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混在等候馬車的人群中的妮古在看到某個人的逆流而上的異動之後悄悄的尾隨而去。不只是大劇場的門前擠滿了人,附近的街道也因為看熱鬧的人而十分擠擁。

妮古跟著的男人好不容易離開了擠迫的街道來到人流稀少的暗巷,因為今天是城內賭場正面交峰的日子,原本在暗街中謀生的人大都移動到賭場的所在地,令原本已經冷清的街道更加陰森。

妮古的高跟鞋在街上製造出令人心驚的迴響,前面的男人走一步,她就跟一步,他停她也停。被跟蹤的人看不到自己到底被什麼人跟著,自己的一舉一動完全落入別人眼中的恐懼和不安很快就讓他抓狂的拔足狂奔。但穿著高跟鞋的妮古仍是分毫不差的保持著一定的距離跟著那人到目的地。

那是位於韋尼斯城正中心,和大劇場相距大約二十分鐘腳程的商會會址。而這個商會不是存於地下世界的黑市公會之流,而是流通於兩大陸和公國之間的大型商會的會址。偷偷摸摸地走進這棟建築物的男人真的非常鬼祟地四處張望,然後他輕輕的在大門敲了幾下特定節奏,很快的就有人來開門了。而開門的那個人妮古認得。

雖然只是在一些寒暄的場合見過面,但對方身為少數能出入知道她真正身份以外的人,妮古不可能對他們現在可疑的舉動置諸不理。她邁開腳步,在她跟蹤的男人完全鑽進商會之中前一隻裹著黑手套的手『啪』的一聲把門板拉開,然後在那兩個人驚訝瞠目的表情注視下走進只點著兩個燭台的商會大廳。

既然是大型商會的會址,室內的裝潢自然也不失華麗,妮古挑了一張鋪著天鵝絨的椅子坐下,斜眼的看著侷促不安的兩人。

「怎麼了?有什麼我在的話就不能說嗎?」妮古一手托著頭一手敲著椅柄一副很無趣的樣子。眼前身為商會成員的青年低著頭連一眼都不敢看妮古一眼,而妮古也一樣,現在她連笑的心情都沒有了。

這個青年會聽誰的命令妮古已經心裡有數,也正因為這樣她的心情才會不好。

「妮古哈拉斯娜大人,為什麼要這樣說呢…我們……」淡藍色的眼珠和啡黑色的髮色在說明這個青年也有著魔族的血統,公國找到混血魔族不是怪事,特別是在商會這種各國都要打好關係的機構更是常見。

被跟蹤的那個男人早就嚇得縮在青年的身後,而青年也白著臉色的想辦法應對。平日對著顧客他可以口若懸河的說服﹑推銷商會的所有產品,但是面對妮古,他的舌頭早就打結找不出一句完美的藉口來。

「那麼都這個時間了你還在這裡做什麼?接應他又是有什麼行動?你知道你該說實話的吧!」手指繼續在椅柄敲著固定的節奏,她緊盯著青年所有的表情和肢體動作,心中想著果然在正當商會工作的人一旦遇上難纏的對手大概只有兩個反應,一種是仍能經驗和口才讓事情朝自己希望的方向前進的成功人士,另一種就是氣勢完全被別人搶佔,就像她面前這個青年一樣不成熟。

「我們…」青年欲言又止的想偷看妮古的表情,但當他稍微抬眼看到妣古正看著自己的時候,他又慌張的垂下去。

「是誰命令你們把應該交由芙蕾拉之夢承辦的拍賣品事先帶走嗎?」對方的腦筋似乎已經石化了,連藉口都編不出來。妮古輕輕的嘆了口氣,對方想不出藉口又不肯乖乖說出來的話那就由她慢慢套出來好了。

「沒…沒有這樣的事……」

「哦!沒有這樣的事?那麼你看著我說呀!地板會回應你嗎?」妮古看著對方一秒都沒有抬起的頭頂,如果手邊有帶著那支長杖的話她說不定會乾脆敲下去。

「萬…萬分抱歉。」

「我記得你是……在兩年前一次的舞會之類見到你的,介紹你給我認識的人是約里克,那現在你的舉動也是約里克授意的嗎?」青年的名字她沒有記下,能記得他的樣子已經很好了,但是帶著他向她打招呼的人她就不可能忘記。

「約…約里克大人他……」淡藍色的眼睛掠過一道被看穿了心思的慌亂,他還偏偏要在這個時候下意識的抬起頭,讓妮古看全了他動搖的神情。

「把那顆淚血石交給我。」對方的反應無疑的默認了在背後指使的是約里克那個老頭,如果是他的話,妮古很輕易就可以猜出是他命令青年和鬼祟的男人在拍賣會的主辦權正式移交到芙蕾拉之夢之前把那顆淚血石送走。

「殿下!不可以的!約里完大人命令我絕對不可以再讓妳牽涉到淚血一族的事中的了!」聽到妮古的要求,青年哭喪著臉的哀求,只求妮古放他一馬,不要太過難為他,最起碼不要由他手中將東西交出去,要不是吩咐他辦事的人真的會把他扔進海裡餵魚的。

「哦!你剛剛叫了什麼?」妮古瞇起眼,嘴邊勾起了由進來商會之後第一個向上的弧度。

「萬!萬…萬分抱歉!」

「既然喚了那個稱謂,那麼你應該知道我說的話在約里克之上了吧!」

「……是的。我現在立即去帶過來。」青年額邊流出了秋夜不該的有汗,身體都好像開始抖了。

「不。你帶我去拿。我可不想等會你帶回來的是一堆紅色碎片。」妮古站起身,果然青年被悉破心思倒抽了一口氣的打了個顫。然後戰戰兢兢的為妮古帶路。

「約里克是怎樣和你聯絡的?」跟著青年來到商會的地下室,那樣有著一個上了三層鎖的金庫,裡面放著的是拍賣會中的高價物品,青年哭喪著臉的掏出鎖匙一道一道的把金屬製的厚重大門打開。

「殿下…請不要再問了。」每一次提到約里克的名字青年都渾身抖震,他驚慌的樣子令妮古懷疑那個老頭是不是對人家白嫩嫩的年輕人做過什麼。

「你真的是這商會的職員嗎?沒說幾句話就露餡了。怪不得身我在韋尼斯裡的行動總覺得好像被猜透了似的,原來是老狐狸也在同一個城市。」

「我把淚血石給了殿下,約里克大人一定不會放過我的。」青年沒有否認約里克像是快哭似的在金庫中拿出了一個手掌大的方型金屬盒,黑色的盒身配著銀白色的鑲框讓盒子變得高貴雅致,妮古接過青年萬分不情願遞出的盒子,打開盒蓋確認裡面真的是她要的淚血石之後,妮古就催促青年把金庫的門重新鎖上。

「要約里克不怪責你很簡單,你跟他說是我威迫你交給我的不就行了。」

「約里克大人不會相的,他吩咐我死都不要把東西給妳。」青年說完後一副以死就義的表情,看得妮古萬分無言。

「是嗎?」有點漫不經心的回了一話,然後妮古使勁的朝青年的肚子打出了一拳。沒有鍛鍊過的青年就這個兩眼一反跌到地上去了。

「有什麼好煩惱的,就不會對約里克說自己被打昏了的嗎?真笨。」妮古轉過身,看到那個被她跟蹤而來的男人驚恐的看著她。

「你也很難向約里克交代吧!放心,不會很痛苦的。給我乖乖的站在那裡。要不然……」妮古一邊說一邊走向那個慌亂的受害者,後者當然不會坐以待斃,任何一個正常人都會想辦法令自己遠離危險,更何況是妮古這樣的危險人物。

妮古撩起裙擺抽出幾片刀片向男人疾射而去,雖然沒能像愛德華那樣精準的釘坐對方的衣服,但也非常成功的把對方嚇得縮成一團蹲在地上。

「不是叫你乖乖站著的嗎?」

「不要!嗚呀~~~~~~~~~~~~~~!」

「你們真是笨死了,要是約里克有心不讓我拿到這的話會派你們這些三腳貓來辦事嗎?」行兇完畢的妮古若無其事的替兩名昏倒的人鎖好門窗,再一次沒入夜色之中趕去劇場的方向。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