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輛有著帝國斯洛瓦特侯爵家紋飾的馬車緩緩停在大劇院的正車前,停在前頭的一輛率先走下三個男子,而有一些貴婦很快就認出其中一個是曾經光顧過繁華街的話題男主角,先被人挑戰要決鬥,然後又傳出他的宅第被襲的帝國侯爵愛德華。在大家都在狐疑為什麼決鬥事件的女主角不在的時候,侯爵走向後面的那一輛馬車,在阿修斯充當紳士扶了妮古下來之後,雪琳立即被愛德華領了下來。

「抱歉啦!在外邊妳還算是我的情人,不是菲文牽妳下來是不是很失望?」握住雪琳的手擺到臂膀上,愛德華扮演的大貴族擺出高傲的表情帶著女伴和隨從走進了大劇場的大堂。

理清了自己心情出現的異樣之後,愛德華仍是覺得他對雪琳的興趣維持目前這樣的狀況就夠,對他的壓力也比較少。他的雙重身份都不適合把她扯進去,被任何人知道他對這個少女有高度興趣的話,不只雪琳會有麻煩,連他自己也不會太好過。

不過即使如此,他也決定扔下殺手的工作,協助妮古他們保護她好了。待在她身邊比去殺人有趣。像現在,即使知道雪琳的心思完全沒有放在他身上,他心裡那種有點惱的感覺還滿新奇的。

走進劇場內,和外邊滿是雕刻一樣,劇場內部的裝潢也十分華美,今晚出席的女客人也打扮得像一座座結婚蛋糕,兩者配合起來形造出紙醉金迷的氛圍。但雪琳看兩眼之後就沒再看了。但愛德華邊帶著她走時說的話卻引起她的注意。

「為什麼你說得這麼酸?」因為愛德華十分強調他們現在是裝出來的情人,雪琳也不以為然的沒有把愛德華的存在列入不論是心理上還是實際上都應該保持社交距離的異性。就算那天晚上被他扣著手腕壓在床上她也自行當成愛德華迫她換房間連帶的惡作劇罷了。

「…因為就是酸呀!妳的視線不時往他身上飄了。當著我這個『情人』面前太不給面子了。這裡人多混集,就算菲文和我們一道來,也不要太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現在他是裝成跟著阿修斯來的。而妳是我的女伴。」愛德華老實的說出自己心裡不是滋味,但他又巧妙的掩飾起來,沒讓雪琳聽出了什麼。

「我知道了。」她為什麼仍要裝作愛德華的情人妮古也向她解釋過了,必要時他們會向會場提出侯爵的女伴被擄失蹤為理由行動,女伴這個身份暫時還得掛在她身上。

「唉…」

「你嘆什麼氣?」雪琳不解的看向愛德華,不過她在對方完美的貴族面具上什麼訊息都沒看到。

「沒什麼。」穿過大堂來到了高層包廂的入口,愛德華把自己的請帖扔到一個侍者的身上,好讓對方領路把他帶到被愛德華包下的廂房。

待門關上之後,愛德華不著痕跡的檢查了一下包廂四周,這種超高級的廂房私隱保障做得很好,面向舞台的一方巧妙地利用不同的角度和燈光讓劇場公眾座及其他包廂的的人看不到裡面的情況。所以這種廂房也是貴族們偷情的熱門地點。想必等會表演開始附近也會有不少人這樣做吧?

「對方要妳去的包廂是在這邊數過去第六間,正好是在左翼的角落,我會待在這裡,妮古和阿修斯會待在那間包廂的下一層,而尼古拉和菲文會待在走廊上。」

「嗯。」

「信上說的是要等中場休息的時候才要妳過去,到時候走廊上一定會多人,有什麼事立即大叫,知道嗎?」

「嗯。」雖然還沒到對方指定的時間,但雪琳已經開始緊張得在打顫了,就像她是等會要獨自一人踏上那個舞台上的新人一樣,那種不安和緊張感由心中透出來,讓她不由自主的打著顫。

下一秒,她的肩膀就被人摟著了,愛德華硬把她拉到他的身上靠著,手搭在她的肩膀沒動。她不知道他是因為裝作情人的關係這樣做還是又想惡作劇,但是她蠻感謝愛德華現在的舉動,讓她覺得自己還有人可以依靠的。

在劇場的表演鐘聲響起之後,劇場內的吵雜聲紛紛安靜下來,四周的照光也變得暗了。雖然靠在愛德華身上是有點不自在,但她還不算抗拒,因為熄了大部份照明的劇場只有舞台是最亮的,雖然這種情況過去她在看電影的時候早就見慣不怪,不過過去可不用邊看表演邊要擔心會不會有人由黑暗出竄出暗殺者。

「有沒有後悔?」他沒來由的一句話讓雪琳呆了一下,然後她搖搖頭。

「沒有。」

「不想說的話可以不回答的。為什麼想多活一次?」這個問題愛德華並不是想打發時間才問,而是他想過,換作是自己,死了就死了,沒有什麼東西重要得讓他想活多一次。每個人的想法不同他當然知道,但她怎樣想的他現在覺得很重要。

包廂中一片沉默,舞台上的歌者不理台下的觀眾有否留心欣賞仍賣力的演唱,舞者也奮力的表演舞蹈,大部份的觀眾看得十分高興,但不包括愛德華和雪琳。

隨著觀眾熱烈的掌聲,上半場的節目終於落下了帷幕,雪琳由愛德華的身邊站起來,待四周的燈光慢慢轉亮之後愛德華就看到了她視死如歸的臉。

「之前一次我什麼都沒有做過似的就結束了,之後等待的期間我覺得自己過去沒有好好的活出自己,一來是因為我連二十歲還沒到,就這樣完結太快了。我不甘心呀!所以想活過來,決定這一次要活得好好的,不讓自己死後會再一次後悔。會不會覺得很天真?」

「不。妳比我想像的堅強。怪不得那個騎士會這麼喜歡妳。……凡事要小心,把自己顧好,不是要妳見死不救,但我要妳先顧好自己,平平安安的回來,回到大家的身邊,還有我身邊。」愛德華站起身,和她一起走到包廂的門前。踏出這個房門,就是雪琳得自己單獨赴會的劇目開始了。

「我會回來的!一定會的!」雪琳點頭笑了一下,雙手放在胸前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打開了門。

「那麼,多給妳一點動力………」身手敏捷的殺手飛快的親了雪琳的嘴角一下。「想來扁我的話就得完好無缺的回來!」愛德華撫著自己的唇邊,像是回味著剛剛偷到的雪琳的唇角的滋味。

「這個時候還…」門已經打開了,漲紅著臉的雪琳用手擋在嘴上,嚴防愛德華再做出什麼過份的舉動。

「哦…我可等妳回來教訓我的。而且我也很知分寸了吧!只吻了妳的嘴角,都沒扣著妳來個深刻的深吻了。」愛德華作勢的退後一大步,剛好避到雪琳可以伸手打到他的範圍之外。

「我一定會回來教訓你的!」雪琳生氣的多吸幾口氣調整情緒,然後就走出包廂了。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