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過後那薩洛就離開了,待在領事館那邊妮古也派了黑街的人暗中保護他回去下榻的旅館。妮古和阿修斯現在不在,愛德華大概正把自己關在書房中,雖然身邊有菲文和尼古拉的陪伴,但少了平時的吵鬧氣氛,讓雪琳覺得時間過得慢起來。

「妮古和阿修斯他們很忙?」下午妮古的破壞行動已經由他們口中聽過了。

「是的。黑街和紅月之間的問題他們要處理一下。不過阿修斯明早應該會回來的了。」尼古拉把可以說的都說給雪琳和菲文知道了,只是他沒有提到西嘉這個由紅月倒戈而來的人。因為沒有必要,還是不要讓他們淌進地下地界的混亂中好。

「睹場爭霸戰好像是……」雪琳歪著頭想不起上次看到海報上爭霸戰的日期,不過大概也快舉行了吧!

「如無意外,應該會提前在後天的休息日舉行。」

「那天一定人山人海…」把爭霸戰當作嘉年華會或是祭典來看,到時街上也一定會被人擠得水洩不通。

「是的。所以那天可能不能讓雪琳外出了。」菲文說完得到尼古拉點頭贊同。

「呀!人多混亂會有危險呢!我明白的。」雪琳也乖乖點頭,雖然是有一點點好奇,不過她還記得有位銀色劊子手先生接下了殺她的任務,人多的地方說不定連逃走的機會都被人堵住,太危險了。

知道後天爭霸戰就開始,自己現在也很安全,可是心裡就是有一股不安揮之不去,就算洗過澡躺到床上去還是令她輾轉反側不能入睡。就好像這個晚上太平靜的,而暴風雨來臨以前都是平靜無風的,所以殺傷力才大。

尼古拉和菲文的房間都在同一層,自己是絕對安全的。為什麼還是睡不著呀!雪琳有點惱的走下床,心想一定是因為下午睡太多了現在才太精神所以才胡思亂想。

考慮著要不要做一下伏地挺身好像自己累一點的時候,她想起了她今天開始時刻不離身的兩件重要飾品。

好坐到窗邊利用月光看了看手上的鐲子和吊咀,決定趁現在好好把自己想保護的人的印象刻在淚血石上。現在侯爵和那薩洛兩個人確定了不是還在追殺她的人,這兩個人就成了她在這世界唯一可以叫哥哥和父親的親人了,自然要好好保護,還有現在自己身邊照顧自己保護自己的人們。尼古拉﹑阿修斯﹑妮古,菲文。淚血石紛紛閃過淡淡的暗紅光芒。這是說她成功了吧?

撫著還剩下沒特定人選的寶石,雪琳想了一下之後還是把這兩個人加了上去。一個是自己對不起的未婚夫,自己沒辦法回應他那強烈感情的青年,如果能保護到他的話她也好過一點。而另一個,那個老是裝優雅或是邪佞來掩飾感情的殺手,他那個吊咀上的寶石保護的是誰這個諜她還是有點好奇的。而且他應該也不是太壞的人吧?

暫時再想不到適合的人選後雪琳打算回床上去,秋天了只穿一件睡裙讓她開始覺得冷了。她走了兩步卻被一陣虛軟襲來,人就這樣坐到地上去了。

「咦?」正覺得奇怪,身體卻越來越使不上力了。

是迷煙嗎?雪琳驚慌的掩著口嘴,深怕現在自己的狀況是因為吸入了不知由什麼空隙吹入的迷煙。

這個時候房間中一道門被打開了。那道門在打開之前雪琳根本沒有發現那裡竟然藏著一扇暗門!為什麼這宅子的機關可以做得這麼仔細,連一點痕跡都不會讓人看到?

「妳掩著口鼻坐在地上是有什麼奇特的喜好嗎?寶貝。」門的另一邊還點著燈,所以站在門邊的人是誰雪琳看得很清楚。

「咦?愛德華?為什麼你會在那裡走出來的?」看著他突然出現,雪琳只能一賻愕然。

「為什麼?因為我們的房間是相連的呀!有什麼出奇的。」

「相…相連!?」

「身為情婦的妳當然要住在我附近啦!這樣多方便,打開門就是床了。」由晚餐時間開始就把自己關在書房中的愛德華現在一身簡單的襯衫打扮,他彎身伸手把雪琳抱了起來,來了一個公主抱。他的目的地是那張會讓人覺得很曖昧﹑非常險的他臥室裡的大床!

「等等!我的房間是那邊。」穿過那暗門來到愛德華的房間,這房間的華麗程度令人感嘆果然是主人套房。而那扇暗門被愛德華關上之後真的發現不到門縫。

愛德華無視雪琳的話把她放到了他的床上,然後在床邊的茶几上拿了一盤吃掉一點的點心到她的面前。

銀盤上有點像是餅乾配上不同類型的配料,而雪琳看到原本放著這銀盤的地方還放著一瓶用來消毒會很有效的酒和酒杯。

「妳半夜不睡坐在地上弄妳的淚血石嗎?」倚在床尾的床柱位置,愛德華以眼神示意雪琳快吃。

「你怎麼知道?」雪琳有點心驚,被愛德華知道了會不會嘲笑她不自量力妄想自己有能力保他?

「你把我設定成其中一個了,算是同族的我當然感覺到,再說我們的距離就這麼近,這樣也發現不同我這個混血也白當了。東西吃一下,身體會受不了的。」

「呀!原來是這樣嗎?」雪琳立即就聯想到自己身體突然發軟是因為自己太急進一次就把想刻入淚血石中的人全做了。但為什麼是身體發軟,不是應該是棉精神力耗損嗎?

「好了。吃過東西就睡。」

「那你讓我回自己的房間吧!」她不是笨蛋!和愛德華同一房間睡一個床這麼危險的事怎樣可能答應。

「哦!」愛德華壞壞的瞇起了紫藍色的眼睛,身為殺手的他身法自己無聲又敏捷,他身影一閃已經扣住了雪琳雙手按在她身邊,把她按在軟軟的大床上了。

「叫妳睡妳就乖乖閉上眼睛睡。寶貝,再多說話不乖的話我就把妳弄得累到說不出話下不了床。」愛德華的臉就湊在雪琳頸側,他帶著酒氣的氣息不著痕跡的吹到她臉上讓她心裡警鈴大作。

「對不起。我立即睡。」雪琳整個人僵硬的閉上眼睛,好像怕閉遲了一秒也會給愛德華藉口。

他鬆開了扣著她手腕的手,然後房間的燈就熄掉了。雪琳認真的聽著愛德華的動靜,他走了幾步,然後是開門和關門的聲音。他出去了?小心翼翼不被抓包的打開眼,愛德華果然離開房間了。

出了房間的愛德華重重的呼了口氣,殺人經驗豐富,應付女人的經驗也很豐富,但現下放在眼前的獵物他竟然放得了手,就因為她一副受驚的樣子。他不對勁,而且不是有一點不對勁,是非常不對勁。

糟糕了,下一次再有這樣的機會,他知道自己絕對不會就這樣放開她。知道她用了一夥淚血石來關顧他的安危令他莫明的感到高興,好像有錯覺自己在她心裡佔有一個位子,更加自行無視了自己只是那一列淚血石的是其中之一而已。

雪琳這個內在靈魂不一樣的同族,沒有淚血一族冷情特性的女孩子,不是第一次讓他感到無措的感覺。

呀!由她飛撲出來為那個騎士擋刀的時候他就已經中意她了吧?真是糟糕呀!應該無情冷漠的他什麼時候學會在意女人了?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