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沒叫你坐呀!」菲文一手指著大刺刺地坐在床邊的愛德華,表情簡直像是看到現行的風化犯一樣。

「有什麼所謂,床這麼大,你也不要站著。」愛德華勾起一個惡作劇的笑,他篤定就算在四下無人的時候菲文可以和雪琳擁抱親吻,但在現在這樣眾目睽睽之下,他一定硬頸的堅守道德底線,誰叫他接受的是東大陸刻板的騎士教育,現在不讓他佔佔上風太浪費了!

「這次菲文完全佔下風了。」阿修斯在屏風後悄悄地偷看菲文和愛德華的情況,他還小心翼翼的用唇語對尼古拉說,以免當事人聽到他們在評頭論足了。

「……」不過尼古拉完全沒有回話的打算。甚至只顧看著窗外某一點。

「怎麼了?」阿修斯挑起眉走到尼古拉的旁邊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在街角看到了一輛沒有任何刻紋的馬車,這種時候在大宅座落的區域照理不會有四處遊蕩找客的馬車遊走,撇掉這個原因,那輛馬車裡的人就是衝著大宅而來的吧?

「要我去看看嗎?」尼古拉終於動了動嘴唇。

「不。九成是約里克。」阿修斯以一臉的嫌惡以唇語說出這個他十分討厭的名字,他和約里克兩個互相討厭對方,單是現在懷疑那輛車中坐的是那死老頭,阿修斯就想衝下去尋仇了。

「……」尼古拉驚訝的張著嘴,似乎不太相信看到的訊息。

阿修斯無奈的聳聳肩,然後動手把房間的窗簾全部拉上,阻隔了外間對大宅房屋的窺視。

「阿修斯,這樣很不通風的。」

「你又知道是我拉的窗簾!有個糟老頭在外邊變態地偷窺,我拉窗簾不對嗎?」

因為你的動作太粗魯了所以誰都知道是你拉的吧!除了阿修斯在房間內的人連同女僕心中都不禁在吐糟,那種像是要把窗簾扯下來的手勁,除了他還有誰了。

「對極了。」愛德華由床邊站起身,示意女僕再替雪琳換冷毛巾。

冷毛巾的觸感和耳熟的對話聲吵醒了睡得昏沈的雪琳,她緩緩的睜開眼,第一眼看到的是站在旁邊的菲文的身邊,但他沒有說話,她反而聽到愛德華在另一邊不停的吩咐這吩咐那。

「雪琳?身體有什麼地方不舒服嗎?」

「我沒事的……只是像感冒了…」這話由高燒不退的人口中說出來完全沒有說服力,她現在動彈不得的躺在床上,那裡像是感冒,什麼事都沒有?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況有多糟糕吧!

「少騙人了,渾身都像只熟透了的蝦子一樣,知道什麼是蝦吧?」伸出一指抵著把想坐起身的少女的額頭,愛德華用眼神警告雪琳不准動,而沒有完全昏頭的少女還辨認得出愛德華現在這個和上次壓她在床上的表情一模一樣不能惹。

「當然知道了…海鮮嘛!」躺在床上不能動彈,很快身體的疲憊又襲擊著她,好不容易撐開的眼皮又開始垂下了。

「哦!想不到在內陸城市居住的妳也知道這些臨海產物。」

「我以前常吃的。媽媽常做炸蝦,因為我弟弟喜歡吃。」半垂著眼,她像是說著夢囈似的回答著愛德華的話,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現在的語氣有多撒嬌。

「妳喜歡吃我們找人做給妳吃。」菲文忍不住伸手掃了掃雪琳的額邊輕聲哄著,她聽到之後高興的笑了笑,手很自然的拉住了菲文的衣袖。

這樣親密又撒嬌的舉動讓菲文覺得有陣溫馨,但他很快就想起對雪琳也有意思的愛德華在場,原本以為自己會看到怨恨的敵視眼神,結果菲文要看到了一雙調侃的紫藍眼睛。

「誰去抓蝦子?」

「韋尼斯是臨海都市,市場總會有吧!」

「騎士先生熟識這裡的生態系統嗎?」

「生態方面的問題的確不清楚,不過我知道同樣面向這片海的王國海港有出產蝦子的。」

「你們兩個不要圍繞著蝦子的問題轉吧!難得她好像睡得安穩了點。」阿修斯沒好氣的由屏風後探出頭來,而尼古拉更是比他更快的拿過女僕放在一邊的薄被子蓋到雪琳身上。

「蝦的問題交給我就好。你們不要又吵醒她!」尼古拉冷冷的瞟了菲文和受德華兩個一眼後離開了房間,似乎打算現在就出去搜購似的。

「那廚師我安排就好了。」愛德華抱著手站在床邊,如果這個現在紅得像蝦子的女孩想吃海鮮的話,這不算太複雜的事他們還是辦得到。

女僕們紛紛控制著自己的面部表情不讓宅第的主人注意到她們的笑意,但是她們早就變亂了的搧風速度早就讓人發現她們的異常。

ミッフィ(MIFFY)……」重新睡著了的雪琳拉著菲文的衣袖蹭了幾下又嬌嗲的喊著某個名字,而這個在場所有人都沒印象的

「她說什麼…?」阿修斯好奇的湊到床邊,看好戲似的看著愛德華因為雪琳拉著菲文的衣袖撒嬌而開始變臭的臉。

「雪琳,蜜菲是什麼?」

「抱枕…兔子抱枕。」

「………」愛德華﹑阿修斯和菲文三人陷入死寂般的沈默之中,而那些好女僕中已經有好幾人笑了出來。

「抱枕呢…這個地位該說是高還是低?」阿修斯十分認真的思考著這個問題,而愛德華則立即命令了那些在竊笑的女僕立即去想辦法弄一隻兔子抱枕出來。當他吩咐完女僕回過頭時就看到菲文好像十分大打撃的垂著頭。

「由騎士變成抱枕…有這麼大打撃嗎?」

「愛德華你不會明白的了,當一個男人在女人心中連人類的地位都不保時會有多悲痛。

「你這樣說好像很清楚似的呢!」

「天知道那個叫蜜菲的東西長什麼樣子,但一個女孩子會抱在懷裡睡覺的話應該不是什麼長得噁心的兔子。不過轉個角度,雪琳把菲文當做抱枕算不算是什麼另類的邀請?」

「你的教養要徹底還給父母嗎?阿修斯!」愛德華按著額角,再一次由心裡為阿修斯的低劣化頭痛。

「身為騎士我不能無視你這樣不當的猜測。」基於職業病,菲文也接受不了這樣的玩笑,立即就板起臉了。

「你們兩個很認真嘛…」

「妮古不在你的嘴巴就忘了要收歛。」愛德華有點惱的盯著阿修斯看,他真的十分討厭阿修斯的下流想法。

「在踏入王國的範圍之前,請讓我多說幾次下流話吧!到時我得悶著很辛苦的。」阿修斯更進一步的流氓化,擺出一副不聽他就搗亂的惡相。

「誰要理你。」

「你們要到王國去?」

「應該說大家都要去,你要﹑雪琳也要。」流氓劍士口氣惡劣的說。

「打擾你們了。醫生已經趕到了。」在外邊把一連串刻意把氣氛弄得輕鬆愉快的對話的桑伯特跟在前來處報的管家身後,他用眼神示意阿修斯和愛德華跟他出去。

「呀!那麼新任蜜菲,你就留在那裡看著雪琳丫頭了!」阿修斯向菲文揮揮手,阻止了他正要把衣袖由雪琳手中抽走的動作。

「等等!」不等菲文多爭取什麼阿修斯已經關上了房門。

「哦!蜜菲先生留在這樣沒有問題,能讓病人安心休息是最重要的。」

「我不是叫蜜菲。」菲文的解釋沒有聽進出診醫生的耳裡。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