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淚在流著,即使菲文緊抱著她給予她安慰,但雪琳還是不受控制的哭,由嗎咽著慢慢轉變為無聲的飲泣。菲文實在放不下心扔下雪琳一個回去幫愛德華的忙。他的手輕拍著雪琳的背安慰著她,而視線卻不得不留意著四周的一切。

菲文很清楚的感覺到愛德華的殺氣,和在公園那次不一樣現在的黑街殺手並不是嬉鬧著玩。現在的愛德華表現得沈著﹑他所用的每一道攻擊都像是精密計算過的一樣,即使久斯避得開身一撃,但第二﹑第三道的攻擊立即補上去。

「久斯…你就給我死在這兒!」紫藍色的眼睛泛起一層紅霧,令愛德華原本已經十分妖異的雙瞳更加倍妖魅。他手上的劍和空中的飛刃全部在他的掌控之下努力的想將久斯撕成碎片。

他心中感到十分的憤怒,他現在有點後悔教了雪琳用淚血石去確定自己在意的人的狀況。那的確可以讓你知道他是否安好,但反過來,那一顆顆紅血的石頭同時也可能是一個隨時隨地降臨的惡夢。

沒錯,那樣做了在意的人們的確是不會受到其他淚血一族的咒殺,但是世上有還有幾多淚血一族的人?可是除了這個好處之外,淚血石的主人則要時時刻刻擔心手上代表著某人的寶石是否還完好。

雪琳現在的狀況和自己有點相似,還無力保護自己的時候他也像這像看著寶石變成碎片,悔恨的眼淚不住的流下。

「那可不行呢…雖然…我的確是覺得今天的你很難應付…但我還不覺得自己會在這裡敗給你。」久斯狼狽的避過差點劃過他脖子的一劍,隨即他也不顧這個廣間潛在坍頂的危險扔出了一顆火藥球,愛德華飛快的閃開避過了迎頭而來的爆風,但廣間天花和牆身不祥的震動令他和菲文不禁擔心起來。

「雪琳,振作一點別哭,我們必須盡快回到地面,把賈圖也帶回去!站得起來嗎?」菲文沒等煙塵散開就決定讓雪琳先行移動,就算來不及回到地面,讓她越接近出口越好。

「可以…我可以的。」雪琳胡亂的抹著臉上的淚爬起來身,她身上的傷口開始癒合了,痛楚也減輕了很多,但先前躲避摩拉耶時卻消耗了不少體力,所以現在她也只能顧好自己,別妄想能幫上菲文的忙把賈圖的遺體帶出去。

菲文點點頭,然後把賈圖的揹在背上往愛德華剛剛下來的出口走去,兩個已確定可行的出入口中一個被愛德華和久斯的激戰擋著,就算他沒有親身走過現在也沒有選擇的餘地了。

「菲文…還有他……」雪琳指著被愛德華的細線綑綁著的摩拉耶,不理他的話,很可能他會死在愛德華和久斯的戰鬥之中。提出要帶他一起走並不是雪琳可憐他什麼的,對現在的她來說即使刺中賈圖奪走他性命的短刀是久斯擲出去的,但不能否認的事實是把賈圖抓到這裡來是摩拉耶的主意,賈圖會死,這個男人也有責任,而且她希望可以由他口中知道過去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一定要把『雪琳』一家的所有人殺光。

弄清楚事情之後她要盡力去阻止再有無關的人因此遇險了。

「現在沒辦法…只好等愛德華或是通知妮古他們來押走了。」

「但是…」

「魔女…別裝作一副好心要救我的樣子了!不要說笑了!你們這沒心沒肺的冷血一族會知道『救人』兩個字是怎樣寫的嗎!我知道了!妳一定是想之後看著我如何在妳的咒殺下痛苦掙扎的樣子吧!有什麼樣的父親就有怎樣的女兒!」

「你住口!」菲文怒瞪著摩拉耶,後者扭曲的笑容在煙塵中若隱若現,令菲文十分在意的是他扭曲的笑容之後卻有著一雙滿是受傷和悲哀的眼睛。

「我才不住口!落入你們手裡我還有活下去的機會嗎?還是你們現在一刀就殺了我!」摩拉耶在地上掙扎﹑大吼,菲文想放下賈圖衝上前先讓他閉嘴,他這樣大吵大鬧可能已經讓久斯注意到他們撤退的行動,再鬧下去事情又會變得麻煩起來!

『啪』的一聲,原本在菲文身後的雪琳走了上前,一巴掌的打在摩拉耶的臉上,被打的表現得十分驚訝,因為她的掌刮而咬到嘴唇冒出了鮮血。受傷的人好像對自己流出血來表現得很慌張,也十分害怕站在他面前的雪琳。他不停的往後縮,而當雪琳彎下身去抓住他的衣領時,他更嚇得呱呱大叫。

「賈圖死了…你責無旁貸。以前發生過什麼我沒有記憶…父親﹑母親做過什麼都好,他們都被你們殺了。現在你們又殺死了無關的人…賈圖和以前的事一點關係都沒有吧?他一樣被你們奪走了活下去的機會,作為殺人者的你到底憑什麼現在叫著別人不讓你活下去的控訴?」雪琳一字一字的說,她想盡量把話說得清楚,但她的哭音還是很重,她悲催的控訴一字一字的鑿進摩拉耶的心中。

他被她說得十分心虛,眼光開始不安的遊移不敢看向雪琳的藍眸,也不敢再叫著說對方要殺死他之類的話。這個扭曲的魔族青年就這樣沈默起來。

「菲文!小心那混蛋想炸了這裡!」因為這次菲文想用煙塵作掩護故意沒有使用風的魔力吹散煙塵,而因為看不清久斯也不敢在愛德華能用魔力的細線佈下的天羅地網下亂動。只是他碰到了任何一條線,愛德華就可以知道他的行動進以殺他一個措手不及。

久斯能做的反撃方法除了以身犯險使用威力較大的火藥轟破愛德華的線網脫身之外已經別無他法,再拖下去阿修斯和妮古的人馬就會把這裡堵得水洩不通,到時他想全身而退就更難了。

「那傢伙瘋了!雪琳!要走了!快點!」菲文伸手拉過雪琳的手要她跟他走,但她卻站在那裡不肯動。

「不…他炸了這裡毀了地基,上面的客人們都會有事吧!」

「現在顧不了這麼多,再不走我們幾個都可能會被活埋的!」

「我想阻止他…我覺得我做得到的…所以菲文…可以幫我吹開這些煙塵嗎?」

「妳想做什麼?」

「那天在暗道中我用過了淚血一族的力量…現在我也有那個感覺…這身體告訴我就算不殺人,我也有可以做到的事的…如果不試一次我會不甘心的。菲文…」雪琳吸了吸鼻子忍著眼淚裝出堅強的臉,被菲文握著的手也稍微用力的回握他的。

「好吧!」理智上菲文告訴自己他必須制止雪琳現在的要求,盡快把她帶走,以免浪費愛德華辛苦換來的時間。但是感情上,他想放任雪琳去做任何她做了會覺得舒服了一點的事。現在的決定其實和一場賭局沒有分別,雪琳真的做得到的話,大家都會沒事,說不定還能抓到久斯這號危險人物,不過萬一失敗的話,他們全部的人都會陷入生死關頭。

但他還是決定賭了。把賈圖放回地上集中起精神喚起自身的魔力,讓繞著自己身邊的氣流不斷的擴大,吹散眼前的一片迷霧。

「菲文!為什麼……雪琳…妳!」煙塵消散得很快,愛德華氣急敗壞的看著在他眼前變得清晰的雪琳和菲文,最令他緊張的是久斯身處的距離比他還接受他們。他生氣的想痛罵菲文幾句,但一看到站在那裡緩緩轉身面對他,手上拿著藏在裙下的短刀的少女時,愛德華的話硬生生的止住了。

那雙變得紫紅色的眼睛他一點也不陌生。因為他記憶中自己擁有純正純血一族血統的母親動用魔力的時候也是一樣會有一雙紫紅的眼。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