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尺寸……」愛德華不禁重整了姿態看著愛德華打開了盒蓋的盒子內部。一顆半個手掌大的紅色寶石靜靜的躺在黑絨布之中,那異常的鮮血令愛德華也不禁瞠目結舌。那種血紅的顏色太不尋常了,像他或是雪琳割傷自己製造出來的淚血石是偏暗的紅,但這麼艷麗的紅就像是奪走了人體所有生命力似的,對淚血一族來說這種顏色是極度不祥的。

「很嚇人的尺寸吧!妮古剛把盒子給我時我也嚇了一跳,竟然會有這麼大顆的。」

「尺寸也是小事。而是這寶石…製作的方法太殘忍又血腥了。這樣得來的淚血石一定滿是原主人的戾氣和怨恨…這東西原本是誰的?」愛德華像是不願意再看一眼似的把盒子由視線之中推開。

「這個是我們下一步要查的。雖說是放在賭場勝利者承辦的公開拍賣會上拍賣,有很多貨品也是原本見不得光或是匿名的。」把盒蓋重新蓋好,阿修斯還是覺得暫時不問愛德華那個殘忍的製作方法是什麼比較好。

「約里克為什麼要阻止?淚血一族的事他應該很熱心想要查清楚才是的。」像是要平伏因為看到那顆鮮血寶石引起的情緒波動,愛德華別過臉看著窗外,但語氣稍微洩露了一點他心情的不穩。

「這只是我的猜想。這顆寶石的原主人的所在地一定是個約里克絕對不想妮古前往的地方。」

「哦!那只有一個地方而已。」愛德華漫不經心的回答,過了兩秒他若有所思的看了阿修斯一眼。

「是呀!九成是東大陸境內。」車廂中金髮碧眼的東大陸人自嘲地說。就像西大陸境內因為環境因素而鮮少看到人族一樣,東大陸的國境線後也因為文化和政治原因幾乎看不到黑髮藍眼的魔族人,如果要把雪琳和妮古帶到王國鏡內,那真的是一件蠻曯目的事了。他是不是應該開始考慮用什麼藉口了?

「那你就要小心一點了。阻止不了妮古,約里克最有可能的就是解決你洩忿。」愛德華有點幸災樂禍地冷笑了一下,不等阿修斯惱羞成怒的反駁馬車已經停在大宅的正門,斯洛瓦特家的僕人們已經列隊迎接了。

「侯爵大人。小姐已經安排到房間休息,不過去請的醫生還沒趕到。」管家恭候在車門的旁邊,理論上他是該跟著主人走到大門接過主人身上的禮帽或是斗蓬,但現在愛德華的身上連外衣都一早脫下了,反過來管家心裡應該想找些東西讓愛德華穿上去吧!

「醫生?」走進燈火通明﹑讓壁爐的柴火烘得溫度剛剛好的大廳,愛德華看到架起了臨時木板遮掩被破壞的部份不禁有點頭痛。在那個死老頭找上門前這部份得想辦法修一修呀!

「是的。小姐她發著高燒。爵士大人和另外兩位大人正照看著。」提到愛德華早回來的桑伯特,管家很機靈的用侯爵大人和爵士大人來稱呼他們兩個同一家族的主人,同時也表達出老管家心中的期望,希望家族真正的主人快點乖乖的坐鎮在家族中,不要老是要桑伯特爵士一個人代勞了。

「嗯。再去催催出診的醫生。找人去準備一下梳洗用的熱水,還有,這幾天可能會有帝國來的貴客,準備一下。」愛德華雖然不喜歡侯爵的銜頭,不過每次使喚起僕人來都會一副駕輕就熟的樣子,看得阿修斯忍俊不已的彎著腰跟在愛德華背後。

「你這個粗支大葉的傢伙在笑什麼,你怎說換著是你就不會下這樣的命令嗎?」愛德華難以裝作看不見阿修斯忍笑到扭曲的臉,有時候他真的想痛揍這個亦敵亦友的人族男人,他就不明白身為身兼兩種魔力的魔族人每次對上阿修斯他都會處於下風,不只是處於下風這麼簡單,他根本是無從入手。

「這種事哪要我逐一自己吩咐?走吧!去看看雪琳丫頭的情況。」阿修斯站在二樓樓梯口等著愛德華指示著該走的方向。其實也不必特地等待管家或是愛德華帶路,因為走廊上忙碌著的女僕頻繁地進出某個特定的房間,而桑伯特更是站走廊上凝重地吩咐一些男僕和執事去工作。

由地窖藏冰中鑿出來的冰塊裝在銀盤中一盤盤的送進房間,愛德華和阿修斯面面相覷,就算是發高燒也用不了這麼多吧?

愛德華急步走到房間的門口,工作中的僕人立即停下手上的工作彎身致意。他示意眾人繼續忙自己的事後就走進雪琳的房間,想叫住他的桑伯特只能在房門前止步。

「現在是什麼狀況?」愛德華被房間裡的狀況嚇了一跳,房屋的窗子盡可能的開到最大,外邊清爽的秋風不住的吹進房間內令房內和外邊一樣清涼,而在刻意擺放的屏風後的四柱床旁邊放滿了一盤盤的冰塊,一列女僕使勁的向冰塊搧風讓帶著寒意的風吹到床上的少女身上。

躺在床上的少女臉色紅通通的,不至是發燒而變紅那麼簡單,而是好像由白皮膚的人變成紅皮似的混身都泛著不正常的潮紅。過高的體溫讓雪琳的長髮和身上的薄衣都被汗水黏著,這麼高的體溫下不能期待雪琳的身上能多蓋氣被子遮掩身體的曲線。

難怪桑伯特和男僕們都待在外邊,出入的只有女僕。愛德華和阿修斯不約而同在房間中找尋尼古拉和菲文的身邊,這兩個人沒可能會由著房屋的門窗大開又不待在雪琳的身邊才是呀!

「你們兩個該知道什麼是非禮勿視吧!」一同響起的聲音由靠著窗的一道屏風後傳出,然後不知道應該把視線放到那裡比較好的兩人就發現站在屏風之後的菲文和尼古拉。

「你們兩個躲在那邊呀!」

「難道可以若無其事的站在床邊嗎?」菲文十分堅持的背對著屏風不讓自己有一絲機會看到不該看的東西,但看著窗外的他臉上有著掩飾不住的擔心。尼古拉也是一樣看得出非常擔心。

就算是因為第一次動用魔力超過了身體能承受的界限,但也不可能演變成這樣異常的高燒,最多是精神疲憊身體虛軟嗜睡幾天讓身體在這期間休養生息就可以了。但是在場知道雪琳靈魂的真相的人在心裡都不約而同地想到,她現在高燒成這樣一定和這因素有關,如果是的話請醫生來吃藥又有用嗎?

這個世界大概沒這麼簡易找到一個和雪琳同類情況的人吧?

「這個時候她總會想有人在身邊鼓勵一下她吧?你不去就由我去的了!」愛德華抱手看著菲文,後者也勉強轉過頭看著愛德華,一臉想去但又介意似的。

「看你的樣子不是看到雪琳身穿睡衣的樣子而想到什麼下流的事吧!」

「那是說你自己吧!」菲文氣急敗壞的說,而阿修斯和尼古拉也一同微微點頭,非常同意菲文的指控。

「算我下流吧!那你要一同去監視我這個下流的人嗎?」愛德華抽著嘴角的忍下三人對他的評價,在心裡告訴自己現在不是發難的時候,凡事先忍著。

「當然!」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