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裝作不認識!這刻她十分同意愛德華的話,要是在這樣被他認出來一定會引起軒然大波,上一次在維納羅城裡賈圖就已經為了找她動用過城內的守備隊,更和妮古他們發生激烈衝突,大街都轟出了一個大洞。現在她身邊的是比妮古或是阿修斯都還是可怕的殺手,絕對不可以讓他們鬧起來……

「這位先生。我想我並不認識你……」愛德華裝得十分無辜似的看著氣沖沖地衝進來的男人,他一早就注意到這個貴族青年在街外窺看他們,雖然他還不清楚這人的底細,但從他的眼神來看絕對和雪琳脫不了關係。

那種憤恨,對他恨之入骨的露骨眼神很難讓他不去發現。而且最要的是這種眼神不只是單純想要報復的怨恨,那激烈的情緒大概和女人有關,正好他身邊就有一個背景複雜的少女。

要不是她的兄長,再不是就是她那位未婚夫了吧?這種基本的情報愛德華早在紅月發出雪琳的暗殺任務時他就已經看過了。

看在得協助妮古做事的份上,愛德華也不想太過節外生枝,即使他平日處理這種事的方法直接得多。讓他在下一分鐘說不出話來就可以了。

「我叫你放開她!」青年怒氣沖沖的把自己的手枚尖端指著愛德華,大有不聽他的話就會動武的意圖。

「寶貝,這個男人妳認識嗎?」寶貝的噁心暱稱讓雪琳打了個寒顫,可是她還是暗自吸了口氣讓自己鎮靜一點,腦中回想自己看過的連續劇中通常當情婦角色的女人該有的表情。雖對自己的演技沒什麼信心,可是現在也只可能硬著頭皮上了。

緩緩的轉過身,眼神盡量裝得陌生一點的看了賈圖一眼,她清楚的看到他倒抽了一口氣,臉上除了震驚的表情之外還有因為長途趕路而累積出來的疲憊,原本應該英姿煥發的眼神被疲倦帶來的黑眼圈掩蓋,甚至他臉上還看得到鬍渣子的痕跡。

「不認識。」看了他一眼雪琳就轉開眸子把臉藏到愛德華的懷中,她這樣陌生的嬌羞模樣讓賈圖呆在原地,他不相信世界上有兩個這麼相似的人。那根本就是同一個人,但為什麼她身邊不是那個該死的騎士而是這個渾身危險氣息的魔族?

「我的寶貝說不認識先生你,可以把你的手杖移開嗎?你不覺得這樣鹵莽的舉動是失了你的身份嗎?」愛德華像是安撫似的輕輕拍了拍懷中的雪琳,這親暱的舉動立即就惹起了青年抑壓不住了的怒氣。

「我要和你決鬥!我是公國伯爵賈圖.迪拉斯!報上你的名字!」賈圖一口咬定眼前這個少女一定是自己的未婚安雪琳.希格洛,他不相信自己會認錯朝思暮想的人!

脫下白手套狠狠的扔到愛德華身上,絲質的手套軟軟的由愛德華的身上滑落,雪琳不禁嚇得震了震。賈圖瘋了!竟然當眾挑戰這個頭級的殺手,就算單用長劍比試愛德華也可以很輕易的把賈圖分屍吧?

「不要!……我怕…」衝口而出的制止來不及收回,她只好慌張的裝得更害怕,希望店裡的人又好,其他客人都好找個什麼人出來阻止他們吧!

「寶貝不用怕。」愛德華知道雪琳現在緊張得整個身體都僵住了,這個少女不會說謊,拖下去說不定真的會穿幫。愛德華才想站起身,店裡剛才曾經帶愛德華他們到貴賓室的店長已經快步的走了過來。

「這位客人,請不要騷擾本店的客人,再這樣的話我就要請你出去的了。」

「你給我滾開!我迪拉斯伯爵為什麼要聽你說的!」

「那麼伯爵大人就聽一下小店的勸告,不要找斯洛瓦特大人的麻煩。要不然的話……」

「斯洛瓦特又算什麼!你沒膽子接下我的挑戰嗎?膽小鬼!」賈圖不是對自己的劍術多有信心,上一次自己的劍技完全輸給了菲文令他一直介懷至今,但如果那個真的是雪琳,她真的出了什麼事被這個魔族威脅不准她向他求救的話,就算挑戰是冒險的行為,他也會試。

也為了他的面子!他也是有能力保護她的!他想要證明這一點。

「的確不算什麼,你想決鬥可以,你去派人把我放在旅店的佩劍帶來。」愛德華擺出一臉無奈的表情吩咐店長,可是後者明顯的看得出為難。

真的要通知斯洛瓦特家嗎?因這樣的事驚動韋尼斯的帝國副領事妥當嗎?店長用表情詢問著愛德華,可是對方卻偏偏裝作看不到。

才猶豫著下一步該怎樣做時店子的玻璃門再次被人打開,隨著這人的現身現場的女士們不禁發出欣羨的讚嘆聲。

一身黑色領事禮裝的桑伯特和一阿看似是他部下的少年走進店子,店員立即就上前招呼,而桑伯特似乎是特地來處理賈圖和愛德華之間的事件似的向店員問了幾句之後就直直的朝衝突的方向走來了。

雪琳認得他,只是上一次桑伯特被妮古叫到芙蕾拉之夢的時候她因傷睡得太沈對桑伯特和愛德華之間的事並不清楚。

不只他們,賈圖也看到這個令現場氣氛發生微妙轉變的男人,在維納羅城的時候他已經對帝國的人感到十分感冒,要不是維納羅的帝國領事和侯爵不知道達成了什麼協議他早就可以借助侯爵的力量及早來到韋尼斯了!

「我在前面的餐廳和市長用餐時聽到你來了,為什麼不通知領事館好讓我們幫你接風呢?愛德華大人。」桑伯特客套而公式化的聲音響起,身為帝國副領事的他和愛德華彎身的畫面似乎帶給別人不錯的話題,雪琳都聽到了其他桌的客人興奮的在交談,當中投注在她身上的敵意好像更多了。

愛德華不就是一個殺手嗎?就算要編故事做假身份這樣也太過份了吧?

「桑伯特爵士,被你發現了呢!本想不麻煩你們,畢竟我只是來湊熱鬧的。」桑伯特的出現的確讓愛德華心裡有點不快,可是他還會分現在不是和桑伯特對著幹或是把家族的事翻出來的好時機。

只是可以的話,他不希望再一次由桑伯特的口中提到他的身份。

「愛德華大人太過見外了。請恕我冒昧,這邊的紳士是大人的朋友嗎?」仍舊是公式化的聲音,可是看到了愛德華的合作,桑伯特的眼底多了一抹高興的神色。

「呀!這位是剛剛向我提出挑戰的賈圖.迪拉斯伯爵。」

桑伯特現在才正眼看了賈圖一眼,他輕輕的頜首致意。可是之後他說出口的話卻讓賈圖剎白了臉。

「如果伯爵要和愛德華大人動武的話,我將代其接受挑戰,生死書和見證人我可以立即去請市長辦妥。伯爵你意下如何?」桑伯特扶著自己腰間的細劍,就算不這樣恫嚇,賈圖也沒可能真的簽下生死書來個殊死決鬥。他的隨僕不顧會被斥責的紛紛上前勸阻,拉住他們太過激動的主人。

「不和你打是救了你一命。回去好好的想一下你現在的行動是多麼的愚昧,到你想清楚後還是想找我決鬥歡迎你隨時找我。」

現在雪琳眼中的愛德華真的像是帝國的大貴族似的高傲,他看著賈圖的眼神充滿鄙夷。賈圖服到這樣的對待雪琳的確於心不忍,可是她不希望自己再給他多餘的期望和誤會,而他只是個普普通通的人類貴族,和她扯上關係說不定會毀了他的一生。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