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嘖!我會給妳時間殺我嗎?」久斯在身上再取出一支比匕首還小的刀子向雪琳衝過去,菲文想把雪琳拉到身後。可是他是拉著雪琳的手臂了,但少女卻像是釘了在地上似的動也不肯動。眼看久斯和她的距離越來越近,菲文和愛德華都主動上前擋在雪琳前面,只要他們能夠牽制久斯的話……但是如果久斯用暗器的話,他和愛德德華完全防得住嗎?

「久斯……」雪琳用自己的小短刀割破了指頭,當血珠冒出來時四周出現了一個詭異的現象。摩拉耶在旁邊驚恐的慘叫著,而久斯也因為眼前的景象愣了一下而露出了破綻被愛德華的細線纏住了手腳。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摩拉耶不敢再看下去,他死命的閉著眼想把眼前的景像和自己的意識隔離,可是越是想忽略卻變得越在意,受不了心底的恐懼被勾起,他不住的在地上掙扎。

散佈在地上屬於雪琳的淚血石像是被她新流出來的鮮血吸引似的朝她的腳邊聚集,寶石中那道金粉般的光流令寶石看上去多了十分亮眼。

雪琳身上破損了的華麗衣裙染了血污﹑精心打扮過的黑色長髮現在散亂的披在肩上,腳邊還被一顆顆的淚血石包圍。這畫面實在說不上賞心悅目,甚至是散發著讓人退避三舍的不祥氛圍。雪琳紫紅色的雙眼中閃過一道紅光,令看著她這改變的久斯心中警鈴大響。他勢想不到這個淚血一族的少女的魔力會在這個時候醒覺爆發開來。

久斯的戒備的眼神雪琳沒有看進眼裡,由她的眼睛變得紫紅色開始,她的意識就被身體裡潛藏的記憶碎片捉住,屬於這身體的記憶一段段的被強行喚起。

不同的畫面飛快的閃來又閃去,同時之間又記憶不同的人說話的話又在耳邊不停的響起,雪琳只覺得現在自己像是陷入出問題的播映機之中,畫面和聲音對不上,她也無力控制,只是是忍著瘋狂亂閃的畫面帶來的不適。

「小雪琳不會這個不要緊,爸爸也不想妳將來要用到這力量。」腦海中又閃出了零碎的片段,父親慈祥的撫著自己的頭,那雙手是多麼的溫暖,可是父親身上的黑色衣服卻是被暗血色的污漬染污。

那是血吧!雪琳的視點很低,應該是這身體還很小的時候的記憶了吧!被父親遮擋的後方很容易就看到一個個倒地的人,地上有不同的掉落的武器,但是那些人身上一點血都沒有,雖然他們現在動也不動了

父親身上的血是他自己的吧?

「爸爸…將來長大了,換琳來保護你。」聽到的是屬於小女孩的聲音,很稚嫩,雖然沒有小女孩該有的撒嬌語氣,但是在她冷冷淡淡的語氣中還是感覺到她對父親的喜愛。

「這可不行呢!保護小雪琳是爸爸的工作呀!我們回去吧!媽媽在等的了!」隨著父親抱起她的動作,雪琳的視點昇高了不少,爸爸把她的臉藏在懷中不讓她再看到身後那些不會再動的人,但細小的她早已把那畫面烙到記憶之中。

畫面斷開了,又再次回到母親死時的那個房間中,這一次她不是以第三者的角度,而是以小雪琳的視角看著母親冰冷的遺體,父親趕來抱起自己往外走的情景。就好像這個身體要她這個外來的靈魂了解一次般讓她親歷奇景去體驗雪琳為什麼會變成她所見的那個樣子。

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下,沈重的記憶片段讓她和眼前真實的環境產生了剝離的感覺。她的身體的確還站在那裡,不過視線是飄遠的,她甚至沒有意識到原本在自己腳邊的淚血石都一一浮了起來圍繞在她身邊。

那個被她喊出了名字的紅月殺手正伏在地上掙扎,但是他再用力掙扎都沒有用,不只是因為愛德華毫不客氣的把他纏上了好幾層的細線,而是他的生命力,還有對身體的控制權已經落入雪琳手中。

懸浮在雪琳正前方有一顆閃著金粉光暈的淚血石,和愛德華會利用自己的血結成人形再進行破壞不一樣,雪琳只是用指頭冒出的血在聚多的寶石中選了一顆使用。這顆寶石現在禁錮著久斯的部份靈魂,如果現在把這顆寶石撃碎就可以輕易的取走久斯的性命。

不過現在沒有人在想這回事。確定就算雪琳的魔力失效久斯也沒辦法掙脫自己加在他身上的束縛之後,愛德華走到菲文的旁邊,只是比起不了解現狀的菲文,愛德華對雪琳現在的狀態比較清楚。

「不用擔心,過一陣子,魔力平伏之後她就會沒事的了。用過魔力的你也知道吧!新手一開始的時候總要花點時間。」愛德華和菲文一樣看著雪琳現在出神的樣子心裡也感到不安。雪琳現在用魔力控制了久斯的行動,這和咒殺只是一絲之差,稍微使用魔力多了點雪琳就會錯手殺了久斯。萬一她真的錯手殺了他,即使這個人是殺了賈圖的兇手,但是她會接受得了自己雙手沾血了嗎?

這個少女會受不了的。就算現在這刻被悲傷或是憤怒驅使她想報仇,但是平靜之後,殺了人的罪惡感是會洶湧襲來的。

「我是明白。只是…」菲文確認暫時都不用戰鬥之後他脫下了身上白外衣蓋了在賈圖的身上,而當他再一次站起來的時候,兩邊暗道出入口出現了火的亮光和急促的腳步聲。

「是妮古他們吧!」愛德華嘴上雖然這樣說,不過持劍的手還是擺出了可以隨時迎撃的姿勢等待。

尼古拉和阿修斯兩個兵分兩路的由兩邊的樓梯下來,他們分別都有帶幾個黑街的成員以防萬一。他們兩個不約而同在看到雪琳的異樣時嚇了一跳,他們詢問的視線瞟向愛德華和菲文的身上,而他們只能輕輕的搖頭,最後視線落在被蓋上白衣的賈圖身上。

「來不及嗎?」阿修斯一臉遺憾的持劍向賈圖敬上一禮,這是東大陸社會中常見的送別禮。阿修斯來自東大陸,會行這樣的送別禮不是什麼怪事,只是菲文看著他做出來流暢優雅的動作,可不像一直表現得率性粗魯的他該有的表現。那些公式化的禮儀要學懂不難,但要做得那麼流暢自然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雪琳。節哀,再不控制一下釋出的魔力妳的身體會受不了。」尼古拉走到愛德華和菲文前面問了幾句之後臉色沈了起來,冷淡的嗓音多了點焦急。

聽到有人叫自己,雪琳由記憶的漩渦中抽回了思緒。現在這一刻她總算會知道為什麼『雪琳』會一直傷害自己了。最主要的問題也是來自這具身體擁有的魔力,對現在的雪琳來說,這些力量不只是可怕更是陌生的存在,過去十幾年來她所過的是平凡的生活,沒有擁有過超能力之類的經驗,現在要她一時之間學會把魔力收放,她真的不知道如何入手。

「雪琳,不用想太多,身體想做什麼動作妳先順著,吸幾口氣讓心情平情下來。」作為同族,愛德華謹慎的指引著雪琳一步步的做。菲文和尼古拉也很緊張似的看著她,害她覺得自己的狀況似乎真的很糟糕似的。

雪琳順著身體自然的伸手把浮在自己前面蘊含強大魔力的淚血石握在手中後,她身邊的異像就像是沒有能量供應似的消失得無影無蹤。懸浮在她身邊的寶石掉回地上在空曠的廣間中製造了不少的迴響,她仍有點茫然的看著手中仍散發微光的寶石,這顆禁錮著久斯所有行動的寶石。

菲文的外衣已經給了賈圖,愛德華把自己華麗的外套脫下披到雪琳身上,她輕聲的說了句謝謝後想走到菲文的身邊,可是腳卻不聽話的跪了下去。

「只是身體一時不適應突然間動用了大量魔力而已。不用擔心。」菲文一個箭步的抱著她發軟的身體抱在懷中,好像失而復得似的緊緊抱著不肯放手。

「騎士先生…勞煩你和尼古拉先送雪琳上去。我和阿修斯先在這處理一下現場。」愛德華撇開臉不去看菲文和雪琳兩個,除了是因為礙著他的眼之外還因為接下來他得要好好和久斯算舊帳。

「好的。」尼古拉點點頭,離開之前順手把綑在一邊的摩拉耶也帶回地面了。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