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古讓獅鷲獸在進入港區前停下,吩咐皮亞諾斯帶著她的字條先行回去,她拿著長杖在港口的小街中走著,繞了幾條街之後沒有人再在意她就是獅鷲獸的主人。不過在暗處仍是有人在注視自己她還是感覺得一清二楚。

故意轉入暗角把對方引出來,結果看到的人令她感到意外。

「尼古拉?」原本打算一記敲到跟蹤者身上的長杖前端在對方頭頂十公分的地方停下,對方也沒有傻傻的站著做靶子,在妮古停下的一刻他也已經向後退了三步。

「妮古小姐,妳為什麼會在這邊?」妮古看到他覺得驚訝,尼古拉也一樣。

「這是我該問的呢!先來這邊。」妮古覺得自己和尼古拉兩個即使在後巷也有點顯眼,把他拉到更隱密的地方後妮古看著尼古拉等待他的解釋。

「菲文趕去領事館的時候好像看到馬赫塞子爵。」

「子爵?那個侯爵的兒子,和雪琳零交流的義兄?」妮古歪歪頭,腦中迅速的處理著各種情報。

「是的。我出來打探,愛德華也說會請桑伯特留意。」

「桑伯特那邊不會有消息啦!對方是秘密行動的話上流社交界哪會知道?該不是那個子爵是紅月的人吧?是的話這次我們就失策了。」如果那薩洛真的是紅月的一份子,那就表示她的情報網出現很大的漏洞了。早在她同意接下保護雪琳的任務時理應查過雪琳身邊所有的人,這樣也漏掉了那薩洛背後的身份的話她是黑街出了問題?還是紅月太過厲害了?

「妮古小姐在追蹤紅月的人?」

「嗯。難得碰到你,和我走一趟吧!他們大約會窩在什麼地方我大概有個底。走吧!」

「是的。」雖然自己出來的目的是找尋那薩洛,但與其漫無目的地找,不如協助妮古查探一下紅月幹部的大宅更好。

妮古選擇了光明正大的方法殺進她預計的目的地中。那是一座外牆支柱雕著東大陸王國風格浮雕的豪華大宅,雖然在港區的範圍但卻處於山坡上的位置,屬於港區中的高尚住宅區,大宅的前後院佔地也很廣,可是卻沒有看到半個僕人,甚至連門房都沒有。

尼古拉正想上前看看閘門有沒有上鎖,可是他才上前一步,一只長腿比他來得更加的把閘門踹開。

「哎呀!沒上鎖呢!是預計我們會來嗎?」妮古用呵呵笑的語氣掩飾她腳下的暴力,雖然她還沒有神力把大閘一腳踢飛,但很明顯的看得出被踹中的閘鎖上有明顯被溶解的痕跡,尼古拉一看就知道妮古剛剛一腳是加上了魔力踹出去的。

鐵閘被踹開做成的聲響終於讓大宅裡的人有反應,還在前庭中走著的兩人很快就看到一個男人由大宅中走了出來,他們和那人之間的距離還沒近得看得清對方的臉,不過由身形來看對方也不像個弱不禁風的人就是了。

「尼古拉,你去後門包抄吧!我看那邊一定有收穫。」妮古小聲的向尼古拉說,尼古拉有操縱風的魔力,就算那邊真的有人出逃,他也有辦法追上去。

「但是這邊…」尼古拉有點遲疑的看了看那個站在大宅門前的男人,如果對方真的是紅月的人,留妮古一個會不會太冒險了?貌似妮古剛剛已經大鬧了一場,如果在這邊又鬧一次韋尼斯城官方也不能再閉眼當看不到了吧!

雖然尼古拉心裡覺得阿修斯帶人出去惹麻煩很讓他頭痛,但阿修斯最多惹來的都是肉搏就可以擺平的對手,但妮古就不一樣了,看她現在這副好戰的樣子,這次不把韋尼斯搞得天翻地覆恐怕不能把事情了結。

「對方都讓代表出來了,我就看看他想玩什麼。快去,遲了抓不到線索就功虧一簣了。」

「是的。那麼在這之後……」

「捉到什麼人都好,帶回桑伯特那裡,這邊的事完結後我也會回去的了。」

「請保重。」尼古拉認真的向妮古點點頭,就差點沒有說出『武運昌隆』這種主將上陣前的祝福話了。讓魔力圍在自己身邊,下一秒尼古拉已經飛到空中往後院方向掠去。

「哎呀,想不到你這麼君子不出手阻止尼古拉呢!」妮古緩步走到大宅的階梯前方,微微抬起頭看向站在門前的人,這個雖然是第一次正式見面,但大家都心知肚明知道對方身份的兩人一個臉上堆著人畜無害的溫柔微笑,而另一個則是像隻狐狸一樣瞇起滿是計算的眼睛。

「我又不會飛,而且我一旦動手,下一刻說不定我會變成一團焦炭,這樣不合乎我的利益原則。」什麼都像在盤算最佳利益的男人走下樓梯踏,和妮古之間的距離只剩下十步左右。

紅月留下來的幹部一身平凡的衣著,長相很斯文秀氣,紅褐的特別髮色是他身上最令人注目的色彩,沒了這搶眼的顏色,這個人在人群中就顯得失色不少了。

妮古不會單純得看不出眼前的男人是個麻煩的對手,對方雖在武力上絕不出眾,她也不覺得紅月的幹部會這麼白痴,明知道『兇名昭彰』的黑街魔女找上門尋仇時也只派一個人不能打的人出來應付。不是有信心這個男人比她更強就是他手上有可以令魔女妥協的籌碼。

「哦!說不定是變成飛灰哦!好了,說說吧!幹什麼派人去芙蕾拉之夢?」暫且把對方當作是談判目標,妮古想著對方應該也希望能以談判解決事端,動武對他沒有一丁點好處。談不攏再解決他也不遲。

「不知道妳是用什麼身份問我?黑街的?還是帝國的?」男人的笑容有點刻意阿謏奉承的感覺。

「答案會有差嗎?」手中的長杖有點重的放敲在地上,這一聲金屬的沈響像是警告般恫嚇對手。

「這次行動我個人是反對的,在韋尼斯和黑街對著幹就等於和帝國對著幹。作為這裡分會會長的我沒有這麼笨。只是我總部有些老頭就是看你們不順眼硬要派人去生事而已。可以的話還真希望妳不要把這筆帳算到我個人的頭上呀!」男人真的有點怕的對方會不再說下去而動手。

「呵!想我不追究你又能付出什麼代價?」

「果然快人快語。你的同行者應該抓不到什麼大魚,真的高層老頭早就龜縮到連我都不知道的地方。」

「久斯是你派來的嗎?」

「久斯?呀…是指跑去招惹你們殺手的那個?」男人想了一下才想得出久斯是何人似的說。

「呵呵~什麼殺手別說笑了。那可是我們帝國的侯爵,說吧!誰叫久斯去的?」反正愛德華有大貴族不當跑去做殺手是帝國一個過氣的醜聞,現在抖出來她不在乎,愛德華也不能否認這個事實。

「不是我。」

「這樣的話情報交涉沒辦法進行下去。」沒有想要的情報,妮古感到無趣了。

「好吧!我也知道妳一定不會滿意。這樣吧!久斯和總部的事我就沒辨法。不過妳正看顧的那位小姐的事,我可以透露一點。」男人連忙開口,主動提出了妮古可能有興趣的話題。

「哦!例如呢?誰出暗殺令嗎?」

「你的同伴現在去抓的是其中一個,不過他只能算是小角色吧!背後好像還有一個大客戶直接向總部會長下任務。」

「這樣說你是知道是誰下任務了?」妮古敏感的嗅到他話中的暗喻。

「這個嘛……」

「你除了想用情報讓我收手不毀了你這裡,更想我幫你一把吧?」

「被看出來了嗎?」他失笑。

「說來聽聽?不過我不保證答應就是了。不要想得寸進尺,我在這殺了你再慢慢和紅月算帳也是不痛不癢。」妮古抱著長杖無害的笑了笑,她的眼尖看了看男人身後的華麗建築,看似在欣賞,實際上卻在盤算上從那裡開始放雷撃帶來的破壞比較大。

「把紅月的上位者扯下來。這是我的目的。」像狐狸般的男子笑了,對方就算不幫忙也不要緊,只是黑街不來介入他們紅月的內鬥就可以了。

「哦!」妮古故意擺出一副不在意的表情,事實上她也真的不在意,只要對方不搬出東大陸王國做紅月的後台她不覺得黑街要怕。

「對於那位小姐有什麼情報的話我一定會告訴妳。」

「成交。」勾起一個高雅溫柔的笑容,妮古決定眼前這個大野心的男人在變得不能控制以前要好好利用一下。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