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立即找醫生來!」妮古讓皮亞諾斯停在芙蕾拉之夢的屋頂之後立即朝待在那邊的職員大喊,睹場的職員似乎已經見慣了這樣突發的血腥事件,他們連猶豫也沒有就立即分好了工,有的去叫醫生,有的去準備攙扶傷者。妮古讓尼古拉先把雪琳抱回房間去,而菲文則讓睹場的職員扶下去。

妮古在屋頂留到最後,吩咐信任得過的睹場主管一些重要的事之後她再次走到獅鷲獸的旁邊,皮亞諾斯立即湊上去撒嬌了。

「皮亞諾斯,去給我把桑伯特帶來,這個…」妮古把藏在衣服中的一條項鍊扣了在皮亞諾斯的韁繩上,然後拍了拍牠的頸項後要牠立即出發。看著皮亞諾斯正確地往該走的方向飛去之後,妮古快步的下了樓回到房間之中。

賭場的駐場醫生已經在處理著菲文身上的傷口,尼古拉守在雪琳的房內,身上染滿鮮血的少女眉頭動了動,然後那雙藍色的眼睛睜開了。

沒有看到這個世界獨特的月色,模糊而還沒有變清的雙眼讓她一時之間看清楚身處的地方而讓她有一個自己還在夢中的錯覺。那個像是記憶般的夢還在她的腦海中難以揮去。

在虛幻的世界中她又再一次體驗了這個身體過去經歷過的事。上次的是父親寄來的一封信,這一次則是母親的被殺。

好沉重……再一次閉起雙眼再打開,視界開始變得清晰起來,這裡是她的房間,和妮古他們一起住的房間。身體的感覺有點虛﹑頭也很暈,但是比起重生時那一次的傷,這次的感覺好太多了。費了點力想起來,很快一雙溫暖的手已經扶著她了。

「雪琳!不要勉強…」

「尼古拉……」

「醒過來就好,菲文也沒事。有醫生在看著他,所以妳可以放心休息。」尼古拉的聲音雖然仍是淡淡的,但是當中卻像是包含著責備的成份,讓雪琳尼聽得很心虛。

「對不起…我魯莽的衝了出去。」無力的扶著尼古拉的手臂,雪琳慌張的想道歉,她不是不知道妮古和尼古拉拚命喊著不可以,可是她還是用自己的身體去擋刀子了,說不定刀子不只是刺在她身上,也傷害到阻止不了她的人的心情吧!

「以後絕對不可以這樣做。」平日淡然的尼古拉少有地以強硬的口氣說道,雖然沒有瞪著眼皺起眉,可是雪琳還是知道他生氣了,非常的生氣。

「對不起。」她只能慚愧的低下了頭,發生了的事沒有辦法重回過去彌補。

「我不是要妳說對不起。我們也不只是因為委託而照顧妳,保護妳的。」尼古拉定睛看著低下頭的少女,語氣也放鬆了不少。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雪琳慌了起來,

「尼古拉說得很對。」稍遲了一點的妮古臉上噙著親和的微笑走進房間,她臉上的笑容讓雪琳覺得自己很有可能會大禍臨頭。

「那個……」

「這筆帳我會等妳好起來之後再算的。妳放心。」走到雪琳的衣櫃前取出一套乾淨的衣服,然後又走到浴室打開了水喉。

「尼古拉,這裡之後的由我來就可以了。」妮古邊說邊捲起自己的衣袖,而尼古拉也只是默默地完成了妮古的吩咐,然後退到房間的外邊。

「她醒過來了。」因為要方便醫生工作,菲文身上的衣服都快被扒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層又一層的白色繃帶。

清潔傷口而扔棄的紗布和綿花已經堆成一座小山,醫生的眉頭都緊皺著沒有放鬆,即使他在賭城執業已經好一段時間了,地下勢力鬥爭或是尋仇導致的死人和重傷者他都見怪不怪了,但是像現在處理的傷勢這樣多又不置人於死地的傷勢卻令醫生心裡打了個寒顫。

就好像是什麼不好的事即將發生似的。這城內一定又混入了不可以招惹的人吧?醫生知道這個房間主人的特殊身份,正因為知道所以更加不安了。

「那就好了。」菲文鬆了口氣。緊繃的精神放鬆了一點之後身上的痛楚立即如排山倒海般襲來。

「傷口暫時處理好了,不過明天得再換一次藥……」

「明天會再叫你來。」尼古斯朝醫生點點頭之後把他自己的一件外衣扔了給菲文披上。

「好…好…那有什麼再叫我吧!」

「這次你撿回一命真算是你的運氣了。愛德華竟然沒有一開始就殺了你。」

「那傢伙你們認識?你們竟然認識那麼危險的傢伙?」菲文不甘的回想自己面對愛德華時的無力,雖然最後自己沒有就此喪命,可是他的命卻是由自己該保護的少女救來的。

自己竟然無力到如此地步。這一點就像是一根刺一樣把他的自尊狠狠的刺了一記。

「雪琳和你說了什麼?」尼古拉沒有回答菲文的質問,愛德華的事還是等阿修斯回來再和他解釋好了,不過現在他想先弄清楚她向菲文說的那句話。

雖然聽得不太清楚,但是尼古拉還是聽到一點了。

<font face=標楷體 color=black size=3>如果這是我來到這個世界重新活過來認識你們的代價……</font>

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為什麼她會說這樣的話?什麼代價的讓尼古拉十分不解。雪琳的事在妮古接下委託之前就已經調查過的了,她的過去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事足以令她說出這樣的話來。

「我不明白她為什麼要說這樣的話……」菲文垂著眼,他也搞不懂。

兩個男人就這樣在官廳中沉默了起來,雙方都沒有看對方一眼,就好像對方不是和自己共存在同一個空間似的。

時間就在他們兩人的沉默之中一點一點的渡過,賭城也步入了每一天最熱鬧最繁華的午夜時份。世界被玻璃窗分開了,一邊是熱鬧的街道,而另一邊則是死寂般的沉默。

「我回來了!……你們兩個這樣很恐怖…」阿修斯興高采烈的聲音隨著門板被粗暴的打開而傳進房間內所有人的耳朵裡。他身上的白色禮裝沒有一點污漬,也沒有任何的破損。和他離開這個房間的一樣完好無缺的回來了。

「阿修斯,不聽話的小孩有帶回來嗎?」聽到阿修斯的聲音,原本待在雪琳房內看著雪琳睡覺的妮古立即打開了房門倚在門邊,雙眼閃著危險的光芒,而她嘴角的微笑越來越深了。

「當然帶回來了!」同樣笑得很壞的阿修斯晃了晃他拿在手上的東西,那是一條肉眼很難看得出的細線,而這條線連接著門外十分躊躇的一個黑色身影。

「進來呀!愛德華!我們可得『好好』和你談談呢!」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