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得出席這種無聊的場合。」打開休息室的一道門縫,室外的悠揚音樂流進房內,可惜樂師努力奏出的優雅樂曲完全沒有辦法感染正在使用休息室的主人。

端過一杯剛泡好的熱茶,陪同正在煩躁的青年來到這個酒會場合的貴族騎士對主人的態度已經見慣不怪,甚至是宴會主人家來禮貌詢問是否需要幫忙時他已經有一套方法應對了。

「那是計劃的一部份呀!阿修斯大人,說不定很快在王都的陛下就會知道大人已經回到王國的土地上,碧黎會久違的接待王國尊貴的陛下吧!」勾著有禮恭敬的笑容,三兄弟中最喜歡笑裡藏刀的威廉最擅長的也是這種社交場合的應對,注定了阿修斯這個晚上的悲慘。

「這麼恐怖的事你竟然可以若無其事的說出口。威廉你是惡魔!」阿修斯真想現在搶匹馬回去莊園或是提柄劍直接去挑了妮古說的那個大宅好了。

「想當年我們三兄弟和大人一起上過的各種課程,威廉現在真的覺得獲益良多,現在也是大人以當年所學為夫人應付一下這種寒暄場合。再說,難得有機會直接和碧黎的各大商會直接接觸,等會你愛恐嚇或是脅迫都沒人阻到你不是嗎?應該要改口稱呼一聲親王殿下才行。」

「……」戴上了單邊眼鏡,一頭金色頭髮貼服的向後梳得貼服,身上的禮服也飾上了王族專有的肩章絲帶,人靠衣裝,如果把阿修斯臉上猙獰的表情忽略一下的話的確會像變了個人似的。

「等會大廳中的人見到殿下這樣的貴客一定會嚇了一跳。」

「你在找死。威廉。」煩躁的走到窗邊,在城內的大宅中自然沒有辦法看得到遠在城外的莊園的燈光,但是阿修斯的確是蠻擔心妮古。

看似什麼事都沒有,但她心裡很焦躁,說不定那溫柔微笑下已經想轟爛幾棟建築物發洩吧?但當沙利安夫人借維克他們之口提出先打探一下那個大宅的主角底蘊時妮古很合作的沒有作出任何反對,竟然沒有急著理清約里克和格拉朗的事。

只是再讓他送了幾封信而已。

說實話,阿修斯過去不是沒有看過妮古發飆,當她知道自己兄哥橫死那時她就非常激動的把進行中的任務來個華麗的大爆破。但現在她卻異糞的冷靜,甚至連找人出氣遷怒都沒有做過。

其實最可怕的是她在他出門之前都沒有特別交代要注意什麼﹑或是幫她留意什麼。

「殿下別發呆了。宴會的主人等你出去等很久的了,既然來到也該出去建立一下社交關係。」威廉不像威利會由得阿修斯拖延時間,也不像維克一樣根本控制不了阿修斯。

沒理會阿修斯的阻止威廉已經打開了休息室的門還向外邊的侍者通報,然後侍從一聲聲殿下光臨的呼喊在宴會會場,對阿修斯來說就像死神的呼喚一樣。

阿修斯板著一張臉走出休息室,看到的是一整個宴會會場的人都向他低頭行禮的模樣,看到這滿是繁文縟節的場面他真想做出逃走的舉動。

如果是去韋尼斯的賭場賭一下錢和那些有錢就萬事足的富豪打打交道還好,偏偏現場的賓客中是有不少商家,但同時也有不少貴族,很煩的。

在賓客中不論有身份沒身份的問候中,阿修斯忍著抓狂的心情一一有禮的微笑點頭回應,跟在他身邊的威廉則很習慣的和人哈拉著,完全沒有為自己主人擋客或是打完場的意圖。

幸好礙於阿修斯的身份和一般貴族不一樣,他只是不主動找人,交情不深又比被下位的人都避免去裝熟攀關係,捱過一會之後阿修斯總算可能拿著酒杯單純只應付一下宴會的東道主就可以了。

「雖然沙利安夫人不能前來,但是能邀得親王殿下實在是我們的光榮呀!親王殿下已經結束了目前的旅行嗎?」

嘖!你煩不煩呀!阿修斯在心裡罵了這個肚滿腸肥的貴族商人不下一百遍,但偏偏臉上得維持著高雅不失禮的社交笑容。

很累…真的很累。

「我也很久沒有回來碧黎,這次來是回來看望一下夫人而已。」說著一早想好的客套話,阿修斯一臉十分遺憾似的。事實上他沒必要根本不想回來,信不信這個宴會一完結向家費族就會爭先恐後把他出現的事回報到王都,然後在半個月之內他的侄子國王一定會煞有介事地派人來接他回去享福。

「國王陛下知道親王回來了一定很高興。」

阿修斯皮笑肉不笑的微微點頭,然後又繞著其他話題聊了好一陣子才把他想打探的事慢慢套出來。這種手段平時都是妮古在做的,一來她那張連虫都不敢打死的溫婉外皮很容易就騙得到人鬆口,二來要阿修斯在這種雞婆的場合不發脾氣是很困難的事。

「說到治安,這陣子城中都出了不少事呢!一般住宅區那邊就有入侵民宅驚動騎士團的事呢!好像有那位的大屋最近也經常遭遇宵小,大宅中僱了不少人看守呀!大概是被偷到怕了吧!」

「哦!那這一位真的十分不幸,不知道是哪位在王國的領土上遭到如此憾事?」阿修斯差一點就咬到舌頭了,這種不乾脆又迂迴的說話方式真的很累。

「那是位在碧黎很有歷史的商系家族。」宴會的東道主客氣的說,但是阿修斯聽得出來由有貴族身份說出這樣的形容詞就是說對方有家世但沒有任何爵位,是在暗示阿修斯這等身份沒必要親自去搭話?還是這位商家在碧黎的貴族圈中不受歡迎?

無聊的階級觀念。但有時候卻很有用。

「為什麼不尋求城裡警備隊或是騎士團的協助呢?騎士團的話一定不會推拒。」

「這一層好像是那一位個人的決定吧?呀!他就在那邊的窗前,高高的穿著深灰色禮服的就是了。」

阿修斯順著視線看過去,灰色禮服的男子很容易就找著了,但是阿修斯注意到的卻是這個男人身邊的女伴,一看到他阿修斯直覺就覺得十分奇怪了。

那個女人長得很像某人。

而這個某人正正就是他們一行人中的雪琳。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