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哦!尼古拉!你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阿修斯像是要故意刺激尼古拉似的,誰都看得出他的臉色這麼難看完全是因為愛德華所製造出來的噪音。

「好不容易讓她睡了,你們就靜一點吧!」尼古拉嘆了口氣十分無奈的說,雪琳睡得著是因為愛德華讓管家在泡給她的茶中下了安眠藥,要不然她就會一直因為久斯的事抖下去。就算愛德華已經保證過久斯還活蹦亂跳的逃掉,但她還是沒辦法這麼快由差點殺人的打撃中站起來。

「果然是良家婦女呢!」阿修斯像是稱讚似的說了一句,但他不太慎重的語氣立即惹來其他三名男人的怒目。

菲文也發覺到愛德華眼底比之前來了更多的關心,這些關心是因為雪琳和他一起行動之後發生過什麼而產生的嗎?想到這個可能性,菲文心裡有點不舒服,尼古拉雖然也當面警告過他﹑表明自己對雪琳的在意,但因為尼古拉給菲文的感覺是像兄長的關受多於作為男人的情愛。

可是愛德華不同,他不但是個危機人物,而且他對雪琳到底抱持什麼想法恐怕沒有人摸得清。

「首先我要先聲明一點,現在的角色設定小姐是我新養在家中的情人。」

「什麼!」菲文第一時間發出了驚呼,才出去一個早上就弄了這樣的關係設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菲文把詢問的目光投向站在一邊的尼古拉,只見尼古拉也板著臉搖搖頭。

「這設定是怎樣生出來的呀?」阿修斯覺得書房內出現了一股令人很不舒服的低氣壓,偏偏愛德華仍好像很高興看到菲文和尼古拉皺眉的樣子。其實不只銀色劊子手他們是變態,愛德華某程度上也是一個大變態呀!

「那個什麼迪拉斯伯爵為了她當著一街的人說要和我決鬥呢!可惜桑伯特插手解圍了,那位伯爵未婚夫好像誤會了我玩弄著和他未婚妻一模一樣的少女呢!順水推舟倒不能說她是我妹妹了吧?是女人的話身份愛怎麼換都可以。」愛德華故意把挑釁似的目光投向菲文身上,可是騎士卻沒有發怒。

菲文垂眼冷靜的聽著愛德華的話,這種反應讓愛德華感到有點無趣,這個騎士就對自己這麼有信心嗎?有信心雪琳由始至終都會選他?想到這,愛德華心底就生出惡意了。

「怪不得那個伯爵來芙蕾拉之夢的時候會問我有關斯洛瓦特家的事了。不過公國的伯爵會不知道斯洛瓦特侯爵家的事也不出奇,畢竟這個家族的家主跑去當殺手了,近年根本沒有在社交界露過面。」阿修斯察知愛德華的劣根性,不壓制一下愛德華就會得寸進尺,現在是非常時期不能出什麼批漏,解決韋尼斯的事後他們兩個愛瞞著雪琳決鬥第二回合又好,唇槍舌劍又好他都可以不理。

「夠了阿修斯!你不必這樣掀我的底吧!就說這家族有桑伯特就可以了!」提起自己的家族和桑伯特愛德華的嗓門又變大了。

「總之,現在雪琳的事妮古全權交給我了!」摳了摳耳朵無視愛德華的抗議,阿修斯再向愛德華和尼古拉扔下震撼的消息。

「不是吧!」發出這聲驚呼的是一直沈默著在旁的尼古拉,他會有這樣的反應完全在其他人的預想之外。

「連尼古拉都被嚇倒了。阿修斯你真的該檢討一下了。」剛剛被阿修斯掀底的愛德華立即把握機會反將一軍。

「嘖!我現在又沒說要帶著一個沒戰鬥力的女人殺到紅月的大本營,大驚少怪些什麼?」

「……」聽到阿修斯的話,菲文無言的看向尼古拉,兩人飛快的交換了一眼,決定無論如何都不可以讓阿修斯帶著雪琳亂來。

「果然…你是有這樣的打算。」尼古拉重重的嘆了口氣。

「打算歸打算,這次妮古來真的了,我可不想插手。唔……我們四個在這裡,還有誰可以動雪琳一根頭髮?四個一等一的保鑣哦!如果用市價算的話,到底要用多少金幣才請得起我們四個?」阿修斯一想起妮古那個外人不知道,但熟知她個性的人都知道的笑容的含意,那可怕層級已經達到極高級別的溫婉笑容所代表的恐怖就打冷顫了。

他雖然好戰,但卻還沒好戰得連妮古要的獵物也搶。這可是會死的!

「那個價碼還是不說的好,再說,我們是集合來閒聊的嗎?」愛德華把背埋到華麗的大椅中,然後真的像是主人家一樣重新主導四人的小組會議。

「放心啦!『被襲的侯爵』我們會好好保護的了!」阿修斯仍是不放過戲弄愛德華的機會。

「我剛剛看到一個人,雖然我不確定有沒有看錯,可是如果真的是他就太可疑了。」想了一會,菲文還是決定把在路上看到那個人的事說出來,說不定阿修斯有辦法查證他有沒有看錯。

三個人都沒有出聲,但是不約而同的把視線集中到菲文的身上。

「那薩洛.馬赫塞子爵。就是雪琳的義兄。途中我也有遇上伯爵,也探過口風,只是伯爵似乎不知道馬赫塞子爵來到了韋尼斯,子爵來到這裡的速度也太快了。我由維納羅城出發的時候,子爵還沒有作的任何出門的準備。雖然不確定他是哪一天到埗的,但就算當是今天也太快了。」

「很可疑呢!絕對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事!要不他大可光明正大的和伯爵同行呀!」沒有和那薩洛打過照面的阿修斯發表了他最直接的感想。

「我個人不覺得那薩洛子爵會這麼擔心雪琳的情況。」在場唯一見過那薩洛的菲文回想在別墅時的事,那薩洛對自己這個義妹的態度冷淡得如陌路。

「同意。維納羅城的領事岡亞那大人也應該和侯爵說過我們的事要保密,就算是兒子也不可以說的。而以前收集的情報也顯示出雪琳和那薩洛之間冷淡得如同陌生人一樣。」尼古拉點頭同意菲文說的話,在妮古的三人團隊中就以尼古拉看資料看得最仔細的了。不像阿修斯只看個大概就算。

「那麼我們在乾等也很無聊,尼古拉去搜集一下情報如何?」阿修斯也有點在意的提出建議,而尼古拉也點頭贊同了。

「那我去叫桑伯特找找看有沒有在社交界傳出有關子爵的話題吧!」

「哦!家主風範呢!」

「閉嘴!」愛德華咬牙切齒的低吼了一下之後沒有用搖鈴喚人,他乾脆離開書房下樓去找那個管家。

「那我和菲文就寸步不離的守著雪琳吧!再說,她還要睡多久才醒?」

「三個小時左右吧!晚餐前一定會醒的。」尼古拉輕輕的說完後打開了休息室的門,少女靠著躺椅在睡,但誰也看得出她睡得一點也不安穩,緊皺的眉頭在訴說她的心情,而夢囈也表達出她心裡的不安。

「看她這樣怪可憐的。」阿修斯語帶同情的說。

「我們能做的也只有在旁幫助她了,心裡的難關始終要她自己面對。她死過一次又活過來了,她夠堅強的。」菲文喃喃的說,這個少女有膽在陌生的世界開展新生,為了自己的安全逃出學院,也為了保護他用身體為他擋刀,她真的夠堅強了,淚血一族的陰霾她一定可以克服的。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