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守在一棟老舊建築的三樓一個房間之前,這是韋尼斯中龍蛇混雜的人部份,也是昨天被妮古拆了一座樓的附近。這些住滿了特殊職業的人的樓房有不少人才剛剛才幹活回來,一回來就看到一個穿著黑色大衣的男人站在三樓的走廊上。

昨日帝國魔族領事館派人來搗了紅月一個窩的事件還令這裡的人餘悸猶存,現在又看到兩個一身黑的人物直直的走上三樓,在這裡所有人都很自發的迴避了開來,有的甚至調頭下樓去。

就算黑街還沒找得到銀色劊子手的下落,可是如何情報員由愛德華親身擔任就是一個特殊情況。他有依著行規給情報販子適當的報酬,只不過比行規多一點的是不乖乖吐出知道的情報的話,愛德華手上的可愛小刀就不會客氣的招呼到他們的身上,說出情報還是身體穿洞太容易從中選一了。

「嗚呀…」人類的慘叫伴著脆弱的門板被踹壞的聲音,一道強烈衝擊帶著木頭的碎片向走廊一旁的尼古拉襲去,但所有有威脅的人事物都被他身邊的風牆格下來了。

一個人形的物體被彈到一邊撞上了走廊的牆壁上,這個臉上有著一道猙獰傷痕的中年男人撫著肩膀淌血的傷口掙扎著想爬起來,他心裡大概期待著在這棟建築物中能找到幫手似的偷偷看了四周,但他很快就看到尼古拉向下俯視他的眼神,尼古拉不下於黑街殺手邊出的冷意令這個本職也是殺手的男人心底生出了寒意。

這不是他有沒有得罪黑街殺手的問題,而是黑街殺手和灰色影子兩個人同時的找上他了,他還會有命嗎?絕對不可能活命的!就在他接下紅月的任務暗殺那個黑街魔女揚言保護的少女之時就知道這是賭命的決定。

這場拿命搏的賭居他贏不了,贏不到名氣反而要輸了自己的命。只是他有點不甘的是他沒想到惹不到魔女和他身邊的狂暴劍士,卻惹到了本身河水不犯井水的黑街殺手和低調的灰色影子。

愛德華的武器是飛刀和長劍,銀色劊子手也差不多,他擅長潛伏在目標人物的屋內,用長針令獵物動彈不得再好好享受殺人的樂趣,可是現在他的長針和短刀連愛德華的衣衫都碰不到。慣用手的那隻臂膀被廢了,就算另一隻手還能動,但不夠靈活的動作打不過這兩個人的。

愛德華對於自己的獵物大多數時間都不會對目標人物心存憐憫的感情,戴上殺手的面具,他絕不會介意淚血一族的冷情支配他的情感,這樣比較方便他的工作。面對眼前這個同樣雙手沾血的殺手,他只會越殺越眼紅而已,絕不會有半分猶豫。

被細線操控著的飛刀一支支的插在銀色劊子手的身邊,由距離數公分到緊貼得能在他看臉上劃出血痕的貼近,愛德華做著銀色劊子手平時在愛做的事,為獵物帶來死亡的威脅和無底的恐懼,讓他寧願死也不想活著受折磨。

「說說看,原本你打算怎樣對付那個獵物呢?」

「……」銀色劊子手只能沉默,他現在連大氣也不敢吸一下,他的大腿已經插了好幾支完全沒入的薄刀,他想動也動不了。

「那麼漂亮的少女你就捨得用刀子一刀一刀的割下去嗎?」倚在因為被踹飛而有點變形的門框上,愛德華把弄飛刀之餘也把他舞弄著的細線一根根的呈現出來,一個白色的罩籠告示著對方已經無處可逃。

「……要殺就殺。」

「哦!臨死卻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呀?」

「如果雪琳看到你工作的樣子,你一定一點希望都沒有,不要說有什麼發展,恐怕見到你的影子也會嚇得躲遠數條大街。」尼古拉的評論不合時宜的發出,愛德華的表情不猙獰,動作和神態仍是有他一貫的優雅,可是他整個人都給人嗜血的感覺。

「這我就當是你針對我的專業作出的讚美。」揚揚手,愛德華身邊的飛刀就襲向地上的人,三樓隨即傳來了一道悽厲的慘叫。

待慘叫停下來後,愛德華俐落的把東西收拾了一下,若無其事的往樓梯走去。

「他還沒斷氣,就這樣放著嗎?」

「他那麼多仇家,廢了他一對手等會遇上仇家自然有人解決他。」

「……」尼古拉沒有再插話殺手的話題,他們專門以殺人為業的人為錢不講對錯只會殺掉目標來換取金錢,這樣的人自己會有人怨恨,就像惡性循環一樣,殺人的最終也會被殺,愛德華做的是殘忍無情,讓一個殺手沒了戰鬥力後等著仇人上門。但這就是殺手該有心理準備的最後時刻。

而當愛德華這個危險人物離開了這樓房後,的確沒有人好心地替那位重傷者召援,他們甚至是冷祭的看著那個惡名昭彰的殺手被得到消息趕來的仇家殺掉。這就是地下世界的黑暗面。

「尼古拉你先回去吧?」兩人走在小巷,步伐不緩不急,突然愛德華沒來由的說了一句。

「你要去哪?」

「呀…隨便逛逛活動一下筋骨。」

「……明白了。」尼古拉本來想說他剛剛才活動過筋骨,現在擺出一副缺乏運動的樣子太沒說服力。不過身後那不太高明的腳步聲的確十分適合讓他去活動一下。所以尼古拉回了句後就由得愛德華停在一邊,自顧自的離開了。

尼古拉只不過是走遠了幾步,他身後已經傳出追趕和慘叫了。轉頭淡淡的瞄了一眼,三個跟蹤的人兩個被愛德華吊到了半空,一個被刀子釘在牆上,看來愛德華也不會太晚回去。

西嘉一不在,韋尼斯的紅月分部很明顯缺少了過去的謹慎和計劃,雖然他們不是韋尼斯的長駐人員,但原本妮古要特地來到這裡幫忙爭霸戰的事,就是因為紅月有點難應付再加上他們不能輸,而他們又一定要把拍賣會的主辦權拿到手上。現在紅月這裡的負責人不在他們就露出這麼明顯的破綻,可見西嘉這個人的確是紅月於韋尼斯分部的重要人物。

明天就是爭霸戰舉行的日子,因為突然提前的關係城內的主要街道忙著掛上裝飾品,居民也開始陷入期待慶典的氣氛之中。尼古拉有點格格不入的走在人群之中,走過小廣場看到上次的炸魚攤子時他猶豫了一會,還是掏出了銅幣買了一些。他抱著一大袋一個人絕對吃不完的魚塊跳上屋頂,決定避開人群及早把新鮮的零食帶回去。

尼古拉習慣在建築物的屋頂上上乘風移動,從高處看向地面街道上的人群也是他的習慣,街上有什麼異常居高臨下的他很容易就會發現得到。輕輕皺了皺眉之後他找了個不起眼的地方跳回地面,然後閃開擋路的人群出現在那幾個一臉凝重的人的面前。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