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我知道的賀斯不是這個樣子的!」倫加連聲音都有點抖震,賀斯這個人雖不是他自己找回來的助力,但是在派出去之前他不是沒有和他打過照面,他認識的賀斯明明是個男的!怎可能現在被打昏了的女人會是賀斯?

一刻的震驚過後,倫加的臉色再次變得青白。妮古和格拉朗瞟了他一眼,倫加咬得發白的嘴唇告訴他們他現在的心情極度的不忿。不是不忿於被他們抓住迫著吐出情報,而是他意識到自己原本引以為傲的地位實質上並不是那樣的一回事。

妮古很清楚,倫加是發覺到自己由一開始都只是一個自以為知道很多內幕的紅月幹部,但事實上他什麼都不知道,這種的認知對自視甚高的人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打撃。

可是對手是約里克,一個精於權術﹑曾經位處一個國家臣子中的最高點,他要耍手段,要擺布一個人又怎會是難事。倫加只不過是太過天真了。

「這也不是什麼出奇的事。作為一個國家的叛徒,不會一點變裝的技巧早就被抓到了。不過我想不到賀斯竟然會長得和你們那丫頭這麼相似。」格拉朗瞄了妮古一眼,見她似乎什麼都不打算說,再看看同樣知情的愛德華也一臉累死了不要煩他的表情,最後他有點騎虎難下的開了口。

「淚血一族有部份還很堅持在族人中通婚,會相像並不出奇,勉強一點說這個賀斯和雪琳應該有一點血緣關係吧?」愛德華說的時候小心的看了看雪琳一眼,有關賀斯的事在下來之前他已經和雪琳說過了,得到的反應比他想像的冷靜,但就不知道是真的冷靜還是嚇得說不出什麼話來。

就算菲文都不可置信的追問,但雪琳卻只是靜靜的看著那房間中的畫像,久得愛德華都覺得不太自在,而菲文忍不住示意他們要不要上前問。

那時候雪琳看著畫像良久,才無奈的笑了笑和他們說了……

「這畫像中的人好陌生…感覺上就像以前的雪琳……」

或許同樣在場的玫露不會明白雪琳說的是什麼,但是菲文和愛德華都知道雪琳對他一行人說過的秘密。

她其實不是真正的雪琳.希格洛。她是淚血一族的一份子,但又不能完全算是。

「愛德華知道這個人嗎?」雪琳看著畫像,霎眼一看她真的會以為那就是自己的畫像,但細看一下就會覺得畫像中的人被繪下時的年紀比自己來得大,神情雖是清冷但比起她見過的『雪琳』又要柔和一點。更加重要的是畫中人的服裝十分保守,就算她再不清楚這世界的時裝潮流也會知道畫中的裙子算是有點老舊的款式了。

「從外表看是妳家族中的某人吧?很遺憾的我母親並沒有向我說過太多有關她一族的事,族人們也普遍隱君不會露面。現在就更加……」

「嗯。不知道畫布後面有沒有記上畫師和作畫日期呢……」雪琳歪了歪頭,她知道這麼大的一副油畫所費不菲,畫師受貴族或是有錢人僱用繪畫自然會用盡辦法自我宣傳,最起碼會留下自己的名字,就算始終弄不清楚中畫中人的身份或是作畫的目的,起碼知道是什麼時候的畫他們也比較好猜一下。

油畫由菲文拿了下來,在沉重的畫框之後果然看到了一個簽名押花還有一個變得有點模糊的日期。而在這之下還有一句祝詞,或許因為經歷了歲月的消磨,剩下的字句只能隱約看得出來這幅畫像有可能是一名男子為了討好畫中人而畫的。

「不知道她的名字呢…」

「這幅畫完成不到百年,如果她真的和雪琳有關的話大約會是曾祖母那一輩的人吧!也說是說認識她的或是她本人應該早就不在世了。」菲文把畫靠到牆邊放著,然後他及時伸手扶了一下腳步微晃的愛德華。

後者有點尷尬的別開了臉,但被扶了一下的手並沒有硬生生的掙開,雪琳看著他們兩個臉上有點別扭的表情突然很想笑,但如果現在笑出聲了天知道他們兩個的臉皮夠不夠厚……

「或許我們要去問一問這幅畫的現任主人。我們先下去吧!待太久了妮古會擔心的。」最好的方法是轉移話題。

愛德華點點頭,邁步就向轉身離開房間,但偏偏菲文仍是拉住他的手不打算放開。

「我沒記錯的話我們兩個人的目標應該是一致的才對。」

「嗯。」

「那你還拉著我是為什麼呢?」愛德華揚起一個非常紳士又有禮的笑容,但是額頭已經很明顯出現了不能忽視的青筋。

「吓?」菲文一下子沒有意識到愛德華的意思,但他看到玫露壞壞的勾起了一邊嘴角。

扶住一個受傷的人有什麼不對了。

「靠太近。我沒有讓男人近身的興趣。」愛德華盯著菲文扶著他手臂上的人,他愛德華在帝國是大貴族,本來就沒有什麼人有資格碰他,竟連在黑街中他也是數一數二的殺手,一個人行動,鮮少有任務失敗還要負傷的情況,除了美人在側之外他真的沒有多少被男人扶的經驗,而已還要是情敵。

菲文同樣把視線傳落在他扶著的手臂上,其實他並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過去在騎士團中戰友自然是該互相扶持,而且見他腳步不穩不扶著等會下樓時不就直接用滾的下去了嗎?

「這不是興趣的問題。」

「你這傢伙……」愛德華咬了咬牙看著菲文,對方一臉認真的看著自己,眼神甚至在告訴他扶他下樓已經是事在必行不用掙扎,但是愛德華就是不能忍受被扶著的手冒出來的疙瘩……

已經走前了幾步聽不到他們兩人對話的雪琳不解的回頭,看到她詢問的眼神愛華只能硬著頭皮示意什麼事都沒有,然後讓菲文把他扶下樓去。

該死的!讓情敵伸出援手太遜了!

愛德華咬了咬牙,同在偏廳中的人在說什麼他基本上沒有聽進去多少,被俘的兩人大概也吐不出再多的情報,現在也只是討論如何處理賀斯和這宅子主人的問題,這一部份有阿修斯在當然是由他出面了,誰叫他是在場唯一可以名正言順支使騎士團幹活的人!

「回去了。」菲文又走到愛德華的旁邊。

「我自己會走。」一看菲文又想來扶,愛德華就算傷口再痛,身體再因失去而暈眩也不要他幫忙了!

「沒硬撐了。誰不知道你心裡最希望扶你的人是雪琳呢!還是由我扶你?」雖然還不明白雪琳和菲文及愛德華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剛剛利用親王身份讓威利去忙自己卻游手好閒的阿修斯一臉討打的湊到愛德華身邊,作勢要用他孔武有力的人把愛德華拱上肩似的。

「那我寧願別人扶我……」愛德華無言的看著阿修斯,被他拱上肩不是死得更快嗎?好不容易停止出血的傷口一定會爆掉!要知道他的回復速度遠沒有雪琳的好,一時三刻傷口還在的說。

他們由原路回去,格拉朗走在前頭開路,然後是兩個俘虜,再來是妮古﹑雪琳和玫露,最後才是稍微落後的阿修斯三人。

「喂…人少少的,告訴我你們發生什麼事了吧!」

「…」

「……」

「別藏啦!說出來吧!」

走在前頭的妮古輕嘆了口氣,也好氣的笑了笑,在她旁邊的雪琳早就尷尬得想找個洞躲起來了。

地道大都是有回音的,就算壓下聲音也很傳聲的說。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