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古一直待在芙蕾拉之夢的大堂,這次搗亂在物質上的破壞在只是微不足道沒有太大的損失。雖然客人中不少有頭有臉的貴族向賭場的負責人發出微言,覺得芙蕾拉之夢作為韋尼斯數一數二的大睹場,竟然會讓人這樣上門來搞破壞實在有失面子。

他們敢這樣抱怨無疑是因為那個以一敵十的阿修斯離開了的緣故,同時也因為來襲的人是阿修斯打敗的,讓公國或是由王國而來的客人覺得人族吐氣揚眉了,一所由帝國暗中支持的賭場竟然要一個人族保護。

身後傳出各式各樣的抱怨,賭場本身的侍者紛紛承受著高貴客人們的怒氣,帝國領事館來的一行人雖然沒有直接遭受客人們的指摘,可是他們話中的埋怨和諷刺仍是讓一眾不論是黑街派來的還是領事館的帝國人心情變得惡劣起來。

忍耐著抱怨集合而成的嗓音,妮古優雅的待在大堂的一角逐一詢問著阿修斯製造出來的傷者,問不出情報的就扔給韋尼斯城守備隊的人發落。這個無聊又不得不做的程序本已經慢慢消磨妮古的耐心,偏偏不到一會城中又有一個據點傳出被襲的警報,一天之內黑街屢次受襲,妮古的耐心也磨得差不多了。

「你們要怎樣確保我們的安全!」某一位在後方鼓譟的客人噪子大了起來,引來了其他人的注目。

妮古原本仍是一臉和善的『恐嚇』著傷者,不過少了阿修斯的絕對強悍壓場,人們覺得自己安全之後就開始爭取權益為自己受驚的弱小心靈討回公道了。為首最引人注意的是一個高壯的鬍子先生,光是個頭和眼神都很嚇人,偏偏這樣的人物剛剛不知道躲了在什麼地方。

為了第一時間轉告嘉拉雅傳遞的情報,柏穆琪一直待在妮古的身邊,突然她驚呼一聲從妮古的身邊跳開。

「嗚呀!呀……嗚呀……!殺人呀!」原本被妮古盤問著但已經沒有更多情報可以吐出來的混混小頭目突然發出非常淒厲的慘叫,他殺豬般的悲鳴拌著手腕不自然的扭曲衝擊著大堂所有人看視聽覺。

「哎呀!我就說你要乖乖把目的和指使者是『哪』一個說得清楚一點不是嗎?」妮古呵呵的笑著放開那被她扭得脫臼的手腕,她臉上的天使式微笑完全不能會好剛剛下手的暴行畫上等號,而這個強差落差讓下一個要被她盤問的小流氓臉色死白。

「嗚……嗚……」被活生生弄至脫臼的可憐男人臉色蒼白不斷的流著冷汗,手上的疼痛令他只能發出破碎的悲鳴。他的慘狀就像是一個警告似的打進了在場的人的心中。

全場鴉雀無聲,原本在後面想要在找碴的男人也剎白了一張臉,剛剛做出和外表不符的暴行的魔族美女正笑著看向客人聚集的方向,她湛藍的眼眸有兩秒停駐在他的身上,嚇得他出了一身冷汗。

「這裡可沒有熱鬧看了哦!還是說大家還在期待看到什麼嗎?嗯…我知道了,你們想對這些來搗亂的人洩忿嗎?雖然在守備隊的面前執行私刑不太好交代,但現在的我很樂意替你們疏通一下哦!來!他還有兩條腿一隻臂胳還沒斷。」妮古伸手把還在忍痛的男人抓了起來,把可憐的傷者輕輕的推到客人面前。

「瘋了…誰…誰要介入你們這些瘋子堆中!」鬍子客人的氣勢一下子萎縮下去,他們都是嘴巴比誰都厲害的貴族,而且那個女的一手就扭得一個男人脫臼!誰要惹她!

「呵呵!我沒聽錯吧?敢說我黑街是瘋子堆?」妮古笑得眼睛都彎了,驟眼看她的笑容非常聖潔,但一配上那帶著怒火和殺氣的藍瞳後只會讓接觸到她視線的人變成化石。有幸沒有第一時間被石化的也急著裝作若無其事的鳥獸散了。

「妮古大人!」芙蕾拉之夢的大門外一樣塞滿了看熱鬧的人,任由妮古繼續這樣爆發下去絕對不是好事。負責賭場營運的黑街負責人正打算出來緩和氣氛,同時妮古也眼尖的看到外邊來了一隊人馬。

「好吧!你好好向這位先生解說一下現在是什麼狀況,好讓他放心吧!」眼尾瞟了瞟那個已經嚇出一身冷汗的鬍子貴族,妮古扔下那個仍在哀叫的可憐蟲走向大門。

「妮古哈拉斯娜大人!」為首的人向妮古敬了一個禮。

「大人兩字刪去就可以了。人是這些?」妮古看著擠進大堂中的一列領事館戰鬥組員,她評頭品足了一番之後勉強點了點頭。

「不夠的話我立即調人來!」

「不!人太多了哦!不過算了,桑伯特做事就是小心謹慎。等我一會,我先上樓拿點東西。」

「是的。」

不到十分鐘妮古就下來了,原本她最常穿的淡紫長袍被換下,上身換上了一套黑色有點像領事館制服的上衣,下半身仍是開高叉子的袍裙,手上也多拿了一支長杖。

「妮古大人……」對妮古截然不同的打扮嚇了一嚇,被桑伯特派來的小隊同時沈下了臉色。

「呀!戰鬥裝嘛!黑色沾上血比較不起眼。」

「這個…」

「等會殺到紅月的據點時你們記得顧好自己,我可沒有把握不波及你們。萬一桑伯特的手下在我手上有什麼萬一的話就過意不去了。」

「……請放心。」組長臉色變得有一點點發青,不過他心裡充還是慶幸自己帶來的這些人當中防守力算上乘的。

「嗯。那真好。」黑衣的魔女眨著水靈的藍眸,然後在眾人的注目之下走到韋尼斯城的守備隊隊長身邊。

「那邊的隊長,接下來的事還請你們轉告市長一聲,我們帝國要搜捕暗殺我們侯爵的犯人,可能會有過激的行動哦!」

「這樣我們很為難的。妳也知道現在是比賽前,每方面都十分敏感。」

「這樣呀!柏穆琪,請領事先生立即寫一封信給市長吧!就說我們給他一天時間,找不出暗殺侯爵的犯人,就讓帝國最近的港口開艘戰艦過來。」妮古笑點說出國際級的恐嚇。

「妮古小姐…這樣…」好像太過份了吧!柏穆琪沒有膽子把後半句說出來,她生硬的點點頭後就去找領事了。她有點後悔為什麼不是自己回領事館那邊,就算桑伯特不愛說話到極點,也不像現在她得直接面對妮古小姐的殺氣嘛!

「我明白了…我方盡量配合就是。」守備隊的隊長無奈的點頭同意了。細想一下起碼對方肯事先通知已經是給足了市長面子,再加上牽扯到帝國侯爵級的貴族,市長在場的話說不定是第一個衝到外面去幫忙開路的呢!

「那就太好了!放心,一天時間,不論結果如何我都不會糾纏下去。」妮古欣賞似的拍了拍守備隊長的肩膀,她的笑容有一下子讓隊長走了神。

「好了!把紅月的窩給我掀了!」笑容一轉,溫婉的天使微笑立即變成了惡魔的邪笑,這笑容令妮古的美貌更添上一分美艷。可惜越美麗的東西通脊也越多刺。紅月這次是惹錯人了。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