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菲文和阿修斯還在門邊沈默的看著領事館四周忙碌進出的的時候,桑伯特已經忙碌的和嘉拉雅重新回到和妮古的聯絡上,還有處理黑街接下來的反撃。

「你們會保護雪琳不是巧合?」自己由東大陸來到這裡是因為侯爵察知了什麼令雪琳陷入危險,如果雪琳受狙擊的事是由她父母被殺的事件延續下來,那和雪琳父親相識的侯爵可能一早就知道雪琳會被狙殺,所以找他來不止,雪琳被妮古等人帶走他也沒有阻止。

「是不是巧合不重要,正好她提出要人保護了,我們當然不會放過這機會了,明著把她納入我們的勢力之下保護總比諸多制肘的暗中行動好得多。不過如果是過去的她,可能不會提出請求就是了。據情報說,『她』應該很樂意被人幹掉才對。我們也是很尊重當事人意願的呀!」阿修斯不諱言的說。

「的確。原本侯爵給我的資料也是這樣。」想到自己初接觸雪琳她和資料上截然不同的舉止態度,菲文不禁笑了一下。現在細想,如果她的靈魂沒有換人,他現在早就因為保護的目標死掉而回國了吧?

對於自己現在沒有歸期留在公國的現狀,菲文沒有任何不滿,反而如果騎士團現在叫他回去,他也不願意聽命。那個對這世界一無所知,因為想活下去而背負了『雪琳』這個身份本身帶來的危險,這樣令他更想待在她的身邊幫助她,保護她。

「就算淚血一族天性很冷漠,沒什麼感情起伏,但據妮古說沒聽過他們有自我毀滅的傾向。不過現在問她也不會知道的了,但大概也推論出來『她』應該受了什麼刺激引發自毀傾向吧?」阿修斯歪歪頭,說出最有可能的方向。

原本妮古打算搞定爭霸戰的事奪得拍賣會的主辦權之後再把他們來到韋尼斯的目的一五一十的向她說,進而希望得到當年她父母被殺的事情的情報,可是現在得知雪琳身體裡的靈魂已經換人,這條線索就斷掉了。

「阿修斯。」身後轉來桑伯特的呼喚,兩名在領事館格格不入的東大陸人就應聲走到由桑伯特的旁邊。

「妮古哈拉斯娜小姐會親自處理紅月的問題,那位小姐的事說要暫時交給阿修斯你。」桑伯特複述由嘉拉雅透過柏穆琪得到的最新消息,然後他示意兩人跟著他來到桑伯特自己在領事館建築中的房間,他快速的碰了幾個不顯眼的裝飾品打開了房間中的暗道。

「一直走就會走到我的大宅。我的管家會安排你們的住宿。」

「謝了!菲文你先去。」要菲文先走,阿修斯隨後鑽進了要彎身才走得過的暗道。暗道的入口立即就被桑伯特關上,兩個高大的男人有點辛苦的走了一小段路之後暗道的天花終於昇高了一點,他們可以挺一挺腰板了。

「菲文你的傷不要緊吧?」走了一會,阿修斯突然十分關心的問。

「現在問好像有點遲…」走在前面的菲文沒有轉過頭,只是用有點笑意的語氣回答。

「我就知道,因為你好像越走越慢了。」阿修斯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他們兩個依靠的是自己的自覺前進,在沒有足夠光線的環境中聽覺就自然更靈敏了。而在密封通道中的回響更是把菲文有點蹣跚的腳步聲無限地擴大。

「只是胸口的傷有點難受而已。還可以的。」

「嘖!你等會記得不要在雪琳面前露出什麼痛苦的表情,要不又惹她哭的了。」

「阿修斯也很介意嗎?」菲文有點愕然阿修斯竟然會說出這些疑似柔情的話?

「我最討厭女人哭哭啼啼,簡直是煩死了!有些女人老是沒來由的都愛哭一哭,她們一來這套我就覺得想打人的了。」像是想到什麼不愉快回憶似的,阿修斯的聲音明顯聽得出不爽。

「我想事實上你也打過不少人吧?」

「嗯。不過女人是很少打。」阿修斯認真的回答了。

「……」這個人真的認識哥基亞老師嗎?菲文狐疑的想。他剛剛的話是說他有打過女人吧?哥基亞老師絕不可能容忍學生對女人動手的!而且要找到一個比能和阿修斯的武力劃上等號的女人恐怕很稀有吧?

「呀!出口的機關…」感受不到菲文的心思,走到差不多盡頭附近阿修斯擠到菲文的前面,在漆黑中摸著牆壁,然後暗門就打開了。在黑暗的地方待了好一陣子突然表觸到外邊的光線令他們都瞇起了眼,但是滿目瘡痍的大廳光景仍讓他們在適應光線的時候愣住了。

「這樣的破壞力,爆炸?魔力還是用火藥呢?」阿修斯的適應力很強,在菲文還在瞇眼的時間他已經睜著環視滿目瘡痍的客廳。客廳和日光室之間的牆壁被炸出一個大洞,滿地玻璃碎片,精美的木製傢伙現在也都成了壁爐的最佳材料。

菲文也看著這個被破壞的大廳一時之間也說不出話來,而下一秒走路無聲無息的管家就出現在他們面前,把他們帶到大宅的二樓。

一個像是書房的房間被管家恭敬的打開,愛德華就正正坐在正對著房門的大書桌後方,他的桌面上放著為數不少的書藉,而他也戴起了一個單邊的金絲眼鏡,對站在門邊的兩名客人只是隨便的投來一個注目禮。

「嘿!回到大宅就擺出大貴族的架子嗎?愛德華。」管家恭敬的彎身退出去時阿修斯就開始口沒遮攔了,他大步的走到書房中的客椅上坐下,手還好奇的拿過愛德華放在桌上的書。

「我的貴族氣質你學不來是在羨慕嗎?還有,小聲一點,你們那位重要的小姐就在隔壁休息室休息,想吵醒她的話隨便。」愛德華身上已經換過一套比早上更精緻的服飾,他優雅的放下手上的書本向菲文示意坐在另一個客椅上。

菲文有一下子真的覺得自己有在大貴族家中接受家主任務時的感覺,愛德華現在完完全全就像個貴族一樣。褪下那身殺手的殺氣,換上一身高級服飾的愛德華比桑伯特更有幾分這樣這大宅主人的樣子。

「有什麼重要的事要說嗎?」阿修斯識趣的收細了聲量,愛德華連菲文招了過來,肯定是有什麼要說吧!

「芙蕾拉那邊由妮古小姐負責善後嗎?」

「嗯。她生氣了,只能為她的對手祈禱了。」

「原來阿修斯你有信仰的習慣的嗎?東大陸最流行的信仰是……」

「那有這種東西?那些騙人的教團早十年已經被剿滅了。」阿修斯伸手抓了一塊原本管家準備給愛德華享用的點心。

「這是…」比起阿修斯不太正經的樣子,菲文第一時間就注意到愛德華放在絲絨托盤上的紅色寶石。

「雪琳動用過淚血一族的力量。她說久斯好像和『她』父親的事件有關,現在她太累了由尼古拉陪著休息。」

「你是說她殺了人?那個紅月的殺手久斯?」阿修斯皺了皺眉,如果雪琳真的久斯殺了還好,雖然對不起她的善良,但是殺不死比較麻煩。

「她還沒厲害到第一次就殺得了人,不過差點殺了人的罪惡感小姐好像不太受得了似的,我們都知道殺人也是要背負某些事的。」愛德華閣上正在看的書,取下啤單邊眼鏡說著道理。

「這番話竟然由殺手的口中聽到……」菲文適應不良的說,這傢伙明明之前和他廝殺得熱血沸騰,現在竟然說得出這麼人模人樣的道理?

「我現在的身份是斯洛瓦特侯爵哦!雖然我非常﹑非常不願意就是了。」愛德華十分強調他的不願意,可惜菲文不理解他的不願,而阿修斯聽到就只顧著笑。

「侯爵?」三人唯一不知道這件事的菲文有點意外,是帝國的大貴族也就算了,但為什麼一個侯爵要跑去當殺手?

「黑街把帝國扯進去了呢!這次紅月有麻煩了。」阿修斯吃吃笑道。

「這都是桑伯特和妮古小姐的決定吧?總之這次久斯的襲擊已經被包裝為帝國的侯爵被襲了!該死!我竟然被塑造成弱者受襲的一方!」一開始提醒另外二人要小聲的人首先開大嗓門,更忘形的拍桌子了。

再三秒之後,一臉陰沉的尼古拉就出現在休息室的門前了。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