族人在這次事件中死得也差不多了,沒死的大概也不敢露面,而他自己則因為十分介意這次的事件,就算是皇帝的命令要他承繼侯爵的家業,他都不願意而跑出來當殺手。

信中提到的大致就是在帝國國境內發生的事件的細節,接下來簡單提到的妮古倒是比她父王知道的更加清楚。

雪琳的存在,紅月利用那薩洛那個暗殺任務要把雪琳趕盡殺絕和這件事有關。

但是她在王儲遇害事件發生的時候已經在公國生活,沒有再回去帝國呀!而且馬赫塞侯爵也沒有到處和人說他的養女是淚血一族什麼的,侯爵不會這麼笨明知道這一族人在帝國的身份有點尷尬還四處宣揚的。

雪琳本人可以真的不知道什麼,或是知道的是她的父親,在十年前已經死掉的人。

淚血石!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