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呀!這個女人就是背著你在外邊找男人的未婚妻吧?是不是想不到竟然要在這種情況下她才會願意抱著你吧?真是可悲呀!」

賈圖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雪琳,而久斯則是像在看好戲似的站在一旁搧風點火,雪琳可以想像得到在賈圖被他抓到之後,久斯是如何說她毫無廉恥地跟著別的男人,還裝作不認識自己的未婚夫。

「你閉嘴!你憑什麼把賈圖打成這樣!你有什麼事衝我一個人來就好!為什麼要把無辜的人拉進來!」忍著身上的痛把賈圖的上半身抱在懷中,雪琳用自己的背當盾,要被打的她絕對可以捱得久一點,看賈圖的傷再受創的話真的性命堪虞。

「女人,妳有什麼資格和我討價還價了?妳難道以為我是黑布傑克還是銀色劊子手那樣容易打發的嗎?我和愛德華就像是表裡一樣的存在呀!說他是黑街首屈一指的殺手的話,那我就是代表紅月的首席,我們兩個就是這樣位在同一位置﹑了解對方但又敵對的……」久斯自我陶醉的說著他對愛德華之間的單向關係,雪琳越聽就越覺得久斯這個人根本是心理變態,對愛德華更是單方面存有扭曲的佔有慾。

這樣的人自然看不過眼她待在他『最重要的』的愛德華的身邊,但是再怎樣討厭她,也和賈圖沒有關係呀!

「變態…就為了你那變態下流的妄想,就要傷害雪琳嗎?」被雪琳抱著的賈圖掙扎著自己坐起身,他遍體鱗傷的身傷痕讓他痛得苦不堪言。他自己知道,抱著他的雪琳也知道他早就因為身上的傷和單薄的衣著而在發燒了。

他的聲音無力而沙啞,語氣也帶著濃濃的不甘。想他由知道自己被用作引雪琳一個赴約的道具之後他當然不會坐以待斃,他想盡辦法的想要逃走,只可惜以他的實力連讓久斯連劍也不需要使用就落得現在這身慘狀。

而他這丟臉的模樣還要被他重要的未婚妻看到了,她更用自己的身體去保護他。就算是情勢所迫,對賈圖來說這也是對他的奇恥大辱!不止一次他在雪琳遇險的時候什麼都做不到,之前有菲文在,之後更多了妮古和阿修斯他們,在維納羅城他動用了伯爵的權力調動守備隊想阻止雪琳離開,想把她留在自己身邊看得到的地方,結果也是落得了一個可笑的結果。

他有資格做她的未婚夫嗎?他保護得了她?了解她嗎?這幾個問題這兩天他不斷的在心裡問著自己,他問自己到底可以給雪琳什麼了?貴族無憂的生活嗎?伯爵夫人的名譽和地位嗎?這些東西由一開始她就沒有興趣吧?

「伯爵你搞錯了,是你被扯進來才對呀!要不是這女人找了愛德華當後盾,我早就可以解決她了,還不用看到她待在愛德華的身邊礙我的眼,怎樣?不高興我把原本應該是你的女人說成這樣嗎?但你又可以做什麼?」久斯故意說著賈圖最介意的話來刺激他,而賈圖也真的被激起了怒氣想不理自己的身體狀況撲過去久斯那裡。

「不要!賈圖你不要和他頂嘴,你的傷已經很重…再被他打的話會有後遺症的!」雪琳慌張的拉住他,明知道這是自殺行為她絕不可能眼睜睜的讓他做。

一個女人和一個重傷者,雙方都是體力欠奉的類型,但是雪琳為了阻止賈圖而抱緊他的手臂,那溫暖的觸感讓賈圖一時間忘了自己應該要怒氣衝天的找那個變態算帳。

由第一次到訪侯爵家看到這個沈默的混血魔族少女時他的心就已經不由自主地陷下去了,那時他只是奇怪怎麼自己竟然也會著了一見鐘情的道,對一個連名字也不知道,血統在貴族中也是忌諱的魔族混血少女產生戀慕的感覺。

侯爵和他談好雙方的婚約之前,他其實並沒有和少女見過幾次面,就算見到面了少女也只會以一張沒有表情的臉面對他,少女面對未婚夫時該會有的嬌羞或是不自在都從沒有在她臉上出現過。他的存在在她的眼中大概只是可有可無的一個移動銜頭。不只是對他,她對侯爵或是她的子爵兄長也一樣冷淡,她在那個家根本就是一個格格不入的存在。

她好像不太在乎,對生活也沒有什麼熱情的憧憬。他曾經想成為她打開她生命中那新的一扇門的角色,所以他很努力的想要討好她,認識她。但兩﹑三年下來她對他仍是那樣的陌生,別說像現在這樣抱著他,就連牽個手她也不願意。

他以為這是因為她的個性如此,急不來的。可是他卻發現,她是有感情的,只是她不願意把那一面展現給他看而已。

因為她由一開始就沒有喜歡過他。本來以為她終於打開心扉了,可是遇險了她口中叫的卻不是他的名字,比起那個只認識了一天的騎士,他這個未婚夫的地位更加低。由那一刻開始他心裡燃起了一道澆不熄的妒火。

那個在她身邊的人應該是他,那個讓她倚靠的人也應該是他呀!

「賈圖?賈圖?你不要嚇我呀!」見賈圖突然沒了聲音,雪琳更加不知所措的輕搖了他幾下,還好久斯因為剛才他發表了太多偉論而令那位客人十分不滿而抓著他抱怨,要不是久斯早就不讓他們好過了。

「我沒事…倒是妳為什麼要一個人來…」青年貴族不甘的別開臉,現在的他實在沒有面目正面的接受她的視線呀!

「要我見死不救我做不到…忍一忍…菲文…妮古他們會找到我們的。」

「如果妳不要提起他的名字,我會覺得這次被抓也是值得的,起碼妳願意溫柔的對我。」賈圖抬起手圈住雪琳的腰把她輕輕的擁在懷中,他的動作輕得像是怕碰大力一點眼前的映像就會消失。說實在他到現在為止都對雪琳就在他身邊一事沒有半點真實感。

「別說傻話!我不值得你這樣對我…真的不值得……」雪琳明白賈圖想說是的誰,自己向那薩洛請求向侯爵轉告解除婚約一事令她心裡滿是虧欠的感覺。想向他說明一切,但久斯和那個真實身份不明的人在,她沒辦法說出來,她和『雪琳』不是同一個人的事實。

如果和賈圖說清楚了,就算要提出和他解除婚約,他也不會太難受吧?

「值不值得是我決定的…」賈圖把額頭靠在雪琳的肩膀,本來已經沒有多少體力的他加上發燒的狀態,還能勉強維持清醒已經不容易了。

「可惜現在是我決定才對!打擾兩位了。本來我想慢慢玩的,不過客人說不想等上面的表演一結束就直接和黑街魔女們交戰,雖然我是很想見到愛德華,可惜顧客永遠是對的。好了,上面的劇目也差不多到壓軸了,你們也給我的客人好好表演一下吧!」久斯好不容易擺平了客人對他的嘮叨,那個不願意曝露在光線之下的客人似乎十分顧忌妮古的存在,他更是一早就打著敗數舞台的表演一完,妮古等人就會發生雪琳被帶走,而不用多少時間他們現在身處的地方就會被發現。

在此之前,他必須要久斯辦好他要求的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竹某人 (竹子) 的頭像
竹某人 (竹子)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