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著黑紅色的盛裝,飾帽上的黑紗遮掉了雪琳半張蒼白的臉,這身衣服雖然太過性感,可是正因為和雪琳平日的風格太不一樣,如果不是和她很熟的人即使手上拿著畫像對比也不一定能認得出雪琳來。

而一早就在樓下大門的馬車旁邊等的愛德華也裝模作樣的戴起了禮帽,左眼還戴了一個單邊眼鏡,他本身已經刻意營造優雅的紳士氣質,再多加點演技令他看上去沒有任何破綻,如果他需要潛進上流貴族的舞會中行刺,相信絕對不會有人懷疑到他的身上。

愛德華先讓雪琳登上了馬車,然而他看了看不著痕跡的在屋頂準備跟在他們身後尼古拉。

「我就這麼讓人不放心嗎?」他失笑的就坐,然後用手杖敲了敲馬車車頂讓車伕駛往目的地。

「不好意思。」

「什麼?」沒想到對方會突然說出道歉的話,雪琳有點嚇到的坐直了身子。

「每次一提到淚血一族的事時我都會想起不甚愉快的回憶,所以情緒也會變得很惡劣,抱歉早上的示範我做得有點過火了。」在只有雪琳和自己所在的車廂中,愛德華脫下了禮帽,單手放在胸前向雪琳彎身鄭重的道歉。

「不…」雪琳不知所措的搖著手。

「請接受我的道歉。雖說我這個不肖子是個黑街殺手,但我本身畢竟還是個西大陸貴族。如果妳不接受我的道歉,我的面子……」

「我接受…接受就可以了吧!請你不要說得這麼凝重。」與其說怕他說得太嚴重,雪琳更怕有一天他會秋後算帳!

「謝謝。」拉過雪琳不住在搖的手輕輕的親了一下手背,可他都還沒放手,雪琳已經慌張的把手抽回去了。

「唔…妳不太入戲…這樣很容易穿幫的。」重新坐直了身,愛德華失笑的看著雪琳戒備的把手勸了起來。

「什麼穿幫…」

「我不要求妳表現得很完美,不過暫時扮演一個出身不錯的小姐吧!家境優良的小姐可不會因為一個吻手禮慌張成這樣子。」

「我們不是只去一趟黑街嗎?就算裝得不像…」

「唔…被看穿了嗎?」

「根本沒有這個必要對不對!」覺得自己被耍了心情立即變得十分不好,可是只得自己和對方在車內,而且對方還是個殺手,她只可以生生悶氣在心裡罵他。

「不,妮古哈拉斯拉小姐不會由得我這樣戲弄妳。要妳喬裝是真的有用。畢竟在人族的殺手眼裡,魔族的上流女士來來去去都是一個樣不太好認。妳裝一下對妳沒有壞處。」

「……」

「黑街可不是開著店面掛著『黑街』招牌的,今次我要帶妳去的一個據點可是上流貴族婦女最喜歡的地方。」愛德華邊說邊把馬車的車窗板掀開了一點,外邊一列豪華的店面和亮眼的華燈裝飾一下子讓雪琳看得有點傻眼。

她現在正在住的芙蕾拉之夢已經是媲美她認知之中的貴族級五星酒店,可是這條大街上的店子更是華麗。這邊的櫥窗不是放著最高級的禮服用綢緞和手工精細的緞帶就是男用的高級手杖和禮帽﹑而這一邊則是放滿了散發著刺眼光芒的寶石。由戒指到項鍊﹑寶石手鐲到頭飾都應有盡有,有的更和服飾店合作造了一套鑲滿了寶石的禮服在櫥窗中展示。

整條街上都是金錢的氣味,雪琳有點明白愛德華為什麼會要她換上這套令她渾身不自在的禮服了。放眼看過去她已經是現場中穿得最樸素的一個,手上和項上都沒有戴上像是聖誕樹般的裝飾品。

「下車了。」馬車停在一所裝飾得很典雅可是裡面的商品仍是貴得嚇人的寶石店。車伕打開了門愛德華先行下車,然後紳士的伸手扶過他。這畫面令雪琳不禁想起那位賈圖伯爵。

不知道如果向他說明一切的話他可不可以對自己死心,他可以趁早放開『雪琳』在他心裡的影響。

「妳心不在焉了。手。」愛德華有點不高興的聲音響起,雪琳才發現他原本一早已經把手臂遞出來等著她去牽。怕再惹他不高興,雪琳立即把手圈到他的手臂中。

和一個還這麼陌生的男人走得這麼近讓雪琳很緊張,加上她又不知道黑街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存在,每走一步都顯得戰戰兢兢的。

「請問兩位貴客有預約的嗎?」一走進那個放了很多名貴寶石的店面,一個像是店長的男人恭敬的過來問了一句。

「嗯。我想看看貴店聞名的黑色鑽石。預約的名字是斯洛瓦特。」前半句店長臉上還沒有任何特別的表情,但當愛德華說出斯洛瓦特的名字之後明顯的看出他的眉微微挑起了。

見狀,愛德華由口袋中拿出一個袋錶,不著痕跡的讓店長看了一眼。

「這位請這邊,貴賓房一早已經準備好恭候大駕。」店長恭敬的向他們福了福身後帶了轉到店面的一邊,打開了一個華麗房間的門。

「有看中什麼飾物嗎?」兩人在房間內等待的時候愛德華好像有點無聊的指了指房間內陳設的大量寶石項鍊,隨便變賣一條都足以讓一個普通家庭一輩子過著安穩的生活了。

「呀…沒有…」

「對這沒興趣?」

「是很漂亮…不過沒什麼用吧…帶著出去還得擔心被人打劫……」雪琳一說完就換來愛德華止不住的笑聲。

「這個理論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不好意思,我在妮古要交回給妳的寶石中取了一些。」愛德華邊笑邊由禮服外套的暗袋中取出一個小巧的絨布袋,不用他把裡面的東西拿出來光聽聲音都知道是她的紅色石頭。

「趁黑街的人還沒來得及把負責人找來,我說一下帶這些淚血石來的原因好了。」

「因為你要說可以保護身邊的人的方法和這些寶石有關嗎?」

「聰明。之前妳看的到,我淚血一族的血有著強大的魔力,可以禁錮別人的靈魂,但同樣的可以用這個魔力保護特定的人物。」他由領口掏出一個鑲著一粒細碎紅石的吊咀,但是白金製的鑲框上有幾夥碎鑽明顯是後期補上去的。

「這淚血石現在代表著一個我在保護的人,雖然只能防止同為淚血一族的咒殺,但只要這石沒有碎掉,我就知道他還平安無事。」

「即是…好像護身符般的東西?」

「我相信功用比那種只能空想的東西好得多。」把吊咀收回衣服下,雪琳猶豫著要不要問換上了那些碎鑽的意思,可是話到了喉頭還是沒辦法說出口,這種問題的答案一定不會是什麼好事的。

「妳的臉上擺著說妳想問那吊咀的事,不過我不會告訴妳的呢!」愛德華失笑,被他搶白了一下雪琳覺得尷尬死了。

「原來是您…愛德華大人。」敲門聲響起,一個帶著金絲眼鏡的青年摳著束緊的領口走了進來,他眼鏡下的眼睛是藍色的,不過頭髮卻是少見的灰白,但他應該都是魔族的人吧!

「這邊的小姐,初次見面。我是這裡的負責人。名字妳隨便喚我一聲洛就可以了。」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