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愛德華托著他發白的臉,像是故意推搪不說出真實的答案。

「你想惹怒我嗎?愛德華。我想你應該玩不起。」妮古吸了口氣,然後好像變臉一樣瞇起眼睛在笑。如果無視開始出現在她手邊的黑紫電光的話。

「妮古小姐還是一樣不愛開玩笑。聽過一個出現了不到五年的地下商會『赤月』嗎?殺手任務是他們剛剛出的。不過因為我沒有接下,所以也就不知道背後是誰委託的了,妳也清楚的,就算我接下了,背後是什麼人主使我也不會好奇的問。」依然托著一邊頭,空出來的手懶洋洋的舉高示意投降。

「赤月?那個新興而且幹的都是齷齪的事的三流勢力嗎?他們竟然出得了你會留意的價碼呀!」得到想要的部份情報,妮古收起了用來威嚇的電光,她也不能冒險過份威嚇愛德華這個危險人物,他現在是給足自己的面子,但誰知道將來的事。

「是呀!就是那個赤月。那個價碼倒不是吸引我注意的地方,引起我留意的是金額下的一行字。」

妮古不禁皺起了眉,愛德華就是這樣老是把話斷開來說來引她追問,這是他的樂趣,想由他口中再得到多點情報也只能忍了,畢竟由殺手本身聽回來的比她去請黑街的人再從頭調查來得快。

「……讓你注意到的一行字,想也知道不會是什麼好事。」

「的確呢!上面寫著呀!殺掉目標時所得到的淚血石可以據為己有。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委託人的大意,這項惡趣味的委託並沒有設下限期呢!光是想到提到一名淚血族的少女可以隨意在不弄死她的情況下取血,而且那個女孩也有一定姿色不是嗎?對一些飢渴的變態殺手來說絕對是一名很好的獵物呀!」紫藍色的眸子開始填充著笑意,難得可以看得到女狐狸妮古青白了的臉色也不枉他故意等待出賣他行內的情報了。

「誰接下委託了?」妮古現在真的笑不出來了,雖然一早就知道有一幫勢力顧了些不入流的亡命之徒襲擊雪琳,派出委託的一定也是赤月吧!只是妮古沒算到買兇的人這麼快就僱用真正的殺手。不過雖然被對手快了一步,但她總算可以由赤月這個線索去查是誰要殺雪琳滅口了。

「誰接下了嘛…都是些有點不良興趣的傢伙呢!銀色的劊子手﹑黑布傑克…目前是這兩個吧!」

「光是這兩個已經很麻煩了!」妮古有點惱火的說,可以的話她還想由愛德華接下委託,她要用武力又好人情又她都有辦法,起碼可以拖一點時間讓她揪出幕後黑手。可是愛德華提到的那兩個人名都是二級以上的殺手,而且還是以殘忍的手法見稱,被他們下手的屍體除了面目因為要給委託人確認而完好無損以外,目標人物的身體往往都會被遭受難以想像的破壞,不用說破壞的時候那個人一定還是活生生的。

「這就得請那位小姐自救多福了。」蒼白的臉上因高興的心情而稍微多了一點點血色,像是滿足了的愛德華仍是用懶洋洋的貴族風情站起身,打算先行離去。

「愛德華,我們來談生意吧?」

「哦!黑街紅人想僱我這個不良殺手做什麼呢?我洗耳恭聽。」好像一早就已經計算好的停下腳步轉過身,帶笑的紫藍眸子興味的看著妮古意外地信心滿滿的藍眸。

「我僱你解決掉那兩個人。」

「同行相殘是禁忌呀!而且我手上還有一項工作要做。」

「什麼工作?」

「職業道德呀!唔…算了,反正今天也說了很多不差這一點了。我這次的目標是蘭森先生呢!不過妮古小姐說的生意我還是蠻感興趣就是了。不以『生意』為大前提的情況之下呢!」愛德華沒有明確的答應妮古的要求,不過他說有興趣已經讓妮古安下了一半的心。

目送著有點難應付的殺手離開之後妮古有點無力的坐到椅子中開始沉思,看來得快點回去告訴阿修斯這情報才行,讓他以赤月為目標去打聽。

「真是糟糕呀!偏偏要在爭霸戰舉行期間……」被黑街派來協助芙蕾拉之夢爭霸,本來以為是蠻輕鬆的輔助工作,偏偏赤月現在發出暗殺委託打亂了她的計劃。本來想利用芙蕾拉之夢爭勝來奪得之後拍賣會的主辦權,那個拍賣項目上就正正就有一顆拿出來被拍賣的淚血石。

那顆淚血石一定不是出自雪琳的,因為她現在所得的情報中那顆寶石已經有一點歷史,而且能做出那個尺寸沒有瑕疵的淚血石,它的原主人也一定已經不在人世上了。

「天色都不早了呢…」一邊喃喃自語,妮古腦海中不停的整理著目前所知的情報和計劃著之後的部署,無意識的和商店的職員打了個招呼姒後她走出了這小商店沒入了人來人往的街道之中。

天色已經由黃昏時特有的橙紅色褪為深藍,而夜夜笙歌的韋尼斯城也越來越熱鬧起來,巧妙地不看前面也閃過了迎面走來莽撞的途人,妮古徒步回芙蕾拉之夢的堂皇大廳。步上樓梯回到她擁有的房間時,早已經回來的尼古拉率先替她泡了一杯茶。茶几上原本放滿的餐盤早已經被服務生清理乾淨,每天晚上都得出去向賭場混消息的阿修斯也已經換了一身純白的貴族打扮,他那張王子臉如果沒有擺出臭臉色的話就會好得多了。

「在想什麼了?」妮古自回來之後還沒有說過一句話,整個樣子就是在告訴人她有事情在煩惱。

「下午我遇上了愛德華。」

「那傢伙…我也聽雪琳說過下午遇到無差別的飛刀,我就想九成是這傢伙做的。他來韋尼斯城是幹嗎?」把頭髮梳得整齊貼服的阿修斯一邊抓起純金製的袋錶放進口袋一邊問。

「來幹掉哈堤的負責人吧!他說有人出委託給殺手暗殺雪琳了,所以在解決了那兩個麻煩的一級殺手前,那兩個殺手是比較麻煩的角色。」妮古把自己埋到軟定的椅墊之中,隨即阿修斯就走到她背後為她按肩了。

「誰敢接?」

「現在知道的有兩個。銀色的劊子手和黑布傑克…」

「真糟糕,兩個都是變態。雪琳妳這陣子一定不可以落單一個人,無論如何妳身邊都一定要有我們任何一個。」阿修斯皺起眉,剛才提到的兩個變態殺手的風評實在是太差了,不過也正因為他們是這麼瘋狂的人才會和黑街的妮古對著幹。

「是…是的。」突然被宣佈自己被兩個不得了的變態殺手盯上,雪琳除了結結巴巴之後都做不到什麼特別的反應了。

「不過阿修斯,有件事我很在意。愛德華說他現在有一個工作,目標是蘭森先生。我們認識的人中有叫蘭森的嗎?」這個問題正是妮古由和愛德華分道揚鑣之後在想的。如果是他們不認識的人,那麼那個不良殺手就不用把目標人物的名字說了出來,所以一定那個人一定和他們有一定關係。只是她想不起來到底是誰叫蘭森。

「咦!」發出驚叫的是仍然有點驚魂未定的雪琳。房間裡的其他三人不約而同地看著她。

「雪琳認識?」尼古拉心底也昇起了一道不祥的預感。

「是菲文…我記得他的全名是菲文.蘭森。」雪琳不只是驚魂未定,根本快要驚嚇得魂飛魄散了。為什麼菲文會成為殺手的目標?

創作者介紹

竹某人の簡易竹棚

竹某人 (竹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